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梦萦天山路>梦萦天山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梦萦天山路

小说:梦萦天山路 作者:韩荣军 更新时间:2019/3/14 12:42:15

熄灯号响了,班长一声令下,新兵们迅速回到自己铺位,脱衣睡觉。他们把棉衣、棉裤盖在被子上。

刘憨小嘱咐一句:“把棉裤正反搞清楚,要养成习惯。紧急集合的时候,黑灯瞎火的,不要连裤子都穿不上。”

新兵们入睡很快,通铺上鼾声很快响了起来,室内炉火烧的暖烘烘的。安军睡不着,他挤在通铺上,枕头很硬,枕头是军用枕套塞进几件换洗衣服而成。他把棉被一角扯过来垫在头底下,顿时舒服了许多。

参军离家第一天,他想得很多。 他想家,想起了妈妈,想起在武装部出发的那一刻,妈妈眼里闪现着泪花。

儿时的歌曲在耳畔响了起来。“叮铃铃,当啷啷,清早起,大太阳,你好,我好,他也好,大家都为工作忙。”

“大哥哥你呀快快来,小朋友们呀莫躲开。哇哈哈,哇哈哈,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安军笑了,那是多么无忧无虑的时光。安军记得在军区幼儿园,夏天的早晨,走廊里响起起床铃声。幼儿园阿姨推门进来大声喊着:“小朋友们起床了,到室外运动场集合。”

寝室里的床有二十余张,两张床并在一起。幼年的安军与小朋友们一样,懒洋洋地穿着衣服,两个阿姨走过来帮助小朋友。一个阿姨走到安军身边,安军已经穿上衣服,光着脚站在地板上。阿姨帮助安军扣好衣扣,穿好鞋袜。

安军这时候想起了妹妹,从托儿所、幼儿园到学校,妹妹都是依靠着哥哥,与哥哥形影不离。现在兄妹俩都穿上了军装,妹妹再不能依靠哥哥,哥哥再不能照顾妹妹。

这时候,安军的母亲赵医生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儿子、女儿小时候住在幼儿园、学校,到周末才能回家,平时在家里就是她和丈夫两个人。“文化大革命”以后“打破资产阶级特权”儿子、女儿回到家里,一家人住在一起。今天家里又剩他们老两口,年轻时成天忙着工作没有感觉,现在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

早晨目送儿子乘坐的汽车在风雪中渐渐远去,整整一天她就像丢了魂似的。她也经历过一线作战部队的生活,经历过战争,在进疆初期的剿匪战斗中,也曾亲眼看着年轻的士兵失去生命。她不是偏心眼,她明白尽管在这和平时期,儿子在一线作战部队当兵与女儿在文工团当兵不可同日而语。

赵医生又想起儿子小时候,那一个星期天,好不容易一周回家一天的儿子惹她生气,挨了她一顿打,回学校前晚饭都没有吃好。想到这里她用被子蒙着头抽泣起来,儿子的牛脾气,使他小时候没有少受处罚。

安部长受老伴影响,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一支烟,这一夜老两口一夜未眠。

张明存:在我与安平熟识以后,她多次提到哥哥的牛脾气。可是我只有在新兵连他与九班副对刺的那一回,我感受到了安军那种面对强手绝不服输的劲头。我与安军相处仅有短短八个月时间里,日常生活中从没有看到他摆出干部子弟的架子。他总是谦虚待人,不与人争利。就拿伙房打饭来说,一次连里改善伙食,轮到安军值日去打饭,主食都打回来了,安军的菜还没有来,全班端着饭碗可怜巴巴地等着安军,班长都生气了。安军回来说:都是你争我抢的,我挤不到前面去。我当时奇怪地看着安军,打个饭都挤不到前面,军事训练的那股劲头到哪里去了?从那以后凡是连里改善伙食,班长都不让安军去打饭。现在我想明白了,安军从小衣食无忧,他没有学会在生活中你争我抢。

营房里炉火闪着金色的光芒,哨兵推门进来查看,又走了。在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安军渐渐进入梦乡。

起床号响了,新兵们你碰我,我撞你地穿着衣服。

室外还是漆黑一片,借助营房窗户透出的微弱灯光,新兵们在班长带领下开始简单地队列训练。

天渐渐亮了,阳光从天山雪峰一点一点地移向营房背面的山坡,安军终于可以仔细看一看,他新生活将要起步的,如同他成年仪式般庄严的地方。这是一个在梦中也不曾出现过的,完全陌生的地方。

