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宣大帝>第五章 风雨欲来(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风雨欲来(三)

小说:汉宣大帝 作者:葡萄的滋味 更新时间:2019/3/14 21:14:56

汉武帝刘彻命令江充彻查巫蛊一案,这正好中了江充的心意。他与太子结怨,正想找个机会修理一下太子,没想到今天这机会就这样的降临了。

说起他与太子太子结怨一事,本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当年太子刘据的家臣坐着车马在驰道上行走,正好被江充抓了个现行,并移交官府处置。刘据得知后,派人向江充求情,江充非但不理睬,还把这事上奏给了汉武帝刘彻。刘据丢了脸面,很是生气,派人暗地里打听江充的底细,这才发现他也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他原名叫江齐,有一个妹妹能歌善舞,嫁与赵太子刘丹,他也因此成为赵王刘彭祖的座上客。后来刘丹怀疑他将自己的隐私告诉了赵王,二人交情遂恶。刘丹让官吏去捉拿他,没想到竟然让他逃脱了。

江齐逃入长安后,改名为江充,并向朝廷告发刘丹与同胞姐姐及父王嫔妃乱伦之事。刘彻听后大怒,将太子丹拿进诏狱,并判其死罪。江充也因此受到刘彻的赏识,官至水衡都尉。

再一细查,江充在水衡都尉任上,任命的官员都是自家的亲戚,其中不少人还贪赃枉法。刘据一本奏折递上去,江充水衡都尉一职也免了,二人的梁子就从此结下了。

公孙贺本是太子一党的人,如今落到江充的手上,江充岂有不加以好好利用之道理?如今又有皇上诏命在手,正好借此时机直接将太子一党的人抓捕下狱,然后再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连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都被诛杀了,其它大臣与百姓在惊恐之下更是胡乱指认他人犯罪。

一时间,朝野之中更是数万人因此而死。京城闹得风风雨雨,简直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太子一党,在朝野的根基也元气大伤。曾经门庭若市的博望苑,如今一派冷冷清清。

卫太子刘据推开了窗,凝视窗外落日的余晖,他的心情很是烦躁与不安。

大儿子刘进走进来道:“父王,张公子与石大人来了,现在书房候着呢!”

卫太子刘据这会儿听到他们二人来了,急忙三步并作二步走前往书房。

他推开书房的门进去,太子少傅石德与张贺已在里面等了一会儿了。一见卫太子刘据进来,俩人连忙上前请安。

“老师,小张啊,这儿没有外人,你们就不必如此多礼的了。二位快快请坐,跟我说说这二天朝中都有些什么动静?”卫太子刘据给他们二人赐了座,着急地打听起朝中最新的情况。

太子少傅石德看了一眼张贺道:“张公子,你弟弟是尚书令,皇帝跟前的大红人,他的消息最为灵通。还是你先说吧。”

张贺也不客气,抱拳道:“太子、石大人,那我就先说了。我得到的消息是皇上将任命涿郡太守刘屈氂为左丞相,等待得到贤人再任命右丞相。圣旨不日将下发。”

卫太子刘据听了后,面露惊讶之色。“自从自己的姨父公孙贺死了之后,丞相一职已空缺了二月有余。按惯例,丞相一职应由御史大夫接任,可父皇这次不从朝中大夫里提拔,却从地方太守中选用。老师,依您之见,父皇这么做有何用意?”

谁知道太子少傅石德听了之后,立刻从座位上起来,朝卫太子刘据作了一揖,道:“恭喜太子,贺喜太子。”

卫太子刘据一脸的疑惑,不解地问道:“老师。刘屈氂虽是我堂兄,但我与他平素亦无多少来往。自从公孙敬声一案爆发后,江充利用皇上的信任,大肆打击我们的人。我们在朝中的盟友几乎损失殆尽,几乎到了形单影只的境地了。学生愚钝,不知道老师口中的喜从何来?”

太子少傅石德正色道:“太子莫急,且听我详细道来。太子所说的没错,自从公孙敬声一案爆发以来,我们在朝中的势力损失最大。不过,我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些。说句实话,我最怕的是皇上对太子失去了信心,动了要换太子的念头。不过,从皇上这次作命刘屈氂为丞相来看,皇上并没有要替换太子的想法。皇上只不过是想要借公孙贺父子一事敲打敲打一下太子。所以,臣这才敢给太子道喜。”

刘据一听,这石德所说的似乎不无道理,心情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刘进听了,在一旁不解地问道:“可是,这刘屈氂虽说是我堂叔,但他与贰师将军李广利那可是儿女亲家。那贰师将军李广利,有谁不知道他是昌邑王刘髆的亲舅舅?如今昌邑王刘髆,文有刘屈氂任丞相,武有贰师将军李广利在军中呼应。要说获利,那可是昌邑王得利最大。”

