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门>第三 章 说豪雄 第五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 章 说豪雄 第五节

小说:龙门 作者:大雪长弓 更新时间:2020/3/21 16:27:46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

前进!

进!

————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 词 聂耳 曲 民国二十四年

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两个师的兵力。

? ————毛泽东

王三台略低了低头,右手自额头向下拂面,然后抬头向着屋顶,愣了一会儿,然后压低了嗓音:“服!”

李彦召这才面上一松,道:“服就好,但愿你这是真心话。”

王三台舒了口气,垂下头来,同时左手在头上拂了一下:“服!真心话!”

朱道南:“至少,王兄,你目前不要担心,这地还分不到你头上来。在我们华夏这个大家庭里,如今有强盗进来了,他要把所有的都拿走:分的他要拿,未曾分的,他也要拿,那还分有什么意义?”

李彦召:“‘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千百年来,中国人不乏的就是把强者拉下马的劲。真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你……”

李彦召突然停了,然后轻轻笑了,口中慢慢吟道:“一牛一驴好种田,三顷两顷咱不缠。十顷八顷该咱的钱,楼台殿阁还不完!”

王三台听到这几句,复坐直了身子,也轻轻笑了,口中喃喃的道:“看来我应当怕的不是别人的,而是他们,我是欠他们的钱。不过啊……,远没达到还不完的地步。”

褚思鹏突然说道:“刘平?你欠刘平的?刘平不是死了几十年了么?”

王三台转过头来,缓缓的道:“你也知道刘平?”

褚双目炯亮,神采飞扬,笑着说道:“您说的是不是幅军刘平,还有那刘双印、牛闺女他们?”

王三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朱道南双眉微蹙:“这几个名字,我怎么听着那么熟呢……?哦,对了,峄县的县志上提过,他们的势力一度很大的,就在这运河两岸……,刘双印……,嗯……云……”朱道南声音愈来愈小,后来干脆就不说了。

褚思鹏笑了:“朱先生,在这件事上,你们三个可能就不如我熟悉了。这个刘平原来就是这黄邱山套边上的,是以王乡长和李区长比你也要熟悉得多。”

朱道南颔首道:“是这样……?刘平原来是此地人。”

王三台无精打采的说道:“这话倒是不假,我北许阳村在黄邱山套西东南,刘平的老家正在黄邱山套西北,泉源乡侯孟村。”

朱道南:“泉源乡侯孟村!这个村我知道,前几天我们几个去徐州,经涧头集,至侯塘乡,过泉源乡,穿过滕县唐庄、杜安,然后奔贾汪,走的就是这条路。村南群山对峙,颇为雄伟,一路蜿蜒群山之间……”

李彦召笑道:“说的甚好,于两山夹一路处,这一路南去,便入黄邱山套……,小褚,你为什么敢说比我们两个熟悉刘平此人,我们才是本地人。”

褚思鹏笑道:“这……”

“他当然比我们熟。”王三台突然间又似有了精神,“《抬枪传》!别忘了《抬枪传》!大鼓!”

李彦召这才恍然,微笑不语。

朱道南:“《抬枪传》?大抬枪?!”

褚:“是大抬枪,朱先生用过?”

朱道南摇了摇头:“这枪倒是摸过,只是没正经用过。我们的军事学堂里有这种枪,这是咱们大清朝造的东西。它装黑药,用的是火绳点火,而不是扳机,使用起来太麻烦。还有,它太长了,约有一庹半长;也够份量,三十斤重。”说着话,朱道南把两臂伸成一长线,尽量向两侧伸展,做了个一庹的动作。

“用时只能两个人配合着用,一人把枪管架在肩上,在前当支架,或站或跪,后一个瞄准发射。威力倒是很大,只是射程上不够远,精确度上也差得老远。步前早已淘汰,咱们这个地方如今也不多见了……”

