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1)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2/2 0:14:44

象牙塔广场是我见过最大的广场,各色人群鱼龙混杂,鲜车健马熙来攘往。连讨饭的都规矩地沿街角坐着,他们大半上了岁数、鹑衣百结,窝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段朽木。白骨不时上前同一个乞丐攀谈,留下几枚塔币后回来。你怎么认识他们?我以为这些人可能是提前释放的政治犯,白骨意味深长道:“他们中间有我当年提拔的特长生,”随即补充说,“在三号驿站里。”德子发动内战时,遇见了一位知名的科学农民家,那时德子领导的不是正规军队,没有专门的枪炮供给,使用的多是铁榔头、耙子、砍刀等笨重器械,除非肉搏战,否则部众势必因武器不精装备不良而致流血漂橹。这位科学农民家更新了武器的生产方法,他在种子里合成铁元素,用炼钢水施肥,收获时结成的种子就是一粒粒珍稀的子弹;他在梯田上一排排铺展纸板,承星履草浇灌炸药水,无论寒暑,两年后就是一副副铁打不穿的铠甲;他将精心挑选的驴粪蛋放进铁锅,底下燃牛粪煮沸三个月,再暴晒两周后投进炸药水,烘干后就是上好的炮弹,据说德子就是凭借这些特殊武器赢了内战。为纪念那位神话般的科学农民家,德子在制定象牙塔选拔方案时,特地准许录用一些有特殊本领或取向之人。于是短短两年内象牙塔泥沙俱下,什么人都有了。有个小伙是神偷,名声遍及他乡,考官给他的命题是“论如何在十里外取鼓风村农家门前悬挂之咸鱼”,他回答:“我不偷没价值的东西。”随后从口袋掏出昨天考官留在情妇床上的内裤,考官羞赧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把他的事上报给德子请他裁度。德子让这个神偷拿来一个他的东西,他眨眼之间捻一根德子的头发,经化验是德子本人的。德子对他又爱又怕,让他去警卫队偷一把枪来,没几分钟就听到枪响,神偷软绵绵的尸体被两个警卫拖了进来。德子万分遗憾,下令从此后选拔特长生的题目不可太过刁蛮。不走运的是个双性人,医学博士鉴定该考生是打娘胎出来便自带两套生殖器,因家道壁立迟迟未动手术,但政治环境不允许,该考生被当场开除,其父母也因罔顾孩子而被判坐牢。后来录用的特长生都下了苦功夫,有的把胳膊腿分别移植成狗熊或种马的,前者作卫士攻击力强,后者可驮载要员子女外出踏青;有的把两条腿换成了两条胳膊,四条胳膊能更快地完成流水线作业;有的挑断手脚筋依然能载歌载舞,靠的是一种特殊电流刺激;有的跳入火坑能安稳爬出,这些人都一个不拉地录取,为的是有朝一日象牙塔着了火灾,他们能奋不顾身跳进火海将一个个塔要员拯救出来……

眼前的这许多人是当年被象牙塔淘汰的,离家时已对乡亲们夸下海口,混不成样誓不还乡,诺言兑现给了虚无,终此一生就以这样的方式留在了象牙塔。我看见一个下巴垂在心上的老人突然用眼睛瞪着我,她的眼睛分外怪异,正在我疑惑间,一道可怕的刹车声撕裂了空气,两边数根膈应但有力的细棍子把我拽向后边、拖在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三四个人一拥而上把我推到刹停的车轱辘前,他们哭天抢地,一个老女人还在我胯间狠狠拧了一圈,疼得我直叫唤。围观人群很快把我们与那辆车团团围住了。那老女人一边大放悲声“这个天杀的把我的孩子撞成这个样子了……”,一边趁人不备往我头上抹粘乎乎的东西。司机走下来,愁眉蹙额地在我面前踱步,顷之又返身上车,这下我旁边簇拥的几个人哭得更凄惨了,声音调大了几个分贝。车主再次下来,拿几枚塔币扔到我身上就要走。老女人见钱太少,拼命哭号起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哇……人家能开好车我家孩子被撞成这样了他想撂几个钱就走哇,大家评评理有钱就了不起啊没钱的就叫人看不起吗……我儿子被撞车这样一会回家死了我们可怎么办呦!大家都是好心人都发发慈悲堵住这个肇事的坏司机,今天我们碰到的事也许就是你们明天碰到的,你希望他们就这样逍遥法外吗?德子万岁,您东曦既驾开眼看……司机无奈地跳上车。他刚挪动步子,几个人就推着我躺在车轱辘前,我

