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最后一种逻辑>第六十章 相见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 相见欢

小说:最后一种逻辑 作者:等闲来去 更新时间:2019/4/7 21:12:48

  罗醒了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酸麻的四肢。贾思珍的笔记中有很多的繁体字,还时常蹦出一些文言术语,弄得罗醒了读起来也是吃力异常。为求甚解,他还要借助电脑不断地检索查阅,然后再试着用自己的粗浅理解加以备注。一个上午下来,也未能将贾思珍的笔记誊抄几页。

  喝了口茶,罗醒了起身在屋子里慢慢的踱着。早晨的一番曲折,令他自觉又沉稳了许多。起码在心性上,褪去了几分的浮躁。师傅对自己的青睐到现在已是近乎骄纵了,安排章小岭和冯国栋跟随左右,名为助手,实则是保驾护航的一种手段。

  倒是陈春城师傅今日的一番敲打,颇有几分振聋发聩的警醒意味。“欲戴其冠,必承其重”,这道理谁都懂,可是又有几人能够真正耐得住其中的艰辛和寂寞?师傅当初也是一肩挑两家,自己如今也是一般的如此担负。这冥冥之中似是自有天意。

  在屋里踱了片刻,罗醒了觉得自己应该放松一下。他走出“闻香阁”,径直来到了邹洋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应答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欢迎啊,小罗。你这是第一次登门,真是稀客。说吧,有什么请求?”邹洋的热情令罗醒了有几分愕然。看邹洋激动的神情又不似作伪,罗醒了终于肯定,自己的确是这里的“稀客”。

  看着邹洋那令人过目难忘的双眸,罗醒了微笑着说道:“还真是准备麻烦邹哥一二,不知您对李某平的案子是否做过了解?是这样的,我下周准备去见一见这个李某平,希望事先从您这里得到一些较为专业的分析和判断。”

  罗醒了开门见山的直舒来意,邹洋一听也是惊喜的连连点头。“这个人的确值得研究,我反复的看过李某平的审讯记录,这是一个有着近乎动物本能的天才。值得,值得去。我其实也一直想见见这个李某平,可几次申请都被老主任给否决了。这次你去见李某平,能否将我一起带上?”

  “没问题!其实我是想作为你的助手,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接触一下这个李某平。毕竟以你的专业水准提出问题,更具有代表性和参考价值。这次是一个机会,李某平刚刚被送回北京羁押。我之前递了申请,穆姐应该已经去安排了。我们只要等通知就可以了。”这个邹洋也是一个得罪人的直脾气,哪有当着徒弟的面编排其师傅的道理?

  罗醒了婉转的解释了之前他屡次被拒的原因,可邹洋明显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引申之意,“没问题,我对自己的专业水平还是很有自信的。你想侧重了解李某平的哪些方面?是这样的,对于李某平这样的对手,问话的先后顺序和预设范围要事先计划好。时机的拿捏也必须恰到好处,他虽然是个野路子,但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天才。如果被他掌握了问讯的节奏,肯定会适得其反。”

  罗醒了也是暗自庆幸。自己过来的本意是想请邹洋给自己参谋一下,顺便提点儿建设性的意见。此刻听到邹洋的解释,才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计划有点儿托大了。李某平的落网有几分运气的成分,但你若是因此就简单的以成王败寇的心思去度量他,那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的徒增笑料罢了。

  “这个还真把我问住了,我目前还没有计划好具体的目标指向。最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李某平的心理演变轨迹,我一直认为,即使李某平从一开始就是以犯罪为最终手段的人,他的心理演变过程也应该是有脉络可寻的。是逐步递进还是某个节点的突变?若是由外因的干涉占据主导,那么大致的比例是多少?

  第二,李某平的缜密严谨、敏锐果断等特点,与其成长的环境是否有可以厘清的必然因果?即使李某平再天才,这些对其性格塑造有决定因素的知识,也不是可以凭空臆造的。而他又是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平常人,难道有人会刻意的选择成长的环境?在一个还是比较青涩的年纪就开始有了明确的选择?毕竟这些特性的养成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夫。而李某平案发时也不过才二十八岁,开始谋划时更加的年轻。一句简单的天才不能将其概括。

  第三,如果针对李某平个人而言,外因起的作用大于内因。那么外因的介入是偶然的还是有目的的选择?我和郭大川师傅探讨过所谓的“天生邪恶者”,我同意郭师傅的判断。没有!那只能属于灵异的范畴,起码目前的所知案例不能证明其存在。所以问题又回归到第一点,那个节点是什么时候?内外因的相互影响想必也是不断变化的,有没有什么可以界定的理论依据?”罗醒了边说边整理,令自己的思路逐步清晰起来。

  “呵呵~你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已。矛、盾。矛和盾的对立统一。你的问题简单归纳就是过程、节点和变化,我回头做个详尽一点儿的计划。虽然可能会有一些难度,但咱们毕竟是专业的!萤火焉能与日月争辉?

