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战谋>第一百一十五章绣球选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五章绣球选亲

小说:战谋 作者:迫击炮 更新时间:2019/6/13 9:53:15

手下随从惊呼着乱叫,他们可是知道要是公主走失可是要掉脑袋的,随即急急的赶来,但前面公主公主骑马七拐八绕很快没了踪影,无奈之下他们一面四下搜寻一面派人急忙赶回禀报……

虞兰追着前面的白马,那白马奔跑极快,不过却并没有把她甩掉,像是有意吸引她一样,终于,后面没了追赶的随从,前面的白马也开始向前直跑,不过也没让她追上。

终于,前面出现一个湖泊,白马也停了下来,虞兰终于追了上去,马上之人只是遥望着湖泊远处,虞兰驱马慢慢靠近,而心中却是七上八下,那白马的确是飞飞,但马上那人看身形却不想是战飞,虞兰既感希望又有失落。

“这位壮士,你是何人,为什么引我到此,为什么飞飞在你手里?”虞兰心中太多的疑问接连问道。

“听说你就要嫁给北辰的某个王子了?”战飞却先问道。

“这关你什么事?”虞兰却回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真愿意嫁到北辰?”战飞却还问道:“我只想知道这,你回答之后我再告诉你我是谁。”

“心中无望嫁谁不是一样。”虞兰却是忧苦的回道。

“那战飞呢?”战飞问道。

“他还活着,他在哪?”虞兰急切的问道,看对方还不回答立即说道:“我有生能再见他一面就心满意足了,如果他在,我就是死也会跟着他!”

战飞心里感触,自己毕竟是有所图谋,自己一直光明磊落更不愿利用女人,随即说道:“你可知战飞与西虞的冤仇,他真的在你又如何处理与你亲人的关系?”

“我不知道,但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只愿他不要伤害我的家人。”虞兰只得说道。

话已至此战飞还是有些犹豫,而虞兰接着问道:“你快说,飞飞怎么在你手里,如不是特殊的关系,它怎会屈居别人驱使,是不是战飞交给你的。”

“不是,”战飞终于决定道:“我就是它的主人,我是战飞。”

“胡说,你怎么会是战飞!”虞兰闻听急怒交加立即喝道:“马上告诉我战飞在哪,否则我让人把你碎尸万段!”

“还是那沉不住气的急脾气,”战飞看她急怒中带着一丝彷徨随即回道:“我就是一个保镖护队,懂什么兵法谋略?”那是当初虞兰让自己参赛写兵论之时战飞回过的话。

“你真是战飞,你怎么变了模样?”虞兰一听有些确认,但还是不敢完全相信立即问道。

“一言难尽,”战飞说着跳下马来走到湖边并对虞兰招了招手,自己已经坐下眺望着湖面。

虞兰下马慢慢的走近,但只是站在了战飞一旁,战飞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开始诉说,但却像是说别人的故事一般,“当初我带军被虞元辰所阻,在突围中被他射了一箭,不想那箭头带有剧毒,”战飞说着解开衣衫露出左臂,当初的箭伤带毒且没得到救治,很长时间才愈合,此时还有明显的疤痕。

虞兰自是听说过,不仅慢慢的靠近坐在了他的旁边,战飞掩上衣服接着说道:“后来我又受火烧寒潭冰水之侵,寒炙之毒侵肌入骨,使我遭到消肌蚀骨之痛,容貌体型大改才变的现在摸样……”

“战飞……”虞兰听着心痛紧紧抓住了他的臂膀,但还是感到幸运的说道:“不过你还活着,那比什么都好。”而随即满怀期望的说道:“你带我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的生活,再不理这些凡事!”

“你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活下来吗?”战飞却说道:“是报仇!”

