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门>第一章龙门 第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龙门 第二节

小说:龙门 作者:大雪长弓 更新时间:2019/6/27 19:32:15

  二十七师血战功,奋勇歼寇运河东。

绕击敌侧后,攻战前后彭。

师长督战涛沟桥,切断潘岔敌交通。

击溃坂垣刘家湖,打败矾谷燕子井。

—————————————国民革命军二十七师师长黄樵松

那人道:“古人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褚先生整日里忙忙碌碌,凭一张口挣一口饭吃,混得全家勉强糊口,虽是苦了点,可也过的安心。倘若你请他在家里做个堂会,凭你给他多少银洋,一者是哪个也不知晓,二者褚先生也是看做是应当的事。今儿个褚先生方才铺开了摊子,你便念着旧情给他那么多大洋,呵呵……”

那人说着又笑将起来。

王三台点了点头,心道:“这家伙,嘴倒是能说,且让你说,说不好,要你好看。”

那人见王三台点头,当即又说道:“退一步讲,王老爷有意做善事,既是要赏褚先生,你也得让褚先生心里能接受得下,他日后于他处必将为您传个美名,可是传名的时候他也不能让人骂了,骂他只凭着师父的名头吃饭,自己却是没甚本事。您说,是不是,王老爷?”

那人说罢,直盯着王三台笑。

一席话,听得王三台心中受用,当下拍手笑道:“好,好,好!我王三台今儿个受教了。只是……”

王三台顿了顿道:“我王某人使出去的钱,断没有再收回的道理,依着你的意思,又当如何?”

那人见王三台反问,更是笑得愉快:“呵呵,您是聪明人,这事儿还得从褚先生身上找。不瞒您说,我也是个爱听鼓书的,小时候在集市上可没少听。待得年长了,忙着养家糊口,东跑西落,没个准窝,也没那个心情。今儿个恰巧路过,也是你我的缘份,在这儿就遇着了。若是依着我,今天这事,你可让褚先生单为您唱一段,权当是您今儿个做了个堂会,他若是唱得奇了,唱的好了,这个赏,他心里拿着也痛快,我们大伙儿也算是跟着也承了王老爷的福,大伙儿说,好不好。”

那人说着说着转身向着身后众人煽呼起来。

众人见他们两个由最初的剑拔弩张,到后来说说笑笑,这热闹看得也是开心,见那人发问,立时呼将起来:“好……好……”

那人复转向着那褚先生说道:“褚先生,你看这么做好不好?”

褚先生这会儿被他两个晾在那儿,正老大不自在,见那人发问,忙要接话,却一时不知如何对答,口里只是:“这个……这个……”

那人笑道:“呵呵,褚先生你既得了张老先生真传,想来这事应当难不倒你,口上功夫你是有的了,只是这说书故事别走了俗套就是了,这些传统古今大书我们这些老书鬼已是耳熟能详的了,你有没有新鲜一些儿的,哪怕短一些的小段,也不怕,最好又是本的事,好歹也叫王老爷品个新鲜,你那大洋拿着也才不至于便烫了手。你走南闯北见的多,闻的广,实在没有的话,你说一说前不久的滕县之战也行,听说四川人为保滕县而殉国的实在不少,还有那前几天的咱们峄县台儿庄……”

此时褚先生脸望碧空,口里念叨着:“新鲜一些儿的,短一些儿的……新鲜一些儿的,短一些儿的……小段……”对于那人的后半截子话儿是一些儿也没听到。旋即垂头思忖慢慢的在那儿踱起来,口里还是念念叨叨:“新鲜一些儿的,短一些儿的……新鲜一些儿的,短一些儿的……”

围观众人本还唧唧唧唧的有说有笑,见褚先生如此,当下慢慢静下来。

王三台看了看褚先生,又横了那人一眼,心道,一个外乡人,谁让你来多事,偏要充什么大头葱,看回来如何收拾你。

那人见褚先生如此,也是怔在了当场。

褚先生转到鼓边,拾起鼓槌,在那鼓上轻轻点了几点,复仰头看天,口中喃喃语语,突见他手中鼓槌猛的连擂数下,直震得众人一惊。褚先生放下鼓槌,抖然回转身来,眼**光,笑意盈然,直看着那陌生人:“请问先生高姓,仙乡何处?”

