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世界>第一章 阳关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阳关道

小说:大世界 作者:个三花老凸 更新时间:2019/4/12 17:50:05

闷热的一天。

天空阴沉沉的布满了乌云。一条条,一道道,密密麻麻从东排到西,看上去像一个巨大的鱼骨架。在三叉港,这样的乌云被人们称作鱼骨云。

鱼骨云一出来,天一定会下雨。先是擂鼓般的雷声轰隆隆地响过,接着倾盆大雨如箭似地直射下来,击打在石板路上,水花四溅,仿佛千万条小鱼蹦跳。然而今天没有,没有雷,也没有雨,甚至连一丝风也没有,只有令人窒息的闷热。

空气成了一大锅透明的热糨糊,糊在人们身上,让人热得受不了。

蟠桃水果行的老板李蟠桃于是嚷嚷着吃完中饭要去泡盆汤。

他老婆瞅个空子,过来对水生耳语道:“待会儿死鬼去泡盆汤。你麻利地上了门板,到我屋里来。我们今天好好耍一耍。”

这句话仿佛变成一只小猫,顺着耳朵眼钻进去,顿时把水生的五脏六腑抓挠得奇痒难禁。

他是蟠桃水果行唯一的学徒,也是唯一的伙计,还是唯一的跑街。人长得又高又瘦,一个四方脑壳,两只小旗似的大扇风耳朵,皮肤黝黑锃亮。因为黑,所以得了个外号叫黑泥鳅。

吃过了中午饭,水生坐在水果店里看着买卖,心早飞进李蟠桃老婆房里,脖子上像安了转轴,不停地回头往后院张望。

盼了半天,李蟠桃终于穿着长衫出来,甩下一句:“我去跑盆汤了。仔细看着店铺,不许打盹睡觉。”昂然出了水果行。

“是!二叔。”水生答应一声,将脖子伸出好长,从木槅门探出去,望着李蟠桃迈着四方步,拐过石板路,不见了。他立刻从凳子上蹦起来,将四块门板上在木隔门上,关上店门。然后一溜烟跑进院子,蹿进正房。

李蟠桃的老婆立刻像蛇一样缠在他身上。

两个人正待大干一场,冷不防门外突然响起一声炸雷:

“水生!畜生!你要干啥?!”

原来李蟠桃出门想起来忘记带烟枪,急忙赶回家来拿,结果撞到这一幕,于是嚎叫着冲进来,黑暗中碰翻了脸盆架,脸盆掉在青砖地上,丁零当啷一通乱响。

事发突然,李蟠桃老婆并没有慌乱,她急中生智,在丁零当啷的乱响背景声中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喊叫:“哎呀!老天爷啊!我被人欺负了呀!”

一声声干嚎好似一条条钢锯在李蟠桃的木头心上锯出一道道不流血的伤口。他当即猫下腰,一头撞向水生,把他撞倒在地,伸手揪住他的脚腕子拖死狗似地向外面拉。一直拖到厅堂,松了手,直起身来,狠命踢了他一脚,骂道:

“畜生!我是你二叔!她是你二婶啊!你做出这种事来,还算个人吗?我大哥好心收养了你,给你吃,给你喝,把你养大。我好心收养了你,给你吃,给你喝,教你手艺。你就这样报答我们吗?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我大哥吗?畜生!”

李蟠桃的大哥名叫李老螺。水生是李老螺捡来收养的孩子。

李老螺一天驾着小渔船打渔回来,发现水中漂着一个大的洗衣木盆。用钩子钩到近前,看见里面一个婴儿泡在半盆江水里,像鱼那样吐着泡泡。他伸手把婴儿抱起来,双手提着脚,在空中甩了一甩。一股水柱从婴儿口中喷出。婴儿“哇”地哭出声来。

李老螺把婴儿颠倒过来,发现他的小手上拴着一块木牌,上面写个“顾”字,猜是这孩子的姓氏了。

他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把木盆捞起来,放在小舢板上,将婴儿重新放回木盆里。然后驾着渔船回家,用鱼汤和米粥把孩子喂养大。给孩子起个名字叫水生,依旧姓木牌上的那个“顾”字。

