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门>第二章 断势 第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断势 第二节

小说:龙门 作者:大雪长弓 更新时间:2019/11/13 14:04:56

挽王铭章——

奋战守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

决心歼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毛泽东、秦邦宪、**

一旅守孤城,为民族解放事业牺牲,真是炎黄子孙,流芳青史

万人兴义愤,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将使沦亡大地,复兴中华

——朱德、彭德怀、周围恩来

朱道南:“要说这倭鬼子当中也还真有识货的,宋哲元将军率领的西北军于民国二十二年于喜峰口让他们吃足了苦头,由此知道了西北军的大刀片的厉害。而张自忠将军其实还真的也是西北军的人,当年就跟着冯玉祥将军;另外不只张自忠将军源于西北军,就连庞炳勋将军也是源于西北军。”

王三台奇道:“有这等事,看来那倭鬼子还真的没说错。”

朱道南道:“没说错!要不我怎么说人家识货呢。这批倭鬼子当中看来确有当年在喜峰口长城吃过苦头的。不过……庞、张两位将军虽都源于西北军,但是二人却有着刻骨仇恨。”

李彦召嗯了一声,没接话,却面露奇色。

王三台也是一般。

朱道南:“话说民国一十九年,蒋校长、山西的阎西山、西北的冯玉祥、广西的李宗仁,曾经于中原地区开始了一场大战。蒋校长手段何等高超,便暗中给了或者答应给庞炳勋将军许多好处。庞炳勋将军没受得了这个诱惑,便投了蒋校长。其投名状便是出其不意的攻击了张自忠的师部,以致张自忠损失惨重,本来是亲如兄弟的,却突然反目,这反戈一击,最是要命,以致张自忠将军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个仇,又如何不刻骨铭心?”

李彦召与王三台相互看了一眼,齐都点了点头。

李彦召道:“此仇果然刻骨,此仇果然铭心。然,在大义面前,张自忠能捐弃前嫌,以家国为重,实不失为中华热血好男儿。”

朱道南赞道:“张自忠将军果然是好男儿,有大义!这等胸襟就连庞炳勋将军也是不曾料到的。张自忠将军若怀一丝私心,只需于时间上略加推延,其后果便不堪设想。”

王三台点头道:“如此,庞炳勋将军必怀感恩之心,自不待言。二人化干戈为玉帛,或成莫逆之交。这等事,若说为一段佳话,绝非虚言。好!好男儿!有担当!来,为其大义,来一杯!”

他三个以茶代酒,略举茶碗以示心意。

李彦召道:“宋哲元、韩复榘、张自忠、庞炳勋,这可都是源于西北军哪。看来咱们山东省与西北军的渊源可真不算浅哪。”

朱道南与王三台听了,都是一愣,对视了一眼。略一凝思,朱道南道:“嗯,果然渊源至深。”

朱道南低了一下头,慢慢的道:“为张自忠将军引路,这算是他做的第二件事。如果说第三件……”

朱道南复抬起头来:“第三件……第三件……”

王三台:“朱兄快人,为何如此婆婆妈妈?可有何不妥之处?”

朱道南斜了王三台一眼:“这第三件……李代县长还组织民众慰问了汤恩伯将军,并参加了一个记者招待会。这第三件事本没什么,不过却令李代县长颇为满。”

李彦召奇道:“汤恩伯将军可是蒋委员长眼前的大红人,他的第二十军那是中央军中的翘楚,故而见着汤将军几乎等同于见到蒋委员长,能见着汤将军也算是李代县长的福气了,还轮得上他,一个代县长表示不满!那,不满又在何处?”

朱道南道:“这一,李代县长看到将军与士兵不能共苦。他说他看到的国军将领多有行军时躺在担架上的,李代县长曾走到汤恩伯将军手下的一位师长的担架边去欢迎,人家连担架都懒得下……”

王三台淡淡的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许是负了伤呢?也许是太过劳累吧!”

