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隔壁王家>第六章:深夜访镇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深夜访镇长

小说:隔壁王家 作者:济南 更新时间:2019/3/12 12:52:05

  奶奶拉着王浪的手,走过天井,来到二重屋的厅堂。奶奶放开王浪的手,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不悲不喜。

  渐渐地,王浪感到浑身不自然。

  奶奶满头白发,收拢在脑后,用玉簪别着,很精致。一身粗布衣裳,穿在身上很是得体。不象一般的老年人,那样臃肿。浑身散发出一股气势,压抑得王浪都不敢大喘气。这是么样的人家,才能生养出这样的人物。王浪偷偷朝奶奶看去,奶奶耳不聋,眼不花。平曰那慈善的笑容不见了,一双凤眼透着精光,正看着哩。

  王浪不敢正视奶奶的眼睛,耷拉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奶奶才开声说:“浪子,抬起头来,看着我。”

  王浪慢慢抬起头,叫了一声“奶奶。”

  奶奶说:“浪子,奶奶的话你都不听,还敢动手伤人。是不是奶奶老了?”

  王浪惊慌地说:“不是的。奶奶,现在是文明执法时代,我是看不惯他们的做为。”

  奶奶说:“哼,你知道什么?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火化是国家的政策,也是为了老百姓着想。他们只不过方式方法有点粗暴,你不要当出头鸟。听见了吗?浪子。”

  “听见了,奶奶。”王浪小心地回答着奶奶。

  奶奶说:“听见就好,回房复习功课吧。”

  晚饭后,王浪正在看书。房门打开了,大崔走了进来。王浪看了一眼,没理会他。大崔笑着对王浪说:“浪爷,我是去村子里,看砸棺材的人,砸棺材啦!”

  王浪抬起头,看着大崔,说:“那有什么看头,你不觉得无味吗?”

  大崔挠挠了头,不好意思地说:“那班人,几乎将王六爹锯死了,好得是我拉得快。”

  王浪问道:“么样回事?”

  原来是,王六爹的棺材料太高档,锤子都砸不烂。砸棺材的人,只好用电锯。王六爹心中舍不得,想到死后,烧成了灰,进不了祖坟山。当前政策要火化,又不敢抗拒。一时想不通,扑向棺材,叫砸棺材的人,将他一起锯掉。

  王浪听后,静静地思考着。大崔在旁边,静静地着王浪。过了一会,王浪抬头对大崔说:“你说,强迫老百姓不愿做的事,镇长有责任不?”

  大崔说:“浪爷,你想找镇长?”

  王浪站起来,说:“嗯,瞧瞧镇长有几个意思。”

  大崔说:“我也去。”王浪盯着大崔看,大崔弱弱地说:“奶……奶。”

  王浪说:“怕你了。走,去做准备。”

  夜深了,山村里静静的。没有月亮,不过有着满天的星星。

  王浪让大崔找来一个编织袋,自已偷偷地来到杂物间。轻轻地将大崔的摩托车推出来,不敢发动,生怕奶奶知道。推离隔壁王家的小路,大崔正在大路边等着。大崔说:“浪爷,要蒙面不?”

  王浪说:“不必,你是电视看多了?先去找王国彬。”

  两人骑着摩托车,朝村长王国彬家开去。村子里,大部人都睡了。只有那有亡者的人家,还亮着灯,有道士超度,和零星的鞭炮声。

  离王国彬家不远,将摩托车熄了火,两人下了车。王浪将摩托车推进树林里,手里拿着编织袋。对大崔说:“你到这里等,别出声。”

  大崔说:“你一个人行吗?”

