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隔壁王家>第十五章:接风饯行[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接风饯行[三]

小说:隔壁王家 作者:济南 更新时间:2019/3/27 20:56:36

  酒会上,王浪喝了不少的酒,没有用内劲去逼酒。随性而喝,来者不拒,让大家见识到了王浪的酒量。

  徐鸿民也喝了不少的酒,还拉着王浪的手,说个不休。他向王浪保证,回去后就叫项目经理滚蛋,这样的在公司从来没有过的。是自已没管理好,请王浪批评,监督。王浪拍着他的肩膀,说不怪他,今晚不谈工作,尽性吃喝。王宇忠看着徐鸿民直乐,说是喝高了,从来没见到小徐喝成这个样子。徐鸿民说自已没喝醉,问王浪信不。王浪笑着点头,他看到,徐鸿民虽然酒气 熏天,眼睛通红,但眼神有力,不象说酒话。

  朱兰馨很少喝酒,只敬了王宇忠一杯。请忠爷爷随意,都是自已人,别喝高了。她收敛了在商场的那种霸气,文静静的,还是不停地给王浪和大崔夹菜。大崔不让她夹,说自已又不是小孩。朱兰馨有办法收拾他,笑着,叮着他看。大崔觉得受不了,败下阵来。

  王浪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好你个大崔,到了省城也遇一怕,他怕兰姐的笑。

  王荣志拿瓶王老吉,要跟王浪喝一个,说自已是司机,不能喝酒,只好用饮料代替。

  王浪表示这个可以喝,今晚不用开车,随意喝。

  陈凤珍不干了,说她家王荣志是直性子,又不会扯酒经,喝醉了,回家难得服待,可以由她代喝。大家伙直乐,觉得王荣志同志惧内呀。

  王荣志挠挠头,说是老婆对他的爱,一般的人难得体会到。

  陈凤珍跟王浪走了个满杯,表示还要来一杯。王浪摆着手,意思是,差不多就行了。陈凤珍说王浪瞧不起女人,还不乐意。王浪只好又喝一杯,笑着解释。知道凤姐能干,在家是良母辣妻,让荣志哥服服贴贴的。在公司里是总会计,又是店长,能力大得很,谁也不敢瞧不起。

  大家听到王浪说到“良母辣妻”和“服服贴贴”时,都哈哈大笑,觉得贴切。陈凤珍满脸通红,很是不好意思。当看到王荣志,还在那里偷偷地傻乐着,觉得可爱。夹起一个鸡骨头,飞快地塞到他嘴里。大家的笑声更欢了,王宇忠也是直乐着。

  临了,王浪提议,大家跟忠爷爷喝一个。祝愿忠爷爷健康长寿,幸福快乐。

  王宇忠满脸欢笑,眼里布满了幸福的泪花。连说:“谢谢,谢谢大家。”

  散场,食府总管冯美琳送大家走到停车场。王宇忠请王浪随时去他家做客,说不用带什么礼物,只要王浪写幅字就行了。

  徐鸿民紧跟着,也要一幅。

  王宇忠笑着打趣,“小徐不是喝高了吗,什么耳朵,这点声音都听得见。”

  王浪答应写两幅,只要大家不嫌弃就行。并谢绝了王荣志开车送,路程又不远,说是跟大崔 溜达回去。两人沿着长江西路往家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夜也不深,在街道上行走的,有许多是外来的打工者们。下了班,洗个澡,穿得干干净净的,上街吃饭或逛夜景。到了夜里,华灯初放,那些描眉画眼的女人,挎着坤包,衣着开放,到歌厅唱歌跳舞。街道上,摆满了小商品,小商贩们个个精神十足,口若悬河,口沫横飞跟买者打着悲情牌,价格战,多一块就是多赚一块。还有卖水果的,油炸臭豆腐的。

  这条街道,在夜里,是最热闹的,是省城的夜市街。

  大崔在人群中,东看看,西看看,觉得好玩。又不知买什么东西,逛到最后,买了一付太阳镜。问王浪要买一付不,王浪笑着摇摇头。又买了一支老头乐。竹制的,五十公分长,二三公分宽,前头弯曲,象爪子,用来挠痒痒的。在身上试了试,挠了挠背脊,觉得好用,回去时送给奶奶。