  到是你刚才的问题,无意之中已经透露了你内心的一个矛盾点———选择性矛盾。这在以后面对具有一定专业素养的对手时会吃亏,甚至是栽跟头。你应该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心理学虽然属于边缘科学,但当做自我“心理壁垒”建设的基石还是不错的。”邹洋自觉温和的看着罗醒了,可那视线的焦距,还是令人不自觉地生出一种被剥离的窥伺感。

  让邹洋替代自己作为一个接触李某平的前台媒介,或许还真能起到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是的想着,罗醒了有些犹疑的问道:“哦?是什么样的选择性矛盾?我只是自觉有点儿小纠结而已?这也算是弱点嘛?不过是一个有待完善的小罅隙而已吧?”

  “呵呵~小罅隙?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的小罅隙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后果会被放大到难以承受。小纠结?发展成大纠结的时候恐怕你已经难以回头了!?其实每个人都会有选择的矛盾,越是心思灵动的人越严重。咱们单位没有类似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有疯子了?连老主任都避无可避!”邹洋的语气变得严肃,一股阴冷的感觉在空气中渐渐弥散。

  “咳咳,那邹哥能否举例说明一二?让我也好有个比较直观的了解?”罗醒了努力使自己的思维发散出去,借以分离邹洋那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呵呵~”邹洋笑了,转换的毫无迟滞之感。但这笑容给人的压迫感更甚之前,“你坐,那我就试着放大一下你的小纠结?这样的话,你会印象比较深刻。如何?”

  罗醒了怔然的点着头,心中油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呵呵~好!”邹洋微微俯下高瘦的身躯,不瞬的盯着局促的罗醒了,“那我们就假设你是一个普通人,从现在开始忘记你的身份。让我们来看看一个纠结的小人物,是如何进行自我心理暗示和麻痹的?等我的诱导结束,你恢复身份后再自行总结。如何?”

  邹洋连续的两个“如何?”令罗醒了有些迟缓的恍惚,下意识地想要避开那镜片后的灼炙感。阴冷的灼炙感!

  “现在,假设你有一个幸运的心理数字。比如你的生日,银行密码等等,这个数字将作为一个标准。一个衡量你现实中,某些可以具象化的替代标准。这个数字在你的潜意识里,具有广泛的引申意义。比如一个你预感的一个特殊的日子,亦或是一个可以带给你好心情的小饰物。甚至可以引申成某人、某事、或某种动物。

  既然确立了基本标准,那么好了,反之则亦然。这个幸运的心理数字,同样也会引申出你所厌恶的或是忌讳的某人、某事、某物。这会影响你的心情、判断和选择。那么问题开始了,如果你在同一天先后遇到了你的幸运和忌讳,你在心里会做何种假设?(1)今天会顺利,(2)今天不会顺利,(3)相互影响,不好不坏。

  然后接下来你会做选择,首先你会排除不好不坏。因为这结果对你毫无意义。如果顺利,那么你会再次假设。(1)幸运数字很幸运,(2)所忌讳之物不确定,(3)自己想多了。

  如果不顺利,(1)幸运数字不可靠,(2)忌讳之物影响大,(3)还是自己想多了。而最终一天结束之后,你忽然发现你之前做的判断和选择毫无意义?因为第四种结果出现了。

  你决定今后不再做类似无聊的事情。但世事无常,人生总有起伏。这之后的某一天,你忽然遇到了一件毫无征兆的不顺利。没有任何客观原因可以解释的不顺利!然后你又再次不自觉地从主观上面寻找答案,继续你的幸运与忌讳的判断和选择。

  但这时你无论如何选择,答案也许会有不同,结果却只有一个!你完了。你可能会陷入选择的循环,不再做客观的挣扎;你也可能会因某些非主观的好转而沾沾自喜;还可能放弃对客观事物加以主观的辅助判断。但归根结底还是只有一个结果,你完了!

  好了,现在在思想上恢复你的身份。你是一个对待任何事物都需要主观、客观并重的刑侦人员。客观是基础,主观是串联客观的要因。两者相较之下,主观的判断和选择显得尤为重要。你心理上的小罅隙,会让你在客观基础不充分的情况下,在主观上陷入你所说的小纠结。纠结的结果呢?结果还是一样,不会因你的身份改变而改变!还有,,”

  “我拿什么拯救,当爱覆水难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将已是浑身冷汗的罗醒了从“纠结”中拯救。罗醒了忙装作歉意的掏出手机,看也不看的直接接听。“喂,哪位?哪里?海淀区刑警大队?对,我是罗醒了。你稍等,,”

  罗醒了用手捂着话筒,心里默念着“弥陀佛!真是菩萨显灵啊?”。冲邹洋尴尬的笑笑,“我有一个重要的电话,咱们改天再继续探讨。我先撤了,,”说着便闪身绕过邹洋,夺门“往西天取经去也”!

  

33

第六十章 相见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