这个故事水生听李老螺讲过无数遍,每次听完都泪流满面。

水生十四岁那年,李老螺出海打鱼淹死了。

李蟠桃接收了大哥的窝棚和舢板,窝棚转手卖了,舢板自己留下来。

十四岁的水生力气已经很大,可以自己推一独轮车鲜鱼到市场去卖,可以挑一担水,还可以把别的孩子一拳掀翻在地并打得鼻青脸肿。

李蟠桃做水果生意缺个帮手,就把水生领回去做了学徒。水生帮他划着舢板给洋轮船卖水果,还推独轮车帮他跑街送水果。唯一的麻烦是水生总和街上的孩子们打架,每每打得人家父母找上门来,指着李蟠桃的鼻子跳着脚骂街。

李蟠桃只好又陪笑脸又赔水果。等人家走了,将水生拖过来暴打一顿,直打得他方脑壳上满是青包。他总是一声不吭,仿佛方脑壳是个铁疙瘩。

挨过打之后,水生第二天又会在街上打架,实在是屡教不改。

有一次李蟠桃急眼了,说要把水生扔进海里还给他大哥李老螺。

这是李老螺死后,第一次有人在水生面前说他的名字。李老螺那张熟悉的脸一下子出现在眼前,冲着他笑,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沟壑般的皱纹。水生的眼泪立刻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地往下掉,跪在地上给李蟠桃认错磕头。此后果然打架的次数少了。

嘿!李老螺这三个字真灵啊!李蟠桃心中笑开了花,仿佛得了如来佛的紧箍咒。以后教训水生的时候,他不用动手打,只说李老螺螺李老老李螺,唵嘛呢叭咪,一念就灵。

今天也是一样,水生一听李老螺三个字,立刻双膝跪倒在地,扑通扑通给李蟠桃磕头。

“这家你不能待下去了。做出这种事来。你让我的脸往哪放?往哪放?李老螺螺李老老李螺,唵嘛呢叭咪吽。”

水生只是一个劲在地上磕头。

“起来!你起来!现在磕头晚了。”李蟠桃从身上摸出四块大洋交给水生,“你在我这里白吃白喝住了四年。真正学徒做事情只有最近这两年。这四块大洋给你,算你这两年的工钱,别说我李蟠桃不仁义。算我们李家人对你仁至义尽了。李老螺螺李老老李螺,唵嘛呢叭咪吽。去你屋里收拾东西,然后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有一样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跟谁也不要讲。你要是说出去,就是丢我的脸,就是丢我大哥李老螺的脸。他在海底下也不会安生,他会变成厉鬼找你算账!李老螺螺李老老李螺,唵嘛呢叭咪吽。”

水生回到自己的小屋收拾东西。

他的全部财产只有五样:一把荷兰海盗牌水果刀,一根舢板缆绳,一件裤头,一件汗褂,还有一条肥大的洋水手裤子。裤头已经穿在屁股上。他套上肥水手裤子,将四块大洋放进裤裆内的小兜里,把缆绳缠在腰间,荷兰海盗牌水果刀别在缆绳上。

第五样财产——汗褂,落在李蟠桃老婆屋里了。算了吧,他可不敢再进那个屋。

水生去厅堂跟李蟠桃告别:“二叔,我走了。”

李蟠桃向他扔过一物,落在脚下。水生捡起来,正是他的汗褂,穿在身上,遮住缠在肚子上的缆绳。

里屋的李蟠桃老婆还在呜呜地干嚎,一板一眼,很有些戏台上二黄的味道。

受老婆二黄哭腔的影响,李蟠桃说话也变成了戏词:“别愣着啦!我们早已恩断义绝。以后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还不快走?”

水生一跺脚,头也不回地离开蟠桃水果行。

举目四望,去哪里呢?

天空仍然布满鱼骨云。天气依旧闷热。没有一丝风,一滴雨。

两只光脚板踏在滚烫的石板路上,瞬间变成了烤红薯,又烫又粘,一股股热气顺着腿上的血管向上涌,一直传到小腹里,把他的下身变成了一只沸腾的铁匠炉子。

裤裆内兜里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有些不习惯,伸手进去一摸,原来是李蟠桃给的四块大洋,于是有了主意:

丢他娘!先去四季花堂子找个姑娘败火要紧。四块大洋老子可以耍两回。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本章完。谢谢观赏。

敬请关注下一章《游到上海滩》

1

第一章 阳关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