  这时王浪听到 砰的一声,抬头一望,只见前面十字路口两辆车撞在一起。连忙拽了大崔一下,走了过去。

  是一辆红色的七座面包车,跟一辆奥迪A8L撞在一起。面包车上布满了灰尘,还有泥巴,一看是跑建筑工地的。王浪觉得奥迪车眼熟,是陈明辉的车。王浪有这个本领,见了一次,就不会忘记。在学校读书时,还是藏拙,不想表现出来,不想太惊艳。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奥迪车门打开,从车里下来两个人。真的是钢管租赁公司的陈明辉,另一个是在食府里一块吃饭,戴眼镜的那位。

  陈明辉走到面包车前,用脚踹着车门。指着司机说:“给老资下来,不长眼的东西。”

  面包车司机下来了,连声说:“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只要人安全,没出事,报警让保险公司来处理吧。”

  陈明辉甩了司机一耳光,骂着“报你个头”。指着从面包车里下来十几个人,乐了。

  “看看,超载了,七座的,装一二十人,你摊上大事了,还想报警,活得不耐烦啦?”

  面包车司机捂着脸,说:“老板,你要讲道理,好不好?又不是我违章,是你违了规,这里有监控,不信可以报警查一下。”

  陈明辉又挥手要甩一耳光,面包车司机偏身躲过了。十几个穿着工作服,身上布满了灰尘,脸色不善,走到面包车司机身边,团团地围护起来。

  一个身材高个,健壮的农民工,对着陈明辉说:“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再打一下试试!”

  陈明辉说:“比人多吗?等着。”说完摸出身上的电话,对着电话说了几句。挂了电话,看着农民工们。

  王浪知道陈明辉喊了帮手,论打架,农民工不是那班人的对手。搞不好,要吃亏。喊了一声,“酒驾”。

  身材高个的农民工,往陈明辉身上 嗅了嗅。

  “真的喝了酒,满身都是酒味。哈哈,肯定是酒喝多了,违章反转弯。报警,报警。”

  陈明辉一脚甩过去,“嗅你个头”。那个农民工,不在意陈明辉冷不防的一脚,跌倒在地。身边的农民工,一拥而上。对着陈明辉一顿乱打,起先还能躲避,后来只能双手抱头,随他们打了。

  跟陈明辉一起的,戴眼镜的青年,见陈明辉在挨打。走上前,对着一个农民工,一手刀砍下去,农民工倒地上了,晕了过去。又抬腿,踢过去,一个人飞倒起来,压在身后的农民工身上,倒下好几个人。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在报警。

  戴眼镜的青年,见农民工们不退缩,又抬腿准备踢过去。王浪见戴眼镜的青年,腿功不错,有点东洋人的空手道味道。拦着要上前的大崔,自已捏着一个钢镚,两指一挥。

  戴眼镜的青年连忙缩回了腿,脚象被铁锤敲了一下,疼得彻骨。大骂一声,“混蛋” 。又向四周看着,满脸通红,额上布满了汗珠。

  人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戴眼镜的青年满脸疼苦色。

  停了一会,戴眼镜青年弯腰扶起陈明辉,往车上送。陈明辉头发乱草草的,眼肿鼻血直流,白衬衫上布满了脚印,胸前还粘着鼻血。没有刚才的神气,低头往车里去。

  戴眼镜的青年,拉开车门,让陈明辉进去。自已车转身,对着农民工们说:“等着,你们一个也逃不了。逮住了,剥掉你们的皮,才知道惹不起。”

  王浪见戴眼镜的青年,眼神里满是杀气。知道他没打怕,不会死心的。伸手拿过大崔戴着的太阳镜,架在自已的鼻梁上。

  戴眼镜的青年,只觉得指点着农民工的左手一麻,一只有力的大手叉在脖子上。拼命用右手抵挡,慌乱挣扎中,还把自已的颈挠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红绳,系着一块玉牌,露了出来。他一点力也使不出来,感到快要窒息。王浪看着这块玉牌,有种相似的感觉。手上的力,松了一点。

  刚要跟戴眼镜的青年说话,听到警车的警报声。知道警察来了,随手一抓,将玉牌扯在手里。放开戴眼镜的青年,低头钻进人群里。

  开来三辆警车,下来十个人。走在前面的警察,叫围观的人散开。中间是位三级警司,他走到陈明辉的面前,说:“有受伤的吗?”

