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南陔浅语>序幕 晴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序幕 晴都

小说:南陔浅语 作者:最终星尘 更新时间:2019/3/14 18:56:16

女孩依靠着黑色的警骑,秋风从街巷中流出,拂过女孩冰冷的御装。

这一天的戎阳道并不是很平静。

第十七区是晴都的一个不把不小的分区,在城市靠近北段的中部,因为是官方娱乐竞速项目赛道的启程段而人烟汇聚,每年的夏季,市长都会在赛道的龙头站发表演讲,敲响大赛的钟声。

赛季外的十七区是个和谐的住民区,有近二十万的公民在这里生活,他们的生活很简单,早上起床出门工作,夜晚搭车回来,地下的铁路网承载着这些漂泊者的生命。完善的治安系统和良好的生活环境之下,十七区一直是个安静的地方,犯罪率低下,GDP增长每年在晴都众区域的前列。

女孩切掉通讯,从警骑上取下御装的配套机翼熟练的扣到腰后机鞘中。她叫枢妤鸢,是一名绘茗妖警员。

枢妤鸢出生于500年时的第七代培养计划,那一代的孩子到现在正好20岁,正值人生最青春的时段。两年前,枢妤鸢拖着一只行李箱和一份录取书来到这个城市,两年的时光,她从一个外地人陌生人转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十七区绘茗妖,管理着戎阳道的治安。

世界府有很多的安全局,每个安全局都有自己喜欢的职业命名,郭下的透绯红、白渊的禁卫军、晴都的绘茗妖也一样,但不管名字再怎么炫彩华丽,本质上都一样。

安全警卫!

也就是治安警察,负责维持城市的安全,保护市民的正常生活。他们领着人民的纳税,也为人民工作着。机器人警察风靡的时代,曾经有过取代真人警察的趋势,机器人没有感情,因此也不会徇私枉法,也不会攀权附势,是个很好的执法人。最后这个政策并没有成功,试用城市中,机器人出现了错误判断的案例,他们对于“表面”证据充足的事实没有怀疑,误杀了三名普通市民。因此,机器警察时代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现在的安全局便形成了以真人警察为主、机械警察辅助特殊体系,机械警察承担了大部分的动手阶段,人类则承担着命令阶段。

绘茗妖又略有不同,它是一个由现任市长推行的安全项目,在市长月秋岚上任的第二年,他解雇了安全局全部男性警员,换上了清一色的年轻女孩,女孩穿着观赏性极强的御装,骑着黑色摩托警骑在街上巡视,如同明星一般耀眼。

御装,一种为绘茗妖定制的装备系统,包括武器组组和外骨骼组,纯黑色,组件安置在拟翅膀一般的后腰上,有刀、剑、枪、弓等,根据实际需求携带。外骨骼一般显现出来的只有足部和手腕护甲,其它区域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显现出来。

绘茗妖统一穿着黑色外套、黑色格子短裙、诱人的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观赏性从未有过的高,市长也毫不避讳的表明就是想要让绘茗妖成为晴都的一道风景线。

要说起这种事,晴都不是第一个干的,鼻祖应该是郭下的绯红将,那才是真正的明星,年轻人崇拜的偶像列表中一定不会缺少的对象,很多人都私下议论市长是为了模仿绯红将才弄出来的绘茗妖。结果是很成功的,绘茗妖的建立吸引了大量男性居民移居到了晴都,每天都有男人躲在远方偷拍着这些漂亮的女孩。

枢妤鸢不喜欢巡街,街上的辅助机械警察数量是她们的数百倍,大部分繁琐事件机器人都能解决,级别到了丙级以上才会知会她们决策,而现在的社会早已不是几百年前的战争年代,现在科技更发达、福利更完善、法律也更合理,社会执照的实行更是杜绝了大部分低端纠纷,社会执照的分值影响到一生,没人会愿意轻易的犯事降分,降下去容易,升上来就难了。

绘茗妖的巡街是硬规定,要领工资必须完成的工作,表面上是为了保护治安,亲善和民,实际上就是出去露脸,让市民们看市长的杰作。有时候枢妤鸢调侃说巡街就像模特,不过人家走秀走的是t台,她们走秀走的是大街小巷。

戎阳道今天发生了燃料泄漏,一辆在高速通道运载氢能源的大卡车撞了通道的保护玻璃,打了个神龙摆尾横在路中央。交通方面的机器人警察正在隔离线路,备用车道一如既往的被一些私人车辆占据,机器人们不得不强行拖走车道上的车子。枢妤鸢不过是来看看情况的,氢气不是什么大事,化学能源泄漏只能算是丁级事件,机器人可以全权自行处理。

枢妤鸢见过一个反物质能源泄漏的情况,当时整个小区都被隔离起来,半个城市的安全警员都参加了救助工作。化石能源现在已经很稀有了,只有一些很小的自动化厂房使用,效率很低,污染也很高,听说战争时期是主要的能源,现在的生态问题大部分是那时候造成的。