虞兰闻听心里不由得一颤,想想也是,以战飞的性情怎会放下仇怨,她心中开始感到不安。而战飞接着说道:“我现在需要获取西虞与东盛奸佞密谋残害我战家军以及卖国的罪证,希望你能帮助我。”

听到这虞兰才稍有心安,而自己也想化解战飞对西虞的仇怨随即说道:“我帮你,但你也要帮我。”

“那是自然,”战飞应道:“不就是那北辰的俩个王子吗,好打发,不过你这俩个哥哥可是真有心,一个想让你嫁给北辰掌握重兵军权的的三王子,另一个想的却是与北辰太子一母同胞的五王子,可真是好算盘,但如何应付我们还要计划一下,我暂时还不能开罪你的俩个哥哥。”

“以你的功夫见识获胜还不容易,”虞兰立即说道。

“暂时我还要隐秘身份也不易显露,而且你也是左右为难,起先选哪一方都会让另一方不满……”战飞说道。

“呸,谁说要选了,我才不愿搭理他们!”虞兰立即说道。

“即使如此也不能让他们不满,我们得选一个万全之策,最好是让那两个王子之间产生争斗。”战飞回道。

“那我就说让他们比试,”虞兰话一出口摇了摇头,“那样你如何参与?”

“最好是让你脱身事外,而且让虞元辰虞元乘俩人都感到你顺从他们谁也不得罪,这样我则意外出现,以后你我和他们也好相处。”战飞说道。

“哪有……”虞兰随即问道:“你鬼心思最多,一定有办法快说!”

“我们中原女子选亲有一个抛绣球的方式。”战飞说道。

“嗯,这个办法好,”虞兰立即应道:“这样我的俩哥哥都会来让我抛给他们选定的个人,哼,他们哪夺得过你,”但虞兰随即说道:“可如此你不免有些麻烦,要不我直接抛给你!”

“到时你闭着眼睛投就是了,”战飞则说道:“这样以后你可推脱这是被双方所逼无奈之举。”

“那你有把握?”虞兰却有了担心。

“放心吧。”战飞安慰道:“而且以我现在的身份他们也不会怎样?”

“你现在有什么身份?”玉兰立即问道。

“你现在什么也不知道最好,”战飞却说道:“以后见面就装作初次见面就行,一切随遇而安,还有,今日回去后想好说辞,你突然的变化不要引起他们的怀疑。”

“嗯。”虞兰自信的点了点头。而后俩人分手,战飞先行,而虞兰还在这里坐了良久,直到随从找到这里,才有些坦然的跟他们回城。

几天后,战飞终于等到晓晴一行人赶到,不但是她们姐妹一起到了,还有楚楚和红鹃也跟了来,还没说上几句话,战飞立即向晓晴小青俩人讨要赤蝎粉,这东西她们一定带着,在来之前战飞曾叮嘱她们一路小心,毕竟沿途盗匪出没不安全,当时小青就向他展示过,那赤蝎粉是由多种毒药炼制,但并不是害人之物而是用来防身,人的皮肤触及如同蝎子蛰上一样感觉,南疆女子多用来防备侵害。

虽不知战飞讨要为了何事,但小青还是立即取出连同解药一并交与他,“这下又好戏看了。”战飞不由得说道。

“什么好戏?”众女子立即问道。

还没等战飞回答,苏晓却以闻讯赶来,看到眼前几位女子个个貌美如花各有各自的出众特点,即使见多识广的苏晓也看得呆了,竟不由得说道:“兄弟,你可是真有艳福,要是加上这边的,你罩得住吗?”

“什么意思,你是什么人,是不是要带坏我们家,带坏他?”小青首先沉不住气喝问道。

“小青,这是我结拜兄弟,大名顶顶的知晓先生。”战飞立即介绍道。

“怎样,就是你结拜的哥哥也不能任由着你沾花惹草。”小青气馁但还是说道。

“这事可要说清楚,弟妹们可不要埋怨我。”苏晓立即回道。

闻听苏晓如此称呼,众人对他看法立变,而且随即极为热情,意图自然明显是想让他管制住战飞,眼看众女子让座的让座端茶的端茶,而且叽叽喳喳的不断询问到底是什么事,苏晓有些扛不住只得说道:“这可要问你们家男人了?”

