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5)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2/5 23:53:39

门内皆颜色异常的土地,像极教本《象牙塔建造》中德子做小型核试验的插图。后来我看见了一片衰败景象,破瓦断垣、枯井颓巢、零落牛车、茅封草长,我怀疑饮水人机是不是骗了我,这里已经没人了。

我爬上一家已成危楼的平房,顺着和墙体分离的长满苔藓的楼梯轻手轻脚地登上去,十七条变异马陆从我脚下依次穿过,平台上开裂的石灰缝间生长着杂花野草,野猫屎俯拾皆是;我在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站下,一抬头鸿图华构摩乾轧坤的亿万人梦想之神圣象牙塔映入眼帘,塔下压肩叠背地围了一群人,有的在搬运木材、有的在推动小车,想是在修固象牙塔吧。我看到了澄澈如明镜的天空,象牙塔的尖端绞破了其完整度,又看到那只栅栏上拴的狗,它坐在地上耸起肩膀搔着脖子,这时它也注意到我在看它,警觉起立朝我不甘心地吠叫。没有人这狗谁喂?或许人还在后头吧。我正转过脸,耳旁突然听到刺耳的嗡嗡声,回头一看,大吃一惊,眼前飘着几十只扇动着锈金属薄片翅膀的螺丝钉,螺帽下长着半支针长短的嘴,它们在我身边蠢蠢欲动,吓得我连路都没来得及看便蹿下楼梯,踩到苔藓差点滑了一跤。我沿着里面继续跑,不时回头留意那些怪异的螺丝飞虫有没有跟过来——它们被我甩在了遥远的身后。两排畸瘤满布的矮树扇动着金属箔片漂浮在上午的暖阳里,驱散了黎明的恐惧。一个夜晚过去了,我在华丽的路灯里没找到384,又在囍气的灯笼、耀眼的白炽灯、惨淡的节能灯以及微弱的烛光下一无所获,最终在牛粪燃尽的晨曦间看到了384,也看到了那条玉卮无当的看门狗。鼪鼯之径旁是枯了一池荷叶的水塘,绿色水面上漂浮着窒息生命的华藻,六只未成型的青蛙死在池塘边的湿地。我沿着这片死亡池塘前行,一边提防未知恐惧的骤降。道路渐渐开阔,如同百川汇海,原本池塘的地方充实为平坦路面。时跑时走,眼前终于耸现了一批仿象牙塔的土坯房。不少从夜市归来的生意人,迈着沉重步伐自各个小路汇集而来,有的沿着大路继续行走,有的走进了路边的家。我挡着一个洗衣机人问:“大婶,你昨天下午有没有看到一个身体变了形的女人?胖胖的。”

“我出门得早。没看见,你去问问别人吧,我摆摊时听说了这事,有个卖尸油的被抓了。”

“我知道了,谢谢呵!;您好,怎么称呼呢……大哥?不好意思,大叔,您有没有见过昨天被文明警察打的那个女人?”

“见了,还和她说话了呢。女娃娃刚出来,手艺还不精,东西没到火候。我在广场里听说娃被打了,说娃卖尸油,纯粹胡说八道,祖坟被刨了,祖宗都叫火化了哪来的尸油?”

“她是我的朋友,大叔,我知道她不会做那些事,她是个好人!;诶,女士,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昨天有没有看到一个胖胖的身体变形的女人?诶……;您好,奶奶,您这么大岁数了,不去象牙塔广场做生意了吧?哈哈,一看您现在就开始享清福了,气色多好!啊,您还在做生意啊……哦,是在这里。

是啊,年纪大了就别走太远。那个,您昨天看见文明警察打人了吗?见了!……”

她倚在一堵危墙上,黄色浓液淌了一地,在红土上泛着泡泡。我摇醒她。她一下子老了,像是把尸体移出冰棺那般漶漫了。我扶着她走到池塘边,我伸手舀了舀黏稠的绿水,这怎么能清洗身子呢?旋即我又找到了一口井,结果木桶吊上来的不是水,桶里呈放的是一条蛇的脊骨,和两条蜕掉的蛇皮。这时一根长长的橡胶管搭在我的右肩上,我以为是一条从树上掉下的蛇,吓得拨挪着肩膀跳出去好远。橡胶管的主人诧异地看看我,说:“请问您是要水吗?那场核试验破坏了所有的地表水。我的抽水机抽取的是地下三千万年原始森林的火山矿泉,384的居民都用我的水。”

“多少钱?”

“饮用一塔币,洗身二塔币,洗车五塔币。”

“给我朋友好好冲下。”

在给她洗的过程中,384的城建队员一直站在旁边,冲洗完后,他指着肮脏不堪的地面说:“交下清理费。”

“我买水了。”

“水现在变成脏水了,渗透到地下就危害大了。为百姓考虑,你们必须接受罚款。”

离开384时,我拿石头砸肿了看门狗的鼻子,它缩在栅栏角呜咽。我问她白骨先生的下落。她摇摇头,又开始抽噎了:“塔风先生本来可以逃走的,为了救我……”

“别叫他塔风了,他不喜欢那些名字。”

“为什么他们要追先生?”