  陈明辉象是见到了救星,连忙握着三级警司的手,说:“有,有受伤的,我的内伤很重。你要再来迟点,我就给这班王八蛋打死了。”

  三级警司微笑着,又看着农民工,说:“有受伤的吗?”

  农民工中那个高个的青年,指着眼青鼻肿的陈明辉,说:“他酒驾。”又指着戴眼镜的青年说:“我们有两个人给他打伤了,一个昏迷不醒,另一个骨头被打断了。”

  三级警司对身旁的一个警察说:“你先送伤者去医院,让交警队过来处理一下,测试酒精度。”

  警察让农民工一起,抬起受伤的人,放进警车。拉响了警报,开往医院。

  陈明辉也说要去医院,身子疼得厉害,可能是骨头断了。只有那戴眼镜的青年,不说话,在大口喘着气。

  三级警司说:“等交警队过来测试酒精度数,然后去医院。”

  陈明辉说:“至于么?警官。我们没喝酒,放心。你看看,我这位朋友也受伤了,先去医院,在医院里也可以查。”

  三级警司走到戴眼镜的青年身边,问道:“哪里不舒服?”

  戴眼镜的青年,摇一摇头,表示没问题。用手扶着车顶,一脚踏地面,重心靠着车子,另一脚缩起。

  又开来几辆车,重重的关门声传来。几个大汉,挤开围观的人们,来到陈明辉的身边。

  一个人对陈明辉说:“陈总,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陈明辉说:“算了,你们都回去吧。警察在这里,别惹事,我另想办法。”说完,掏出手机,打过去,跟对方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将手机装进兜里,看着三级警司。

  一声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的手机铃声传进人的耳里。三级警司发现是从自已的手机上传来的,接通电话,说了几句。然后,朝陈明辉走过去。他笑着说:“嗯,不错,知道找关系。你跟我们的陈付局是什么关系?”

  陈明辉说:“他是我大哥。”

  “你亲哥?”

  “是堂伯兄弟。”

  “堂伯兄弟也是亲哥。”

  陈明辉见三级警司问的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急了,说:“先去医院吧,改天叫上我哥,请你喝酒,大家交个朋友。”

  三级警司笑着说:“喝酒就不用了,看看你这位朋友的脚,是不是伤了。”

  王浪听了,觉得这位三级警司是个妙人,铁定跟陈明辉扛上了,不卖陈付局的面子。

  只见三级警司,扶着戴眼镜的青年,问他那里疼。又弯下腰,指着那只缩起离地的那只脚,“这脚伤了?”

  陈明辉叫来的那班人,挤到戴眼镜的青年身边,扶着他,要送往医院。农民工中,有人出来拦着。吵吵闹闹的,场面显得混乱。

  三级警司大喝一声,“都让开”。声音特别响亮,陈明辉感得耳朵里嗡嗡响。他跟三级警司离得近,象是在他耳边喊一样。

  三级警司身边又多了几位警察,对着看热闹的人群,让大家都散开,该干吗就去干吗。

  三级警司对着看热闹的人们,用手指点着“都别犯事,不听劝的,我带你们回去吃宵夜。”

  围观看热闹的人们,也都笑嘻嘻地散开了。

  几个年轻的交警,穿过人群,来到三级警司面前,打了个招呼,都是老熟人。三级警司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笑着说:“这里交给你们,我带人回去问话。”又指着面包车司机“你,过来,测试一下。”

  交警队员,拿出测酒仪,叫面包车司机吹一口。吹一口,测试得酒精度数为零。让面包车司机过去,又走到陈明辉面前,让他吹一口。陈明辉看着三级警司,又看到人群中,有人用手机拍照,心都气得流血。不得不硬着头皮,吹了一口。交警队员,认定是酒驾,叫另一个队员带两个人一起陪着陈明辉,去医院化验。

  三级警司带着面包车司机和一群农民工,上了警车,开走了。现场只有几个交警在勘察,人们都走了,也还有几个看热闹的人。

  王浪带着大崔,往家走去。

0

第十五章:接风饯行[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