朱道南摇了摇头:“不是,咱们的国军将领有不少人吃不得苦,这是一个事实。就就拿汤将军来说吧,行军的时候让兵士抬着,那是常有的事。上行下效吗,他手下的师长等把这一点也都学会了。这二,是将军与士兵不能同甘……”

李彦召:“这又如何说起。”

朱道南:“行军打仗,本是一份苦事,可在咱们国军的上层人中,却毫无苦处可言。李代县长有幸参加了汤将军的午餐,他原以为作战行军中生活一定很清苦,不料的是,什么高级烟酒,罐头食品,煎炒烹炸,非常丰富,应有尽有。可是士兵又自不同。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王三台道:“这个,也没什么,将军若与兵士等同……”

王三台一语未尽,却见李彦召怒道:“既不能同甘,又不能共苦,军心何所附?怪不得南京失守!卫护首都的都是这样的人吧。一个首都的保卫战竟然比不上一个滕县的保卫战。看看四川军人,看看王铭章师长。看看孙连仲、张自忠、庞炳勋这些西北将领。若有此等人在,必没有南京之辱。堂堂我中华大国之首都,竟被倭人轻易突破,惨遭屠戮!几十万人哪!几十万哪!!”说着,又是一皮捶实实的打在桌上。

王三台被李彦召这一番话直羞得红头赤面,转头他顾,一时无语。

朱道南长出了口气:“宁为抗日死,不做亡国奴。国军将领设若都有宋哲元将军这等见地,这等精神,上海未必便会失守,南京便必无此等之耻。一句话,国军之中央军,即所谓党国精英,缺乏的便是这样一种精神。”

“以台儿庄之战为例,台儿庄城寨一度三分之二为敌所夺。然,孙连仲将军麾下池峰城师长所部与敌人展开逐屋争夺。以手榴弹与敌对攻,战后台儿庄街道之上手榴弹木柄碎片厚一寸有余;以大刀与敌血战,孙将军行军途经汉口,有一家工厂捐了五千余把大刀给孙连仲将军所部。”

“枪炮年代捐赠大刀似有些可笑,有些可悲,然而恰就是这些这些大刀在台儿庄发挥了巨大作用,将士屡用大刀破敌,大刀片与敌肉搏。尤为令人感动的是,战斗关键节点,八百勇士身负大刀于夜间翻城墙而出,直入敌阵,杀了倭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杀的敌人魂飞胆丧。李代县长做的这第四件事……”

正在此当口,忽闻外面有嘈杂扰嚷之声,朱道南当即收口,他三个支耳凝神静听。王三台慢慢起身,此时有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王三台见了,便向他两个打了个招呼,随即走出茶寮,那人便与王三台私语。

不多大光景,王三台踱回室内,在茶桌边坐了,笑道:“我当什么人吵闹,却原来是贾汪红枪会的。”

李彦召“咦”了一声:“红枪会?”

王三台道:“对,红枪会,这个你最是清楚,在你心窝里戳着呢。他们来了几十个,在那摆香案招人呢。据说谢绍唐也来了,也在招人。双方好像是对着干。”

李彦召皱眉道:“谢夫瑶?这个人可有些本事,难缠的紧。他平日里没给你找麻烦吧?”

王三台叹了口气:“麻烦自然是有。不过,我见了他都躲着走,不给他找麻烦的机会。只是,也有躲不了的时候,人家真诚心来找你,想躲都难。这不,前些日子向我这儿借了不少粮食,说是最近一不小心招了几个弟兄,大伙儿没饭吃,先借点儿,等过几天收麦了后再还我。还说,你看这几天麦子眼见黄,要不了几天,一定还。他话说的好听,日后他若不还我,我还能真找他要去?”

李彦召似笑非笑的道:“在这个地儿,还有你老兄头疼的事,还真不易。”

王三台愁眉苦脸道:“别人也还就真瞒了,不过可不瞒你老兄,虽说那黄邱十八村落有一部分归我管,可我哪儿敢去管哪,收些儿捐税的都收不上来,这背后可就有他谢绍唐在背后给撑着。他那地儿离你也不远,只怕你也有些苦头吃。”

李彦召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也还真让你说对了,我也是难得去理他。不过,这个人可的确是个人才,那一身功夫蛮厉害的,溜乎着呢。寻常之人,只怕十来个也近不了他的身。”

朱道南见他两个聊得起劲,忍不住插口道:“王兄,只你便有百十来号人,百十颗枪,此地竟然还有你拾掇不下的,难不成真长了三头六臂?”