那陌生人,见褚先生如此,也是笑上双目:“好,好,好!”口里赞着,又道:“褚先生看来已是成竹成胸,可喜可贺。”说着双手抱拳于胸连连晃动以示庆贺。

“至于我么?鄙人姓朱,咱们峄县二区北于村人氏,离咱们六区远了些儿。”至此那陌生人方算是正经的作了回应。

褚先生点了点头:“由此北去也得有个一百四五十里路,实在不能算多近。那个地方我去过,以后定当再去拜访。”

言罢,几个连步,行到王三台面前,右手伸出,早拉着王三台的手,左手把手中两块大洋向他手中一拍,朗声道:“所谓无功不受禄,古人早已有言,这位朱先生提醒的对极,待我先演示一段,您若还听得新鲜,听得受用,我再来取您这两块大洋,否则我是万万不敢拿的。”

褚先生转身撩衣归位,取鼓槌,执月牙板,一手敲来,一手摇。

褚先生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看客,各位听众,想我堂堂中华上国,传承五千多年的文化,一部中华史,兴兴衰衰,起起落落,分分合合,合合分分,道不尽心酸,说不尽荣辱。而如今竟然沦落到被小小倭国欺入家门,我等身为炎黄子孙,实实在在的有愧啊,叫我等如何面对身后的黄帝先祖啊……”

说罢陡然起身离位,扑的向着西北方向跪倒,以头顿地,嘟嘟有声,三个响头叩罢,方起身回位,只见他红染双眉,血自额落。

(唱)中华儿女有先祖,

炎帝黄帝是其名。

今且不说炎帝祖,

单道黄帝真英雄。

黄帝人祖生黄邱,

英武雄浑族中英。

樵采射猎好身手。

有熊族人赞其能。

抬头仰望龙门山,

俯首渴饮在龙泉。

龙门龙泉真龙地,

名山名水英名传。

群山相环难相困,

一朝脚跨龙门山。

南向百里平野沃,

自有蚩尤真好汗。

涿鹿坦平好战场,

黄炎二帝手相联。

蚩尤纵猛尤有败,

水泻千里不复还。

辗身转体西向去,

龙腾叱咤黄河岸。

力扫中原成一统,

青史镌名书轩辕。

龙御归天入故土,

一邱平起环峰峦。

自此便有黄邱名,

世世代代相承传。

北宋陵兵守相望,

时时洒扫于碑前。

春到花草有人献,

秋来瓜果竞比攀。

蒙元虽是马上族,

崇敬侍奉共轩辕。

承继前朝年年祭,

只望护佑岁岁安。

英武元璋后人愚,

前恭后倨少人寰。

嘉靖无知香火少,

此后朱明祸结连。

子孙后人不相忘,

四方立祠时时念。

反是轩辕生葬地,

草漫黄邱于其间。

而今东倭践吾土。

誓以其血祭轩辕!

更举华夏炎黄旗,

聚我护国虎贲汉。

笑谈渴饮倭鬼血,

我看哪个不——向——前!

褚先生连连重击了几下皮鼓,放了鼓槌,搁下月牙板,立起身来,说道:“献丑了,献丑了!”

此时场面安静之极,就连王三台与朱先生也是你看我我看你。众人也是面面相觑。

王三台道:“褚先生,你说我这黄邱便是黄帝埋身之地?”

褚先生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我华夏始祖黄帝轩辕,生于黄邱,崩于黄邱,葬于黄邱,一些儿也不假。”

王三台疑道:“一些儿也不假?你又如何知道?”

褚先生笑道:“我知道,因为我曾见着一个人,这个人如此告诉我。”

王三台道:“一个人?什么人?”

