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飞天算>第0034章鸠占鹊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34章鸠占鹊巢?

小说:飞天算 作者:骏馨 更新时间:2019/4/8 23:52:50

豪车飞快的开走了,经超蹙着眉头望着我道:“这人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你怎么还帮他?”他说着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茶碗一饮而尽,将茶碗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显然是对我的做法有些意见了。

我不禁无奈的苦笑着耸了耸肩,总不能告诉经超说那是为了钱吧。不过如果这个唐老在商界有一定的地位,倘若对此事添油加醋的描绘一番,对我以后的生意难免会有影响。

毕竟这算命的生意最终靠的就是口碑了。此刻屋子里再度迎来片刻安静,仿佛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于是,我当先开口岔开话题,意欲缓解尴尬:“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后山一探究竟?”

“我随时都可以!”经超和时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道。于是,我快速的收了桌上的餐具,拿到厨房刷洗了。此时我方才想起来,时恺是今天才到的,这刚来就开始忙活总是不合适啊。

我不禁觉得刚才貌似有些有些心急了,我不由得尴笑着对时恺说道:“您着旅途劳累,要不我们休息下明天再上山吧,着眼看着下午四点了……”

“也是啊,过去说不定没看出什么来天都已经黑了。”经超笑着附和道。然而时恺却是点着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没事,那里的风水却是有些古怪,我想尽早弄清楚。”

我思来想去总觉得万一过去了赶上天黑不太好,所以坚持还是留下来了,时恺自是拗不过我和经超。此刻我们坐在桌前喝着茶,偶尔彼此寒暄几句。

经超讲起来跟时恺一起执行任务的一些事情,我听的也是饶有兴趣,聊聊天倒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慢。约莫两个小时的样子,一阵引擎的轰鸣打破了傍晚的沉静。

唐老的豪车再度停在了店门口,他摇下车窗喊道:“大师,麻烦您赶紧跟我去一趟家里。”看来是我的方法没有起到作用,这唐老方才去而复返。

我不禁蹙着眉头开了门,走到了车旁。唐老吞了口水,仿佛才定了心神,重复道:“麻烦大师跟我去一趟家里,事情变得有些严重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自是不着急出门了,想来也算是这老小子运气了。于是,我淡淡的问道:“怎么了?”“我刚才用了您的方法,那群老鼠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变本加厉了。现在我儿子变得貌似有些神志不清了,见人就咬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极有可能他的儿子被老鼠精上身了。这事情确实变得有些麻烦了,不过这正是经超的强项啊。说话间,我不禁扭头望着经超。

然而,这时时恺走了过来,淡淡的道:“你的问题我能解决。不过……”时恺说着便定睛望着唐老,突然停住没在继续说下去了。

唐老有些诧异的看着时恺,紧接着望着我问道:“这位是……”“嗯,是我朋友的一个同事,他是风水高手,叫时恺。”我微笑回应,算是给他引荐了时恺。

我见他的表情有些迷茫了,不过很快,唐老便爽朗的笑了,他道:“只要能解决问题……”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时恺便开口报价,道:“十万!”

我心不由得咯噔一下,这时恺也太能坑了,这一开口就是十万块,现场的情况还不一定什么样子,竟然开始漫天要价了。

不过我看着时恺那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经超所在的灵异调查队真是卧虎藏龙啊,一个风水师竟然也有自信能够降妖除怪了。

我看到唐老的面色有些难看了,随即他疑惑的嘟囔着道:“这……方才印大师已经……”这老小子明显是因为我方才的“失误”怀疑起我们的能力了。

然而,时恺此时果断的搭话了,他斩钉截铁的道:“他只是个算命的,当然不懂你这鸠占鹊巢的解决办法了。”

我听了也是无语啊,这时恺不仅是冷酷,难道还有些刚愎自用?这是全然不顾我是经超的兄弟啊。

我不由得望向经超,他也是一脸懵逼的望着时恺,看来也是不知道时恺还有这能耐。然而时恺仍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现场再度陷入了一片沉寂,气氛因为时恺的一席话变得有些尴尬。

