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世界>第六十三章 半路杀出个花四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半路杀出个花四姐

小说:大世界 作者:个三花老凸 更新时间:2019/5/26 23:43:18

水生早想把香竹先生请到竹菊坊来说书,省的跑来跑去地浪费时间,挑了靠外面的一套房子,已经叫滚地龙仿照一树桂花馆香竹先生书寓的摆设布置好。

他一大早急匆匆地去一树桂花馆请香竹先生,却忘记了那边的人都是晚上不睡觉的夜猫子,这个时间都在被窝里睡觉呢,哪里会有人起来?

果不其然,一树桂花馆大门紧闭,整个房子静悄悄地。

滚地龙拍了半天门,手都拍肿了,终于唤醒了一个大茶壶。他揉着睡眼开门出来,嘴里兀自嘟囔着不干不净的几句牢骚,一见门外站着上海滩风头正劲的顾水生顾先生,连忙把牢骚话吞进肚里,脸上堆下笑来,说了声:

“顾先生!稀客!好久没见你老人家了。这么早有何贵干?”

水生道:“我找香竹先生,不知在不在。”

大茶壶抬眼望望日头,笑道:“你老人家挑的好时辰,正好把她堵在被窝里,能不在么?快请进。”

水生随着大茶壶迈步走进厅堂,正待上楼,忽然响起一阵急鼓点似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原来是花四宝花枝乱颤地从楼上跑下来,正与他撞个满怀。

“乖乖隆滴咚!这是哪位?看着好面熟耶!”花四宝眯起眼睛看着水生说道。

水生被她说愣了,摘下礼帽来,答道:“四姐!是我啊!”

“哎呀呀!原来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顾先生!难为你老人家还记着我们这个小地方。前两日有人送我一辆鼎新的东洋黄包车,我想起顾先生还没有,就给他送了去。投桃报李,本以为他老人家会来看看我,道声谢,没想到肉包子打狗,连个响动都没有。”

水生红了面皮,讪讪地答道:“四姐,那什么,前两日我不是有事情绊着脚嘛!那什么,我今日是专程来谢你的。

“真的也?”花四宝转嗔为笑,头上的牡丹招蜂惹蝶似地一阵乱晃,“你怎么谢我?”

“那什么,你说吧,怎么样就行。”

“好的也!”花四宝立刻将白花花的胳膊插进水生的臂弯里,“我肚子正好饿了。走!你请我去霞飞路菲奥雷兄弟餐厅吃法国大菜。”不由分说,一把将他拉出了一树桂花馆。

水生心里叫苦不迭,本来是找香竹先生,不想半路杀出个花四姐来,口里却不敢说什么,低着头跟着花四宝往外走。

外面的滚地龙见二人出来也不由得纳闷:不是去请香竹先生么?怎么跟花四宝缠上了?这唱的哪一出呢?他慌忙拉着黄包车过来伺候。

花四宝亲热地拍拍滚地龙的肩膀,说道:“滚地龙,我和水生哥有事情要办,不用你拉车,坐我的马车去。你就待在我这里等吧。”

言罢,花四宝一转身,将两根玉指抵住嘴唇,打了一个尖利的呼哨。一辆漂亮的英国马车从房子后面绕出来,漆黑的车厢,配两盏洋式铜灯,擦得锃光瓦亮,由两匹高头大马拉着,转眼到了近前。马车夫跳下来打开车厢车门。

花四宝拉着水生上了马车,进到车厢里,面对面坐下,对车夫吩咐道:

“去霞飞路。”

车夫答应一声,鞭子一甩,驾着马车离开了一树桂花馆。

水生想起来以前好像见过这辆马车,于是问道:“四姐,这马车真漂亮。我那日在南诚信门口见师娘坐过,是不是这辆?”

“嘁!师娘怎么会坐我的马车?那是她自己的那辆。”花四宝撇着嘴答道,“这是英国宫廷马车,名叫‘贵妇镶金宝石’,是老头子在威斯汀车行专门定制送给我的。本来是法租界独一份。后来师娘跟老头子大闹了一场,他只好也送了她一辆。这么着,法租界就有两辆‘贵妇镶金宝石’了。嘁!”

水生一听这马车后面还有老头子的故事,连忙闭上嘴,一声不言语了。

这时候车厢轻微颠簸了一下,或许是车轱辘压了颗石子,花四宝借这个机会把自己变成了惊涛骇浪中的一条船,前仰后合地摇晃个不停,一把抓住水生的手,娇声说道:

“好颠呀!我都坐不住了,快过来扶着我嘛,你想看我跌破头还是怎的?”

