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面目>十一. 闯进来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 闯进来的

小说:面目 作者:钟进 更新时间:2019/3/30 16:49:33

贾思俊确实需要钱!这笔钱还完房贷还有剩,儿子快上小学了,有了钱,可以上好的私立学校。小女儿也可以上一个高档的幼儿园,还不到三十岁的老婆,为儿女、为这个家操碎了心。青春靓丽的老婆,变成了个黄脸婆,他感了欠老婆太多,应当请一个保母,把她从家务中解放出来,让她有时间,去做做面部保养,去健身房,加强营养,让她又恢复到结婚时的样子,这一切,都需要钱,现在有了钱,可这钱太烫手!

贾思俊回忆与俄采购团队一起的日子,在每一处采购的过程,自己在谈判中究竟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俄毛子是如此大方?而且还送上美女?

细细思量,他的同窗们,对他是热情周到,但商务谈判,一个个猴精似的,没有一个让步的,也不存在给他什么面子,他只是个翻译,传话的,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在北方公司,虽然不是能在某方面、某一个项目上主事的人物,北方公司也是玩武器装备进出口业务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再说,自己在大学学的专业,也是搞装备集成的。一套装备的成本多少,他只要知道零部件的构成项目,就大致能估算出采购成本,制造成本。装备集成最值钱的是创意,卖的也是创意!不过,他的这几个同窗心子是大大的黑了!每型装备,所有成本加在一起,再加上他们的创意,顶天不过三百万美元一套,平均价格居然上千万美元一套,相当于美国M1A3三辆主战坦克的价格!俄采购团队,不但没占一点便宜,而且还被狠狠的敲诈了一次!这劳务费,一个传话的翻译二十几天,值那么多钱吗?再说,这一次,自己属于公派,没理由还要劳务费的。

因为俄语翻译稀缺,俄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中国变成小语种了。贾思俊这种懂专业的翻译更缺!有时出去客串一下,一天的劳务费,也不过二千到三千大毛,对家庭也是一个小补,可这二十几天,是五百万呀!

再细想一下,自己在某一方面,是否无意中向俄方提供了什么关键信息?好像没有。对这几个企业,他也是才知道,唯一熟习的是这几个CEO同窗,只是向俄方透露了,他们曾经是同学。

结论是,这次俄采购装备,自己的作用就是一个翻译,不值这么多钱。那么,又送巨款又送美女的,是想招我为间谍!贾思俊可不想进这个泥潭!一旦走上这条路,他这辈子完了不说,一双儿女成为没有父亲的孩子,在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将非常艰难!而且,他这是叛国!将为家庭带来不可估量打击!不能干!唯一的办法,趁现在还没有正式踏进去,快去自首!

他呆呆的在沙发上坐着出神。一双儿女嘻笑着。妻子收拾完了,看他的神情呆木,明白他遇上了什么事。孩子没睡下,她也不好问。安抚孩子们睡了后,她才问。

“说吧,这次出去,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哎,没什么,就是太累了。”贾思俊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存不住事的!说吧。”妻子陈惠虽然不到三十岁,但处事比他老道,在单位也是个科长级科员,最近有可能给个小科长职务,人脉也比贾思俊强。对贾思俊,自己的男人,当然是研究透了的。

“这次出去,才知道,我的几个大学同学,都发了,成了CEO,身家上千万,有的甚至近亿!我是自行惭愧啊!”

“路是自己选的。我们求的是稳定,安适。只求小康,不求大财。你只看到他们得到的,没看到他们的付出。为了这个,你不至于如此吧?”

“有钱与无钱,底气不一样,眼光也不一样。同窗们虽然对我客客气气,但掩不住骨子里居高临下的气势。每到一处,他们都送我当地的土特产,价格不非,让我过目后,打包快递,你收到的,就是他们恩赐的,而我,什么也拿不出!”

“不至于吧,他们来北京,我们尽尽地主之谊,也算是还情吧。贾思俊,大学时人家叫你贾宝玉,你也不生气。我知道,你是个大气的人,钱财对我们来说,当然重要,但也不会过不下去。除了房贷,对我们的生活影响不大。我们有时还客串一下翻译,也算小补,虽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小康。再说,双方父母都有房产,有积蓄,平平常常的过日子,我们毕业后就选择了,你会犯得着为此生闷气吗?说吧,是不是燃起了旧情,见到了系花段红燕了吧?她还没有男朋友,是吧?”

