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寒竹依涧>第二十七章 震慑众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震慑众犯

小说:寒竹依涧 作者:第七个我 更新时间:2019/5/10 13:44:52

  “小人明白!”狱卒说了一声阴狠的转过身看向沈治,刚刚被盐水泼醒的沈治被这一眼吓得差点又晕死过去,他张开嘴不断呼喊着,可是狱卒们根本不听,也没有人打算去听他的辩解,不过很快他的呼喊就又一次变成了惨叫,杀猪一般的惨叫!

  摄人心魄的鞭刑还在持续着,沈治已经快要麻木了,他的嗓子也早已沙哑,喊不出更多更为尖利的哀嚎,只有胸口一道道的血痕还在彰显着他所受的痛苦和折磨,而与他不同的是,旁边的大臣们已经被吓的面无人色,他们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李四海到底为什么连问都不问就如此折磨他们,这一切似乎早已和最初的原因吴方毫无关系一样。

  最终沈治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当中,不过李四海却好像还没有玩够,他再一次命人将其泼醒,随后终于吃完了桌上的酒肉,起身缓步走了过去。

  “李。。。”沙哑而模糊的声音从沈治口中传了出来,他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求那个噬魂夺命的身影饶过自己,可此时身上那莫大的疼痛让他连说出这一个李字都无比的艰难。

  李四海没想往下接什么话茬,他饶有兴致的看了看沈治浑身是血的伤口,随即慢悠悠的拿起了一旁早已烧的通红的烙铁。

  沈治的脸色骤然大变,他仿佛看到鬼一样惊恐的看着李四海含笑的双眼,嗓子里原本早已沙哑的喉咙深处传出了摧心剖腹的嘶吼声,这嘶吼中透露着恐惧更渗满了绝望,就像被利刃割开脖颈的野猪一样拼命的挣扎,那瞳孔中散发的恶寒是整个肝胆都被吓破之后才有的惊怖,而这声音传入其他官员们耳中后,简直就是催命的鬼符,一个个被吓的瘫软在地上,颤抖的双腿久久不能伸直。

  “呲啦。。。”烙铁落在血肉上的声音终于混合着烤肉的焦糊味传了出来,弥漫四野的同时让整个牢狱内的很多人都忍不住呕吐不止,可是李四海却依旧讪讪地笑着,一边笑一边用烙铁将沈治被抽烂的血肉烤焦。

  “沈大人流的血太多了,这么下去早晚会失血过多而死,在下虽然不是什么江湖郎中,但也知道这熟肉是不会流血的。”随着李四海变态一般的施刑,整个审讯间立刻变得烟熏火燎起来。

  沈治的意识早已模糊,这一番折磨下来整个人也垂在了死亡边缘,但是这种状态却好像还没有到达李四海想要的程度,于是在沈治又一次被泼醒后,他承受了膑刑之苦,双腿的膝盖骨被无情的剔除了,下半身的鲜血流的满地都是,紧接着双手双腿被棍棒打断,鼻子、耳朵、眼睛也全部被挖了出来。。。直到无论再多的盐水都无法将他泼醒时,李四海才摇摇头意犹未尽的罢手,随后命令两名狱卒像拖死狗一样把被折磨的已经没了人形的沈治拖出了审讯间。

  然而!当审讯间外的兵部官员们看到被拖出来的沈治时,他们最后的神经终于崩溃了,一股股尿液瞬间沾满了他们满身的锦缎,平日里的趾高气昂也只剩下了面色苍白的胆战心惊。

  李四海越看越想笑,这些高官大员们果然跟自己想象的一样懦弱无能,不过即便是这样,李四海还是不太放心,因为相比这些人他更加惧怕那个名震九州的常祉悔,更何况将这件事办好之后,他也有可能会得到常祉悔乃至齐瑜的赏识,而且常祉悔的命令很直白,他只要结果,具体李四海怎么做他不会干预,也懒得去干预。

  “等一下!”就在狱卒们把惨绝人寰的沈治拖着路过兵部官员们的牢前时,李四海却叫住了他们:“你们当差这么多年了,这审讯间里满是污血就不知道打扫一下?一个个长着脑袋都是吃干饭的吗!”李四海越说越气,最后直接瞪起了眼。

  狱卒们不敢怠慢,急忙将沈治扔下一股脑全都跑了回来,一时间打水、泼洒、扫地忙的不可开交,而那个把官员们吓尿的沈治,就这样被扔在了所有人面前,这些官员们越看越怕,有些人甚至吓的都哭出来了。

  李四海站在角落里阴冷的看着他们的反应,这才是他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所谓杀鸡儆猴,就一定要将这些平时目空一切的高官们彻底震慑住!

