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门>第一章 龙门 第三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龙门 第三节

小说:龙门 作者:大雪长弓 更新时间:2019/8/10 22:35:19

小邾国虽小,

但他光彩照人。

————毛泽东

褚先生顿了顿道:“先师倒是把咱们鲁南这峄滕二县的事说给我不少,其实都还是听王老先生说的,呵,咱们峄滕二县可实实在在是个宝地啊。”

王三台圆睁了双眼,立时兴奋起来:“宝地,什么宝?”

褚先生见王三台神彩飞扬的样子,尴尬的笑了笑:“王先生说咱这个地方向来就是个好地方,倒不是说真藏了什么宝贝。”

王三台听了,哈哈又笑起来:“说的好,要真是藏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我王某还能不知道,哈哈,笑话,笑话。”

褚先生也笑道:“王老爷,我所要说的这个宝地,那时任什么也换不来的,还真不是什么连城不连城的问题,若是价值连城也算是有个价啦,王何必老先生说的这个,还真真切切的是无价的,在咱全华夏怕都找不着第二个地。”

就这几句话,还真把王三台给惊着了。当下敛了笑容道:“好一个说书先生,我王三台真算是走了眼,别看你年纪轻轻的,比老爷我还小着几岁,今儿个,你还真让老爷我开心了。抓紧抓紧,不管说孬说好,老爷我今儿这赏是赏定了,快快说来,休卖关子。”

褚先生道:“好,我这儿就先谢谢王老爷您了。”说着又鞠了躬。

王三台道:“罗嗦!你还真想找打,快说。”

褚先生见王三台真有些急了,忙道:“王老爷可知道咱们华夏神话中造成人是哪个?”

王三台:“这个难不倒我,这自然女娲娘娘。”

褚先生道:“这女娲娘娘,你可知她实是哪里人氏?”

王三台呵呵笑道:“你呀,真是想讨打啊,这是神话,还要问是哪里人氏?”

褚先生道:“神话故然是神话,可也不能说全是神话,这女娲娘娘是有的,只是她没那么大神通罢了。”

王三台眉目一紧,肃然道:“依你说来,莫非这女娲娘娘也是咱峄滕二县的?”

褚先生道:“正是,她正是咱峄县人氏,大约在四区的阴平一带。”

王三台冷然道:“褚先生,你可别是逗我开心,信口雌黄!”

褚先生忙的摆了摆手道:“不敢,不敢,这可都是王何必老先生说的,说是书有记载的,就连造人的五色彩泥那个地方都多的很。”又道:“还不止如此,就连那创了八卦的伏羲也是咱峄县人氏。”

王三台:“在哪里?”

褚先生:“伏里。”

王三台:“伏里?”

褚先生:“正是。”

王三台看了看朱先生。

朱先生点了点头:“伏里在咱们县的三区,二区往北,靠近北部,相传伏羲就是此地人氏。”

王三台:“这么说,咱这个地方可真是人杰地灵了。”

褚先生:“是啊,自古以来,咱峄滕这二县出了多少古国,什么滕国、薛国、小邾国,郳国、缯国、偪阳国。古文化那是灿烂的不得了啊。什么鲁班、墨子、左丘明……那可是大家啊,大家中的大家,人杰地灵这四字毫不过分。”

王三台哂然道:“那还大的过孔老夫子?”

褚先生嗫嚅道:“这个……这个……”

朱先生笑道:“没有这么比的,各有所长而已。不过……褚先生所言三人也可算得上是圣人,毫不逊色于孔圣人。”

王三台道:“不逊色?依我看那是差的远了。”

朱先生正色道:“王老爷,朱某人可不与你开这玩笑。我问你,你可知这孔圣人一生之中最佩服的是哪一个?”

王三台见朱先生认真,倒一时有些失措:“最……最……最佩服的?”

朱先生道:“不错,最佩服的!”