赶到现场时,机器人们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他们的效率很高,数百上千台机器人十分钟能拆光百层高的大楼,大卡车中的能源被能转移到了能源公司新派来的卡车转运,机器人正在拆换被卡车撞坏的玻璃护壁,换下来的玻璃被撞开了几条小裂缝。

枢妤鸢右手敲太阳穴打开数据屏,调出机器人呈上去的事件处理报告。

报告中事故源于卡车司机的手动驾驶,车载监控清晰的记录了司机错误的操作,本来是要撞到旁边一辆超跑,司机手快转了方向,最终撞到了玻璃墙壁上。损失预计是20万琅,根据交通事故法,机器人拘捕了司机,在他赔偿后还要面对官司,怎么说也要在拘留所待个两三天了。

“不是我的错,是车子突然故障了啊!”司机被带走经过枢妤鸢时还在喊着冤。

枢妤鸢没理他,这种小事机器人会自己完成,她才难得操心。报告中已经给定了事故原因为“载具手动操作失”,要想翻案得先请个律师。枢妤鸢算了下,这场事故所有的处罚中,最严重的就是社会执照会被扣掉5分,社会信誉度也会跟着下降等级,在银行贷款金额会比以前少掉50万琅。

男人的社会执照分数不低,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给出的评价也不差,枢妤鸢以为男人是个踩着及格分的人,不然怎么一个小小的交通事故也不愿意承认,她转眼找了一圈现场,大卡车已经被运往物证中心了,她耸了耸肩关掉掉了男人的界面。

离开现场后,枢妤鸢骑上摩托警骑,又开始了巡视工作。

“绘茗妖2333号,晚上有紧急任务,你要拯救世界了!”通讯中一个女人严肃的说。

“队长,别闹了!”枢妤鸢接通了联系,脑中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在她面前溜进酒吧酗酒的海翎咲。

“好吧,马上要下班了,我们一起去老地方吃个火锅怎么样?我已经叫了她们几个丫头了。”全体投影中的队长衣衫不整,随意的披着制服外套,手里拽着一瓶红酒。

“好,我最近也有些怀恋他们家的麻辣锅了!”枢妤鸢微笑着。

夜晚的十七区很热闹,霓虹灯闪烁,人群拥挤,特别是在一个怀旧风格的老巷子中,老人都叫这里老华路,是上个世纪初的产物,那时候机器人还没这么广泛,人们挨家挨户的开着小吃店铺,巡警们也经常偷空进来在某家小货点买点新奇的小玩意。

后来巡警越来越少,人们也老了,这里的热闹却没少,老人们还是守着店铺舍不得搬到新城区的大楼里去,临香城来的移民们来到这里也把临香的味道带了过来,临香城的没事在世界府是当之无愧的食主,那里的美味吃过一次终生难忘。移居的食客们在老华路开了很多饭店,小巷十里飘香,年轻人也喜欢夜晚下班后来这里吃上一顿美味佳肴。

枢妤鸢算是这里的老客户,她们小队中只有茶芴的厨艺过得去,其他人特别是队长,做的菜能把人没病都吃出病症来,记得还有个男人吃了海翎咲炒的蛋炒饭后被送进了急救室……所以,出来吃东西是小队共同常识,特别是在队长负责炒饭当天。

卸掉御装后,枢妤鸢把制服外套系在腰间露出白色的衬衣,御装平时看起来很帅气,用起来作用很单一,又不方便,搁在身上吃个饭都会引发警报,警告你食物中的某某某毒素。下班后,绘茗妖经常就会把御装载入摩托上,两者是配套的,可以相互收容。

第一个到的总是白芮,这丫头老实,做什么事情都规规矩矩,在安全局如果不是她们几个人罩着,估计会每天被欺负个几次。也只有她会带着换用的衣服到局里去,下班的时候老实的换下制服,枢妤鸢知道这丫头胆子小,穿着制服浑身不自在,好像全身都给人看光了一样。

“小鸢,你来了啊!”见着枢妤鸢,她紧绷的神经才松了下来。

“一天咋咋呼呼的。”枢妤鸢侃了一句,找了自己位置坐了下去,“点了单了吗?”