水生禁不住她连拉带拽,没办法,只得抬起屁股来,弓着身子过去坐在她旁边,将双手平放在膝盖上。

马车走得很稳当,可是花四宝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摇晃。

她靠住水生,贴着他耳朵说道:“你这样呆坐着,不是跟刚才一样么?你看我还是颠个不停。要扶住我懂不懂?就是搂住人家的腰嘛。”

说着话拉起水生的手,拽到身后,缠住了腰肢,然后将玉腿一伸,把脚搁在对面座位上,身体一仰倒在水生怀里。

“这样就好了。这样才不颠了嘛。”

水生被她搅得意乱情迷,浑身燥热难捱,只是想着老头子两辆马车的故事,克制心神,终不敢越雷池一步,心道:我只当怀里拥着个老虎灶罢了。

花四宝偎在他怀里说道:

“那日老头子把你在巡捕房舌战群儒的事情讲给我听。乖乖隆滴咚!水生,你做了香主大哥以后,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遣词用句,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连老头子都呆了。我们都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水生不好意思地笑笑,答道:“那什么,我不是老听香竹先生说书么?她书说得好,我听得仔细,就都记下了。这些一套一套的话都是跟她学的。”

花四宝立刻变了脸色,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坐直了身体,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

“我就说么!你今日没来由的跑到一树桂花馆做什么?原来是找你的心上人香竹!哼!咱们现在就回去。”

水生连忙解释道:“四姐!我真的是去找你的,不是找香竹先生。”

花四宝忽闪着眼睛:“当真?”

“当真。”

“嘁!哪个信你的鬼话?那你说说看,为啥来找我?”

“那什么,不是说过了吗?谢谢你送我黄包车。”

“嘁!这是你瞎编的,已经听过一回了。你再编个新的理由出来。”

水生摘下礼帽,挠了挠方脑壳,搜肠刮肚想出个理由来:

“那什么,我跟洋人合伙搞一个中法大药房,以后免不了要吃法国大菜。我从来没吃过那玩意,怕露怯,所以要请四姐教教我吃法国大菜。可巧你正要去吃法国大菜。你先说了去吃法国大菜,所以我就没说去吃法国大菜。”

花四宝扑哧一笑,身子一歪,重新倒在水生的怀里:

“好人儿!慢着点说你的绕口令,看闪了舌头一会儿吃不了饭了。这个理由倒编得蛮不错,我喜欢,就信你一回吧。”

马车到了霞飞路。

花四宝拉着水生下车,依旧挽着胳膊,沿着马路便道向前走。路面铺的是清一色的铁黎木块,皮鞋踩上去有如弹钢琴一般,发出悦耳的咯咯嘚嘚的声音。花四宝这样一朵大花似的女人走在街上,哪个行人不去看她?

众人的目光犹如一朵朵云彩把她托浮在天上,腾云驾雾一般走着,一边走一边用手指指点点街边的店铺,呱哩呱啦地说:

“乖乖隆嘀咚!橱窗里又摆上新货了,待会儿去白相白相。乖乖隆嘀咚!面包房又烤新面包了,味道好香好香。乖乖隆嘀咚!路易洋装店!这里的裁缝是法租界最好的。你看你穿长衫多古板,一下子老了十岁。时间还早着哩。走!咱们先去给你买身洋装,然后再去吃法国大菜。”

水生答道:“四姐,我穿不来洋装。”

“嘁!十里洋场哪有不穿洋装的?我来教你嘛!”

水生将头摇成拨浪鼓:“你还是先教我吃法国大菜吧,一样一样地来,要不然我记不住。”

争执了半响,水生就是不进去。花四宝没办法,只得作罢,继续向前走,口中说道:

“偏偏碰上你这个阿土生。哎呀!吃法国大菜有什么可学的?喏,咱们中国菜是舞枪弄棒,拿筷子吃。法国大菜是舞刀弄叉,拿刀叉吃。晓得了吧?”

“晓得了。”水生点头应道。

“法国大菜虽说名字花哨得很,但是大抵只有两样,一种是硬的方的,一种是软的圆的。晓得了吧?”

“不明白。啥是硬的方的?啥是软的圆的?”

花四宝一下子笑出声来:“待会儿你就晓得了。”

“你现在就教会我嘛!省得一会儿做错了闹笑话丢面子。”

“哎呀!一会儿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照葫芦画瓢,咋会做错了?”

二人一路说笑着来到菲奥雷兄弟餐厅门口。

餐厅老板菲奥雷五十开外,大胖子,穿一身笔挺的西装,雪白的衬衫,打着黑领结。他也是在上海出生的洋人,子承父业做了这家法国餐厅。他习惯亲自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一眼看见花四宝,连忙张开双臂,做出迎接天使的姿态,用中国话说道:

“崩如喝(法语:你好)。很高兴又能闻到你的芬芳,我的美丽的牡丹花。欢迎光临!”

