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记得那年石榴花开>t第十四章 对日寇的最后攻击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t第十四章 对日寇的最后攻击 3

小说:记得那年石榴花开 作者:晨昕然然 更新时间:2019/7/17 6:54:44

  (3)

没想到攻打登封县大冶镇的战斗进行了近一个月。

大冶镇是日伪登封县城周边的一个重要据点,也是最大的据点。日伪登封县长杨香亭、县伪自卫团团长刘耀祖、中统特务头子崔鼎甫都盘踞于此。大冶镇地处山区,敌人更是把据点修在了石山上。寨墙全部用石头垒成,周围又有壕沟,壕沟前后拉有密集的铁丝网。寨内敌人拥兵千余,且有迫击炮、轻重机枪等日式优良武器。对于没有重炮等攻坚利器的八路军来说,大冶镇据点,确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为了拿下大冶镇,八路军豫西支队会同新从延安赶来的中原军区六支队一起,组成野战支队,以三倍于敌的兵力包围了大冶镇。

这日拂晓,司令员带着他的侦察科长,担任主攻任务指挥的老虎团王团长二人来到距寨墙很近的一个土丘上,利用灌木丛的掩护对寨墙结构和地形进行侦察,选择进攻的突破口。侦察科长和王团长边看边低头在一块石碑上画图,就在这时,对面寨墙上一挺重机枪悄悄地瞄向了他俩,千钧一发之际,司令员大喊了一声:“卧倒!”同时推倒了他俩,自己则就势扑倒在地。

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重机枪响声,伴随一串子弹打到了石碑上,那正是侦察科长两秒钟前低头画图的地方,幸亏司令员推得及时,侦察科长和王团长才躲过一劫,但司令员却负了伤。子弹打到石碑上,溅起的碎石片扎进了司令员的后背,鲜血向开了泉眼似的水,沽沽外涌,瞬间湿透了军衣……。

“司令员!你受伤了!”侦察科长和王团长同声低呼,同时急忙掺着司令员下了土丘,隐蔽在一个石崖后。简单包扎后,侦察科长和王团长及闻讯赶来的支队其他领导都劝司令员回后方医院治伤。这可惹恼了司令员:看我不能坐,不能躺了是不是?我就是趴在担架上,也要看着你们拿下大冶镇,活促那三个大汉奸!

“司令员,你放心养伤,我们已找到了攻克寨子的‘金刚钻’”王团长说完,命人喊来了一个战士。这战士不是别人,正是在佛里集被莲子负责救助的重伤员,名叫宋石头。

原来,几天前,大部队完成对寨子的包围后,司令员就命部队发扬军事民主,各团各营召开“小诸葛会“让战士、干部献计献策,研讨攻寨方法。许多连队都提出了挖坑道,装炸药炸寨墙。但大冶镇地处山区,石头遍野,坑道掘进常因遇到巨石或石层不得不放弃。恰在这时石匠家出生的宋石头伤愈归来。他拍着胸脯说他能根据石头纹理判断出石层走向,让坑道绕过石层挖到寨墙下。

王团长原是准备带着宋石头考察一下地形后再作决定,现在为了劝司令员养伤,就顾不上许多,直接把宋石头搬了出来。

司令员一听,也不管别人怎么劝,非现时现刻就让宋石头带着自己去查看地形。无奈一干人抬着司令员,沿山围着寨墙隐秘谌察。

“就这里吧!”在寨墙东南角,宋石头指出了一处可作坑道口的地方。

“行吗?这里石头这么多,坑道挖到中间会不会被挡住无法通过呢?”不仅司令员心存疑惑,王团长更是直接开口询问。

“团长,你看前面不远处的那两棵桐树,按长势应该是同年发的树芽,但一大一小差别很大。这说明,小的那棵根扎在了石层上,而大的那棵离它不远,长势粗壮,说明根扎在了厚土层里。所以咱的坑道挖在这里时,向那棵大点的树稍偏一点,就可以绕过石层。”

“真不愧是石匠出生,说得有理!”司令员笑着夸奖。

“首长,我的命是嫂子给救下的,我就是要在这次战斗中,多多杀敌,为嫂子报仇!”宋石头红了眼圈,低下了头。

当初在佛里集的山洞里,他听到了山顶上肖瑛的喊声。他知道那是战友为了掩护他,故意引开了敌人。当时他也和莲子一样,以为肖瑛是自己战友灵奇的妻子,直到回到部队他才得知,那次救自己的,竟然是司令员的爱人。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哭了,他觉得作为一名普通战士,唯有英勇杀敌,才能报答司令员爱人的救命之恩。

王团长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不要再往下说,他知道,司令员并没有从肖瑛的牺牲的痛苦中走出来。

果然,那个背上扎满石片都不曾皱眉的青年指挥官,此刻却因为宋石头提及自己的爱人,而咬肌鼓起,面色阴鹜。

“司令员,这下你可以安心养伤了吧,有了这个金刚钻,我一定能率领部队拿下大冶镇”王团长立刻将话题转向了战斗。他知道这是对司令员心伤的最有效疗法。

就这样,司令员让人抬下了战场。

“七天!我就去养七天的伤,七天后我就回来!”