褚先生道:“一个老者,他姓王,名西贝,字何必,也是咱们峄县人氏,不过是五区人。也算是一个饱学之士。我有幸与他相识,受他教诲不浅。”

王三台笑道:“姓王名西贝?我怎么不曾听说?还是同宗,有机会倒要去拜会拜会。”

褚先生摇了摇头,叹道:“王老爷,你是没这福分了。”

王三台惊道:“这是为何?莫非……莫非已然过世不成?”

褚先生道:“正是。王何必老先生已早于先师一年过世了,不瞒王老爷,我能识得王何必老先生实是因为先师的缘故,王何必老先生与先师也算是至交好友,平日里先师若是整了一个新段子,最先想到的还是王何必老先生,一般要先说与他听一听,王何必老先生也总是给提出点什么。有时候也把自古书上看到的一些东西说给先师听,我有时在场,也就……也就……”

王三台道:“原来这样!这样……”

王三台仰头看了看天,喃喃道:“这个地方可真是个好地方,想不到我许阳乡竟然有这样一块宝地,不过不对呀。”

王三台念叨着,向褚先生道:“这不对呀,既是黄帝先祖的寿邱,怎么一向不曾听别人说过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褚先生道:“怎么会听错呢,我的王老爷,先师在世的时候还把听到的记下来了呢,我正是根据先师的记载,这些儿日子在琢磨这些事呢,要不是已经琢磨了一些日子,又怎么敢在王老爷您的面前献丑呢,您说是不是?!”说罢,褚先生笑了。

王三台满面疑问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而且你还唱的这么好,若不是早有准备,谅你一个新手也唱不得如此中耳。”

“我说王老爷”,朱先生突然插口:“黄邱这点事,书上还真的有记载。”

“哦!”王三台吃了一惊,道:“怎么记的,哪本书?”

朱先生面色肃穆,道:“前几年我曾参阅过咱们的县志,这县志上好像是有这样的记载,说黄帝建都彭城,崩后葬于黄邱,还提到龙泉,龙门山等。不过我当时也只是粗略看过,依稀记得有这回事,不记得有褚先生说的那么详实。”

王三台更是大惊,且是既惊且愧。一者惊的是果有此事,且是县志记载,再则惊的是眼前这自称姓朱的先生,竟然记的县志上所载之事;而愧的是自己自忖也曾读了几年书,枉自以为看了不少书,可就是这样一本本县的县志,自己偏偏就不曾读过。当下对这朱先生不由得多了一份敬畏之心。

当下接言道:“这黄邱山套,确有龙泉,也确有龙门山,而且有个黄邱村。这个地方人称黄邱山套,因其四面环山,偏就在东北处有个空缺,形如一只开了口的口袋,人可从此自由出入,故而呼其为山套。这个地方不大,不过景色秀丽非凡。黄邱十八落,大体是说十八个村庄,像什么——蒋庄、张塘、赵圩子、丁庄、刘庄、张庄、谢庄、李庄、尤窝子、黄邱等,莫非这十八个村庄就是当年守陵人的后人聚居而来的!”

朱先生笑道:“叫你这么一说,倒还真的有点那个意思,我怎么听着这些个村庄都和姓氏有关,莫非这些村庄当真是以这些守陵人的姓氏命名的不成!”

王三台怔了怔,一拍脑袋,“呀”了一声讶然道:“对呀!还真是,难道就真的那么巧?”旋即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不是,不是,不对,应当说不全是。”

朱先生道:“什么不全是。”

王三台道:“还有几个村子与姓氏倒是没大关系,像什么葫芦套、岔椅子、黑山西、山南头。”

朱先生想了想道:“这几个倒像是依了地势取的名字,说不定是后来才有的呢。”

褚先生接言道:“有理,有理,二位老爷说的还都占着个理,说不定还真是那么回事。”

王三台道:“这十八个村子倒有几个在我许阳乡内,丁庄、张塘子、赵圩子这几个都是啦,朱先生是外地人,初来,若是有时间,不妨去走动走动,看一看,也见识见识。褚先生是不是也不曾去过,也去看看,这黄邱山套也是奇绝之地,东、南、西、北四大山系。四大山系共有大小山头近四十座,其中主峰就是你适才所唱的‘一朝脚跨龙门山’的那龙门山。”

朱先生肃然道:“想不到我朱某偶过此地,竟能得见本县绝佳之处,实在是我的福分,这兵荒马乱的,这山套之中恰就是个最好的避难所,说不定哪一日也会至此避难,确实有必要看一看。更或者……更或者……”

王三台见朱先生吞吐起来,疑道:“更或者什么?”

