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龙门>龙门 第二卷 江湖 第一章 黄邱 第一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龙门 第二卷 江湖 第一章 黄邱 第一节

小说:龙门 作者:大雪长弓 更新时间:2020/5/4 16:20:27

朱道南甫出茶寮,只见一个光亮亮的世界,觉得有些刺眼,太阳光芒投洒身上,立时暖意上身,舒服了许多。毕竟那茶寮之内阴凉得多。微微斜首看时,太阳已是西斜。原来他几个这一通高谈阔论,早忘了时光如飞梭。

门首除了数个挎长枪之人外,整个集市静静的,鲜见有人。

朱道南深吸了一口气,抖了抖肩上斜跨的包袱,急转身向西,大步而行。身后王三台的问话声飞过来,朱道南也不与他认真答话,略转头回了一句,只管走去。绕过屋角,又是一个转身,投身北去。于房屋间折来折去,拽步只向西北方走。

朱道南正走的急切,却听得背后脚步声响,心中一惊,侧身斜目看时,却原来是褚思鹏正一路小跑,紧跟而来。

朱道南心略松了松,脚步缓得一缓,容他跟上。

褚思鹏略有些喘:“朱先生,你怎么这么急……”

朱道南急摆了摆手,褚思鹏立时收了口。

朱道南低低的道:“这儿不是我能呆的地方。速走,迟则生变。”

朱道南说着话,脚下一些儿也不停留。

褚思鹏闻言心惊,想起茶寮之中王三台与朱道南的言语,以及王三台的神情,还有最后的问话,已然明了,知道朱道南担心之事。当下急道:“你向西北去只怕不好,那儿正是一片开阔地……”

原来许阳村西正是王三台口中的簸箕口,也正是褚思鹏口中的开阔地。

朱道南不答他话,几步过去,转过一个墙角,眼前果然开阔,北高南低,左右各有山峰。一队军人自北面山口低处,急匆匆而来。

朱道南舒了一口气,低声道:“基本安全了。”

褚思鹏这才明白,朱道南适才听得王三台手下之人言语,知道此处有国军经过,正要借这些军人摆脱可能的危境,量他王三台纵然起凶心,也断不敢在国军眼前作恶。

朱道南口中说安全了,可脚下丝毫不慢,只是方向略向东北,只向着东面山峰脚下而去。这方向一变,恰就错开了国军行进队伍。他们相向并行,只是一队向南,他两个向北,这中间横向就差了百余丈长。

褚思鹏既明白了朱道南心思,便一路只管跟着朱道南,于那山脚下乱石之中,只管高高低低的走。

于背后看去,他两个身影便如大海中舟山板低低高高起伏不定。不久便迫近树林。此时适值春夏之交,满山绿槐掩映,翠柏挺直,一旦人入其中,那是再难觅其身影。

朱道南正行之间,陡然煞住身形,身后的褚思鹏也忙忙的收住脚步,抬头看时,只见林中冲出一个年青人来,左手提短枪。

褚思鹏的心猛的提了起来,却见那年青人扑入朱道南怀中,口中道:“哥,急死人了!你可来了!”竟是夹着哭腔。朱道南拍了拍那年青人道:“本新,没事,没事。你毓柳哥呢?”

那个叫本新的年青人方才站稳了身子,微一低头,右手似是于面上拭了一下,这才道:“还不是找你去了。这么长时间,谁个不急?!”

朱道南默然而立。

“来了,来了。”本新右手指着朱道南的身后叫起来。

朱道南与褚思鹏这才随着转过身来。早见远处一个身形于乱石之中闪转跳跃快速奔来。

朱道南见了,面带微笑。

褚思鹏这才暗自思量:毓柳,就是那神枪手崔毓柳吧!本新?朱本邵!看来是一家子弟兄了。

那人来到身边,停下来,与朱道南两个相视一笑。

褚思鹏见那个被叫毓柳的与朱道南一般年纪,四十上下,似是还要长着三五岁,一身便装,甚显干练。

朱道南右手伸处,早探着那人左臂:“走,林子里说话。”

阴凉处停了,这才介绍。那人果然便是神枪手崔毓柳,年青人实是朱道南本家兄弟。

褚思鹏喜道:“早闻神枪手崔先生名讳,当真是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是褚某人福气!幸会,幸会!”