在包围大冶镇近一个月的日子里,大冶镇的伪军不停的向登封县城的鬼子求援。但鬼子自上次在凤后岭吃了亏,这回怕八路军再来个围点打援,就任凭大冶镇汉奸怎么哭喊,死活不出城。但他们又舍不得让八路军端掉这个豫西最大的伪军据点,所以时不时逼着城里的伪军出城增援。那些伪军们明知鬼子是逼自己去送死,虽不敢抗命,却哪里还敢真心去救援?出城慢吞吞,委委缩缩东张西望,一遇到八路军阻击,立刻兔子般撒腿回撤,缩回城里。几次三番竟一次也没能抵达大冶镇。这样攻寨部队的坑道作业,就得以有条不紊地进行。当坑道挖到离寨墙二百五十米远时,碰到了石层,部队在宋石头的指导下,向西拐了十米不到进入厚土层后再径直向北,直接就挖到了寨墙下。

这中间,寨子里的敌人,得知八路军在挖地道,曾派人站在寨墙上,用望远镜搜寻,或从寨墙上下到壕沟里,探听八路军挖坑道的声音,千方百计地寻找八路军挖坑道的方向。这可给八路军阻击手们一次大展身手的好机会,他们一看到敌人在寨墙上冒头,直接点射。打得敌人再也不敢露头。他们还相互比寨,看谁打死的敌人多。灵奇这时又是频频领先,让他的兄弟墩子那个羡慕嫉妒“恨!”

“团长,坑道周围都是镢头打洞声,怕是敌人在寻找我们的地道呢。”十几天后的晚上,宋石头向王团长报告说。

“立刻安放炸药准备爆破!”

凌晨4点,司令员大手一挥“引爆!”就听得惊天动地一声巨响,石块灰土冲上了半空,巨石垒就的高大寨墙,立刻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八路军老虎团的战士们,呼喊着越过缺口,冲进了寨内。

特务头子崔鼎甫,虽然一直没能探到八路军挖坑道的位置,但对八路军攻寨却早有准备。此刻他看到寨墙被炸开,立刻组织反扑,强大的火力压得突进寨内的八路军不得不退回缺口处,依据缺口的寨墙,向敌人反击。

“迫击炮!”司令员命令迫击炮手向负隅顽抗的敌人猛轰。同时,趁敌人将主要兵力都被集中到了缺口处,老虎团其他部队便趁机从北西两面寨墙强攻上墙。一时间那两处云梯成排,更有攀墙好手的特工队员们利用抓钩绳索飞身上墙,只一会功夫,北西两处被八路军攻陷。

见大势已去,崔鼎甫只好带领一个排的“精兵”退进了一所四合院,负隅顽抗,死不投降。

“轰!轰!”八路军突击队员们向房顶上甩了几颗手榴弹,先把房顶上敌人的火力点打掉,然后端着机枪冲进了院子。

“说!杨香亭,刘耀祖、崔鼎甫在哪?!”突击队长抓住了敌副官,厉声喝问。

“哒哒哒……。”没等敌副官回答,站在队长身边的突击队员就用机枪把房角处一个正准备向这边射击的敌人打成了马蜂窝。

“那个…。。就是崔鼎甫。”敌副官这时才慢吞吞地说。

至于伪县长杨香亭,早在八路军合围寨子前,就溜出了大冶;而伪自卫团长刘耀祖,也在寨子被炸开缺口时,谎称去寨外搬救兵,逃之夭夭了。这两个狡猾的敌人,直到1951年镇反时,才从四川和陕西两地押解回来,经公审判决后被执行死刑。这也应了那句话“欠下的,总要还的!”

大冶镇一仗,八路军威名远扬,极大的震摄了周边的伪军。加之世界反法西斯战役的节节胜利,更令他们魂飞胆破,许多据点的敌人,不战而溃,或直接倒戈,不到一月,登封周边竟再无敌伪据点,整个登封成了一座孤城。

9

t第十四章 对日寇的最后攻击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