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罪与罚(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罪与罚(3)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1/8 23:51:47

不出一周塔长便调换了我的工作。本来我是负责编塔史的,现在我要去写警世小说,这类小说也将选入象牙塔驿站教材;据育才部下达的绿皮书说明,小说部分将作为案例与塔法塔规合编为一本。我的档案也将被编辑部销毁重写,在出版署的资历悉数删掉,我著述被署名他人。日薄西山时专车抵达郊区屠宰场,我被文明警察从后座拉下来,摘下黑头套,我新的人生开始了。半天前,我的名字还叫做塔风,现在已经成了造作,我每换个身份,名字和背景就得随之更换。我还有了新的父母、新的妻子,他们分别是监狱长、饲养员和催乳师;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别无它法,随遇而安是生存在这里惟一法则。

那晚我的第一个妻子把我的一行一言都报告给了上级部门,从司法部门层层审核到象牙塔长,昼夜不停,第三日凌晨二点二十五分我被带到行刑室,缚在激光床上,行刑老头拉动拉杆,我的背部一阵刮骨似的剧烈疼痛,我不断呼号。老头关闭电源,坐到我旁边,疼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说话,你只有服从、再服从、绝对服从。你休息好了,继续吧!老头摁下开关,激光接着在我的体内探测修理;后面完成后,捆缚我四肢的铁手张开,床板反弹,把我翻了个身;暂停的激光继续游走。我体内刻上了完整的入塔宣言,寓意刊心刻骨。老头说,你的雕刻是书法协会刘副主席为你挑选的小篆,左右对称、富有奇趣,你死后在坟墓里可以好好欣赏。塔长如果犯了思想错误要雕刻两份,骨骼上由雕刻大师亲自雕刻,皮肤上则由官方专业文身师纹刻。刚走出行刑室,一个黑色麻布便兜头套住我。车上人告诉我,你被调到屠宰场了,你的个人资料在你内衣的左侧口袋,你工作的任务在你父亲的保险柜中。我什么时候能到?下午六时四十三分五十七秒,晚点的话在七时四分十五秒。

鸮啼声从屠宰场里绵延不断地传来,我听到那些叫喊声有来自伯里西亚的野人、崇山北方的蛮族、河内七十大部落的土著和鼓风村运来的死囚。但没一个声音属于动物的。场长秘书接待了我,将我带到一间四米五见方的屋子里,两米高的墙上开了扇小窗,在外面用六根铁棍焊死;窗户下面是一张未擦拭的办公桌,桌子旁边是一张一宽米五的床,红色床单中央画了一座通用版的象牙塔和激励数万寻塔者的德子语录:世上无难事,奋力上宝塔。一个生锈的白漆铁架子安置在床前,当中的圈子上搭着一个塑料脸盆,底下卡着两个暖水瓶。秘书说,造作先生,这是整个屠宰场最人性化的设计,两个暖水瓶,一个里面是女囚提供的人奶,一个是死囚脖子里喷出来的温血,都非常补人。您今天的晚餐是半块伯里西亚人酱肝,两片戎族律师烤舌,七点半由您的妻子送来。

刚要掩上门,秘书突然又闪进来,我塞给一个早餐卷,尊敬的作家造作先生,明晨场里继续屠杀河内剩余三十六族的恐怖分子,届时场长邀您共进早餐,所有处死犯人身体部位任意挑选;烤箱、饭煲、火炉、大锅,以及各类拌酱、调味剂和酒杯的摆放地将于明天公开。千万不要忘记带餐卷,按规定每个人是凭票入内的。

翌日,场长和我坐在看台上,院子里屠杀正进行。场长对我说,作家写东西讲究的是真实,老夫搞不通孙山里那些神魂飞越的小说家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兴许他们从小生活在一个凌乱无章的世界里,没规没矩无拘无束,也就敢写出目无法纪大逆不道的文章。塔长昨晨七时四十分给我下达了指令,让我为你操办最真实的艺术,望你如实记录下来;领导说了,剔除任何蹩脚的比喻,也剔除带感情色彩的话,这以后要作为教材使用。

我点了点头,场长满意地吩咐表演开始。院子里的屠杀停止了,实习侩子手扔下大砍刀,退下去休息,大砍刀旁边是几个木头做的人头,木头人身已经被工作人员拖下场了。一排身穿破旧衣服的人被押解上来,他们的腿弯处被押解人狠狠踢了一脚,都屈膝跪地,脑袋毫无生气地垂在胸前,头发蓬松如枯草。一声哨响,揪住犯人头的黑毛大手猛地撒开,眨眼间刀光替换了手的存在,那些个脑袋的下巴在尚未触碰前胸时便已在地上滚出了好远。恐惧导致了我感官错位,我的下巴掉在了下巴的下面,脸拉成了菱形,眉毛像火苗一样窜上发迹,血丝在眼白上颤动。场长笑呵呵地看着我,没看明白吧?下一批,还是砍头,或许明天还是,直到你把准备笔记做完。造作先生,关于真实的描述不止是场景的单纯素描,而且要直击内心,震慑观众的胆子,如果继续犯罪,后果很明了。你直接把现场拍下来就行了,既然不要修饰与作者情绪,那还不如直白地拍成教育片的好!