崔毓柳双目含笑,眼绽光华:“好一个褚某人,年纪轻轻,这江湖贯口倒是一溜儿的熟。你可把我捧上天了。”

褚思鹏闻言,双面微红,竟是大有羞色。

见褚思鹏这样,崔毓柳没觉着什么,倒把一边的看的呵呵直乐。一者他年纪轻轻,未脱孩儿心性;二者他本就不比褚思鹏小几岁,见褚思鹏受窘,不由笑堆双颊,脆声出口,显然是一个幸灾乐祸的势头。

崔毓柳白了一眼,笑骂道:“你这个小东西,只会看别人笑话。一样年纪,褚兄弟可比你强得多了。至少他这一门才艺端的出门,上得大堂。你说说,你倒有些什么本事。”

一句褚兄弟,登时让褚思鹏心头一热。适才的羞赧早丢九宵云外。

那见崔毓柳相责,吐了吐舌头,转头他顾,只当未闻。

崔毓柳向着朱道南道:“你的身份被李彦召一揭开,我就感觉这个不好。在人屋檐底下,人家做什么,有时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自那时起我就没敢离开,一直在那左近。见你出来,我这才略略放心,此后见也没人尾随,才算放了一个整心下来。”

朱道南紧紧握了握崔毓柳的手:“让兄长担心了。当着李彦召的面,王三台还不能把我怎么样。虽说是一个滕县的,一个是峄县,毕竟人家是自小一块长大的,一个山头两边的弟兄,这情分还得给。我所担心的是一旦我们离开李彦召的眼面,真正的危险才来到。”

崔毓柳倒吸了一口气:“这王三台还当真会犯浑不成?”

朱道南道:“这个还真不好说。适才我曾用言语试他,听他话语,于我党颇为抵触。对倭鬼的态度倒颇为强硬,看来为奸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他将来可能是我党政策推行的一个强力阻挠者。”

崔毓柳:“你要这么说,今儿个我就放他一马。他若真要有为奸的意思,我这就去把他给办了。”

朱道南:“没到那个时候,真走到了那一步,咱们共产党人绝绕不了他。”

崔毓柳:“如今你打算如何?咱们回去?!”

朱道南没答他的话,转过身来对褚思鹏道:“褚兄弟,你有何打算?”

褚思鹏道:“我正想说呢,我今儿个就打算跟你们走,只是一块出来的还有家里人,我想先去安排一下,然后去找你们,只是不知道此后如何去找,到哪去找。适才茶寮之中多有不便,故而未敢多问。”

朱道南道:“原来是这样……,你如今在何处落脚?噢,对了,记得你说过是在朱古村,是吧?”

褚思鹏道:“正是。”

朱道南道:“崔、宋、黄、梁,金、田、李、王,牛山孙,郗山殷,南常褚,夏镇的小叶五。这些可都是咱峄县的大户人家,我若没说错的话,你当是咱峄县四区南常褚家堡人氏。”

褚思鹏羞红了脸:“正是一脉,只是我混得……,和人家没法子比。”

朱道南:“褚家堡有个褚思信,你可知晓?”

褚思鹏:“那正是本家兄长,我这个兄长可是一身好本事,只是有句话不当我讲,他实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搁哪弄来一把短枪,可就不得了了,整天咋呼着自己是司令,逮着谁就让谁跟他混,还要喊他褚司令,不过,还真没几个人愿意跟他,三五个小混混,都是没饭吃的人,成不了气候。”

朱道南:“我前几日听说褚家堡有个褚司令,听说他手下有一批弟兄,正要去会一会他,以望他将来成为一股重要的灭倭力量,不过看来,却基本上是个孤杆司令。”

褚思鹏闻听,面上又是一红。

朱道南道:“既是这样。褚兄弟,你是四区,我是二区,你我两个区本就相邻,北面的地理情况你是很熟的。我部所在之地,你也是知道的,你若想去时,只把身边事处理完毕,则随时可去,届时,我在那儿候你。”

褚思鹏喜道:“好,好,好,如此甚好……”

朱道南:“朱古?朱古村?你看,东边那个个是不是朱古村?”朱道南边说边指着东边的那个村子。看那村子也就有三里之遥,外有围墙,内有数十户人家。也是在一个山坡之下,同北许阳村一样。自山坡上看去甚是明了。

褚思鹏道:“嗯……,是,也是……”

崔毓柳疑道:“什么叫也是?”

