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大世界>第三十章 共饮一洞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共饮一洞天

小说:大世界 作者:个三花老凸 更新时间:2019/4/15 21:29:11

赵成雄从窗框上摘下斧子,一左一右握在手里,迅速地一个转身,饿虎扑食扑向莫金生。

变故来得太突然,高树棠眼见着斧子劈向老头子,本能地伸出胳膊去抵挡,一下被砍为两段,鲜血喷了他一脸。

赵成雄早抡起另外一把斧子,斜刺刺劈过去,正砸在高树棠头上,人“砰”地一声便倒了。

赵成雄瞬间杀了一人,长啸一声,抡起双斧向莫金生劈去。

莫金生坐在椅子上躲闪不开,情急中双脚蹬地,猛地一发力,太师椅向后平行滑出几尺开外。

赵成雄的斧子劈了个空。

只听“当当”两声,又有两把斧子从空中飞来,剁在窗框上。

霎时间,鬼脸彪叔变得精神抖擞,不见了一丝病态,从太师椅上一跃而起,狸猫般一蹿便蹿到窗边,摘下斧子,挥舞着扑向莫金生。

徐海元见状,赶过去搭救,飞起一掌向鬼脸彪叔后心拍去。

鬼脸彪叔的鬼斧神功早已出神入化,听到脑后风响,也不回头,挥斧子向后面只一撩,那斧子犹如长了眼睛,砍树杈一般,将铁臂徐海元的一只手齐齐地砍下来。他回过身来,骂一句“老不死的”,左右两柄钢斧齐飞,登时将徐海元打得脑浆迸裂。

屋子另一端,莫金生双手一撑,整个人从太师椅上腾空而起,空中使一招连环腿,踢倒了赵成雄,身子像只老鹰俯冲下来,左脚足尖点地,借一下力,右脚一弹,把他踢得在地上滚了几个滚。

鬼脸彪叔这边刚杀了徐海元,扭头瞧见儿子危险,一步跳过去,立个门户,挡在儿子前面。

赵成雄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喊了声“爹”。

鬼脸彪叔应道:“好!咱们爷俩一起杀了这个王八羔子。”

父子二人,舞动四把斧子,夹攻莫金生。

杨永泰早钻到桌子底下躲起来。董标退到墙边站立,按照道上的规矩,帮派吃讲茶时如果争斗起来,他是万不能插手的。

眼看着莫金生处了下风,情势危急。

突然间,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条绳索,半空中犹如灵蛇舞动,不偏不斜,正套在鬼脸彪叔的脖子上。

原来水生在楼下一边削梨,一边全神戒备,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楼上的动静,听到果然打起来了,伸手进水果筐里去掏瓦片刀,慌忙之中摸了两下没有摸到,耳边忽然传来两声惨叫,也不知是谁,心里一着急,索性不再去找瓦片刀,摘下扁担上的绳索,大步奔上楼梯。

刚跑到楼梯口,便看到鬼脸彪叔和赵成雄夹攻莫金生,当下甩出绳索,套住了鬼脸彪叔的脖子。

鬼脸彪叔被绳索套住,一下子想起瑁瑁船船夫说过的水蛇来,迟疑片刻,扭回身看个究竟。见使绳索的人竟然是刚才削梨给他吃的水果小贩王五,不禁大惊失色。

他是个老江湖,风里来雨里去阅人无数,脑中电光火石一闪,立刻意识到,一定是这个黑不溜秋的水果小贩抢了他的大土,杀了他的船夫和手下!当时喝道:

“小兄弟,报个名头上来。彪叔的斧下没有无名鬼。”

水生嘿嘿一笑,并不答言,只将手中的绳索向后用力一拽。

鬼脸彪叔感觉脖子一紧,一口气没喘过来,脸憋得通红,慌忙挥斧子去砍绳索。

水生连忙把绳子在空中抖了一抖,一股力道贯透绳索,荡了过去,绳扣仿佛两只大手,狠狠掐住鬼脸彪叔的脖子,让他登时翻了白眼。

说时迟那时快,水生顺势一拽缆绳,当即勒死了鬼脸彪叔。

赵成雄看见爹被绳子勒死了,登时红了眼睛,撇下莫金生,猛地转回身,向水生扑去。

莫金生在他后面使一招扫堂腿,将他绊倒,一个狗吃屎摔到地上,手中的斧子也掉了。

莫金生赶过去,脚尖一勾,将斧子勾得飞起来,用手接住,腕子一翻,兜头砸过去,正中赵成雄的后脑,发出一声闷响,一命呜呼。

莫金生把手中的斧子递给水生,说道:

“给鬼脸彪叔脑袋上来一下。这些人都是用斧子乱殴而死。没来由多一条绳索出来。”

水生接过斧子。从鬼脸彪叔脖子上取下自己的绳索来,收好了。将他的尸体拖到墙边,扶起来靠着墙,抡起斧子,砸碎了他的天灵盖。

莫金生回到太师椅上坐下,叫过董标:

“董标兄弟,巡捕房有几个巡捕守在街口照相馆,你马上派个伙计过去,找一个叫屠元兴的,让他带着巡捕到这儿来。”

“是。莫老板。”董标没敢说别的,答应一声,跑下楼去安排了。

杨永泰从桌子底下爬出,跪在莫金生脚下,哀求道:“莫老板饶命。”

“老杨,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斧子从哪里飞来的?”莫金生问道。

“莫老板,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啊。都是彪叔安排下这个计策,让他的二儿子带着斧子,藏在我的天平当二楼。只等撞碎窗户这个暗号,叫他隔空飞斧子剁在窗框上,给他们爷俩送兵刃。莫老板明察,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杨永泰辩解道。

“老杨,你说得轻巧。元叔和树棠兄弟都死在这里了,还不关你的事?”莫金生慢吞吞地说,“不管你怎么说,这笔帐我都要算在你头上。”

杨永泰浑身抖似筛糠,不住地在地上磕头,口口声声只是喊“莫老板!饶命!”

莫金生拿起八仙桌上的两张大烟馆的道契,递给水生:“水生,这个你先收起来。”

水生接了,揣进怀里。

“老杨,”莫金生对杨永泰说道,“一会儿等巡捕过来,你跟他们一起处理这里的事情。等事情完了,你还要帮鬼脸彪叔补个转让文书,将眠云阁、南诚信,还有盆汤弄大大小小的浴池,按摩院,一并转让给顾水生。你的脑袋虽然在你的脖子上,但不是你的,等你办完了这两件事情以后,才是你的。听明白了么?”

“我听明白了。谢谢莫老板不杀之恩。”杨永泰答道。

“蛮好。”莫金生道。

董标去街口照相馆叫来了屠元兴,带着三个巡捕,急匆匆回到一洞天茶楼。

屠元兴叫巡捕把守在门口,让两个瑟瑟发抖的伙计捂住头蹲在墙角,谁也不许乱动,然后跟着董标一起上楼。

上得楼来,屠元兴向莫金生立正敬礼,叫了声:“莫探长。”

“元兴,你来得正好,”莫金生道,“这里刚发生命案,好像是因为什么生意上的事情起了纠纷,言语不合,打了起来,死了这么多人。”

莫金生指指地上的尸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杀了谁,杨永泰和董标一直在这里,看得最清楚,待会儿你跟他们核实清楚,录了口供给我。还有个杀人犯叫赵成威,刚才躲在天平当,估计已经逃跑了,你回去让巡捕房画影图形,立刻缉拿赵成威。”

“是。莫探长”屠元兴答道。

安排妥当之后,莫金生对董标说:“董标兄弟,你这里可有多余的衣服?拿两件来,给我和水生换上。”

董标找了半天,只找到两身茶楼伙计穿的衣服,急出满头大汗,拿上楼来:“莫老板,找来找去只有这个,没有长衫。”

莫金生接过来,和水生一起换了衣裳,变成了一高一矮两个伙计,他看看水生,水生也看看他。

“蛮好。”莫金生道,“水生,把脏衣服给董老板,麻烦他去灶间烧了吧。”

水生将沾了血迹的衣服团在一处,用莫金生的长衫一兜,兜了个大包袱,递给董标。

“元兴,这里交给你了。”莫金生道,“水生,咱们走吧。”

二人走下楼。

水生从地上拾起扁担,挂上两个水果筐,缆绳搭在扁担一端,重新担起挑子,跟着莫金生出了茶楼,走出麻园街,来到街口。

他的大汽车就停在路边,司机许柄木在车里,保镖张条石在车外,两个人一直紧张地望着街口,见莫金生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许柄木下车,打开后面车门,让莫金生上去。

张条石把汽车后备箱打开,帮水生把两筐水果和缆绳放进去,扁担太长,随手扔了。

莫金生拍拍身边的座位,招呼道:“水生,来,坐这里。”

水生一低头上了汽车,坐在莫金生身边。

许柄木和张条石坐在前排,发动了汽车,沿爱沙尼亚路向北驶去。

“今天都怪我考虑不周,害得元叔和树棠白白丢了性命。”

整个路途中,莫金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0

第三十章 共饮一洞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