“小褚,你既然熟悉刘平的事,你就说说他的事,简单些,只要把事说清楚就行了。”朱道南话头突转。

褚思鹏说声“好来”,此后凝神微一思索,又点了点头,这才开口:“刘平,原名刘平先,嘉庆十七年生人,在家排行在三,是以又叫刘三平。”

“十八岁时,与人一同贩卖私盐或粮食谋生。遇少数官兵查时,他便伙同他人共同诛杀。此后势力渐长,至道光十二年,已成为五百人的贩卖队伍,干脆立了大旗为王,就在大寨山。经他这一闹,这山就叫刘寨山了,你刚才说的两峰夹一路,东边那个山头就是刘寨山,接着就提出了口号,就是李乡长说的‘一牛一驴好种田’那几句……”

听到此处,朱道南微微颔首。

“运河两岸向来不乏船工、纤夫和其他苦力,他们时常聚在一起,每人用一幅布巾裹头,这个就叫‘起幅’或者叫‘结幅’,或几十人,或成百人。当时的山东巡抚下过一个告示:山东匪类如聚众抢夺结幅四十人以上者,不论赃数多寡,分别首从斩绞。这说明清政府怕了,也说明了起幅的太多了。”

“咸丰三年,广东的洪秀全揭杆起事,这大清朝就叫他们‘粤匪’、‘粤贼’、‘粤逆’、‘粤寇’等,还有什么‘长毛体贼’、‘毛贼’等,太多了,不过如今的国民政府,可不许这么说了,只能叫‘太平天国’或者‘太平军’……”

听到此处,朱道南肃然道:“这话说的不错,国民政府是把这个当作正事办的,民国一十八年,曾提出《禁止诬蔑太平天囯案》,由内政部、教育部共同参酌,后来便正式定下来,嗣后但凡有记述者,必用‘太平天国’或者‘太平军’。毕竟孙中山先生同洪秀全一样,也是广东人,由于向往太平天国反清事业,他少年时便自认为是‘洪秀全第二’,是以……”

王三台与李彦召听到此处,面上均露惊奇之色。

朱道南见他们神情有异,微一思索,立知其意,当下说道:“孙中山先生是广东香山县人。这个香山县,当年林则徐禁烟之时曾驻兵在此,驱逐过英国不法商人,另外虎门离香山较近,禁烟这件事可以说孙中山先生影响不小。”

“咱们的民族英雄关天培在虎门与英军作战,最后以身殉国,这些对孙中山先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影响更大的要说太平天国之事,洪秀全老家离香山县也就是几十里路,自小太平天国的事便灌满耳朵了。他住的那个村子里有一个太平天国时的老兵,给村内的孩子讲的最多的就是洪秀全和他的太平天国的事,这个影响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大的。当时孙中山先生就说了他要做第二个洪秀全。”

褚思鹏非常讶异:“朱先生,你要是不说,还真不知道这里边还有这么多事。”

朱道南道:“这个《禁止诬蔑太平天囯案》提出之时,我还在南方流浪呢,是以听到过,也有了很深的记忆。至于在南方听到孙中山先生的事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

褚思鹏接着道:“受到太平天国的影响,安徽涡阳的张乐行、刘天福揭竿而起,这就是捻军,咸丰八年,他们渡过运河,攻陷了台儿庄;九年又围攻峄县城。”

“这个时候刘平与他们相互呼应,在峄县地面上,南就有这黄邱山套的幅军刘平;北就有云谷山的幅军刘双印。事实上,整个山东揭竿起事的就太多了,就拿峄县北边来说,费县就有幅军孙化祥,邹县还有白莲教宋继朋。”

“咸丰六年,有个叫李希孟的在这运河边上起事,人也不少,不过被满清王朝给打散了,他们都跑到刘平那儿了。刘平被推为‘幅’王,到咸丰八年的时候人马已过万;咸丰十年,攻下台儿庄和汴塘镇的窦家圩寨,并开仓放粮,百姓感其德,喊他‘平哥’。太平天国对他极为看重,给了他一个封号:‘北汉王’,此时兵员达到十万多人。他们在偪阳城的老址上重新建起圩子,据此和清兵相抗衡。”

