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3)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2/3 23:51:54

我绕过德子像,顺着刚刚那个乞丐待过的地方躲去,钻进维修洞,一直爬上德子的脑部,靠着颤抖的四肢固定身躯,恐惧使我没致滑落。透过德子乘高临下的双眼看出去,象牙塔广场一片狼藉,原来蹲坐的乞丐应风披靡,讨饭的器皿、占卜天象的龟壳、装神弄鬼用的魂幡,以及假肢、高跷、麻绳掷落一地,十二、不,是十三匹萤火狼周身闪着警示光飞速向白骨遁走的方向飞去。一处狭窄的胡同间,白骨奔跑无力了,坐在地上肋骨开始崩裂,他蜷起右腿,左手捏着砖头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地砸着膝盖,右手往外拉着右脚。我看见他的头骨都歪曲了,像被蒸汽冲得跳动的茶壶盖。七下、不对,貌似是第八下,好像确凿是第七下,接下来又是三下,没下来,第十一下他是轻轻砸下去的,十二、十三、十四,又是轻轻一下,这时萤火狼群追来了,他们在白骨面前列队,一个个龇出獠牙威胁白骨。十五下,终于半只右腿砍下来了,白骨警惕地看着狼群,一边拄着断腿站起来,蹦蹦跳跳地倚墙站着,左手挥动半条右腿,对狼群吆喝着什么。突然他将骨头朝狼群丢去,它们围着骨头撕咬开来,互相挤兑。瞥眼间白骨不见了。我欣慰地靠在德子的头颅上,从里面可以看清外边的一切,从外边却看不见里面的一角。或许德子就是这样,他能洞视世间万物,却惟独对自己冥眗亡见。

夜色浓稠如墨砚,广场里花灯璀璨,乞丐们排队陆续离开,难得的宁静铺展下来。我现在胳膊和腿都像柴油发电机一样抖动着,后背濡湿一片,我摸索着四周慢慢顺下去,去找白骨。这时外面又喧嚣开来,伴随机器喀嚓喀嚓的运转之声,难闻的气味从外面飘进来,呛得我直咳嗽;不能明目张胆地咳,得时刻提萤火狼与兔耳矛隼。我以为是行刑队开来了搜捕车,还放了烟雾弹,出于谨慎又爬回原来位置,翼翼小心地探出头。原来是象牙塔的夜市,深深松了口气。我看到一个锅炉慢吞吞地在街道上走着,锅炉左边是一支伸缩自如的机械手,不时从沿街垃圾池中抓几把投入锅炉,里面一下子就冒出带颗粒状的白色烟雾,我刚才嗅到气味便来自这里。随即我发现支撑锅炉前进的竟是一双单薄的人腿,人腿要紧跑慢跑才能维持锅炉的移动,乍看去滑稽无比。假如判断没错,他们是象牙塔招收的第二批特殊人才。第一批已全体淘汰,回乡的回乡了,下葬的下葬了,尚在坚守梦想的都蹲踞在下午的广场里乞讨;第三批是科技人与杂交动植物,现代文明警察即是人鬼合体,可瞬间转移、肆行无忌地隐身,逮捕犯人于无形;以及行刑队,他们胸膛的移动仓库里存有低、高碳钢、铜、雷汞、叠氮化铅、多基火药等原料,通过大脑植入芯片,系统自动设计产生子弹并供给两臂的枪械;沙漠警犬是牧羊犬与秃鹫的杂交体,起初设计是要牧羊犬和鸵鸟接合,追捕逃犯时奔跑如飞,遗憾为鸵鸟胆小,基因结合后的警犬一遇到危险便将头埋进沙漠,有辱象牙塔形象,不多久生物学家用藏獒与鸵鸟结合,以中和两者性格,结果复蹈前辙,新交配的警犬智昏菽麦,总陷入自相残杀中,最终选择用牧羊犬与秃鹫结合,既能高空巡视,又食腐食,饲养问题也刃迎缕解了。我所见的二批人已经沦为艰难谋生的小贩,他们是人与工业品的结合。锅炉人便是其中之一,冬天他是出租车,把人放进温暖的锅炉包厢里运送至目的地,夏天时他的嘴则是烤箱,人们在他的交易孔里投入钱币,选择所需食物及数量,烤好的美食片刻后从盘子里自动弹出。多年来各种瘟疫的侵扰蔓延,让人们对街边烧烤避而远之,锅炉人之前火爆的生意日落千丈,终至买不起煤炭,靠捡取垃圾池中的塑料、废纸、破布、易拉罐等可燃物维持运转,偶尔不小心吞进几只玻璃瓶,在炉内引起了硫化镍爆炸,就不得不休整几天,还得支付科技部相当于半月收入的维护费。

