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世界>第八十一章 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一章 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小说:大世界 作者:个三花老凸 更新时间:2019/6/17 17:35:33

第二卷 孤岛秋歌

第八十一章 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三年以后……

昨日晚上一场瓢泼大雨,不住声地下了整整一夜,把天地都洗净了。

马路上湿嗒嗒的,低洼的地方变成了水坑,一闪一闪地反射着晨光。空气里的杂质被大雨过滤掉了,变得异常清新。

星火拉着黄包车走在爱沙尼亚路上,大口吸着空气,感觉喉咙里有些甜丝丝的味道。

今日是水生的儿子正始三岁生日。星火带着他的苦力兄弟们,早早在四明公所北面荒地上搭了大棚摆宴席。除了给正始过生日之外,还有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要同时举行:正始学校奠基典礼。

想到正始学校马上就要开工建设,他兴奋地一夜未眠,瞪着眼睛望着屋顶,直听了一宿雨打梧桐树的声音,感觉比音乐还要动听。

还是去年给正始过两岁生日的时候,水生跟他说要办正始学校,请他做校董。

他当即摇头:“我只认得天地人三个字,怎么能做学校的校董?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水生笑着说:“别说了,咱们俩半斤八两,好歹你还会写三个字呢。我连一个字都不会写,不是做了学校的董事长?没的商量,星火,你必须做这个校董不可。”

星火想了想,说道:“如果正始学校能接收我们苏北苦力兄弟的孩子们上学,那我就做这个校董。”

“那是自然的!咱们一起办这个学校,不接收你那帮兄弟们的孩子上学,那还成什么话?”

“好吧,我答应你做这个校董!”星火开心的笑了。

之后,他就开始为苏北苦力的孩子们上学的事情忙乎开了。

苏北同乡会的会长马占奎听苦力的孩子们要上学,顿时喜出望外,硬生生要星火做了副会长,在苏北帮里发起了一元会,要所有的苏北苦力,结婚的没结婚的,有孩子的没孩子的,每年认捐一块大洋,这样凑成一笔款项,估计就可以给上学的孩子们交学费了。

水生听说星火整日忙碌为孩子们上学筹款,连忙找他说:

“咱们正始学校的校董是你、我、阿德哥三个人,哪有让你一个人出钱的道理?我问过阿德哥了,他说咱们的三生运输公司现在买卖兴隆,每年从利润里抽出一笔钱来给孩子们交学费,绰绰有余。阿德哥还说了,不光是你兄弟们的孩子,而是正始学校的所有学生,只要考试及格,学费全免,考试优秀还有奖励。所以你就别再忙乎学费的事情了。眼下倒是有件事情正需要你帮忙呢。”

星火听说孩子们的学费全免,不由得心花怒放,当即说道:“你说吧,有啥事要我做?”

“阿德哥想请个有新思想先生做校长,在他们甬帮的教书先生里面找了一圈,个个都是之乎者也的老古董,实在找不出来。后来想起一个人——陈记煤铺的陈先生,他在北京大学教过书,肯定有新思想,请他做咱们正始学校的校长最合适不过了。这个必须要你才能把他请来。”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星火满口答应道。

结果星火跟陈一清一讲,他当即欣然接受,受聘成为正始学校的校长。他的女儿陈洁兰受聘成为教员。

今天正始学校奠基典礼,大喜的日子,苦力兄弟们的孩子以后可以上学了。星火能不高兴么?

虽然一宿没睡觉,他一点也不困。天不亮就起了床,早早地跑到马路上。他要拉车四处跑跑,用他的一双大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上海滩的所有大马路。

生意来了。

一个穿蹩脚西装的瘦男人站在路边,鼻梁子上架副眼镜,他刚吃完一碗阳春面,正赶时间,一眼看见星火,连忙招手喊了一声:“喂!拉车的。”

星火拉车过去。

瘦男人跳上车,急匆匆地说道:“去证券所!要快些。”

原来他是个证券交易所的红马甲。在上海滩,这些红马甲和苦力起得一样早。

听见他说要快些,星火嘿嘿一笑,答应一声:“好嘞!老板请坐稳当了。”

然后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双臂架起车来,大脚丫子在马路上一蹬,噌地一下,黄包车好似过年时燃放的窜天猴,腾空而起,带着一阵轻烟,绝尘而去。

瘦男人坐在车上,只感到劲风扑面而来,马路两侧的路灯杆仿佛被伐倒了似的一根根向后倒去,唬得闭上眼睛,用手抓住眼镜腿,生怕被风吹飞了。

眨眼之间到了证券所。

星火停了车,回头招呼瘦男人道:“到了。”

瘦男人一阵头晕目眩,睁开眼睛,只见所有的东西都像陀螺在旋转,忙咽口吐沫,止住胃里翻涌的胃液和苦胆里奔腾的胆汁,问道:“什么到了?到哪儿啦?”