“那年秋天,清王朝的忠亲王僧格林沁来了,带着八旗兵。督促峄县副都统德棱额出战。德棱额手下悍将索尔固攻破幅军。”

“幅军人数虽然很多,但是最后还是败了,败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排兵布阵方面没有章法;头目中有叛变的,这个危害蛮大的,其中有一个叫翻江龙的,虽说被刘平手下大将孙葆珠夜闯营地给杀了,不过刘平为救孙葆珠也受了伤,最后在刘家寨养伤的时候被手下人给杀了,死的时候五十岁。”

“北面云谷山的大幅主刘双印以及牛闺女也带兵过来相救,捻军的赖文光也带兵过来相助,当时虽然解了困局,可是刘平死后,就都散了,相当一部人最后随了刘双印。这运河岸边的幅军与清军斗了也有十来年吧。对这运河两岸影响很大,是以后来有了大鼓书《抬枪传》,说的就是刘平的事。”

“这部书,你要让我唱给你听,我能唱三天三夜,可是今儿个也就只能说这么多。”

褚思鹏一气道来,把这幅军的根由基本理论清楚。

朱道南听罢良久才道:“南刘平北双印,二刘名满运河;南寨山北云谷,双山声传鲁南。只是可惜了……”

“这云谷山在齐村北部,也没有几里路,我也曾多次到过,上面至今还有幅军的寨栅、营房残迹。刘双印的事我知道的不少,刘平的事知道的少了些。这要谢谢褚兄弟,今儿个长了不少见识。”

褚思鹏听了忙道:“哪里,哪里,是我班门弄斧,在方家面前献丑了。”客气了一翻。

朱道南:“这运河两岸峄滕地界,长久以来不乏反清志士。按理说不管是汉族还是满族,都是我华夏民族之一,谁坐了江山都还不一样?这大清朝康熙、乾隆年间,也算得上个盛世,在此期间,我华夏子孙受益良多。只是近百年来,大清朝吏治腐败,对外无能,已让我华夏民族不再能跟得上世界潮流,不只跟不上,且已远远被抛在后面。是以满清退出历史舞台是一个必然结果。”

“可是,这些贵族老爷不甘心啊,这些贵族老爷固然包括满族的,也不乏我汉族人员。是以,太平天国、捻军、白莲教、幅军……,这些都同满清斗,这是远一些的;近一些的,如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最后合并为同盟会,也与满清斗,一代代的,终把腐败的满清拉下宝座,成立了中华民国。”

“军队与军队之间的争斗固然血腥,可是满清贵族或遗老与我反清仁人志士的争斗,其血惺程度又何尝逊色。此前我曾说过张文源先生为人所害,王兄,你愿意不愿意听?”

自打此前朱道南一翻打皇帝这个最大的土豪言语之后,王三台便为朱道南在精神上所挫,一直意兴萧索,朱道南自然看在眼里,不想让他便就此冷落下去,当即找个话题与他搭话。

王三台见朱道南相问,哪好意思说不愿意听,当即表态:“最好不过,还请朱兄细细道来。”

李彦召笑道:“朱兄只管说起,我也曾听说这张文源原是同盟会之一员,死的有些委曲。王兄一直对国民政府忠心有加,则国政府之先驱同盟会更是王兄心中所爱,你只管讲,他定喜欢听。”

果然,李彦召一语未毕,王三台登时双眉抖起,立有精神:“同盟会的,我爱听,是不是同尤民一伙的。”

李彦召点头道:“那是自然,同盟会只有一家,哪还有第二家分店?!就是尤民那个同盟会,那个被辫帅张勋在徐州剥了皮的尤民的同盟会。”

听到此处,朱道南陡然起身,满面敬意:“尤超凡中将是我峄县骄傲,是我国民革命军之骄傲,尤中将精神永存!”