一挣扎他们就用胳膊使劲箍住我。直到司机垂头搨翼地把一沓纸币递给老女人,她象征性地抽泣两声,掂量着钱数,降低了音量咒骂,才起身拉着我们离开。人群都散了,这几个人把我拉到喷水池后边,对我说,小兄弟,你得感谢我们。没有我们你就没有这么多钱。我们是专业协助碰瓷的团队,你想碰瓷挣点钱,我们帮助你成功。当然前提是,我们得拿一半的成果。我没想碰瓷啊!没那你站在车前不要命啦?不管怎样,钱是拿到了,这中间我们得陪上不少塔币,光嗓子就得保养好几天,买喉宝含片这得另算钱,从你那份里扣;还有鸡血,这都是借来的公鸡,得加利益还给人家,也从你那份里扣……最后他们只给了我几枚塔币,

匆匆远走了。白骨这时赶过来,用他细棍子一样的手拍拍我的肩膀,我拉你没拉住,被他们推开了。我举着那几枚硬币哭笑不得,这算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看那个安狐狸眼的老婆婆看入迷了,车过来没看见呗。哦,你是嫌给得少啊?人家看你嫩,好打发,只留了这么一点。不是,她安狐狸眼干什么?媚呗,她八成是狐仙传说看多了,以为这样能迷住考官,没料到考官只对男的感兴趣。

我们沿着象牙塔广场施施而行,现在不光得提防疾驰的车辆,更得提防乞丐的眼睛。后来出现的乞丐索性没了人脸,而换以面具做的。白骨解释说,他们羞口羞脚,经常脸红,害怕应聘工作时被辞掉,便安了面具,让人看不出他们在考虑什么,在恐惧、抵触什么;在这个地方,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他们不喜欢的人,做他们不喜欢的事,面对这些他们无法做到和颜悦色,为了规避尴尬,他们只能靠伪装来保护自己。有的人灰容土貌,怕被人笑话;有的人靡颜腻理,怕被人纠缠;有的人浮华不实,怕被人揭穿,面具很好地隐藏了他们的担忧。这些面具有便宜的,有昂贵的,但皆为终身的,无法更换。当初我见过一个考生,屯蹶否塞,装了个纸脸,一下雨、一出汗,纸脸上画的眼睛、眉毛、嘴巴都花了,等不出水了,拿笔再描一遍,也只能是越描越难看,最后干脆把脸涂成全黑的,夜里他如果穿一身黑衣,就融入了夜色;没哪个地方愿意收黑脸人,他注定受排挤,最后他趁着夜色怕悄悄攀上德子像,头朝下摔死了。我还是能一眼看出他的性格来,从思维和举动上,他做的简直愚戆至极。另一个贫穷的就精明许多,他的面具材料是热塑性塑料,描上眼眉,大雨一冲刷,他脸上登时变得清清爽爽,什么都没了,等雨一停再重新画上;他可以把脸画成男女老少鸡鸭猪狗林林总总,只是画在那种材质上都很浅显,看上去很模糊,给人一种虎变不测之感。一个绮襦纨绔的子弟,用纯金打造一副马德里风格的面具,但当时政策摈斥外来寻塔者,他悔不迭地去找金铺重新融铸,结果脑袋跟着烧化了。骨骼一边说着,我仍沉浸在英离去的悲痛之中,貌似跳出来了,实则愈陷愈深。蓦地一个脸是枯萎栀子花的老媪跳出来,对我们睁开裹了几层的眼睛喊着:喂!别去象牙塔!德子是个双面人,他面向群众总是喜眉笑眼的,一旦背朝了人群,就把脑后边那副狰狞面孔转过来……

0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