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寒竹依涧>第九章 祖祠老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祖祠老者

小说:寒竹依涧 作者:第七个我 更新时间:2019/3/15 12:44:01

齐瑜脸上现出了为难的神色,他很想现在就将一切告知杨世伦,告诉他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严致筹,而是整个严党盘根错节的利益链,若想达成这个目的,就必须要先慢慢剪去他的羽翼,最后再动他的本体,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可是齐瑜也知道,如今的尚书台只怕也和皇城内一样,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严致筹的眼线,想就这般堂而皇之的走到杨世伦身边,只会引起严党的猜忌和怀疑。

“要不就让舒游去吧。”常祉悔淡淡的说道:“最起码在外人看来,他和杨世伦都是想劝谏君上上朝理政的人,这样也就有了接近杨世伦的借口。”

“不行。”林舒游听完摇了摇头:“我纵然再反对君上纨绔,可毕竟身在东宫三少之内,就算和杨世伦有同样的目的,冒然与之接触有心之人也会想到是君上的意思,而且以我平日里在人前教化君上的样子,就算到了尚书台那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诚布公的和杨世伦面谈,根本没办法向他告知密事。”

常祉悔听完也沉默了,林舒游说的没错,眼下重要的不单单只是在不被人怀疑的前提下见到杨世伦,而且必须要在四下无人的密室之内才可告知齐瑜的大事,可是时间紧迫,若是不在天黑前让杨世伦明白一切,谁也不知道他为了让陈淮招供,晚上会在自己府邸内对陈淮做出什么事,毕竟,他的决心已经到了将自己的九族都抛诸脑后了。

“看来...”

“嘘!”

齐瑜刚想说什么,常祉悔一步上前打断了他,眉宇间的神色暗示着门外的宦官们正在靠近。

“启奏君上。”刘公公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何事?”齐瑜稍稍迟疑后又恢复了往日玩世不恭的神态。

刘公公推门步入,在齐瑜面前躬身施礼:“今日初一,请君上沐浴更衣后移步祖祠祭祖。”

“知道了,退下吧。”齐瑜伸手一挥,刘公公便躬身退了出去。

每月初一十五祭祖是齐氏太祖立下的规矩,历代君王虽然性格各异但也都照例遵行,就连一向纨绔的齐瑜也将之养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

“这样吧。”林舒游慢慢走了过来:“君上先去祭祖,我二人前往宫外与梁欶商议一下,实在不行就派銮礼司近卫冒险潜入尚书台,以密信的方式告知杨世伦。”

林舒游说完看向了常祉悔,而后者则是一副略显为难的样子,尚书台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当朝从一品尚书大人的执政之所,此处虽然没有重兵把守,但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是说潜入就潜入的,若是常祉悔自己去肯定没问题,除此之外谁去他都不放心。

谁知齐瑜听完却摆了摆手:“不用,你二人在此等候就好,寡人祭祖后再来商议。”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常祉悔一楞,眼下情况如此紧急,却还要等祭完祖再定?但是当他看向了林舒游时,却发现林舒游并没露出什么急迫的情绪,依旧是那副稳如安泰的神色,因为林舒游知道,齐瑜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帝氏祖祠,坐落在皇城东南方位,按风水排列是整座皇城“兴龙之气”最盛的位置,当齐瑜一步步走近时,身边的宦官们也在几十丈之外停下了脚步,没错,帝氏祖祠不允许旁人涉足,尤其是祭祖之时,只可由君上一人前往,以免其他人沾染上“龙气”。

祖祠内正中是一尊威严的雕塑,其眉宇间俯览天下的帝王之气自然非齐氏太祖莫属,而在雕塑两旁,则是历代君王的雕塑。

齐瑜走进堂内躬身叩拜,既有对列祖列宗的祭奠也有对大夏江山的愧疚,但是一番隆重的叩拜后,齐瑜却并没有走出祖祠,而是转身向雕塑后的内堂走去。

这里是一个隔间,一个只有历代君王们才知道的隔间,里面只有一副简单的茶案。

而此时,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老者早已坐在茶案前等候了,就算齐瑜一代君王走进来,老者也丝毫没有要站起来施礼的样子,反倒是齐瑜走到他身边抬起双手向他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今日怎么来晚了?”老者淡淡的问了一句,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手中的热茶。

再看齐瑜,丝毫没有了世人眼中的纨绔或在东宫三少面前的坚韧,反倒是整个人都颓废无力起来,仿佛放眼整个天下,只有到了这里他才真正可以卸下所有的心历,把不为人知的脆弱展现出来。

“事出突然,有些情况需要处理,所以来晚了。”

“处理好了?”

