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梦萦天山路>梦萦天山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梦萦天山路

小说:梦萦天山路 作者:韩荣军 更新时间:2019/3/15 12:33:16

新兵训练正式开始了。队列是新兵训练的首要内容,通过队列训练,可以使新兵摆脱老百姓的散漫习气,培养军人令行禁止的作风。

训练场地就在营房前的平台上,以班为单位,受场地限制各班交叉,行进距离十余米。新兵班长刘憨小是一班的指挥员兼教官。

队列训练从稍息、立正开始,每个动作刘憨小先作示范,新兵们以分解动作开始练习。

刘憨小在新兵一班队列训练中,不厌其烦地纠正每个新兵的动作要领。可是当他走到安军身边,像对待其他新兵一样,伸出脚去纠正安军脚的动作,可是安军的动作与他教的一模一样。伸出手到安军后背,可安军收腹挺胸完全符合规范。每当刘憨小走到安军身边,他什么都不用作。在左转、右转、后转及齐步走训练中,安军仍是从不出错。

到目前,刘憨小对安军的印象是:这个白净的,看似有些弱不禁风的城市兵,接受能力很强,一教就会。在新兵一班,安军是刘憨小重点关注的对象。城市兵就是城市兵,不一定在什么时候他就要把尾巴翘起来。在刘憨小的带兵经历中,对城市兵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成见。

刘憨小开始思考,怎么对付这个城市兵。开训以来他每天都要训斥动作做不到位的新兵,可是总找不到理由教训一下这个安军。依刘憨小的带兵经验,首先要让他服气,绝不能让他把尾巴翘起来。

刘憨小想好了策略。这天下午,他把新兵一班队伍整理好,开始下达口令:“齐步走,——正步走,——齐步走。齐步走,——跑步走,——齐步走。”

一班长这一连串齐步转正步,正步转齐步。齐步转跑步,跑步转齐步的口令,让临近的新兵班长们摸不着头脑。看着乱成一团的新兵一班,班长们议论起来。他们不能理解刘憨小这位老班长,新兵们正步走都没有学,他就把队列训练后期科目搬到了现在进行。

新兵们乱是自然的,可是安军没有乱,他完美地执行了班长的口令。

刘憨小有些傻眼了,他压制这个城市兵的策略失败了。他现在意识到,安军这个兵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自以为带兵经验丰富的刘憨小还真遇到了新问题,这是他入伍五年来首次遇到这样的问题。

刘憨小这个深谙带兵之道的老兵,仍然严格执行着他带兵生涯的第一原则:决不能让任何一个兵,在他面前把尾巴翘起来。

刘憨小不动声色地整理好队伍,在队列前对全班进行了严厉批评:“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我看你们都不用训了,回家到热炕上喂孩子去吧。”

课间休息,营房前平台上,新兵们三、五成群或站或坐。

张明存来到安军面前:“安军,你累不累?我是越练越糊涂。原来我想不就是站个队嘛,现在看来,比学校的站队可复杂多了。

安军看着张明存笑了笑,他明白新兵在队列训练时的感受:“刚才班长是在测试咱们。队列训练最基本的是军人姿态养成。良好的军人姿态不是几天就能形成的,现在要做的是缩短这个过程。咱们训练一结束,挺起来的胸又塌下去,收起的腹又软下来。咱们要养成习惯,让队列训练中的军人姿态保持在日常生活中。”

张明存:队列训练开始后,我一直在注意安军。我是想,他比我们晚来一周,耽误了一些训练内容,在训练中可能要拖全班后腿,可是在实际训练中我发现,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做得好。那天下午,班长一通口令,把全班都搞懵了。我看到唯独安军的动作跟上了班长口令的节奏,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动作是对是错,只是感觉他似乎正规训练过。

从这一天开始,安军和张明存像那个年代时兴的那样,“一帮一,一对红。”互帮互学起来。

很快一班的新兵都聚拢在他们周围,坐有坐姿,站有站像,上厕所的路上都是队列步伐。

队列训练进行着,新兵一班的成绩很快名列前茅。

一天,新兵训练课间休息,老兵们在连部操场上对刺训练,热闹的场面吸引着新兵们在高坡上围观。轮到九班副上场了,这个六八年入伍的老兵,又黑,又高,又壮。在他的枪下,几个老兵,陆续败下阵来。

安军沿着坡上台阶来到老兵们面前,从一个老兵手中接过一支木枪,看着老兵们说:“我能试一试吗?”