“你想哪里去了?我与她,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一个贾宝玉,一个林黛玉。不对,段红燕可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应当是薛宝钗。贾宝玉与薛宝钗终成卷属,红楼梦里不也是这个结局吗?”贾思俊大三时,陈惠大一,对于学长们的八卦,当然知道,也就是那时,对唇红齿白的贾宝玉感兴趣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谷子烂芝麻的事都翻了出来?段红燕有男朋友了,段飞。”

“呸,呸,呸!都姓段,可能吗?那时的段飞,一对小眼睛,贼亮贼亮的。女生们都说是什么眼?色眼!连系花的边也靠不上。再说,都姓段。你要蒙我也不能拿段飞说事呀,扯个蒋波出来,说不定我还真信了。

“此一时,彼一时,我说的身家近亿,就是段飞、蒋波,会不可能吗?”

“我不信。姓段的,不管怎么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从优生的角度讲,系花也不致于如此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的!”

“哎,老婆,实话说吧,我摊上大事了!”贾思俊把卡掏出来,把过程说了一遍,当然瞒下了他与卡芙娜床上之事。

这一笔钱,对于工薪族来说,确实是一笔巨款!但对于陈惠来说,并非急需!两人的年收入,也有小四十万,加上客串翻译的收入,算是京城小康了。再说,双方父母都有工资,都有一套单位的房改房,一套商品房,房改房出租,也是一笔小收入。双方父母身体健康,小有积蓄。双方父母出钱,还清房贷,也有这个能力。但为了子女学会过日子,双方家长商定,房贷由他们还,让他们知道生活的艰难,别乱花钱。其实,双方家里的房产,按现价,已过千万了!陈惠对这笔钱,并不眼红。而这笔钱相当烫手,将毁了她的家庭!

“你回忆一下,是否无意中,向他们透露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没有。除了翻译外,我只透露,我与这几个CEO是同学。我那几个同窗,猴精猴精的,除了产品说明书上的内容,谈话不可能涉及核心机密的。所以,我认为,并非是给我的情报报酬,而是收买,想把我发展成间谍。”

“那好,趁还没有走出这一步,自首吧。”

“自首?找谁呢?保卫部门吗?这不妥吧?”对外单位都经过防谍培训,基层保卫部门,没有这个权限。

“我有一个渠道。高中同学,与我家是世交,在安全部门工作,问问他,这种事该找谁。我有他的电话。”

“别忙,不要用手机、坐机打。这样,你开车,回你家,在你家里打。”

“这么小心啊?他们不会这么快对我们的通讯都监视起来了吧?”

“大京城这个地面,谁能说清!找自首也要找对门路,别碰到人家手里去了。”

“我的同学,也信不过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看这样,你想法叫你爸妈过来,听听他们的。对,就说我俩闹起来了。”

“好吧。我就演一回。”陈惠带哭声打电话,他爸妈真信了,急忙开车过来。进门后,陈惠把真实情况说了一遍。

“你穆叔是安全部门的老人,他应当最可靠。这样,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爸,这种事能在电话上问吗?”

“那怎么办?直接上门?”

“爸,你在我这里来了,又上门找穆叔,这不是告诉对方,我要自首吗?”

“那你说怎么办?这是中国、北京,老毛子有这么厉害吗?这不反了他了!”

“爸,这样,你有几张手机卡?有没有不大用的。比如说,街边店买的充值卡?”

“还真有,一个备用的老年机。”

“用它向穆叔发短信,问:有人要被策反,找哪个部门?请代为联系。”

“就这样?不说具体事,”

“什么也不用说,他会找你的。”

“好吧。”一家人又商良了一番。陈老爷子夫妇回去了。陈老爷子回到家,找出老年机,接上充电器,打开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落款是钦林。钦林是陈老爷子的字,只有近亲,几个老朋友知道。穆老爷子一看,就会明白的。

穆老爷子是一个反间谍机构的老人,已临近退休,现在是当当顾问什么的。打开手机一看,号码太陌生,但落款钦林,他心里明白是谁了!老陈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手机发出,看来老友遇到了难处了!他立即用专用机,向局长发了一条信息。一会,回来信息,一切由穆老爷子安排,一定要保护好自首人。穆老爷子思索了一下,向陈老爷子发出了信息。

第二天上班时,陈老爷子趁人不注意,一个纸团塞给贾思俊。贾思俊当然明白。不露声色的走进办公室,放下包,上了一趟厕所,展开纸团一看,他明白了该怎么做。他回来向科长简单报告了一下出差经过。因为不是本科业务,科长不太关心。聊了一下,贾思俊提出有点私事要处理,请一天假。反正最近业务不算忙,科长准假。贾世俊出了单位,要了一辆滴滴。