王三台狼狈道:“王某不知,还请先生赐教。”

朱先生见他口中服软,也不再难为他,当即道:“正是那左丘明。”

王三台长舒了口气道:“你若说是鲁班,我还倒信了,你若说是那左丘明,嘿嘿……”说着狠劲摇了摇头。

朱先生道:“左丘明一生作《左传》、《国语》等千载不朽之书,尤其是在失明的情况下而著《国语》,实是令人佩服之至。以至司马迁也呼之为‘鲁君子’,更是从其《国语》中吸取了不少精华,才有了后来的《史记》名著。”

王三台摇头笑道:“你就是搬出司马迁来,也是无用,离题太远,与孔圣人何干。”

朱先生也摇了摇头道:“《论语?公冶长》中有这样一句话——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王老爷可知……”

朱先生一言未了,王三台失色顿足道:“哎呀……我怎么把这句话给忘了。果然,果然,果然……”

这一连几个“果然”倒把褚先生给弄糊涂了,瞅瞅这个,一脸镇静,嘴角微微上挑,双目带笑;看看那个,口中喃喃不断,一副懊恼之极的模样。

褚先生茫然之下向朱先生道:“这个,这个,朱先生,这什么什么耻之……是什么个意思?”

朱先生知他与王三台又自不同,王三台是读过《论语》这细巧书的人,一点而透,一提而及;而褚先生耽于鼓书,传奇,于这《论语》这细巧书少于涉猎,自是不知其意。当下笑道:“这就是说左丘明不喜欢的东西,看不惯的事,这孔圣人也是不喜欢,也是看不惯……”

褚先生慢慢的道:“那就是处处以左丘明为……为样模了。”

朱先生喜道:“正是如此,你说这左丘明是不是孔圣人最佩服的人?”

褚先生赞道:“朱先生您看的书真多,果然高明,果然是这样。”

王三台见褚先生没口子的称赞朱先生,当下恼道:“高明什么!就算左丘明是孔圣人最佩服的人,也未必是咱峄滕二县的人,有什么好值得夸的……对了,你刚才不是说司马迁说他是什么‘鲁君子’么,人家是鲁国的,咱们沾不着边。”

褚先生见王三台如此,自感老大没趣,直气得脸色绯红,当下缄口不语。

朱先生见王三台恼了,深吸了一口气道:“咱们峄县北六十余里地处有个抱犊崮,王老爷可知道?”

王三台悻悻的道:“那是自然,前几年那个大土匪孙美瑶在滕县的临城抢了火车,劫了外国的几十口子,后来不就是躲在那抱犊崮么?”

朱先生笑赞道:“着啊,王老爷好记性。只是你可知道那抱犊崮此前叫做什么山?”

王三台想也不想:“君山!”

朱先生道:“你可知为何叫君山?”

王三台怔住了,瞅了瞅朱先生,当下不再言语。

朱先生叹道:“你适才说左丘明是鲁国人,与咱峄滕二县挂不上,这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他只不过是鲁国的一个史官,否则孔子只怕也识不得左丘明。他本人实则上是与鲁国同时代的小邾国人氏,这小邾国大体是咱们峄县最北面的三区,以及滕县东半部分靠近三区的一些地方,至于鲁班、墨子,他们同左丘明一样,都是那时的小邾国人氏。小邾国与郳国都是从邾国分离出来的。中国人么,讲究的是一个叶落归根。左丘明也不例外,他死后就魂归故里,埋在了抱犊崮的山脚下,因他有‘君子’之称,后人为了纪念他,把原本的娄山,改成了君山。咱们的县志上是有这方面的记载的,怎么,王老爷,您忘了?”

王三台红透双颊,嘴里只管“这个……这个……”的吱唔。

其实朱先生一问他为何叫君山时,他脑中立时就想起似乎县志上是有这记载的,只恨自己这嘴太快,不过脑子,急着把人给辩驳了,这好胜心真真是害死人了,这时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实是羞于见人。

这时褚先生突然猛的一拍手,失声道:“我倒忘了一件事。”

他这一声,立时把那两个惊了一跳。

王三台道:“什么事,这么一惊一乍。”

褚先生突的笑了:“也没什么。只是你说到孔老夫子,倒让我想起了他老爹叔梁纥的一件趣事。”

王三台道:“趣事?”