朱先生微微笑了笑:“我是说,这个地方也是一个用兵的好地方,此处山山相对,峰峰相连,与倭鬼子干几仗,这可是绝好的地方。”

褚先生双手一拍,兴奋的道“高见,高见,这旮旮旯旯的,林子里,石头缝里,哪儿藏不得人,倭鬼子来,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王三台撇了撇嘴:“还藏?藏什么!他倭鬼子来了,我和我手下这些弟兄一枪一个,保管叫他跑不了个,藏什么,不藏,就和他明刀明枪的干!”

褚先生面上的兴奋,被王三台几句话当即给下放到百里开外,双眉立时垂下来,口里不情愿的嘟哝道:“王老爷说的是,打它个狗日的,咱不跑,也不藏。”

朱先生见褚先生这般,知道他心中不服,眼珠一转问道:“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褚先生明示。我记得书上似曾记载说黄帝曾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涿鹿是在河北省一带,你刚才所唱说战于此地之南百余里之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褚先生点了点头:“朱先生,您当真是个博学之人,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好好啊。这两在宗族部落既是都在这附近,也确实是没必要走那么远去打一架,事实上也走不了那么远。王何必老先生说了,有个叫什么玄的……哦,叫郑玄的说,说这涿鹿其实最初也就是彭城附近,离咱这儿也就一百多里地吧。”

“那怎么就跑到河北了呢?我还真就没听说过,这地儿还真能长了腿去。”王三台插口问道。

褚先生笑道:“是这么回事,话说这蚩尤一族被黄帝战败后,他们这一族在此处就无法再立足,因此北去,就到了河北这一带,好,一看那个地儿不错,得,就在那儿住下吧。于是就住下了。可是,他们想家啊,干脆就把他们老家那个名字涿鹿重新带到那儿了,就这样。而彭城南这一块儿呢,因为黄帝战胜,也就慢慢废弃,再也不提涿鹿这两个字了。”

朱先生道:“还真有点儿那个意思,这些都是王何必老先生说的?”

褚先生笑道:“那是自然。王何必老先生怕我们不信,就又说了另一个事。他说,就拿咱们峄县来说吧,历朝历代的名法不一样,什么兰陵县、兰陵郡、承州、峄州、缯州,就这‘兰陵’二字,据说还是屈原他老人家给起的名字呢,乃‘王道乐土’之意。屈原死后,家乡人便把其家乡秭归的一条河命名为兰陵河,也算是纪念吧。咱们峄县在南北朝时也出过一个皇帝的,那个萧道成就是,他建了南齐后,也是想家的缘故,在江苏武进一带也弄了个郡,也唤做兰陵。”

朱先生点了点头道:“说的好,这南北兰陵之事,咱们的县志上也还真的有记载,也亏得他贾三近,怕这‘兰陵’被人家给抢了去,在这县志上就记了一笔,说咱这儿才是正宗,才是老根。呵呵,呵呵……”

说罢,朱先生大乐,愉快之极。”

王三台见他两个话的投极,也插口道:“南兰陵、北兰陵,还有那南徐州、北徐州呢。”

朱先生看了王三台一眼:“有,有,有。”

说罢,三个相视大笑。

三个笑罢,朱先生问道:”褚先生,你刚才所说的王何必老先生,他还曾对令先师说些什么,你可知道?”

褚先生见问,便答道:“其实说了很多,只不过我这个当徒弟的也不是时时在身边,许多东西我是不知道的,不过……不过……”

0

第一章龙门 第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