“没有。”

“何必如此愁苦,说说吧,是何事。”

随后齐瑜简单扼要的将杨世伦的事对老者说了一遍,老者却淡淡一笑:“让轩珞去吧!”

“她?”齐瑜一惊:“这绝对不行!以她的性格若是知道了严党对朝堂的威胁,肯定会惹出大事。”

老者眉间一挑:“谁说让你将严党之事告诉她了?”

“那...”

老者端起手中的茶喝了一口:“你只需告诉林舒游让他去找轩珞,然后回御书房等候便是了,以林舒游的才智自会知道如何将杨世伦给你带去。”

“好吧!”齐瑜说完点了点头,又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没人知道齐瑜为何会对老者如此信任,甚至没人知道祖祠之内还有这样一位老者的存在。

而老者则只是微微点点头便继续喝起了茶,只是在齐瑜走出祖祠之后,老者才吐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御书房,林舒游和常祉悔依旧奉命等候着,林舒游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常祉悔则急的不停踱步,然而当齐瑜走进来之后,林舒游的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了一下。

“看来君上已经想出对策了?”林舒游说着信步走了过去。

齐瑜点了点头:“嗯,你去找四公主吧。”

“四公主?!”常祉悔听到这三个字当即惊呼了出来:“此事怎么和她扯上关系了?君上难道是想...”

齐瑜没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林舒游,他想知道林舒游到底会怎么做,而林舒游在听到这句话后也陷入了沉思。

时间也在三人的沉默中悄然而逝,不知过了多久,林舒游缓缓睁开了双眼。

“臣下这便去拜会四公主,只是...”林舒游略显遗憾的看了看常祉悔:“怕是又要委屈子期了。”

“委屈我?”常祉悔不解:“你不会是真想将所有事都告诉她吧?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林舒游摆了摆手:“那倒不是,但我去找四公主总需有个说辞,前两日你不是借口又为君上寻得了一处游玩的所在吗?那你与君上二人就佯装出宫游玩便是了,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但是你放心,严党的事我绝对不会告诉四公主,这个我有分寸。”

常祉悔看向了齐瑜,虽然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只要不将此事告诉齐轩珞同时又可以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就可以了。

“好,那你去吧。”齐瑜微微一笑,其实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林舒游的用意,但老者的事他又不打算说出来,所以干脆假装什么都明白一样的配合着。

林舒游含笑点头,随后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整个人猛然变的凌厉起来,连竖立的双眉都无不彰显着他怒不可揭的气势。

齐瑜和常祉悔一愣,两人对视一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林舒游却厉声高呼:“君上身为一国之君,不思振兴社稷、重整朝纲,却每日只想着游山玩水、寻幽探胜,殊不知长此下去国运凋零之下大夏王朝只会愈加衰败!”说完转身“哐!”一脚踹开了御书房的房门,怒气冲冲的负手而去。

齐瑜和常祉悔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门外的宦官们被吓的低着头往旁边躲,即便是刘公公都不敢多看林舒游一眼。

然而齐瑜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在屋里指着林舒游的背影大喊:“你这是什么态度?敢如此怒责君王,信不信寡人现在就将你斩首示众!”

林舒游听到这话猛然转身,怒视着齐瑜大喊:“来啊!君上现在就斩了臣下!也省的臣下每日看着君上游手好闲而生气!”

“你...”齐瑜被气的咬牙切齿,常祉悔则在一旁“息怒、息怒”的解劝这。

林舒游边走边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身为太子少师却将君上教化的如此鄙劣纨绔,做为臣子我早已无颜面对历代君王,你有能耐现在就杀了我,免得我还要日夜活在愧疚之中!”

刘公公看的眼睛都直了,虽然他平日里也知道林舒游的耿直古板,但绝对没想过他会对齐瑜如此不加礼遇,身边的小宦官们也都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制止林舒游。

而林舒游自己则在一片怒吼声中有意无意的走向了湖心阁,因为他知道,此时的齐轩珞应该就在那里。

0

第九章 祖祠老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