褚先生道:“是这样,孔老夫子他老爹与咱们这峄县这块土地还有着一段较深的渊源。这个事在《东周列国志》中可记载的细致。”

王三台冷笑道:“这回不是什么王希贝老先生说的了?”

褚先生道:“这个还真不是,这《东周列国志》可是我们这些人的说唱书目之一,以后若是有时间再与王老爷细细道来,今儿个先简单一提,咱们今天站的这个地方,在东周末年可都是偪阳国的地儿,这个您认不认,王老爷?”

王三台点了点头:“这个不假,那又如何?”

褚先生:“您可知道这偪阳国是如何灭的?”

王三台摇了摇头道:“这个倒说不清楚。”

朱先生突然插口道:“打住,这偪阳国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着耳熟呢?容我想想……噢,对了,县志上我记得也提过……记不太清了,还是你说吧,先说个明白,道个根底。”

王三台白了朱先生一眼,抢着道:“这个偪阳国,这么说吧,你看,西北七里左右便是黄邱山套,山套以北十里左右便是偪阳国当年的都城偪阳城,现在旧城墙基高出地面很多,还看的见,时至今日还有一个村子叫城西村,那就是指西城门之外了。”

朱先生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这个地方可真是个宝地。”

褚先生道:“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话说东周末年,晋国国势强盛,晋悼公也算得上一时霸主,而当时能与之匹敌的也就是楚国了,偪阳国所处位置使之不利于攻打楚国,晋悼公便招集鲁国、齐国、曹国、莒国、吴国、邾国、小邾国、宋国、卫国、滕国、薛国、杞国,共十三个王国于柤地会合。柤,也就是邳县西北的泇口地区,离咱们正东方向也不算多远。十三国既欲灭掉偪阳国,于是一声令下,合围偪阳城,偪阳城之君王偪阳子听从手下谋士的主意,为诱敌军深入而各个击破,便令兵士悬起偪阳城北门的石门。这时正在攻打北城门的恰是号称‘鲁国三虎将’的叔梁纥、秦堇父、狄弥。秦堇父、狄弥不知是计,见城门大开,想也不想,立时领兵蜂涌而入,此时石门缓缓放下,如若石门放下,深入城内的孤军将会被尽数歼灭。此时叔梁纥比那两个略慢一此,落在后面,正要入城,见城门下落,意识到情况不妙,他当即立断,立马扔丢手中兵器,跑步向前用双手托起了这千斤石门,同时呼喊入城兵士,入城兵士已然受到攻击,这时才知道中计,趁着叔梁纥脱举的这个当儿,撤身出城。偪阳城人本可以轻松射杀叔梁纥,但见他双臂膂力过人,关键时刻能挺身向前,念他也是个英雄人物,便饶了他一条性命,让他轻松脱身。这事情么,大体如此吧。”

王三台笑道:“有意思,我记得当年我那私塾老师可就说过,叔梁纥六十岁与颜征在野合而生孔子。叔梁纥此时能托起千斤石闸来,必是年青力壮之时,绝计不到六十岁,哈哈,那个时候偪阳城人若是狠狠心,咱这孔圣人可就没了,哈哈……”

朱先生与褚先生相视了一眼,竟然齐刷刷的点了点头。

朱先生道:“这话说的明白哪。叔梁纥身为鲁国虎将,一生征战,随时可殁,不过,此次之战只怕是其一生之中最为凶险的一次。倘若真如王老爷您所言……没了孔子,儒家文化怕难达到那么高的境界,达不到大境界便很难为统治者所用,不为统治者所用,儒家文化又是个什么样子呢?那么今日的中国定当不是这翻模样喽。”边说边摇头。

王三台见了,收了笑容道:“一个玩笑,没想到惹二位动了真,玩笑,莫当真,莫当真。”

朱先生道:“若诚如你所设想的,今日之中国的走势必不是这般模样,这绝非妄言。不瞒二位,今日之中国我也曾去过不少地方,中国之大,方言之多,如若不去亲身经历,那实是难以想象的。只是在武汉曾历过一件奇事,颇值得考究。”

王三台奇道:“想不到朱先生是个在外面开过眼看过大世界的,真是失敬失敬。只是不知有何奇事?”