“哼,不是你急急地叫他赶来,还想推卸责任!”小青立即说道。

“战飞是何等之人,怎由得我操控!冤枉。”苏晓却说道。闻听他居然知道战飞真实身份,可见关系不一般,随即众人看向战飞。

“这事我也不相瞒你们,只是事关紧要,对我复仇大计有极大的帮助,你们也不要反对。”战飞说道。

听是与战飞最为执着的报仇之事,众人明白,不管是什么也不能阻拦了,那可是战飞不顾生死也要做的,却听战飞解释道:“我要去夺西虞驸马之位。”

“西虞驸马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是美男计呀!”“有没有危险,你可是他们的大敌!”众女子七嘴八舌不过却没有拦阻,。

“此事势在必行,而且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战飞也不隐瞒并由衷地说道。

“我们必当助你完成所愿。”众女子应道。

战飞这边准备妥当,随即让苏晓通过他安插人的通知虞兰开始计划实施,而虞兰自和战飞分开回到宫里,随即向父皇诉苦,自己也想听从父皇嫁到北辰,只是两位哥哥却相争都要让她嫁给他们所指定的王子,自己是左右为难,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办法,那就抛绣球,到时谁抢到就是谁,不过自己毕竟是西虞公主,也不能就让俩人来抢绣球显得寒碜,最好是让多人参与。

西虞皇上看女儿郁郁寡欢多日,特别是虞兰说起今日外出在湖边上伤心的差点跳湖,随即应允,对此时虞元乘虞元辰也感到有了机会,这样就可让虞兰把绣球直接投给自己选定之人,也少了之间的明争暗斗,至于要人来凑热闹,那也没什么顾忌,到时看谁敢出头,而且其中也可安排下好手阻挡,俩人踌躇满志,接着二人就迫不及待的来到虞兰住处想劝说。

虞元辰首先来到,以前他和虞兰关系最为融洽,只是虞兰以后才渐渐知道他对自己的利用,特别是以为战飞死于他手,为此渐渐疏远,只是虞元辰却还不以为意,他一来就故作关切地询问,“听说你前几天出去,没遇到什么事吧?”虞元辰在虞兰身边安插有人,不过对那日虞兰的经历却不甚了解,而自虞兰回来之后竟然一改往日对婚事的抵触,他听手下路上遇到一名骑白马的人,这不由得他不多想。

“我就是烦闷,自己到了湖边,本想跳下去的,”虞兰为解除他的疑虑回道:“只是在湖边我突然想开了……”

“嘿嘿,那就好。”虞元辰干笑了一声随即说道:“其实哥哥我也是为你着想,那北辰三王子手握重兵权利熏天,可是那什么五王子所能比的。”

“我知道了。”虞兰不耐烦的回道。

虞元辰还想劝几句,这时外面宫女禀报,“太子殿下驾到。”

虞元辰不好多留随即告辞,在门口遇到了虞元乘,却只是打了一个照面两人心照不宣而在暗自里却在使力。虞元乘见到虞兰随即问道:“元辰来做什么?”

“这用脚丫子也能想到,”虞兰却回道:“还不是为了我抛绣球之事。”

“你可不能听他的,”虞元辰立即劝道:“那三王子虽然现在掌握兵权,但可是受太子忌惮,他日太子登基,还不立即剥夺,倒是那五王子,那可是太子同母兄弟,以后必会接替掌握大权,妹妹,你可要看清楚。”

“我知道了。”虞兰已经有些心烦,俩人不为自己今后幸福着想,却都是为了自己争夺权力。

“那绣球你一定要抛给五王子!”虞元辰最后提醒道。

“那样岂不得罪二哥,”虞兰故意说道。

“怕他干什么,有我这太子在还怕他!”虞元辰回道。

“好了,到时我就把球一抛,谁抢到算谁的,就是乞丐抢到我也认了。”虞兰有意的说道。

听虞兰说得像是气话,但虞元乘可是不得不防,而且他已经安排人手相助,到时倒要看看谁的本事大了……

0

第一百一十五章绣球选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