褚思鹏道:“是这样,这个朱古村实则有几个小村构成。这个是朱古村唐庄,再向东有个村子叫西朱古,西朱古东边的叫腰朱古,腰朱古和西朱古之间有一条小溪相隔,腰朱古东边的叫东朱古,看到最东面的那个山没有,那山叫马头山,马头山西坡下就是东朱古。马头山有三个峰起:马头、马鞍、马尾。马头向正南,马尾后百丈左右有个小土疙瘩山,当地人说那是马拉的马屎蛋子。西朱古北面一里路左右的那个山头就是朱古山,朱古山的东山坡上有几十户人家,当地人干脆也叫朱古山或者叫小北山,毕竟和那四个小庄相比是在北面吗。”

朱道南点点头道:“我看唐庄东是一座塔吧?”

褚思鹏道:“是塔,朱古塔,七层。”

朱道南道:“有塔,也说明这个地方也并非太过落后,毕竟因着佛教的缘故。”

褚思鹏道:“其实这个地方是个旮旯窝,蛮落后的,北面离咱峄县城近百里路,西南离徐州百把里,东南离邳县城也是百把里,东北离台儿庄四十多里,这算是近的。西面是滕县九区,西紧邻贾汪煤矿离这也是近四十里……”

朱道南道:“这么说,这个地方委实是个旮旯窝。”

褚思鹏道:“可是个地道的旮旯窝,南面十里一条河东西走,叫不老河,北面四十里两条河东西走,就是伊家河和运河,向南不便,往北也不便,说白了,这就是个大河套。”

朱道南:“这东面是山,西面也是山,北面还是山,生活在这个地方实是不容易。”

褚思鹏道:“就因为不易,出了一个有知识的,便整天挂在口上。宋东甫先生就在这个唐庄读过私塾,这周围几个村的人一提宋东甫都说,旺庄村的,在唐庄读过书,口里还蛮有傲气的。”

朱道南精神为之一振:“宋东甫?宋东甫先生确实是个有才学的,他可是黄埔军校的高材生呢!他是旺庄村的?这个旺庄村应当说离这不远吧?”

褚思鹏道:“不远,不远。你看那个朱古唐庄,向北二里路便是孟省村,再向北三里是李山口村,李山口村北二里路便是旺庄村。”心里却是暗暗吃惊:“怎么,这个宋东甫怎么也是黄埔军校生,我怎么没听说过?”

朱道南大为高兴:“好啊,想不到此次不经意间竟然能来到宋先生的家乡。”

褚思鹏奇道:“你与宋东甫先生很熟吗?”

朱道南兴奋的道:“我与宋东甫先生不熟,不过,他与我的恩师张捷三先生熟,而且很熟。宋先生对我的恩师张捷三先生还有过很大帮助呢。”

这时崔毓柳禁不住插话道:“他们两个是不是同窗?”

朱道南转向崔毓柳道:“同窗,实实在在的同窗!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民国二年宋先生考入了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峄县参考的人可不少,可是被录取的也就宋先生一个,从这个角度,说宋先生才华横溢可一点都不过分。”

“恩师张捷三是三年之后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的。毕业之后想入峄县高小任教,只是那时峄县高小被王恒兴家族掌控。恩师因为没走王家的门子,空拿着一张高等师范学府的文凭,就是进不去。”

“好在当年的一位师长褚福英先生在咱峄县韩庄镇小学做校长,见他很窘迫,便聘他到韩庄任教。民国十一年,这个宋东甫先生做了峄县高小的校长,正需要有学问的人任教,这才把他调到县城任教。”