王三台看了一眼朱道南:“朱老兄,此人比那三头六臂的哪咤难缠的多了。那哪咤虽说三头六臂,可那是个单干户。谢绍唐这老兄,听说红枪红粘上他了,这且不说,单就这黄邱十八村落之人可以说人人唯他马首是瞻,有人私下里说他是黄邱山套的套主呢。这个可真的不一般。”

朱道南点了点头,随即又疑道:“黄邱山套的套主?”

李彦召笑道:“然也!黄邱山套的套主。里边的人可都这么说。朱兄于此人莫非有兴趣,要把让王兄去把他请来,你们也见一见?”

朱道南略一沉吟道:“目前还不是时候,我们早晚会有见面的那一天,那一天,必要并肩抵足,共同打击倭鬼子。”

李彦召严肃道:“这个怕是有点儿难。”

朱道南奇道:“都是中国人,只要有血性,我想抗日打鬼子这事,他不会推脱。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其他事情?”

李彦召点头道:“这还真让你说着了。谢夫瑶虽说有些本事,也有血性,不过据说他已经答应接受红枪会的约束。他在这集市上招的人,很难说不是加入红枪会的投名状。这样一来,就很说将来的走向。”

“红枪会会首名叫王亚平,曾派人许诺谢夫瑶,如果他加入红枪红,那就给他一个大队长干干。谢夫瑶眼下还没有加入,不过真是应了的话,就难料了。”

“而王亚平并非本地人。要说咱这运河南岸峄、滕、铜地区的红枪会源于江苏省铜山县的柳泉乡的东蔡村,这个村离这也不远,西南方向四五十里路,津浦路边上。这个村里有两个厉害人物,一个叫白宗宇,一个叫蔡发之,他们发起了红枪会。”

“最近几年这两人年岁大了,谁知从山东泰安一带来了这个叫王亚平的,也是一身功夫,等闲人是近不得他身。不知为何便承了衣钵,成了红枪会的头领。就这三两天,他们提出了一个口号,说什么‘保家卫国,防御土匪,不抗日,不倒蒋’。”

“你听听这几句话说的,还说要卫国,还说不抗日,这真他娘的屁话,不抗日凭的什么卫国,外侮不御,何来卫国?这倒好,不抗日,不倒蒋,当今中国境内两大势力,他都不得罪。”

王三台:“这里也有他的可取之处,他们说保家,这事确也做了,那就是防御土匪。他们与土匪交过几次手,东边邳县与铜山县交界处那股土匪,带头的叫魏玉吉,人称魏瘤子,魏瘤子多次西来抢掠,红枪会出手与之相抗,由此可以说他们这批人对一方治安还是有贡献的,这一点本地百姓也还是赞同的。要不然我王某人又岂能容得下他,还让他于此招收人手。”

朱道南沉思了一会,慢慢说道:“土匪最是乱世,乱世则民居无所安,居无所获,无所获则红枪会便无法纳粮,无法纳粮便无以生存。这个王亚平在这一点上看的倒是很准。且这土匪古来便不得民心,也不为政府所容。如此,他其实便是找了一个最大的靠山,那就是蒋政府。是以他又怎么能去倒蒋呢?”

“至于不抗日,这话说的也好啊,他也知道倭鬼子不好惹,不过,他可没说不投日啊。几天之后,国军必退,那时倭鬼大兵压境,此地最大的势力自然是倭鬼。倭鬼可不是蒋政府,这样一股势力若不能为其所用,必摧之无疑。那时,只怕这王亚平十有八九要倒向倭鬼。”

“不……,他一定会倒向倭鬼,这‘不抗日’的口号可就是投名状啊,一旦王亚平倒向倭鬼,那谢夫瑶若当真是个有血性的,便必不会为王亚平所用。那时节就好说话了。目前看来,若是要会谢夫瑶,还真不是个时候。再等些日子吧,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有血性。”

王三台不由得赞道:“有道理,朱先生眼光敏锐,思维有绪,分析事情头头是道,王某人自愧不如。”

朱道南微摇了摇头:“我倒希望我这个分析是错的。红枪会在全国各地的分支尤多,其分支机构良莠难辩。前天我在徐州听到郭子化书记也提到红枪会的事。说是红枪会部分人员前几天参与了韩庄之战,而且战绩不错。不过这个红枪会不是本地的。”

王三台奇道:“有这等事,这红枪会还果真打倭鬼子?”