张贺也觉得刘进所言极是,于是便把目光投向太子少傅石德,且看他如何解说。

太子少傅石德不慌不忙地解释道:“世子爷,你这是过虑了。表面看上去,昌邑王得利最大,但是昌邑王在朝野当中 ,素无口碑,能力也一般,皇上是不太可能把他立为太子做自己的接班人的。所以对昌邑王刘髆,不足为虑。”

刘据连忙问道:“老师,您觉得谁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

太子少傅石德沉吟了一下,开始扳着手指头数开了,“当今皇上共有六个儿子。除了太子外,还有齐王刘闳、燕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昌邑王刘髆、还有一个刚满三周岁的的刘弗陵。那齐王刘闳元封元年去世。因其年少无子,封国被除,就不用考虑的了。刚才说了,昌邑王能力也一般,刘弗陵年幼,故不足为虑。能与太子爷一争太子之位的就只有燕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了。广陵厉王刘胥身材高大,力能扛鼎,空手与熊、野猪等猛兽搏斗,但是他行为没有法度,有勇无谋,曾多次受到皇上的斥责。当今圣上是何等英明的人?他能把大汉的江山交给广陵厉王刘胥吗?但那燕王刘旦就不一样了。此人有胆有识,学问不在太子之下,而且能言善辩、广有谋略。在朝野当中,名声不错。去年,他就借给皇上拜寿之机,在长安城逗留了一月有余,私下里结交朝廷官员,动作不少啊。因此,老夫一直最为担心的是皇上将丞相一职交给燕王刘旦的人。”

众人听了太子少傅石德的这一番分析,也觉得情况确实是这样的,纷纷点头称是。

卫太子刘据提醒道:“老师所言,确有些道理。不过,我们可能低估了刘弗陵,父皇对他可是疼爱有加的。他出生的时候,父皇还曾在钩弋夫人的宫门上写下‘尧母门’这三个大字。宫中一度传言,父皇希望将来由刘弗陵接替自己的天子之位,以至于苏文等人三番五次的要害我。”

太子少傅石德笑道:“太子多虑了。那刘弗陵依臣看,都未必是皇上的亲生的。你们见过怀胎十四个月才被生下来的人吗?大家都不说,只是怕惹皇上不高兴而已。如今,皇上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将来把天子之位传给一个三岁的小孩,他就不怕断送大汉的江山吗?我相信皇上应该不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选择来。如今,皇上用刘屈氂为相,看来皇上主要是对公孙贺父子的所作所为很失望,并没有要针对太子的意思。”

卫太子刘据抱怨道:“那个公孙敬声真不是东西!一向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他擅自动用北军军费也就罢了,还非要作死去与阳石公主私通,还诅咒父皇,他这不是找死吗?也怪我姨父平时太娇惯了他,我也提醒过他多回的了。可他还是管不住啊,终于弄出这等灭门的大祸来!这下可好,连累我们也要遭受这池鱼之殃!”

张贺分析道:“太子爷,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我们的对手还在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呢!公孙敬声虽说是罪有应得,但公孙敬声一案还是有诸多的疑惑。他与阳石公主私通,还诅咒当今圣上一事,这么隐秘的事情,作为一个江湖大盗,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如今方士和各类神巫多聚集在京师长安,大都是以左道旁门的奇幻邪术迷惑众人,无所不为。就是宫中也是巫术盛行,人心不古,动不动就在屋里都埋上木头人,请人诅咒对方。因相互妒忌争吵时,就轮番告发对方诅咒皇帝、大逆不道。这是常有的事情,可是这一次为何偏偏抓出的都是我们的盟友?这事情的背后,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太子不可不察啊!”

“父王,张兄说得对!”刘进也听出来了其中的玄机,提醒自己的父亲道。“公孙敬声一案,全是江充一手负责的。江充那个王八蛋,要不是皇上护着他,我们早就砍下他的头了。这一次,他是存心公报私仇。说不定就是他与燕王刘旦相互勾结,在背后搞的鬼。父王应当尽快向皇爷爷上书,说明事情的真象。”

太子少傅石德挥手阻止道:“太子,此事万万不可!公孙敬声一案,人家有铁证在手,怎么翻案啊?皇上又会听谁的?公孙贺从小就跟随皇上,七次率军出击匈奴,立下了不少的军功,凭军功封为南奅侯,还是皇上的姐夫。皇上一点也不念旧情,将其捕杀。为什么?太子想过没有?”

卫太子刘据不解,摇摇头,答道:“学生没想那么多。”

太子少傅石德道:“那是因为他是你太子一党的人!去年拜寿起,太子你主张降低朝廷的赋税、取消算缗、告缗令,皇上不允,这就是皇上与你之间严重的分歧之所在。所以,皇上这才用公孙贺父子的人头借机敲打一下太子你,杀鸡给猴子看。虽说你并没有参与其中,但对于公孙敬声的事,太子当真没有察觉?没有察觉那就有失察之罪,察觉而不报那就是包庇之嫌啊!如果太子你还要上书替自己叫屈的话,皇上一定会认为你不知悔改从而彻底丧失了对太子你的信任啊,所以此事万万不可!”

众人听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0

第五章 风雨欲来(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