朱先生见他心急便道:“这件事,说奇呢可能也算不是,说不奇呢,又让人透着纳闷。”

王三台急道:“你倒是说呀,管他什么奇不奇的,说来听听。”

朱先生笑道:“在湖北有一个地方叫邾城,我曾盘桓了数日,见彼处诸人言语竟与我鲁南竟是颇为相象,便有心问他们是哪里人氏,他们竟说是祖居此地。山东与武汉相距颇远,而言语竟是想象的离谱,现在想来实是透着古怪。”

王三台哈哈笑道:“都是炎黄子孙,言语不象那才叫怪。”

褚先生道:“这个事八成是这样……”

王三台斜了他一眼:“这事你倒又知道了。”

褚先生见他抢白,略有些尴尬:“是这样啊,当年楚国的那个大王叫什么楚……楚……楚宣王的,曾经把这一带给灭了,朱先生您刚才也说了,咱峄县北部三区那一带当年是小邾国,再向北邹县那一带是邾国,当年他们跟着人家攻打偪阳城,可后来反是被人家楚国给灭了,王公贵族什么的可给人家带走不少,说不定朱先生您说的与这事有着牵扯。”

朱先生拍手道:“高见,高见,小邾国、邾国……邾城,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十有八九这邾城的人就是小邾国与邾国的王公贵族的后人,否则也叫不得邾城。”略顿了顿道:“褚先生说的也好啊,都是炎黄子孙,这斗来斗去的,可是……咱们这叫窝里斗啊……可如今,这倭鬼子……”说到后来声音低了下来,神情竟是黯然的很。

王三台不屑的道:“切!这倭鬼子,凭他来多少,咱都给他灭了,休长他人志气,灭了咱炎黄子孙的威风。这背后老祖宗可给咱撑着腰呢。”王三台口中说着“撑着腰”,身子有意识挺了挺,那腰杆挺的直直的,立时高大了许多。

褚先生大拇指向前一递赞道:“王老爷不愧是这个,日后打倭鬼子的时候,我姓褚的也算一个,过些日子家里的事安顿好了,那时候来投奔您,王老爷你可别嫌弃。”

王三台右手胸脯上轻拍几下:“没的说,尽管来,咱共同打倭鬼子。老爷我这几天正想着把贾汪红枪会的一块给收了,那时咱队伍大了,还怕他什么倭鬼子,还怕他什么土匪,一块儿灭了,灭了!。”

朱先生登时喜上眉梢:“好!王老爷,真有你的,保家卫国,正需要您这样的有识之士。”

王三台道:“怎么着,你也算一个?老爷我这正缺人手呢。你也是读过书的,也走过南闯过北的,识事体,这样,你来,给我做个谋士,帮着我参谋参谋,如何?”

朱先生喜道:“妙啊,朱某愿意与王老爷您这种有才气的人合作。”

王三台道:“放心,跟着我王某干,亏不了你,怎么着,今儿个就别走了,不过可不是什么合作,是你们跟着我王某人干。”

说着王三台手一抬,向身后的几个人打了声招呼:“把这两位先生带走,先找个地方好好招待,待我办完事再过来招呼他二位。”

那几个乡丁在人群中听他几个东扯葫芦西拉瓢,正听得起劲,见王三台有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肩膀一耸,立时把肩上挎的长枪顺势滑下,托枪在手,枪拴拉的哗哗响,向这两个身后那么一兜,口里就厉声喝呼起来:“走!走!”

那朱先生见了,立时双眉倒竖,大声喝道:“慢——着!”

0

第一章 龙门 第三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