车子进入商业区,这里是闹市。在一家大型超市前,贾世俊左右前后观察了一下,都是些购物的老头、老太太。贾世俊从容进入。一闪身,进了一个通向车库的电梯。到了车库,按规定转到第一个拐角处,有一辆奔驰车停在那里,他不用打招呼,直接开门上后座,他一坐上去,关上门。司机问了一句,“来了。”马上发动车子,车子开出了车库。

贾世俊看着外面的街景,司机也不与他谈话。他知道规矩,不要问,自会把他送到目的地的。车子出了二环,拐入了一处林荫道,两边是一些老式的四合院,车子进了一处院子,在正房前停下。

“到了,下来吧。”司机下来,摘下墨镜,一看,是小穆,正是陈惠的高中同学,因为穆陈两家的关系,他们见过几面。”

“是你,我就放心了。”

“警惕性蛮高的吗,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不算吧,我们的工作性质,只是普及一点应知应会。”

“去吧,老爷子接见你,记住,一点不能保留!这是对自己负责。”

“我懂。穆老弟,谢了。”

贾思俊当然是和盘托出,包括他与卡荚娜床上之事。穆老爷子搞明白所有的经过后,要贾思俊稍等。一会,穆老爷子回来了。

“不动声色,答应他们,看他们想利用你做什么?”

“穆叔,你们还信任我吗?”

“你能及时走出这一步,证明你是忠诚的。不存在信不信任的问题。只是,难为你了。一个没受过特殊训练的人,要扮演多面人,而又滴水不漏,对你来说,这才是最大的难处。”

“我不怕。为了国家利益,值得。”

“好!有这个态度,你一定会扮好这个角色的。下午,你应当去与卡芙娜见面,买上昂贵的珠宝,但不能太贵,十万以内,做出一副财迷样。原来是怎样,就怎样。现在,你马上回到超市,有人会给你买上一推车东西的,拿着出超市,回家。下午到珠宝店,然后去见卡芙拉。今后,会有人联系你的。”

贾思俊知道谈话到此为止。这种地方,没有一句话、一个动作是多余的。贾思俊在这方面,还算有悟性。告辞出来,上了车。

“坐位上有一个手机,看见了吗?通讯号码已存在里面了,对方打来时,会报出暗语的,看见了背下来,清除。你的代号是诗人,你的气质有点那个味道。打电话时报出。不要问别人的代号,明白吗?”小穆边开车,边交待。

“明白。”他一看是一款黑壳手机,薄薄的,精致小巧,他把手机放进贴身口袋里。小穆不主动开口,他也不主动说话。

“超市电梯门口有一个穿米色风衣的女士,站在一个手推车旁,上去什么也不要说,推着车就出超市,回家。”

“明白。”贾思俊没有多问。

过了一会,小穆又说了一句:“孺子可教矣。”

“谢老弟谬夸,望多指教。”

“你会受专业训练的,但要靠自己的悟性,老兄悟性不错,可惜,你入错了门。”

“现在对了吗?”

“业余。记住,是业余。不经意闯进来的。”

“不过,有点意思。”

“老兄,是间谍剧看多了吧?怎么说呢,城里的想出去,城外的想进来。进来了才明白,过一个正常人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

下午,贾思俊到珠宝店买了一套价值十万以内的珠宝手饰,约卡芙娜在一个咖啡馆见面。又到银行把卡里的钱转出来,存了定期。买了一束红玫瑰花,然后到咖啡馆赴约。卡芙娜娉娉婷婷的走来,贾思俊色迷迷的看着她,献上鲜花,一个精美的手饰盒送到她的手里。两人聊了一会。卡芙娜还想旧梦重温。贾思俊推了。昨晚实在来不起,以太累为由,还引起了家庭矛盾。今天不交粮票是混不过了。卡芙娜才放过了他。

与卡芙娜告辞后,打车回到单位,快到下班时间到了。他经过陈惠的办公室,塞了一个纸团给她。“一起走,我先去接孩子。”

从单位幼儿园接回两个孩子,一个在大班、一个在小班。接上陈惠,一家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

高技术给人类带来了方便。但个人隐私,几乎成了奢侈品了。谁能知道某处会有耳朵听着、眼睛看着他呢。对于业余的来说,不会动用宏大的资源来保护他的,只能靠他自我保护了。

0

十一. 闯进来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