朱道南看了王三台一眼,点了点头:“这部分红枪会成员来自安徽蒙城,蒙城在徐州西南大余一百里地,而咱们的西南百余里地是徐州。此地民间有一异人,唤作钮玉书,在当地颇有名望。”

“三月中下旬,国军张轸部得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指令,由临汝出发,来峄县接替关麟征防守北面运河韩庄至万年闸的这一段三十里的防务。其一一0师途经蒙城,钮玉书便送了他一份大礼。”

“他在地方上组织一支二百多人的谍报队,这支谍报队人员成分极其复杂:有开饭馆的,有小商小贩,有卖唱说书的,有青红帮成员……,真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具。而这些人恰是社会上最为常见的,寻常人对他们毫不在意,他们就利用自己的职业特点,到敌后去,不断搜寻敌人的信息,可以说张轸提供了极为珍贵的情报……”

朱道南话未说完,却见王三台一拍大腿,就欲站起身来,却“哎哟”了一声,复又坐下,眉眼乱挤,大有疼痛难忍之势。

他这一下大为突兀,把李彦召与朱道南两个都吓了一跳,当即一齐站起身形,询问情况。

王三台摆了摆手,一面说无事,一面可惜着脸。

朱道南与李彦召缓缓坐下,知道他有话要说。

果然,王三台稍微缓和了一下,口里恨恨的道:“前几日……,一个月前,在台儿庄,哎哟……,那个哨兵……,该死的,枪走了火,怎么偏偏我就凑上去了,这腿眼见结疤要好了,这一下还得……,要不是张茂春,朱古那个会做些儿木工活的,做了个担架,那几个泼皮轮流抬着,我还就……哎哟……差点回不来了……”

朱道南与李彦召相视一笑,这才知道适才集市之上那个陈二孩和吴继业在王三台面前为何如此放浪,其中却原来有这一段事情,定是那几个抬他而回,一路上只怕也没少奚落于他。

王三台道:“朱兄适才却原来是怀疑那个姓褚的便是蒙城来的?”

朱道南笑道:“王兄问的好,我确有此意。”

王三台又哎哟了一声:“无怪你有意让姓褚的说些本地的事。”

朱道南道:“正有此意,我这一点心思,一些儿也瞒不过你王兄。不成想褚先生竟然说出本地如此多典故,真是受教了。如果若是一个外地人,又如何能把本地渊源诉说如此备细。真是可敬、可叹!”

王三台:“这可好,连累了我一条腿。”说罢又哎哟了一声。

那两个相视又是一笑。朱道南道:“王兄,可要再重新整理一下?”

王三台摇了摇头:“无妨,朱兄,还请继续道来。说说那红枪会的事。”

朱道南清了清嗓子:“这钮玉书又组织了一个五百多人的地方武装,称为武工大队,这个武工大队还对一一0师进行了如何进行游击战的训练,可以说张轸部受益非浅。在这个武工大队之中,其中大部分为红枪会人员。此后这批人也随着一一0师来到了咱们的运河南岸。这个队伍加起来就达到了八百人左右,对张轸师长来说,还有什么样的礼物能比这个更为重要的了?”

王三台不住口的道:“是大礼,是大礼,这个可真了不得。”

李彦召也是不住点头赞许。

朱道南接着说道:“这些武工队成员大多手握红缨枪、大刀、板斧,也有短枪,最好的武器是两挺轻机枪。他们大多身怀武功,最要紧的是不怕死。上阵之前,面部、身上常以树叶、泥土涂出不同花纹,随着国军冲峰时,口中喊着‘刀枪不入’,直冲入敌阵。”

“倭鬼子虽说讲究一个武士道精神,可是在些红枪会成员面前依然是震惊失色。而这其中更令人叫绝的是竟然有女扮男装的小姑娘。而大多情况下,他们是单独行动,尤其是夜袭韩庄车站,他们发挥出色,缴获了大批敌人的物资,这对国军一一0师是一个巨大的刺激,同时也是一个震撼……”

李彦召不由得拍桌大赞:“好!有种!小姑娘不错!国人如此,何愁倭贼不灭!”李彦召口中一边赞着,一边面上露出艳羡的神情。那神情,仿若眼前就是那个娇小玲珑的小女子手执梭标,正奋然用力,插入倭鬼子喉中。其情陶醉之深,其血澎湃之极。

0

第二章 断势 第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