唐老依然没有更近一步的意思,他没有说不行也没有说可以,只是直勾勾的望着我。那眼神仿佛嗷嗷待哺的婴孩闻到了**汁的香氛。

这状态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我方才回过神来。于是,我将注意力再度集中到了他的迁移宫上。果然他的迁移宫有了意思变化——青黄之色竟然淡了一些。也就说,时恺的确可以令事情有所转机。

我分析至此,不禁望了一眼依然泰然自若时恺,然而经超此刻跳出来插话了,不过这话插得我很高兴,他道:“这要收钱的,三万!”经超说这伸出了三个手指,挑了挑眉毛,那一双大眼已然冒了金光,仿佛钱已经放到了他手里。

“好!”唐老竟然痛快的答应了。我心里自是说不出的高兴了,随即我对唐老认真的点了点头,肯定的答复解除了他的顾虑。

此时,那唐老方才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十万就十万,不过要是再搞不好,我可要你们陪我房子了。”

随后,我们跟着时恺一起上了唐老的车,一路上当然是没有太多的攀谈了。车子约莫行驶了二十分钟,一栋白色为主色调的别墅映入我们眼帘。

别墅的四周围着玉石的阑珊依附着桂馥兰香,不远处的池塘莲开并蒂,庭院中的假山澈澈水流,这如画的怡人之景确实让人神清气爽。

我自然是看的有些如痴如醉。然而时恺那淡漠的声音煞了我欣赏美景的心情,他道:“您这房子是从什么人手里买的?”唐老踩了刹车将亭子挺好后,方才开口答话:“从一个生意上的朋友那里买的……”

他边说着边张罗着我们下了车走出了车库。原来这唐老也是看中这房子周围的景色和价钱了所以才买了下来。

他自然是觉得很值的,说话间脸上更是难掩着得意,却没想到时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他跟你有仇吧?”

“这……大师的您的意思是……”

“这房子的风水布局是人财两旺的风水宝地。可惜被人动了手脚,而且是个高人……”时恺淡淡的说道。

时恺边说着边审视着四周的环境,还不时伸出手,貌似在感受着什么。此时,经超正一眼一眼的白着时恺,显然是看不惯他这故弄玄虚的做派。

强烈的好奇心,催使我也环顾着四周的境况。悠然,一声痛苦的哀嚎打破了片刻的宁静,唐老下意识的惊喝道:“不好,是我儿子!”他说着便当先蹿进了屋子,我们仨紧随其后。

然而,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我们——一只**大小的老鼠正握着刺入唐老儿子肩头的匕首,血不住地从伤口溢出来,地上一片殷红。

此刻,那老鼠眼睛迸发着寒光,打量着我们,我不由得打了哆嗦。紧接着它切齿说道:“你们谁是印小天?”老鼠精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纸条,轻蔑与藐视神态清晰的烙印在脸上。

我下意识的咬了牙,向前跨出一步,却没想到时恺抢先开口了,他狠声说道:“强盗也有理直气壮的时候了?你想怎样?”这声音冰冷彻骨。

老鼠精自然是看出时恺来者不善,瞬间显了原形,露出了满口的獠牙,曲着四肢,伏在地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时恺轻蔑的瞥了一眼老鼠精,不屑的道:“不过是一只修炼了一百多年,尚未化形的鼠仔,竟然如此嚣张?”