这么久了我还没看到锅炉人接到一单生意,他索寞地在街道上鹅行鸭步,两条腿艰难地顶起上部庞大的生活来源。锅炉人右边的楼梯塌了下来,在地上碎成几半,严霜烈日雨僽风僝的,没采取保护措施,接连锈掉了。楼梯坠落时差点砸到几个挎包的行人,他们指着锅炉人恶言泼语,一个过激的小个女人拾起一片短的前端凸起的楼梯向锅炉人的右腿挥去,他吃疼半跪在地,上身沉重的锅炉朝腿跪倒的一侧倾斜,重力继而引导全身翻倒,圆形的炉身在周围来回打起了滚,这下惊扰了更多的行人,纷纷扑来踢踏锅炉人;有人没找好发力点,踢到坚硬的铁上,跌坐到地上抱脚詈骂,他一瘸一拐站起来,从锅炉人身下抽出一截楼梯来,那时锅炉人的腿尚在不住地蹬崴以反抗路人此起彼伏的袭击,他走过去挥开众人,恶狠狠地举起楼梯向锅炉人腿砸去,只一下,锅炉人的腿就像触电般停止了大幅度的踢蹬,遭了电击似的靠在地上不住抖动。他右臂夹着楼梯,摔了摔发麻的手,用嘴给两只手各啐一口唾沫,相互搓了措,举起楼梯又是一阵抽打。起初锅炉人的腿还带着微微抖动无力地反抗几下,随着他越来越起劲的教训,不再动弹了,裤子的一段像是被重物压塌似的错位了,他的腿便这样断掉了。人们对着他各种叱责:“真不要脸,以前挣那么多钱,多威风,现在卖假肉给我们!”“黑心商啊!我听说羊肉串其实是老鼠肉,我的妈,瘟疫呀!”“有关部门怎么放他出来的,锅炉都破成这样还不修,掉下来砸死人谁负责?”“我昨天看到他买不起碳拿垃圾做燃料,多恶心,这象牙塔的天空全被他一个人污染了!”“什么昨天,刚刚我还见了!买不起燃料……

没钱就别做生意!”人群叶散冰离后,我看到锅炉人顶上的锅盖已经脱离身体,游离在对面店铺的门口,里面的融浆流出一地,发出聚乙烯燃烧的刺鼻气味;锅炉上有不少浅浅的白脚印,有的地方被砖头或其它硬物砸下一个个性状不同的凹痕,地上洒落无数铁锈。我想趁此机会混入消散的人群,不知道白骨到何处了。外边剧烈的嘹唳声訇然响起,我快速爬回原处,看到一辆救护车挺在锅炉人旁。他们在原地等候;少时文明警察凭空出现。文明警察拿工具撬开锅炉人的交易孔,取出里面的钱币递给救护车司机,司机摇了摇头。文明警察又返回用锤子砸开锅炉的交易孔,伸手去掏,用铁丝弯成的钩子钩出最后一枚硬币,递给救护车司机;司机掂量一下钱,招呼两个医护人员从车上取下工具箱,有绷带、止血剂、黄花膏,没备用木板,就扳正了两节楼梯,要文明警察锯开后绑在锅炉人腿上以固定其骨骼。文明警察见医护人员驰远后,悻悻地回到锅炉人的交易孔前,用钩子粘着口香糖塞进去,拉出了区区几枚藏好的硬币揣入口袋,将口香糖糊住孔口。他敲打食品弹出的窗口,用斧头砸碎,伸手往里掏,掏出了一把尚未串上竹签的鱿鱼片,饱尝后吮吸着油腻腻的手指切理厌心地离去。一伺文明警察走远,刚才的人群又涌回来,争强着往交易孔里掏,前面的粘了一手口香糖被人群拉出,走开前她恚怒地把口香糖粘在拽扯她的女人头上。有的人把手伸进食品窗口,抓了一把胡椒粉,后面人不住推搡,他不耐烦地转脸朝人群吹出手心的胡椒,乐祸幸灾地在骂声里逃脱了。里面的生螺蛳肉、半熟的羊肉卷皆被哄抢而光,连食用地沟油也所余无几。没占到便宜的噬脐莫及,招呼家人抬走了店铺门口无人发现的锅炉盖,拖走了锅炉人身下压的几条楼梯残骸;不甘雌伏又一无所得的,甚至拆开了锅炉人腿上红色药液尚未浸染的纱布,抽走了两截短楼梯,边走边掂量,这点破铜烂铁能卖几个钱?锅炉人的腿又分成了四节朝向地面,像掰断的麻花。