老兵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眼前这个新兵嚷嚷着:“让他试试,让他试一试。”

老兵们不服气这个新兵来挑战,他们要让九班副给新兵来个下马威,好好长一长老兵的志气。让新兵们知道,什么是老兵,什么是新兵。

安军穿戴好护具,手握木枪,等待九班副进攻。

这个九班副,可没有把眼前这个新兵放在眼里,在老兵们的呐喊助威声中,他想一个回合结束战斗。

九班副连续几个突刺,安军左防右档,一一闪过。他心里来了气,看来是小看这个新兵蛋子了。

刘憨小被操场上热闹的场面吸引,他来到通往操场的台阶前:“谁跟谁对刺,这么热闹?”

一位新兵班长:“九班副跟一个新兵。”

刘憨小:“跟新兵?”他把新兵这个词咬得特别重。

张明存在旁边说话了:“班长,是安军。”

刘憨小脑子里“嗡”的一声,安军!他懂得刺杀是怎么回事?这个城市兵真开始捣蛋了。他有些火冒三丈,他真想冲下去,三把两把扯下安军的护具,把安军拽回来好好训斥一番。

刘憨小顺着台阶来到操场,拨开人群走到中间。

这时九班副围着安军走了几步,下一步进攻方案他已经确定,他要拿出他的杀手锏。

只见他运足气力,又是连续几个突刺,忽然腾空跃起,木枪从上向下朝安军当胸刺来。

安军已经体会到九班副的厉害。他握枪的左手,在九班副强力击打下,几次差点脱手,这在安军与小伙伴对刺中是不曾遇见的。九班副也看出安军的弱点,他像拳击台上的拳手一样,乘胜突击。只见操场上尘土飞扬,安军被逼到操场边缘。

观战的老兵们被这场面惊呆了,他们开始佩服这个新兵,对九班副的不满开始滋生:对一个新兵蛋子下如此狠手,实在有损老兵的尊严。他们开始倒向新兵一边。

就在九班副的木枪从上向下即将刺中安军瞬间,安军的木枪防左拨开九班副的木枪,顺势向九班副胸部刺去。九班副猝不及防,当胸挨了一枪。这一枪借助九班副地冲击,力量可不轻。九班副脚下不稳,后退几步坐倒在地上。

操场上的老兵,坡上的新兵顿时鸦雀无声。操场上新兵与老兵激烈地对刺嘎然而止,新兵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兵们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刘憨小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安军,他已经被这激烈的对刺场面怔住了。他似乎忘记了对刺中的一方是他要收拾的对象。在九班副跃起突刺,安军沉着反刺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在心里为这个新兵叫好。

刘憨小愣了片刻,竟然第一个使劲鼓起掌来。

九班副倒在安军枪下,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刘憨小同样没有想到。安军这个城市兵在他脑子里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安军礼貌地上前向九班副伸出手,把九班副从地上拉了起来。九班副的脸更黑了,他感到无地自容。

新兵连长吕世立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安军不想显摆自己,也不想让老兵在新兵面前颜面扫地。他立即向连长建议:“连长,能不能让老兵给我们来个刺杀表演?”

这个建议正和连长心意,他也想让九班副尽快从眼前的窘境中解脱出来,随即下令:“九班副,你带你们排,带步枪,到操场集合。”

九班副回应一声,带领三排老兵回营房拿武器。

新兵连值日的二排长哨子已经衔到嘴里,吕世立向他招招手:“二排长,全体新兵到操场集合,观看老兵刺杀表演。”

这时候安军已经脱下护具。叫好归叫好,还是要把这个新兵蛋子的气焰压一压。刘憨小走到安军面前,把安军拉到操场僻静处气呼呼地训斥:“安军,你行呀,你把九班副放倒在操场上,你很了不起是不是!”

安军看着班长憨憨地笑着,嘴唇蠕动几下没有说出话。

刘憨小仍然把眼睛瞪得像牛一样:“你就这样瞎胡闹吧,我倒要看看对你有什么好处。”

刘憨小说完,气哼哼地走开了。

新兵与一,二,四排老兵在操场列队完毕,九班副带领三排老兵,手持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穿胶鞋,跑步进入操场。 随着九班副:“成刺杀队形正步----走。”的口令,老兵们正步依次行进,同时向右转,无一失误。

随着“预备用枪,突刺----刺。”的口令,老兵们精神抖擞的开始全套刺杀基本动作表演。伴随着每一个刺杀动作节奏,老兵们以手,臂撞击枪身,使动作节奏与枪械发出的“咵、咵”声浑然一体,好似一曲士兵用钢枪弹奏的乐章。

0

梦萦天山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