老夫实在告诉你,那不行,我们杀得太多,观众认出自己的亲戚好友,势必要暴动,造成社会不稳定。这就是情绪犯罪,仇恨是其中魁首。你的笔记本已经和你的心绑定了,你不必亲自记录,你的所想、所思、所见,都在另一个地方有备案;当然我们也怕你为避免血腥而凭空杜撰,所以当你的观察成熟后,我们将替你的笔记本消毒,删除所有你中间产生的不良情绪与亚健康思想,交还你一个澄明而系统的备录,之后你再根据它创作。切记用官方语言,否则得销毁重写。还有一点,造作先生你得知道,你每看一波斩首示范最好用心点,对比每个犯人与犯人被砍头前身体颤抖的幅度,恰当把握各色犯人的心理,揣测他们是否在某些时刻萌生过反意,假如有,凡与该犯人有血缘关系和密切交往之人都得秘密捕杀,说明这类血统性格的人是社会安定潜在威胁;还要丈量每个人砍头瞬间血溅的高度,以及他们倒地的姿态,这些都非常重要。文学的伟大之处在于宏图与细节,我们象牙塔正在一批批生产流传于后世的优秀作品。

死了这么多人,都是死刑犯?

不全是,也有犯抢劫罪的,那段时期偷盗频仍,遏止不下,便修改了法律,改有期徒刑为死刑,等劲头缓过了,再改回去。也有嫖宿幼女的,现已基本修订,这项罪名不划归死刑,不过从下一批开始;这次死的是管不住自己裤裆的,活该!

那也首先要怪他们的父母管不住自己裤裆,不然他们就在法律减轻后才犯。

错误是一条龙的,象牙塔非常明智,严厉消灭所有隐患,不用多久,我们象牙塔将是个完美世界了,无杀戮、无抢劫、无伤害。而且我们要教育好下一代,唯此你的工作性质才尤为突出,好言相劝没有用,只能用血淋淋的真相去压制他们的私欲与邪念。

可要死这么多人!

不必担忧,塔长是数盲,你跟他汇报死亡人数,他脑子里没这个概念。你就得向他解释,打个比方,塔长,用于献给艺术的死刑犯人有八千三百四十一个。塔长问,八三个是多少?你就说,如果你的身体是一个国家,这八千三百多个人就相当于是你手指头上长出的长指甲,不及时绞掉就可能把一块完整的指甲扳下来,正所谓一只老鼠坏一锅汤。这八千三百多个人就好比脚上的鸡眼,好比洗澡时身上搓下来的皴儿,国家的健康与洁净都时刻被他们威胁着。塔长说,明白了,这八三多人破坏了我们象牙塔的神圣形象,全部铲除好了,告诉他们,你们是为了成全象牙塔的未来而死!

告别场长后我匆匆回屋,妻子给我打了一盆A型血洗漱,她说,这是咱爸特地让我带来的!咱爸说,A型血最好喝了,他专门给你圈住了一个阳刚的犯人,每天放血给你喝。

我没有用血洗脚的习惯,我也不喝血;有水就可以了。

妻子跳到我面前,没关系,我是催乳师,我给你挤点新鲜奶去!要不你去挑人,选中了我给你锁过来,让她现场喂奶给你。

你不怕我和女犯人发生关系?

除非你想犯罪!女犯人都锁着贞操带,你要是敢打开它,她明天就得坐木驴,你也得从这个地方滚蛋!说完她摔门而去,我楞头磕脑地坐在写字桌前,嚼烂笔头了也没造出几个字,我明天就去问问场长,

本来我们夫妻就是没有丝缕感情的,她凭什么生我的气?

以往来人和你一样对她这么说过,你妻子本来可以心平气和地对待男人的这些问题,一个、两个还行,你们都这么问,就是对她外观的极大侮辱了。你们哪怕冒险和女犯人发生关系,也不正眼瞧瞧她,她是不是还能忍受下去?

我点点头,问场长,今天还是砍头么?

0

罪与罚(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