说话间,时恺右手一番,棕黑的罗盘当即握在了手上,晦涩的咒语脱口而出。我顿觉浑身一凉,不由得抬头望去,却见屋子里瞬间笼罩了一层像是凝重的黑雾?不……那是……乌云。

因为紧接着我看到那“黑雾”中隐隐闪烁着耀眼的亮光,“轰隆隆……”的声响瞬间响彻了整间屋子。这诡异的变故令我不由骇然。

那唐老也是惊目圆瞪,微张着嘴,显然也是惊呆了。反观经超却是镇定自若,颇为赞许的望着时恺,频频点头。

那老鼠精猛地抬头,望着头顶奔雷作响的乌云,表情愈发的凝重了。“你到底什么人?”老鼠精的眼神缓和许多,声音略微的颤抖着。

“想请你换个地方。”时恺惜字如金,斩钉截铁的道。不过我看着时恺的严肃冷峻的表情,这已然是客气的了。

“不可能……”那老鼠坚定的回应着,后腿应声用力一蹬,双手化瞬间化为利爪,向时恺扑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然而时恺的反应更快,但他没有做出任何激烈的应对措施,仅仅是淡淡的轻喝一声:“电!”那乌云中应声一道电光疾闪,电光刮袭着地板“嗤嗤……”声频频响起,挡住了老鼠精的来势,逼的老鼠精怪叫着精频频后退,方才躲过着致命的闪电攻击。

“还来吗?”时恺挑了眉梢,轻蔑的笑着说道。“大师,我们自有生以来,一直依附在此修行,换个地方……只怕……影响修行。”

此刻,那老鼠精恢复了直立的身姿,它望着地板上那丈长寸宽的鸿沟,表情极其的复杂,语气也缓和许多,甚至略带着央求。

不得不说时恺的应对之策虽然表面看来简单粗暴,但也印证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理论与争辩都显得极其的苍白无力。

时恺见老鼠精服了软,当即大手一挥,散去了乌云,转身对我们说道:“我跟他单独聊会儿。”我们三人自是心领神会——虽然绝对的实力压制,但也不能持理不饶,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一群老鼠精。

我们仨人来到了唐老家的客厅,他连忙泡了茶客气的端了上来。不不过是喝了一碗茶的功夫,我们便见到时恺走了出来,他淡淡的说道:“成了,它们愿意换个地方。”这声音没有一丝的情绪的波动。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

时恺说着便大踏步走了出去,随即他拿出了那仿佛泛着油光的棕黑罗盘,在别墅庭院中走了一会儿,停在了别墅西边的侧门附近,道:“就是这里。”

话声方落,成群的老鼠便排着整齐的队伍朝他手指的方向蠕动而去。我诧异的看了一眼唐老,他尴笑着道:“那是地下室。”他说着便跟着时恺朝那个方向快步走去。

我望着那些正结着队,乖巧的进入地下室的大老鼠,不禁好奇时恺到底跟老鼠精说了什么了,这别墅的风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约莫五分钟的样子,老鼠全部进入地下室,时恺和唐老缓步走了回来。那唐老一个劲儿的拍马献殷勤,然而时恺依然是板着脸,貌似并不怎么领情。

很快,唐老高兴的结了账,开车送我们回了店里。进了店门口,唐老频频的望着时恺,又看着我,一副语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坐在桌前喝了口茶,道:“唐老有什么想问的吗?”

果然,唐老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关于他家里风水的问题,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我之所以没问,是因为时恺直到现在对唐老家里的风水问题只字未提。

我本以为时恺是懒得说,可没想到这小子就等着唐老发问。此刻时恺挑着眉毛看着唐老,问道:“你想知道?”唐老当即“嗯”了一声,继续道:“如果可以还请大师帮我把它改了。”

“三十万!”“啊?”唐老不由得惊讶出声,一脸的不置可否,我是强忍着没跟唐老异口同声。唐老吞了口水,一脸为难的道:“这我已经付了……”

然而时恺冰冷的声音硬生生的把“钱”字给压了回去,他道:“一码归一码。”唐老的面色更加难看了,他睁大着眼睛望着我,良久没有说话来。

我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时恺的情商和智商了,他方才丝毫不搭理唐老的殷勤,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我当然知道那唐老是在向我求助了,但时恺怎么说也是经超的同事,他难得来一次而且碰上了这个奸商,不狠狠的赚一笔我都觉得亏得慌。于是我微笑着道:“唐老,我的三万您准备……”

“哦……马上……”唐老说着转身到车里拿了钱递到了我手上。我借了钱,用口型告诉他:“破财免灾!”唐老当即无奈的苦笑着,望向时恺道:“好!您先告诉这风水局有什么影响,怎么个破解法?”

时恺听了瞟了一眼唐老,淡淡说道:“白虎压青龙,青龙变臭虫!”

0

第0034章鸠占鹊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