“当然是到证券所了!”星火笑着扶他下车来。

瘦男人双腿发软,晃了几晃,终于站住了,定睛仔细看,果真是证券所的大门,大惑不解道:“怎么回事?证券所什么时候搬到爱沙尼亚路上来了?”

星火笑答:“哪里搬了?这里已经是公馆大马路了。”

瘦男人“啊”了一声:“咋回事?我平日要半个多钟头,今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星火道:“你不是说要快些吗?所以我就快些了。”

瘦男人失口叫道:“拉车的!我只是说要你快些,没说要你飞啊!你看我这么瘦,连骨头带肉没有三两重,若是被风刮跑了咋办?”

星火咧开嘴笑了:“老板!我是法租界有名的快脚车夫,大家都晓得的。他们赶时间着急,都愿意坐我的车。”

瘦男人哼了一声,付了车钱,心道:那是他们!比我胆子大。反正我以后是不敢坐了。

他想仔细看一眼这位快脚车夫的长相,日后见了他好绕着走。没想到抬眼一看,哪里还有半点儿踪影?乖乖!真是快脚啊!明明刚刚从我手里接了车钱,咋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人了呢?

星火在马路上欢快跑了一阵子,看时间差不多了,把车棚放下来,收工了。

他拉着空车,甩开两条飞毛腿,去陈记煤铺接陈一清父女参加奠基典礼。

不多时到了,大步流星直入厅堂。

陈一清和女儿正在等他。

陈洁兰已经长成了一个标致的大姑娘,留着时髦的短发,穿一件白色的洋式连衣裙,见他进来,招呼他过去坐,忙着要给他沏茶。

星火光着一双大脚站在地上,笑着说道:“不喝茶了。咱们就走吧?”

陈一清道:“等一下,还有个人跟咱们一起去。”

话音刚落,一个瘦削的高个子青年走进厅堂来。二十岁左右年纪。上身穿一件白衬衫,领口两粒扣子松开没有系上。下面一条黑西裤,因为穿得久了,膝盖处亮亮的鼓起来。脚下一双黑皮鞋,鞋头踢得有些掉色发白。他留着分头,一张脸几乎被高高额头占去了一半,戴一副黑圆边眼镜,高耸挺拔的鼻梁,两只耳朵出奇地大。

陈一清给星火介绍道:“这位是王太愚,我太太的亲戚。我们在北京大学教书的时候就住在他们家里。他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高材生!我的那些新思想,十有八九是从他那里学来的。太愚这次回老家无锡办完事,返回北京,特意绕道来上海看我的。”

然后他又向王太愚介绍道:“太愚兄,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快脚刘星火。原先在我的煤铺当灶王爷,后来开了个快脚车行,做了上海滩唯一的短打经理。现在又办正始学校,聘请我做校长。按理说,他可是我的老板呢。”

星火脸腾地红成一片,连忙摆手道:“陈先生,我可不要做什么老板。”

王太愚按照新礼节和星火拉了拉手,说道:“原来是星火大哥!陈先生经常提起你。幸会幸会。”

星火的脸一下子更红了,慌忙说道:“太愚先生,千万不要这样叫我!你直接叫我星火,或者我的绰号快脚好了。”

此时陈太太走进来,手里提着一篮子水蜜桃,对星火说道:

“这是太愚从老家带来的水蜜桃。中午不是顾先生儿子做生日么?正好请你送给他。”

王太愚伸手接过篮子,拎在手里,从里面取出一个水蜜桃来,拿给星火看:“这是我爷爷嫁接培育的品种,费了七、八年功夫,今年才算是真正结出果实了。”

他把水蜜桃递给陈洁兰:“洁兰,你手干净,帮星火大哥挖个洞尝尝。”