  王浪说:“别啰嗦。”

  王浪轻轻地来到村长家门口,看见他家的大门还没关,堂屋里还亮着灯。走到屋角边,朝门口看着。这时,村长正从厕所里出来,边走边扣皮带。王浪知道是时候了,张开编织袋,套在王国彬的头上。右手一拢,将王国彬夹在胳肢窝下。几个起落,就到了树林里。村长王国彬,只觉得影子一晃,当时就蒙了,不知咋回事。

  王浪将村长王国彬放在地下,王国彬晃了晃脑袋,伸手将编织袋拿下来。啪的一下,王浪将王国彬的手打开。压低声音说:“别动!”

  王国彬说:“好,我不动。你到底要干什么?”

  王浪说:“这些天,你带人砸棺材,挺风光哦。”

  王国彬摇着头,编织袋呼吱响,说:“不是的,火化改革,我也扭转不过来。我是村干,我们都在政策领导下。我家的棺材,我带头先砸了。我也怕得罪人,都是乡里乡亲。”

  王浪压低声音,说:“死了那么多人,冤不冤。”

  村长王国彬叹了口气,说:“是我没做好,工作没做到位。我也很难过,下午几乎锯死了王老六。晚上去找了镇长,谈了近期的事。我们村死了十五个,都是自已寻的短见。镇长也怕出现民愤,叫我们可以放慢进程,别把村民逼急了。”

  村长王国彬,静了静,伸手拿开编织袋,知道那人走了。叹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朝家里走去。拎起电话,想给镇长说一下这件事。想了想,又放下电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省得得罪高人。

  王浪推着摩托车,离开树林好远。发动起来,朝镇上开去。大崔叽叽问过不停,说:“浪爷,村长知道是你吗?”

  王浪说:“没让他看见我,他胆子不大,没伤害他。”

  大崔说:“浪爷,深夜访镇长,合试不?”

  王浪说:“没事的,小心一点就行。”

  来到镇府门前,王浪让大崔将摩托车往回骑,在路边等着。镇府的办公大楼,是新建的。大大的国徽,挂在门头上方。王浪绕开有探头的地方,从两米多高的围墙上翻过。镇长的宿舍在三楼东边,跟办公的地方分开了。

  镇长是城关的人,去年新调来的。他爱人是县一中的教师,她还托王浪给镇长带过东西。

  王浪来到镇长的门前,敲了敲门。房里传来一声:“谁呀?是王国彬不?你还没回去呀?”

  门打开了,镇长伸出头来看。王浪伸手扭住了镇长的脖子,往里走,用脚关上了门。镇长东倒西歪的,跟着往里走,急急地问道:“谁呀?谁呀?”

  王浪按住墙上的开关,关掉电灯。说:“莫吵!问你几个事。”

  镇长说:“你这是违法的,我要报警,你逃不了。”

  王浪紧了紧手,捏着镇长的脖子,提起来,按坐在椅子上。镇长惊慌未定,王浪静静地看着他。镇长呼吸均匀了,王浪说:“砸棺材,死了那么多人,你有良心吗?”

  镇长叹了口气,说:“为这件事,你可以光明正大跟我谈,不必黑夜来,搞得象绑架一样。你也坐,我开灯,泡杯茶给你喝。”

  王浪按着镇长的肩膀,说:“不必。”

  镇长说:“随你,我还以为是唐家寨村王国彬回来了。他也反映了这个情况,刚走。我也跟县委反映了,是我工作没做细致,引起村民的恐慌。死了那么多人,要是有推手操做,后果太可怕了。火化的政策,我们各级政府,是抗拒不了的,要带头实施,执行。村民的想法,我知道。明天,我会挨家挨户去做工作。放心,现在起,不强执实行砸棺材,随村民自愿。”

  王浪捏了一下镇长的脖子,说了一声:“得罪了。”镇长昏过去了,王浪将镇长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打开房门,朝外看了看。轻轻一闪,溜下了楼梯,从原路返回。

  两人骑着摩托车,往家开去。

  镇长天亮时醒了,只觉得脖子有点酸痛。扭了扭胫。心想:倒楣,农村里藏高人。还是尽力为百姓做点实事,心中才踏实。

0

第六章:深夜访镇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