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飞天算>第0026章师傅不见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26章师傅不见了

小说:飞天算 作者:骏馨 更新时间:2019/3/27 10:46:23

屋子里瞬间没了人气儿,我顿时觉得空荡荡的黑夜宛若化作了无孔不入的迷雾穿透了门窗,毫不留情的吞没了屋里那仅有的一片光明,进而透过呼吸涌向我的体内,逐渐侵入了心底。

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与张道陵的对话,暗自下了决心——存够一百万,尽快提升修为,找到张道陵问清父母下落,

当然也想到了“鹅卵石”,不由得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我妈和我姐,为什么都不告诉我鹅卵石的作用?她们看到鹅卵石,改变主意了,是我做错了,她们不把我当成“家人”了吗?

我不自觉的冥想起来,一时间“夺舍的女鬼”,“忘忧草图案”,那“模糊的照片”上的第五个人、村里死人以及师傅重伤,所有片段在我脑海里不住的翻滚着错乱着,我顿觉心乱如麻。

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痴痴的瞪着屋顶,淡黄的灯光,渐渐地变得模糊了……我感觉心脏被泡进了醋缸里,重重的叹息声响彻了整间屋子,徐徐回荡。

一双柔软的手,轻轻的划过我的眼角直至嘴边,我朦胧的感觉到那温暖的手湿润了。

熟悉慈爱的女声在耳畔响起:“起来吃了再睡吧!”这声音满带着关切。

然而我以为我在做梦,不禁脱口轻喊,道:“妈,是你吗?”我没有睁开眼……不,我也不太敢睁开眼。我担心睁开了眼,看到的是那无尽黑夜,却听不到这暖心的声音了。

“妈,我不该阻止我姐和狼王的,我……我错了……那卵石一定很重要……”我脑子里频繁闪现着我妈和冷婆婆望着卵石的神情与望着我的那复杂……不,那是幽怨的眼神。

“好儿子,妈没怪你,来……起来吃了饭再睡。”朦胧中我感觉暖柔的大手抄着我的脖颈,身体不自觉的坐立起来。

我缓缓张开了湿润的眼皮,白影渐渐浮现,那熟悉慈祥的笑脸映入眼帘。我不自觉的笑得像个小孩儿,抹了一把眼睛,道:“妈你真的是你。”

“嗯,太晚了,你姐说你就喝了一碗粥,而且才醒过来。她给你做了饭,让我给你送来。先吃吧,吃完了好好睡一觉。”我妈摸着我的脑袋轻声笑道。

我看着蛋炒蒜黄和清蒸鲈鱼不由得又笑了,缓缓拿起筷子,慢慢吃了起来。

然而这两个菜一个是我姐做的蒜黄,另一个应该是我妈做的鱼。因为火候和作料的轻重是有区别的,不是一个人的习惯和手法。

我吃的很慢,因为她说过可能很久不会再来了,而我妈也并不是经常过来。但饭总有吃完的时候,天下也难有不散的宴席。

我妈收了餐具,笑着道:“儿子,能告诉妈你到底为什么不按之前跟我们商量的让他知难而退,而改成了极力阻止了呢?”

果然,我妈还是有些怪我了,我低头轻声道:“妈,是我不好……”“不是,妈没有怪你,你姐反而挺高兴的,妈只是好奇,跟你聊聊。”

我将狼王想借我的口说出我姐必须嫁给他的计策说了出来。我妈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随后我又说出那狼王左边的夫妻宫的殷红表示他确实很喜欢我姐,但是右边的殷红之气却只有一半儿,这是有人给他和我姐改了命方才会显示的面相。

“哦?”我妈不禁惊讶了发声,顿了顿,道:“你的意思是……”“是的,应该就是那个灰布衣的中年人做的。”我点头答道。

“那你最后写的那段——天意狼王启灵智,苦修甘座拥权势。更命曰不兴王族,焉知难保君王室。这意思是?”

我笑了笑,跟我妈解释了我激怒他才能有一丝机会可能他会松懈脸上笼罩的气,那也就能有机会看的更清楚他的面相。

当时我看到他的官禄宫晦暗与青涩,也就说他会回到无权的状态,而且他的命宫有一股黑气被一股白气反压,那就表示有人会取而代之,而且这人极有可能会伤害他。

我妈听到这儿,摇了摇头,道:“你解释的面相分析很详细,可这跟你写的那段话……”

我点了点头,认真的道:“妈你把每句的第四个字连起来念念看呢?”我妈想了想,沉吟道:“王座不保?”