“唉,前天你们走后,我们在广场聊天,白骨先生给我讲了许多、许多不该讲的东西,结果被巡逻的狼群发现了。”

“先生不像是白来象牙塔的,他原来就在这里工作,恨透了这里;不像我,想待在这里做生意,活在这个充满荣耀的地方。这么多年了冒险回来难道单单是为了忆旧?”

我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白骨先生对我说过,他被抬出象牙塔前,收集了德子战时活吃人肉的证据,藏在一处仓库的下水道里;他可能是觉得时机成熟了,要把这些资料公之于众!”

“什么!?你是说伟大的德子吃人、肉?!”

“现在不能和你细说,虽然这里算得上是荒郊旷野,也怕天上盘旋的巡鹰听到。看见象牙塔了吗?那间仓库应该就在塔附近,也可能在很远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白骨先生往哪个方向跑了,或许他……不管怎样,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我们这些知情人无以塞责,象牙塔的谎言害了无数寻塔者,我们现在就去揭穿它!”

“我听你的!昨天那些人差点把我打成永世不得超生,根本没有驿站宣传时说的那种宽容和人性!”我看了看她臃出肚外发霉的肠子,决定道:“你去象牙塔附近找,后边都是山路,蒺藜丛生,给你肠子挂出来就麻烦了。我去那边。”

“那我找仓库。”

“不对,找到仓库,不要进去,那你就完了,国家机密肯定有重兵把守。你装作无事路过,到下水道那里,对,你假装摔一跤,翻找看有没有书本、骨头什么的。如果有人问你做什么,你就说肠子出来了,乱得不好装。这样多好,是不是?”

“嗯,厉害。我听早上回来的人说,昨晚好多死魂灵都往象牙塔赶……”

“怎么了?”

“不清楚。有人说可能是墓地原因都出来抗议了,也有的说象牙塔的墙整个需要加固,人手不够,就把亡灵召唤出来了,也有说是死人出来复仇了……众口嚣嚣,他们也都是猜测。”

“不管怎样,那正好,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越乱越容易作乱!”

“那就不浪费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白骨先生凶多吉少,万一他不好了,那些东西回过头来对付我们,夜长梦多,走吧。!”

“祝你好运!”

我继续沿着越来越狭窄的小路走着,茂密的蒺藜来淹没了我的脚步,494、454、341、9454、4444、174……我都一一走过了,碎瓦颓垣一览全收,几乎没个像样建筑。推开9444的栅栏,一幢黑洞洞的建筑赫然入目,我兴奋不已地朝它狂奔,扑到在梦想的终点,我甚至已经开始策划怎样使人们对真相欢呼拥戴了。绕了建筑一周,也没发现下水道,难道不是这里?我看到那扇生锈的门,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熠熠夺目,于是推开了那道门。我看到冥室椟棺里济济跄跄地站着一排排战士,灰色的铠甲上凋落了时代的色彩,连他们的眼球也是灰色的。这是——德子的地下军团!我顿时股战胁息,奋力拉上大门后逃窜了。传闻说,德子的地下军团一旦碰到使他们的传说变成现实的人,势必将传说保守下去,让传说永远只是传说。

里面传来咚咚咚的进军声,门因负重而以铁的方式**着,伴随一声轰响彻底倒塌了。军队匪匪翼翼地向我开来。我顺着山坡费力地爬,不敢回头,直到听不见了步履铿锵之声。我沿着暗影里一棵棵闪现的榕树走着,我不知道本来的寻梦之途怎么就成了噩梦之旅,明天该如何?回家还是去象牙塔?忘却这一切做个象牙塔顺民,还是顺着白骨的意志走下去?拿出证据了也孤掌难鸣呐!对了,英呢?她怎样了?我都自身难保了,竟还关心那个与己无关的人,我从来没有这么漶漫过……有马蹄声,踏着落叶、踏着使命、踏着荣誉向我而来。在月光的掩映下,我看见了两个骑士手提明晃晃的剑,他们的衣装是尘封已久的灰色、生命是严守使命的灰色,他们的马匹刚刚抖落墓土,从服从的墓坑中站起,甩开鬃毛上的地爬虫,正驮着复苏的军人磨刀霍霍而来。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连滚带爬,颅内一片混杂。恍然一道白刃从我的神经里冷冷走过,闪疼了我的双目。我在地上滚了起来,榕树灰色的骑士土地落叶蜒蚰月亮榕树灰色的骑士土地落叶花蜒蚰土块树叶遮挡的弯月牙榕树马匹灰色的骑士土地落叶土块发光的树叶榕树马匹、灰色的骑士、马腿、土地、落叶、土地、月亮……天地都在扭转,月亮、榕树、树叶宛如一副抽象画,层层扭转着,无尽地扭转着;此刻我阔然无累了,万事告罄。明亮的剑尖闪耀着月光赐予的钻石,开进我的眉间,轻松将我提起,我的右眼看到我正睡在家里温暖的床上,母亲轻掩了屋门;我的左眼看到我没了脑袋的身体正赤裸裸地立在月光下,僵硬的像块璞玉,随着远方一声巨响,缓慢倒地了。

0

毁灭象牙塔,或被象牙塔毁灭(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