王三台、李彦召、褚这三个见朱道南突然站起,且言语非凡,都是一惊,随即相继起身,以示敬意。

朱道南摆摆手,坐了,那三个也缓缓先后落座。

王三台:“朱兄,这尤民怎么成了中将了?”

朱道南讶然道:“怎么这个事你们不知道?”

朱道南如此一问,王三台突然间竟是满面绯红:“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真的不知道,还请朱兄见教。”

朱道南:“这个中将之衔是追赠的,这是前年的事情。前年,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了第十次常委会,会上对尤民一生所为进行了评定,认为他的这一生是反帝的一生,革命的一生;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也是这一年,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和山东省政府奉命派员把尤民的遗体从台儿庄迁走,迁至济南千佛山东麓辛亥革命烈士墓,其墓碑镌文是‘追赠陆军中将尤烈士超凡之墓’。”

李彦召:“尸首还是峄县长唐小廷派人从徐州给拉回台儿庄的,我听说还开了个追悼会,那个影响在峄滕二县是相当的大。在徐州的时候,最初张勋对他还是相当不错的,但这没动摇他的心志;纵然受身非常之刑也没能变其心志。真真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实非一般人所能做到,不愧了‘超凡’二字。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名字之中‘超凡’二字,年年月月日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做一个超凡的人,才奠定了非同常人的精神。只是太过可惜了,仅仅刚过而立之年。”

“尤超凡中将是运河英灵,鲁南骄傲,也是我辈楷模,大丈夫诚当如此,以效家国。他的事委实令人伤感,不提了,不提了,还是说说张文源先生罢。”

朱道南赞道:“李兄见识,自是卓尔不群。这名字给人的力量和督促委实非同小可。这一点我非常赞同。以督公贾三近为例,此人字德修。观其一生,一句话:三进三退。朱明王朝欲第四次启用他时,他以父母年迈,身体有病为由推辞。这其中的决断,难免不受其名‘三近’的影响。观其三次在朝期间,尽职守则,两袖清风,德誉朝野;退,而又能修县志,德垂后人。其一生不可谓时能修德,这与其名字之中‘德修’二字又岂能说是巧合?”

王三台接言道:“你们两个说的好像有点意思,是那么个理,人的名字时时提醒自己要做什么,是以起名可是个大学问。”

朱道南道:“我要说的张文源先生的名字与这个似乎也有一定关联。张老先生本来字养清,这个养清,你可以理解成养一身高清之气,也可以理解成供养大清。不知道张文源先生自己怎么理解,只是他把这个养清改成了仰青,似有仰望青天之意。能不能说他是通过改字来表达对大清朝的一种失望?而改字又进一步影响了他的人生的走向?我们先来看一看他的人生之途。”

“先,在曲阜县试获秀才身份;后,本应当赴济南参加乡试,奈何没路费,就放弃了。他有一个好友叫武修瑞,在武修瑞赴济南之前,他把自己的一篇送给了他。就这么巧,乡试的考题正与这篇文章的题目相同。武修瑞中了举人,峄县人认为这张文源有举人之才,也喊他举人……”

王三台:“这个……,造化弄人啊……,这不恼死人啊?!”

李彦召叹道:“嗨……,这……,又有什么法子,他没那个命啊!不过,由此观之,这张老先生算得上是一个雅人了,自己数年所悟,数年心得,至少没有埋没于荒草,假他人之手,终让世人知道他的才华。”

朱道南:“张文源先生结识了几个好朋友,这其中可称知己的就有李麟阁、王介修、田冠五、梁步海、尤民……”

王三台惊道:“尤民与他也是好友?这几个可都是厉害角色,尤其李麟阁、梁步海,这可都算得上是峄县豪雄!”

0

第三 章 说豪雄 第五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