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寒竹依涧>第二十二章 乱臣贼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乱臣贼子

小说:寒竹依涧 作者:第七个我 更新时间:2019/4/15 14:02:01

渐渐的,吴方和张昆玉喝的有点多了,两人的脸颊早已红醺了一片,说话也越来越口无遮拦。

“来,吴兄!”张昆玉端着酒杯一步三晃的走到了吴方面前:“小弟心里明白,由于先前家师李平荐与顾继昌之事,丞相对我一直心有疑虑,即便我诚心归附之后,丞相也一直在对我诸般考验,但是!”

张昆玉说着坐在了吴方身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思,这几年小弟自问也从未做过什么对不起丞相的事,好在吴兄一直看得起小弟,即便在丞相为难之时,吴兄也没少替小弟美言,这才换来小弟今日的安享太平,所以说,日后无论如何小弟都不会忘了吴兄的大恩大德!”

吴方听完笑着摆了摆手:“贤弟无需多虑,丞相用人一向谨慎,即便我和陈淮也是经过丞相无数次的考验方才得到信任的。”

“唉!”张昆玉哀叹了一声:“我也知道丞相用人谨慎,但却不知道丞相这么谨慎难道是...”

张昆玉的话没说完,但吴方却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若是平时他肯定不会接这话,但此时两人早已喝多,吴方又被张昆玉捧得有些飘了,于是他眉头一挑露出了奸诈的微笑,张昆玉心领神会,急忙向前凑了凑。

只见吴方奸笑着说道:“丞相自然有他的打算,毕竟...他要筹谋的可是大事!”

“大事?”张昆玉惊呼了一声急忙又压低了声音:“难道丞相是想...”

“哼!”吴方冷笑一声鄙夷的说道:“如今帝氏早已势败垂危,堂堂九州王朝却交给齐瑜这么一个绮襦纨绔的小娃娃,别说如今独霸朝纲的丞相,就连外姓六王都早已有了谋朝篡位之心,丞相若再不下手,只怕这万里江山就要跟着外姓六王了。”

张昆玉听完吓的一个哆嗦:“吴兄,此话可不敢乱说啊!”

“怕什么!”吴方狠厉的一眯眼角:“天下谁人不知帝氏已成强弩之末?趁着齐瑜整日纨绔之时,丞相正好可以取而代之!”说完他拍了拍张昆玉的肩膀:“跟着丞相好好干,日后,这天下可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吴方说完放肆的大笑,笑的连酒杯都蹲在了桌面上,一旁的张昆玉则被吓的张目结舌,浑然不知该如何把话接下去。

另一边,齐瑜听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当他抬起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梁欶笑呵呵的表情和常祉悔青筋暴露、睚眦欲裂的双眼!

“哼!”齐瑜笑着冷哼了一声,向旁边微微一点头,早已按奈不住怒气的常祉悔一个转身,座下的椅子猛然便向雅间的隔断飞去,随着“砰”一声巨响,木制的隔板被轰然砸开了一大片。

吴方和张昆玉被这突然而至的响动吓的几乎摔在了地上,然后两人就看到一个身影踹开隔断飞身而入,张昆玉此时的酒已经被吓醒,但是吴方却还在酒劲当中。

“大胆!你是何人?胆敢私闯本官的宴席!”吴方喊着就要站起来,可此时的常祉悔早已被气的怒发冲冠,他一把扯下自己的乔装,紧跟着一脚踹在了吴方胸口上,强大的力道瞬间将吴方肥硕的身躯踹出去几丈远,撞翻整张桌子之后又撞在了雅间另一面的墙壁上,吴方疼的几乎失声,胸口憋住的气息让他想喊都喊不出来。

一旁的张昆玉已经被吓傻,当常祉悔慢慢转过头看向他时,张昆玉吓的哭丧着脸,双腿哆嗦着跪了下去,常祉悔不想多看他,径直向吴方走去,走到跟前一把拎起吴方就要继续打。

而此时相邻雅间里却传出了咒骂声,原来是吴方肥硕的身躯撞在墙上时惊扰了另一桌正在吃饭的客人,几个壮汉咒骂着向这边走来,进屋之后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张昆玉和一地散碎的盘碗酒菜,以及把半死不活的吴方拎起来的常祉悔。

不过很显然,这几个壮汉也喝多了,当他们看明白是常祉悔打人惊扰了自己吃饭时,咒骂着便向常祉悔冲来,此时的常祉悔正在气头上,本来他还怕自己如果把气都撒在吴方身上会不小心把吴方打死,正好这几人过来了,常祉悔松开吴方便向几人冲去,只一个瞬间一个壮汉就被一脚踹出了门外,撞在门外三楼走廊的扶手上之后顺着三楼掉了下去,随后整个醉春楼里响起了无数的惊呼声,想必这人掉下去之后不死也摔残了。