  审讯间打扫完成后李四海重新坐了下来,此时的桌案上不再是酒肉烧鸡,而是真正的换上了笔墨纸砚,在桌案的最右边则放着那把浑身浴血的钢鞭,鞭头上还微微渗透着沈治的血,一个身着布袍专职记录的文职狱卒也被叫进来坐在了李四海身旁。

  “开始吧。”李四海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声,狱卒们转身便将一个官员驾了进来,这个官员姓高名双,任兵部侍郎一职,平日里在朝政方面与另一侍郎钱傅共同辅佐吴方,在兵部可以说早已习惯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然而此时他从被选中的那一刻起,就被吓成了小便失禁,想想刚才沈治遭受的待遇,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死,可是除了被吓的几乎凸出眼眶的瞳孔之外,他全身似乎都陷入了麻痹当中,即便被狱卒们拖拽也没有任何反应。

  “高大人莫慌。”李四海平静的说道:“主犯乃是吴方,叫大人你来也不过只是调查而已,但此事乃重案之罪,谅他吴方一人定然不敢如此造次,高大人与他同僚多年,想来一定知道谁是他的同谋,即便不知道也肯定了解他平日里和谁走的关系密切,希望大人好好配合,莫要像沈治一样冥顽不灵,最后再步了他的后尘可就追悔莫及了。”

  “好,我说我说!”高双头点的像捣蒜一样满口应承着,生怕李四海一个不高兴自己就落个像沈治一样的下场,于是情急之下他说了无数吴方的恶状,把这个昨天还被自己像亲爹一样供着的顶头上司告的简直十恶不赦,为了讨好李四海并划清自己和吴方的界限,他还信口开河的说了很多莫须有的话。

  一旁的文职狱卒奋笔如飞,一行行的记录着他的陈述,可是当他说的口干舌燥抬头看去时,却并没有看到李四海有任何欢愉的表情,高双只能尴尬的暂时闭上了嘴。

  李四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把他看的头皮发麻起来。

  “是我刚才的话没说清楚还是你根本就没听进去?”李四海的表情开始有了难看的神色:“我是让你说吴方的同谋,不是让你给他本来就定案的谋朝篡位上添枝加叶的。”

  高双看着李四海的眼神双腿微微颤抖了起来:“李大人你听我说,我与吴方向来只在公务上略有交集,私下里并无甚关联,他纵然是想要谋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对我说啊!况且我平日里除公事之外其余闲暇都在园中养鸟为乐,实在不知道他与何人走的近啊!”

  李四海听完后嘴角却扯出了一个阴冷残谑的笑:“高大人真不打算再好好想想了?”话音未落,李四海慢慢伸出的右手已经向着桌案右边的钢鞭摸去,手握鞭杆的同时,鞭身上那森森的血迹也被摇曳的更加触目惊心。

  高双被这个动作吓的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中惊慌哭喊着自己毫不知情的冤枉,然而李四海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动容,他身子向前微微一探。

  “真不明白高大人为何要如此袒护这些逆谋的乱党,难道...”李四海双眼顿时放光:“大人自己也在这逆谋犯上的乱党之内?”

  “绝对没有!”高双被这话吓的腾的站了起来:“李大人说话可要讲证据啊,高某承蒙先皇厚爱得坐此位,怎敢与乱党一起密谋此等十恶不赦之罪?”

  “那大人为何要如此袒护他们?”

  “我并无袒护之意啊!实在是高某根本就不知道谁是乱党。”

  李四海冷冷一笑翘起了二郎腿:“纵观九州华夏,谁人不知大人仕途在朝乃是吴方的左膀右臂?平日里于公于私都多有接触,吴方既然敢密谋此等大事,高大人身位兵部侍郎却说自己毫不知情甚至一点察觉都没有,大人觉得此话在下信吗?君上信吗?天下之人信吗?”

  “我。。。”

  “唉。。。”高双刚想辩解,李四海却出言挡下了他:“大人金躯玉体又贵为当朝三品,本来按照在下所想,大人只要好歹说出些证词,在下便不再为难大人,他日君上问责下来在下也好有所交代,但谁知大人竟如此不知配合,若就这样将一纸空文交上去,只怕君上难免会怀疑在下心有叛逆,唉。。。不如这样吧!”

  李四海慢慢站起身,随即右手轻抖,铁质的鞭身随着他的手腕在空中“啪”一声传来了清脆的鞭响,高双盯着铁鞭顿时被吓的脸色惨白,李四海却微微一笑。

  “虽然在下相信大人的清白,可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大人既然无话可说,那就只好委屈一下承受点刑罚之苦了,日后君上问起来在下也好推说百般用刑之下大人仍未多说,看来是真的对此事毫不知情,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0

第二十七章 震慑众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