他的中国话大概是照着唐诗三百首学的,充满诗情画意,别有一番韵味。

花四宝指着水生给他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法租界的烟土大王顾先生。”

“新的护花使者?”菲奥雷向花四宝眨了眨眼睛,然后向水生欠身致意,说道:“崩如喝(法语:你好),顾先生。欢迎你光临费奥雷餐厅。”

侍者将花四宝和水生领进餐厅,穿过三十几张铺着雪白桌布的餐桌,来到最里面的一个位置,请二人坐下。

花四宝捧起桌上的大菜单,对侍者说道:“我们先看看,选好了菜再叫你。”

“是。马达魔花(法语:花夫人)。”侍者答应一声离开。

水生也学着花四宝捧起大菜单。

花四宝聚精会神地看菜单。

水生也学着她看菜单,只觉得满眼鬼画符似的天书,看了两行便头晕,将菜单丢在桌子上,压低了嗓子说道:“四姐,我看完了。”

“乖乖隆嘀咚!你倒是看得快!”

水生嘿嘿一笑,答道:“我一个字都不认得,当然看得快了。还是麻烦四姐帮我点菜吧。你点啥我吃啥。”

花四宝笑道:“法国大菜若是真点起来好麻烦呢!一道一道地费周折。又是酥波(法语:汤),又是昂特雷(法语:头盘),还有扑拉(法语:主菜),最后得赛合(法语:甜点)。

我教你个容易的法子,点魔女(法语:客份套菜),一道一道的菜全配好了的。分三个档次,四块大洋一客,六块大洋一客,八块大洋一客。我们点一客八块大洋的魔女尝尝吧?”

“那行!就吃魔女吧。多谢四姐。”水生答道。

花四宝于是挥手叫来侍者,点了两客八块大洋的客份套菜。然后点了瓶法国红葡萄酒,与水生一起喝了两杯。

等了好半天才上来第一道菜。

水生见偌大一个盘子,中间摆着个软腻腻油汪汪的小圆圆,老树皮颜色,旁边摆着两片蔬菜叶子,簇拥着一粒樱桃,心中一凛:丢他娘!果然是软的圆的。他问道:“四姐,这是啥菜?”

“这是佛阿格拉(法语:肥鹅肝)。法国大菜里最讲究的一道。”

“佛牙咯牙?”水生重复一遍,心道:看上去挺软的,没想到会咯牙呢!“四姐,这个佛牙咋吃?”

花四宝悄声答道:“你照着我的样子吃就好了。”

水生立刻睁大了眼睛,只见花四宝右手拿刀切下一块小圆圆,左手拿叉叉住了,送进嘴里,慢慢地嚼嚼咽了。看上去不怎么咯牙。

他学着样子拿起刀叉,也切下一块小圆圆,用叉叉住放进嘴里。一咬,竟然是软的,只是味道有点苦咸,管他娘的,一口咽了。又吃一块小圆圆,味道只剩下咸,苦没有了,也一口咽了。再吃一块小圆圆,这回苦也没有了,变成了香,一口咽下肚,感觉那香要从喉咙里冒出来飞出去,慌忙闭上嘴,把香味关在口腔里,细细品味。

呵呵,真香。呵呵,这个佛阿格拉果然是最讲究的一道法国大菜。

他挥起刀叉来再去吃,可惜大盘子里已经没有了小圆圆,只剩下两片叶子和樱桃,心里叹息一声:丢他娘!刚砸么出点滋味,却没有了,老子下回不点什么魔女,只吃这个佛阿格拉,一盘接一盘,直到吃饱为止。

这顿法国大菜,水生举着刀叉,学着花四宝的样子,连切带叉地把几道软的圆的硬的方的吃下肚,只吃了个三分饱。不过却悟出一个道理:

原来中国菜的味道在吃,满齿留香;法国大菜的味道在咽,回味无穷。

花四宝见水生刀叉使得有条不紊,全然不像是第一次吃洋餐,不由得纳闷:

“水生,你真是第一次吃法国大菜么?怎么刀叉用得这样好?”

“四姐,你忘了我是水果水生么?我天天拿刀削水果皮,本来用惯了的。还有这叉子,和我做水果串的竹签子也是一样,只不过四根并在一起用罢了。看样子我跟刀叉倒是有缘。”

花四宝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没听说过,天底下还有跟刀叉有缘的!亏你想得出。”

水生招手叫来侍者,从怀里掏出张银票给他:“剩下的钱就存在你们这里吧。以后我们两个无论是谁来吃饭,你只管记账好了。等钱用完了,派人去眠云阁找我要。”

“是。顾先生。”侍者恭敬地答应一声,收了银票。

餐厅老板菲奥雷亲自送他们出去。

0

第六十三章 半路杀出个花四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