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武侯>第3章 非暴力不配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非暴力不配合

小说:大明武侯 作者:钱牧 更新时间:2019/2/26 19:02:26

佟小川奉钱牧的令,提着烧饼送李希魁回县丞署去。回来的时候,正碰上钱牧坐在桌旁吃晚饭,他乐呵呵凑上前来道:“五爷,您是诚心的吧!李大人是陕西人,本省的菜肴倒还勉强入口,糕点,他从来都是吃不惯也不愿意去吃的。您送的,他不好扔,更不好赏给旁人,怕是只能强吃了。”

“就你琢磨得多!”钱牧把最后一口烧饼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瞥了他一眼,哼道,“吃几个不爱吃的烧饼,就能换来个六品知县,普天之下,愿意做这买卖的人多了去了。”

佟小川笑道:“您还有这个能耐?”

钱牧嗤笑一声,“我倒是没那个能耐,可架不住他李希魁盼着我多给咱们大老爷使点儿小绊子,他好趁虚而上啊!”

“那您的意思……”佟小川问道。

钱牧转回头,正对上佟小川的眼睛,“我说,你小子怎么什么都好奇啊?”

佟小川低下头不敢言语。

钱牧顺手拍拍他的脑袋,“去,给我把李希魁盯紧咯!癞蛤蟆插鸡毛,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好鸟!他是当官的,我惹不起他,可也别让他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

“是,小的这就去。”佟小川答应一声,匆匆出了门。

等到佟小川走了,钱牧又在自己屋里头闲坐了片刻,随后才起身出门。从三班院出去,过南北向的中轴甬道,来到位于西侧的县衙大牢。

这大牢里头总共只有十二名禁卒,睡一间屋子,大通铺。作为牢头的佟春望仅有的那么点儿特权之一,就是自己拥有一间不算大的屋子。

钱牧不报而入,正撞见佟春望苦口婆心的对着佟小虎絮絮叨叨。听大意,大概也就是些类似于洗心革面、认真反省之类的陈年旧话。佟小虎正是不服管的年纪,哪里听得进去?背靠着桌子抱臂站着,不时撇撇嘴叫嘟囔两句,听不见声音,却也知道他说得不会是什么好话。

“春望叔,普牢的禁卒刚刚找你找不到,你去看看是有什么事儿?”钱牧随口一句话,把管不了儿子的佟春望支了出去。

看到钱牧,佟小虎下意识的往前半步,规规矩矩垂手低头站着,和刚刚吊儿郎当不服管的样子顿时间判若两人。

钱牧对此却绝不满意。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他皱着眉头,审视佟小虎的站姿,“人就算是跪着,也得有骨头是立起来的。你这窝窝囊囊的给谁看?站直咯!”

佟小虎极没出息的一哆嗦,赶在钱牧发火之前拔直了脊背。

钱牧绕到他身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道理,你爹该给你讲了。现在就说说,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佟小虎背对着钱牧不敢乱动,看不到钱牧的脸色、动作,从他平淡至极的语气之中,更是实在判断不出什么。恐惧大多来源于未知,更何况,他本就怕极了钱牧。犹豫再三,才惶然开口。

“我……我爹说……”

钱牧挑了下眉毛,打断他,“我让你说!你爹怎么说的,不用转述给我了。”

“是。”佟小虎应了一声,咬了咬嘴唇,“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擅自离开衙门,彻夜不归……”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却又忍不住为自己申辩,“彻夜不归是不对,但……我还没有补衙役,您也没有要求我离开衙门一定要告假的……”

钱牧对他的话没什么表示,佟小虎却宛若芒刺在背,愈发紧张了。

“我不该明知宵禁又逢国丧,却为了一己私仇,任性胡闹。”他眼角向后撇了一下,钱牧坐在他正后方,以至于他完全看不到钱牧的脸色,心突突直跳,却依旧忍不住硬着头皮小声道,“犯了宵禁、国丧是不对,可……我这不是私仇的!谷大维不就是个酸儒嘛,他凭什么折腾您,大伙儿早看他不顺……”

他说到这里,钱牧坐着的椅子突然吱呀动了一下,吓得他当即闭嘴。过了半晌,却再没听见钱牧有进一步的动作,估计也只是稍稍挪了个姿势坐着罢了。他实在是扛不住这压抑的气氛,秉着早死早托生的态度,继续说道:“事后,就算是您不抓着,我也该跟您实话实说。意图欺瞒是我不对,您怎么罚都是应该的。”

他说完了就安安静静地站着,钱牧等了片刻不见他再说下去,才问道:“你说完了?”

“是。”佟小虎回答。

钱牧手肘拄在桌面上撑着脑袋,挠了挠脑门,看着他的背影道:“也就是说,从头到尾,你觉得算是错误的,就这么几条,第一,不该彻夜不归;第二,不该犯了宵禁、国丧;第三,不该把事情瞒着我。是吧?”

佟小虎没敢回话,看态度却是默认了。

钱牧叹了口气,“转过来。”

佟小虎转回身来对着钱牧,眼神怯怯的。见钱牧从挂在手边架子上的配刀刀鞘里面抽出刀来,只得认命的在钱牧前面摊平了双手。

精钢的刀刃抖着风声猛地砸下来,佟小虎躲不敢躲,避不敢避,生生用两只手接了。一声脆响,刀刃抬起来的时候,双手正中已经肿起宽宽的一条,肿痕边缘泛着血色。佟小虎咬紧牙关没敢出声,眼泪却已经落了下来。双手不受控制的打颤,在钱牧的眼神逼迫之下不得已的强忍着重新摊平。

钱牧明知道他忍得极为辛苦,却还是半点儿不肯姑息。待他把这一下的滋味儿尝够了,又重新摆好了姿势,才又是一下打下去。如是三下,才把刀随手扔在了桌面上。

“记住了?”钱牧看着佟小虎问道。

未经允许,佟小虎并不敢就这么收了手,依旧将双手摊平着,咬着牙忙不迭的点头却不敢开口,生怕一张嘴就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钱牧这才满意,点点头道:“我不是你爹,没心情跟你讲很多道理。我也知道,哪怕我跟你讲明了道理,亏没吃到,你依旧记不清楚。这回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国丧期间胡作非为,一旦事发,估计你全家都得陪着你一块儿掉脑袋。事情太大了,我不打算让你扛。咱们,来日方长。你要是觉得这件事情上你没错,那你尽管给我再一再二、再三再四!还有,最近是不是太闲的你了?整天给我找事情。你这个月都不是第一次闯祸了吧?既然闲得发慌我就给你找点事情做。从明天开始,三班院的洒扫我就交给你了,用心做,听见没?”

“是,小虎知道了。”佟小虎委屈兮兮的答应下来,过了半晌,才敢又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钱牧的脸色,凑上前半步,轻轻蹭着他的胳膊,低声求道,“不生气了……哥……”

0

第3章 非暴力不配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