我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随即解释了之所以说“更命曰不兴王族,焉知难保君王室。”是在提醒那灰布衣的男人——虽然他告知了改命会导致狼王家族的气运衰退,但没有算出来更严重的后果是狼王会王座不保,甚至性命堪忧。

同时,我也跟我妈解释了,改命是逆天而行,这狼王很可能就此损落。我妈听了震惊不已,一边表达着对狼王的憎恶,一边又觉得有些惋惜。

“总之妈和你姐这次都要感谢你呢。”我妈握着我的手亲切的道。我猛地摇头,笑着道:“我们是一家人,不用客气吧。”

“哎,妈是高兴糊涂了。”我妈歉意的笑着道。

我嘴角一阵抽搐,但终究欲言又止——没在追问“鹅卵石”。

“谢谢妈和姐给我的饭菜,很好吃。”我笑着岔开话题,缓解着尴尬。

“妈,这些您先别告诉我姐。我会帮她……”“你别做傻事,这可能也是丫头的命吧。”我妈说着,不由得一声轻叹。

“砰!”得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一个白色的纸球落在了门旁边。我不禁疑惑的对视了我妈惊异的神情。

我妈拦住了我,走过去拾起了纸球,审视了一会儿,确认安全才递给我。

打开纸条,我发现上面赫然写着“三个月后,后山天阳洞一聚”。我将纸条递给了我妈,她看了之后更显疑惑,呢喃自语:“三个月?”

我望着我妈有些不安的神情,不禁疑惑了,问道:“三个月,这时间……”“哦,没什么,妈只是也很好奇。”

我觉得有些奇怪,便追问道:“您知道这人是谁吧?”“这个妈确实不知道。”

我妈不知道这人是谁,而我好奇的恰恰也是这点。但我妈却貌似好奇的是三个月这个时间?

我不由苦笑了起来,淡淡的道:“好吧!”“儿子,你还生气吗?”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笑道:“我以为我做错了。所以……”

“所以才会说再不会帮你姐挡亲了是吗?”我妈挑着眉梢,面带微笑的确认着。我点了点头,肯定了。

我妈紧接着便长出了口气,让我别多想,一转身消失在原地。我虽然没有问出口那鹅卵石的作用,但起码消除了误会。

此刻,我顿觉心情舒畅了许多,冲了凉,走到里屋,躺在了床上,很快呼吸均匀了……

朦胧之际,那嘈杂的电话铃声强迫我撑开了睡眼,我翻身摸到了手机,已经深夜两点了,是医院的电话。

我不由得心中一悸,一股莫名的不祥涌上心头。我咬着牙按下了接听键,放到耳边,心跳声夹杂着电话里的女声传入我的耳膜:“喂……请问是金广文家属吗?”我“嗯!”了一声,她又道:“金广文不见了!”

我立刻挂了电话,飞奔到村口的公路上,打了车直奔医院。我一定要当面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约莫两个小时,车子停在了市区第一医院门口,我立马狂奔着,直奔医生值班室,却发现没人。

我现在楼道里,忍不住焦急的喊着医生。很快一个戴着眼镜,十分秀气的女大夫拦住了我,问道:“你是金广文家属。”我点了点头,急切的道:“你是方才跟我通话的……的大夫?”

她“嗯!”了一声,我赶忙问道问她我师傅去到底怎么回事。她脸色顿时难看了,说是被一个眼睛泛着绿光穿着黑袍的男人给掳走了。

我顿时震惊了,下意识的拉着她直奔我师傅的病房,道:“当时你在场?”她点头,犹豫着“嗯!”了一声。“那你没看住他们?”我气愤的质问着。

“他们……他们从窗户走的。”那女大夫怯怯回答着。

我自然是朝窗户望去,发展赫然有两个比较大的脚印,同时还有一抹貌似鞋子摩擦留下的痕迹。

这是五层楼啊,能从窗户拖着个人从这里逃跑,这人的确是不简单,也难怪她看不了了。

于是,我掏出强光手电桶,向楼下照了过去,果然在地上发现了脚印,奇怪的是没见拖痕。我师傅可是昏迷状态,怎么可能呢?

我发现脚印一直通向不远处围墙的附近,顺着脚印跟了过去,果然这脚印通向了墙外。显然这是跳墙跑了啊!

我迅速翻过了墙,继续追踪着脚印,走了约莫十分钟。我发现突然断了,但就在我近前看到两双人的脚印,看印记能想象得出这俩人当时是面对面的站着。

悠然,这其中两只脚印不见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竟然看到了狼的脚印。那人的脚印应该是我师傅,因为我师傅住院时候穿的就是这双鞋。

我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不过仔细看过去并没有见到搏斗的痕迹,我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这两脚印变成了一只脚印,脚尖方向与狼的身体呈现平行的位置,这应该是骑上了狼。然后便再也看不到狼的脚印了……

2

第0026章师傅不见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