挖个洞尝尝?这是咋个吃法?星火不由得心里纳闷。

只见陈洁兰把水蜜桃拿过去,捧在手里,用小手指甲在桃皮上轻轻划一个圈,抠下一小块桃皮,然后将桃子递给星火:

“星火哥,你把嘴对着小洞,使劲吸一口试试。”

星火简直一头雾水,接过桃子来,用嘴将桃子的小洞含住了,猛嘬了一口。瞬间,一股浓郁芳香的桃汁从桃里涌出来,顺着舌头钻进喉咙,蜜一般甜美。他禁不住连吸了三大口,然后紧闭着嘴,生怕把口中的香味放跑了。然后瞪大眼睛再看手里的水蜜桃,整个瘪了,只剩桃皮包着桃核,失口叫道:

“乖乖!原来水蜜桃是这个吃法,简直像喝蜜一样啊!”

众人被他的样子逗得大笑。

大家一起出了厅堂,来到院子里。

星火请陈一清坐车。

陈一清推辞不坐,要王太愚坐:“太愚明日一早要乘船去天津,路途漫漫,请他坐车吧。”

王太愚摆手不要坐,说道:“西人讲女士优先,这是个好习惯,值得咱们学习。所以该请洁云坐。”

陈洁兰哪里肯坐?一把拿过王太愚手中的篮子,放在车上,扮个鬼脸说道:“我也不要坐车。请水蜜桃坐车吧。”

众人于是请一篮子水蜜桃堂而皇之地坐在黄包车上,相视一笑。

星火拉着车和水蜜桃,特意放慢了脚步,很别扭地和大家保持一样的走路速度。

陈一清道:“星火,你原先问过我的问题,为什么工人整日勤苦劳作,却处处被人瞧不起受人欺负?而阔人从不劳动,反而吃穿得阔,还要把穷人踩在脚底下?到底什么缘故?你刚才没来的时候,太愚先生给我讲了俄国十月革命的事情,他们现在由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消灭剥削和压迫的不平等社会,建设公平正义的新社会。你想不想听听?”

“想听!”星火脱口而出道。

因为法租界有很多白俄,所以他知道俄国离中国不远。然而在心里面,他终究觉得不可能。连忙又追问了一句:

“太愚先生,由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消灭剥削和压迫?咱们中国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王太愚于是面带微笑地跟他讲道:

“星火大哥,关于俄国十月革命的事情。我因为小楷写得还算工整,学校里的几个教授找我给他们誊写稿件,因此近水楼台看了很多文章,这才明白了一些道理。

具体来讲,这个革命是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下的工人的革命,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也就是陈先生说的,国家由工人当家作主,由工人说了算!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消灭剥削和压迫的不平等社会,建设公平正义的美好社会,叫社会主义。

指导这次俄国革命获得胜利的伟大思想叫马克思主义。我们北京大学几个教授和同学成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正在着手翻译文章,认真研究学习。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中国文人传统的公平正义理想。只不过,我们迟迟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这次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让我们知道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也许这就是我们先辈苦苦寻觅的实现公平正义理想的中国道路。

人类的历史,是人类共同命运的记录。一个事件的发生,是世界风云的先兆。一七八九年的法国革命带动了很多国家相继革命。而这次俄国的十月革命,必将带动中国的革命。这一次,将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革命,将是改天换地的革命。”

这番话星火听懂了大概三分之一,一脸茫然地看看王太愚,想让他解释解释,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麻烦他。

陈一清最明白星火的心思,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

“星火,你听不明白不要着急。那天你不是说,等正始学校建好以后,要请洁兰办夜校,晚上教你的苦力兄弟认字吗?我现在倒有个建议,不用等学校建好,干脆就在我的陈记煤铺,从明天开始!等晚上收了工,你带着兄弟们过来,我和洁兰一起教你们认字,同时再给你们解释工人革命、工人当家作主的道理。你看好不好?”

“太好了!”星火登时一蹦三尺高。

从空中重新落到地上以后,他简直没办法再这样慢条斯理地走路了,挠了挠头,说道:

“陈先生,太愚先生,让洁兰带着你们慢慢走过去行不行?我要先走一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那帮兄弟们。”

陈一清晓得他的脾气,微微一笑,说道:“我们都认识路,本来就不用你接嘛。好啦。你去吧。”

星火兴奋地答应一声,当即撒开两条飞毛腿,飞也似地去了。

0

第八十一章 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