白雪皑皑的山峰,黑黝黝原始松林,清澈的蓝天。还有隐藏在白雪覆盖山坡上的营房,视野中所有移动的物体全是绿色。

早饭后,全团召开《新兵训练动员大会》,全团新兵在清扫了积雪的团部操场上席地而坐。两张覆盖着草绿色军用毛毯的三屉桌,四把椅子,就是团领导的坐席。

清澈的阳光洒在高高的天山雪峰,洒在白雪覆盖的营区,洒在新兵们草绿色军装上。从新兵的角度望去,团领导身后映衬着巍峨的雪峰,会场氛围更显得庄严肃穆。

动员大会在团政治处主任主持下,政委首先讲话:“新战友同志们!我代表团领导欢迎你们到来。你们是部队的新鲜血液,我们部队就是这样通过吐故纳新,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你们即将开始新兵训练,时间虽然不长,但你们面对的是不同以往的全新生活。从今天起,你们要告别老百姓的生活习惯,通过这一阶段训练,初步实现向一个革命军人的转变。——。”

接着团长讲话,他的讲话紧紧围绕当前的使命任务:“新战友同志们!从今天起,陆军H师步兵X团1971年新兵训练正式开始了。应该说从你们穿上军装那一刻起,你们就不再是一个老百姓,而是一个革命军人。但是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革命军人,要经过一个过程。你们要时刻以一个革命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革命军人的标准是什么?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切行动听指挥。现在我们面临强敌大兵压境,已经把我们逼到深山老林里来了。你们要通过训练,练就一身过硬的军事技术,紧握手中抢,随时准备歼灭一切来犯之敌。——。”

团领导的讲话有一句安军印象深刻,“尽快实现从一个老百姓,向一个军人的转变。”

安军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老百姓。从幼儿园、学校的军事化管理,到家庭的军事化的生活方式,军队的生活规律早已让他习以为常。

上学了,这所学校诞生于战火纷飞的年代。前辈们在后方读书,他们的父母在前方打仗。学校每年都要举行庆祝成立纪念日活动,唱校歌,“——伟大的八一,是英雄的人民解放军。我们是八一的子弟,是人民战士的儿女,——我们要创造奇迹,奔向共产主义。”

清晨,学校“山字楼”走廊上响起刺耳的起床铃声。男生宿舍,安军与同学们紧张地穿衣、叠被。

同学们从“山字楼”朝向操场的三个门鱼贯而出,在老师带领下跑步、做操,上晨检。

下课铃声响了,各班在教学楼前集合,跟连队士兵一样排着队,唱着歌走向食堂。

宽敞的餐厅里,饭桌上饭菜已经摆好,学生们开始就餐。失去约束的少年本性显现,餐厅里顿时闹成一片。值班老师手持教鞭敲着饭桌:“不许说话,认真吃饭。”

幼年的安军和小朋友们不知道父母的名字,有大人问:“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小朋友记得大人对爸爸的称呼,他们会将大人们对爸爸职务的称谓与爸爸的名字等同起来。他会向大人一样在姓氏前面加上职务:“我爸爸叫某处长、某部长、某参谋长、某司令。”

他们的回答常引起大人的哄堂大笑。

小朋友们吵架也充满战火硝烟气息:“我叫我爸爸派大炮把你们家炸平。”“哼!我叫我爸爸派坦克把你爸爸的大炮和你们家都消灭掉。”

安军幼年时期的日常活动多与军事有关。学校经常组织他们到部队参观。暑假、寒假里军区大院的干部组织他们做作业、观看军事演习。

星期天爸爸带着安军观看军区马术队的马术表演,最让他感到新奇的是,马上单杠,马上重机枪。

士兵们在进行射击训练,安军和小伙伴卧倒在士兵中间。他们学着士兵的样,要士兵帮他们拉开枪机,他们端起枪瞄准、击发。他们喜欢机枪,因为机枪在扣动扳机的时候有明显的震动感,与实弹射击有点像。

长大了,军事训练的内容成了他们的游戏。放假的时候,他们找来护具、木枪厮杀起来。有时候路过的叔叔也参与其中,成了他们的老师。穿着破衣烂衫,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到家里是常有的事情。

两年前,上级下发内部通知,要求领导干部子女脱离各种群众组织。许多军队领导干部纷纷把子女送到基层部队锻炼,13岁的安军来到军区地炮团。于是军区地炮团130火箭炮营,一个连续多年的四好连队,有了一名自付伙食费,自备军装地小兵。

军区地炮团营区位于乌鲁木齐。整齐的砖瓦房,宽阔的操场。在一排穿着炮衣的130火箭炮车前,立着一块黑板,黑板上写着“最高指示”,连指导员带领全连政治学习。

每天与连队官兵一起,“天天学,天天练”(那个年代要求革命、训练两不误。每天政治学习一小时,军事训练一小时,雷打不动),一起参加生产劳动。安军第一次经历了基层连队生活的磨练。

130火箭炮实弹射击任务下达了,安军加入到火炮射击训练中。

经过近两个月的训练,军区地炮团130火箭炮营开赴实弹射击场。伴随着火箭弹发射的“鬼”叫声(当时老兵们对火箭弹发射声音的描述),火箭弹尾焰燃起的火光及弹尾喷射扬起的沙尘笼罩着整个发射阵地。安军第一次经受了战火的洗礼。

0

梦萦天山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