崔毓柳叹道:“这就是了,有了同窗这层关系,有许多事还是很好做的,你当年也不是……”

朱道南神情肃然道:“嗯……,这条命,也算是我的一个姓黄的同窗给的了,这个情这辈子怕是还不了了。”

褚思鹏闻言心中陡然灵光一闪:“姓黄的同窗,莫非便是马兰的黄僖堂?这个黄僖堂不也是黄埔军校六期的吗?还有那个孙伯龙,这几个,当年可是为人称道的,都是黄埔六期生,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可转今一想:“嗯?不对不对,天南地北,姓黄的多了,怎么就能断定是黄熹堂?不是不是……”

褚思鹏心中只管思量,毕竟此是初次相识,不便相问,耳中却听得崔毓柳道:“同学情高,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也不拘泥这一时。再者说了,大恩不报。这事,就忘了吧。对了,这个宋先生我也老长时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如今不在峄县了吧。”

朱道南眨眨眼松驰了下这才说道:“确实不在峄县,如今可能在湖北均县了吧。”

崔毓柳也有些意外:“咦,怎么跑到湖北去了?”

朱道南叹道:“这个宋先生!在峄县高小校长的位子上做了三年便辞职了。然后加入了国民党,此后又弃了公职,在北面抱犊崮山区组织了一个别动队。民国一十五年,国民革命军自南面江苏邳县的八义集北攻,他与他的别动队南下,两下夹击张宗昌部,使其大败。”

“民国一十七年,在南京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系政治科。此后又回到济南师范任教,再到兖州师范任教,更到济南私立育英中学任教,在寿张乡村师范任训育主任的时候,适逢七?七事变,整个学校就迁到了梁山。”

“教育部此后发布了一条命令,山东省但凡中等以上学校,一律南迁。他和他的学生先到了许昌,后又往湖北,目下也许已经又迁离他处了。”

崔毓柳赞道:“厉害!宋先生有爱国之心,有救国之举,实是难得,难得!”

朱道南道:“宋先生是个值得人敬佩的人,是一个值得人为他而骄傲的人。村民以他为荣,这一点不错,很好,很好。褚兄弟,正南这个村庄是什么?”

朱道南突然转头问褚思鹏。

褚思鹏闻言一怔,随即吱唔道:“哦?什么村?正南什么村?正南,正南是南许阳,南许阳偏东一点是崔楼,再向东就是新集村,新集村东去就到江苏省铜山县的汴塘镇了。”

原来褚思鹏听说这宋东甫竟然也是黄埔六期生,心中老大不自在,正自怪自己少见寡识,又暗自思量:“这样一来,你和这姓宋的不也是同窗了?”当时黄埔军校名闻全国,但是却有很多分校,朱道南考取的是湖南长沙第三分校,虽说都是黄埔六期生,这同窗二字,其实难当,这一点褚思鹏是不知道的。

朱道南微微颔首:“汴塘!汴塘……,这个汴塘如今是铜山县的了,原来也是峄县的一部分呢,大清朝的时候还是,到了民国期间就变了。”

褚思鹏道:“是这样,那刘平、牛闺女等就曾攻占这个地方,光是营栅就是数十里,那声势可真不得了。”

朱道南叹:“一代豪雄!只是不得善终!竟死于屑小之手。这个汴塘镇,我大清时的峄县政府可是对它看重的紧哪。知道吗,峄县的城隍庙就是在这个汴塘。光绪年间峄县志就有记载,说是‘城隍庙,南八十里,汴塘西,创始无考。邑之正祀,而奉之边境,亦异事也’。我看到这样的话也是奇怪,这个汴塘距峄县城近百里路,一个县的正规的祭祀之所竟然放在这么远的地方,的确不可思议。这几年也就有心到这个汴塘来看看,看它到底与它地有何不同,以至于把个城隍庙设在这个远离县城的地方。可就是抽不出时间。”

褚思鹏笑道:“这不正好,这个汴塘也就十里左右路程,今儿个去看看就成。”

0

龙门 第二卷 江湖 第一章 黄邱 第一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