从锅炉人身上移开视线,我心里五味杂陈,怜悯与憎恶共生、讥笑与战栗并存。我尽力撑着德子像内壁,缓缓溜下去;顺着灯光未普及的暗处走着,远远看到锅炉人苏醒过来,硕大的炉身左右摇摆,靠着左边的机械手支撑匍匐挺近,两条短腿在路上画下两竖血印。他左臂往前探到一根灯柱上紧紧把住,全力拉伸,锅炉连着两条摆动的腿被牵上去。爬到一处垃圾池,锅炉人的机械左臂在里面拨弄归拢着,猛地抓住一把投进锅炉里,訇然我的耳膜被震得蜂鸣开来,刺眼的明亮,像炸开了正午的太阳,大地也微微震颤,被爆飞的铁片如同焚烧的纸钱四处乱飞,霎时烟炎张天,我转身躲到电杆后面,却一头撞在了铜管上。铜管里发出了女人的惊叫声,往后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我揉着疼痛的额角,赶忙扶起她靠着电杆坐下来。她问我:“要水不?”

“什么水?”

“就是喝的水呀,我这里有柠檬水、薄荷水、芒果汁、香橙汁、草莓汁、菠萝汁……哦,还有葡萄酒、

葡萄酒刚卖完了,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从你身上挤出来?”她的脖子上是个30升的扎啤桶,两边胳膊分别安装了冷、热水龙头。

“是的。象牙塔授权的饮水人机只我一家。我脚下连着两条深八十米靠引力自动运作的橡胶抽水管,长筒靴内部就是自洁性净水器,水输送至胃提取摄入的水果蔬菜,再转到两边肾脏合成果汁或能量水。我的右肾装了电制冷片,夏天提供冷水,冬天调整碲化铋,它就出热水了。绝对无污染,您需要点啤酒吗?”她指了指胸前卫生部颁发的合格证。

“我有点饿了。有没有牛奶?”

“有、牛奶没有;有人奶,我自己的,纯天然的,不过很贵。一般不卖,回家还得我喂女儿,不然就稀了,稀了就没营养了,没营养我女儿就不……”

“来杯果汁吧,多少钱?我只剩七塔币了,来象牙塔我也没买过东西,不知道物价和太平镇那边的一样不。”

她竖起两根手指,“只要两塔币。先生您要什么味的?冷的、常温的?”“随便什么……柠檬水吧。常温的,晚上不那么热了。”我把钱递给她。

“好的,先生您稍等。”我听到她身体里发出榨汁机的嗡嗡声。“不好意思,请问您有自备的杯子吗?”

“没,我才来刚刚才到象牙塔不久。”

“那麻烦您在我背后的箱子里拿个杯子。这个杯子要交付押金一塔币的,等您喝完了我会再归还给您的。”

“唔,好。”

喝柠檬水时,我一边四处看着,锅炉人爆炸后的躯体还在躺在那里,焦黑一坨,随风摆动的白烟也渐渐稀疏。看来文明警察是不会管没价值的东西了,人们也是,看完表演,他们继续沿着自己的生活轨迹行走,只不过觉得那黑乎乎的大铁块挡住了道路,他们并不放在心上,到明天即使天大的难题也将被第一批特殊人群解决,那是他们能苟活在象牙塔的惟一理由。

0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