另外的几个壮汉见状眼睛都充满了血丝,一个个咬牙切齿的冲了上来,其中一个抬手就是一拳,常祉悔一个错身一拳打在了他的胳膊上,只听“咔”一声脆响,就看到他的整条胳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垂了下来,很明显是被一拳打断了,而剩下的几个壮汉也都是同样的下场,他们这种人在市井之中或许是横行一方的恶霸,但是遇到常祉悔,他们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上。

几人倒下之后常祉悔不屑的瞥了一眼,这几个人基本上全部昏迷了,只有一两个还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哼哼”着,常祉悔也不想浪费时间,重新走到吴方身边,一把又将他拎了起来,这时的吴方是真的醒酒了,他看到打他的人是常祉悔后,也自然知道了跟常祉悔在一起的会是谁,吴方嘴唇哆嗦着想要说什么,但是事到如今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常祉悔一把将他拉起来托着向一旁的雅间走去,路过张昆玉时常祉悔伸出另一只手薅住张昆玉的脖领,一手一个托着二人向前走。

可是他还没走几步远,门外又一次响起了喧闹声,原来是醉春楼的掌柜的和伙计们发现三楼打斗还摔死了人,都拿着一些简陋的武器冲上来了,跟着他们凑过来的还有整个醉春楼从一楼到三楼所有的食客。

“何人胆敢在我醉春楼闹事伤人!”掌柜的一边喊一边带头往上走,他此时也快气死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吃饭的酒楼,其中几个雅间还是供富家公子们晚上与酒楼内养着的姑娘们留宿的地方,而这里一旦死了人,多少都会让人觉得晦气,以后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当然,这个掌柜的也不是等闲之辈,试问能在皇城里开这么一座酒楼的人,背后怎么可能没有关系,而他的关系就是严致筹,所以他平日里在皇城也是作威作福,但同样因为他每年都会向严致筹孝敬不少钱粮,所以一些官职微末的小官见到他都毕恭毕敬。

常祉悔听到响动再一次眯起了双眼,他不想在这里大开杀戒,可是如果这些人胆敢叨扰齐瑜的话,他也不介意让这个地方永远在豫州消失!

谁知就在常祉悔打算先解决这些人时,一旁雅间里一直稳坐的齐瑜却站了起来,然后慢悠悠的向常祉悔和吴方、张昆玉几人走来,张昆玉在看到齐瑜时已经完全崩溃了,想想刚才吴方和他说的话,张昆玉后悔的真连自杀的心都有,但是就算他现在自杀,他的九族也免不了要受到牵连。

再看旁边的吴方,整个人已经彻底颓废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正巧碰到齐瑜,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完了...彻底完了!

酒楼掌柜的已经带人走了上来,做为与严致筹有关系的人,他当然认识吴方和张昆玉,事实上两人今天的雅间还是他亲自给安排的,然后他也看到了常祉悔和梁欶,最后,他看到了傲立在正中的这个年轻人,虽然没见过,但是看到官拜二品的梁欶一直在身边站立着,掌柜的也大概猜出了此人是谁,只是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确定。

不过张昆玉很快就给他确定了答案,常祉悔将手里的两人扔在齐瑜面前时,张昆玉哭丧着跪地磕头,口中大声喊着“君上赎罪!”。

顿时整个醉春楼震动了,所有本来打算围观看戏的食客们在听到君上二字时都恍若醍醐灌顶,骤然间人群呼啦啦全部跪倒在地,嘈杂不一的喊声连成了片,不过这些喊声却都是在重复一句话:“草民参拜君上!”

齐瑜伸手一挥:“平身。”

“谢君上!”食客们道谢一声纷纷站了起来,齐瑜向前走了两步来到掌柜的面前,掌柜的和伙计们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武器,一个个吓的瘫跪在地上,手里的武器也都扔了出去。

“草民罪该万死!求君上赎罪啊!草民实在不知今日君上会移驾来此,若知道今日绝对不会招待其他人,君上赎罪啊!”掌柜的一边说一边磕头,走廊的地面都被沾上了丝丝的血迹。

“平身吧。”齐瑜淡淡的说了一声:“寡人既然常服出巡,便是要亲眼看看市井百态,本来也没打算惊扰万民,若不是今日偶遇乱臣贼子。”齐瑜说着冷眼看了一眼吴方和张昆玉,张昆玉吓的脸都绿了,而吴方早已心如死灰。

0

第二十二章 乱臣贼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