“点了,重辣的!”白芮比了个搞定的手势,一脸我最了解你的自信。

“喂喂喂,快来搭把手!”不远处刚来的倪茵扶着最醉醺醺的海翎咲艰难的走了进来,表情十分难看,像是在憋气,枢妤鸢她们当然明白,这是被海翎咲一身酒气给熏的,倪茵有洁癖,男朋友都不忍的那号人。

枢妤鸢和白芮赶紧的结过人,生怕下一秒倪茵会因为受不住把她们的队长扔了,这姑娘脾气老直了,说扔就真敢扔的,除了她男朋友目前还没人管得了她。

“你不会把队长从酒吧一直运到这里了吧?”枢妤鸢好奇的问,倪茵脾气虽然直,对人也很好。

“没,我从上面下来时遇到的,队长当时邋遢的坐在下行梯上,手里还拽着啤酒瓶。”倪茵嗅了嗅自己的衣服,脸难看的转开了,利索的脱了自己的外衣扔在了对面的椅子上,“有几个男人在那儿盯着她的身体看,如果不是我刚好遇见,说不准已经被扛到什么见不得人的巷子中了。”

“队长今天怎么了,怎么喝那么多酒,她很少让自己醉得不省人事。”白芮细心的为海翎咲轼去了遮住眼睛的乱发,又帮她扣上了衬衣的领子,挡住迷人的深沟。

“又分手了吧!队长的男人缘就和她这酒量一样,一喝就醉,刚交就分 。”茶芴从洗手间出来正好接上了话,“要我说,男人就不值得深爱,都是花心鬼,白天跟你情意绵绵,晚上就跟不知哪来的小姐卿卿我我,小妮子,要不你哪天也和你家那个分了得了,免得以后伤心。”

茶芴微笑着蹦进了自己位置,她总是一个带着微笑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微笑着面对。

“得了吧!人家小夫妇恩爱着呢!”枢妤鸢说,“你这是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嫉妒。”

“沨浅泣要是敢气我,我就拧他耳朵,直到他跪着喊错。”倪茵也坐了下来。

“人家是绯红将,大明星,就算你舍得拧,也要有机会!”枢妤鸢鄙视。倪茵的男朋友可是大有来头的人,大名鼎鼎的绯红将 ,郭下的透绯红,在世界府都是顶级明星,沨浅泣还是透绯红中佼佼者。枢妤鸢都觉得倪茵能遇上沨浅泣简直就是奇迹,更奇迹的是沨浅泣还答应了做她男朋友。

“我听说绯红将都是军人,经常杀人的。”白芮说。

“才没有!”倪茵赶紧辩解,“沨浅泣他们虽然是军人,但是现在又没打仗,世界府外的势力老实着呢!”

负责端菜的机器人在她们聊天的同时,端上了热乎乎的大闸蟹,红透了,“编号13-7号服务员为您服务!”机器人说完后安静的站在了桌子一边,这些机器人很低端,行为模式也很单一,和大酒店的新版机器人比差多了,他们不会察言观色,不懂即时助兴。

“替我们剥十只先!”倪茵望了眼海翎咲,“队长这样是吃不了了,我们开动吧!”

“今天应该是队长请客,她自己都醉成这幅模样,又是我们自己掏腰包了。”茶芴捻起一只剥好的闸蟹没形象的吃了起来。

“嗯嗯,让她睡一会儿吧!你看队长现在这样多放松,工作时应该很累吧!”白芮最会关心人,对谁都是一颗热心肠。

枢妤鸢有时挺羡慕海翎咲的,活的自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找个酒吧买醉,看见长得英俊的帅哥就上搭讪,就算是市长在身边也同样我行我素。而她,比较起来反而像个囚徒,什么都需要听命令,循规蹈矩,枢妤鸢从大学毕业后,社会执照一直保持在700分以上,按照信用等级,妥妥的甲级。

其实大部分人都一样,都是城市的囚徒。晴都这个大笼子困住的不只是枢妤鸢,也不止是晴都的所有市民,而是一个时代;这是一个都市时代,每个人都为了得到不多的利益拼命的扮演着角色,为巨型齿轮的转动拼搏着。

倪茵习惯的说着郭下天栈外的奇闻异事,白芮像个小学生认真的听着,茶芴不时会调侃上两句,枢妤鸢坐在自己的角落,也坐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啊!等赚够了钱就要到临香买一栋边郊小别墅,找个喜欢的人每天种种花,养养鸟。”枢妤鸢说,“晴都是个大都市,可以容下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我们渺小的微不足道,我可不想一辈子都被淹没在别人的海潮中。”枢妤鸢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计划的,也许是初次看到晴都的复杂后,也有可能是某次随性喝了两杯的醉言。

茶芴是第一个听到的,这姑娘愣了片刻然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得妆差些掉了,笑完后怼了她一句,“你现在钱不够吗?我借你,你现在就去临香,找个别墅,看看是不是真的就能在那养半辈子的花和鸟。”

枢妤鸢想反驳,可话到嘴边退缩了,茶芴也是其中的一员啊!也是这片都市中疯狂打拼着千万人中一员。

离不开的!

谁也别想从社会这个囚笼中逃脱,该死的!这就是个没有终点线的马拉松比赛,盲目着奔跑,耗尽全部力气冲到最后一刻,当你以为胜利的时候,以为到了终点时,才会发现,这条赛道是单行道,终点就停在起点边上。

最后回去时,只有白芮还清醒着,她叫了车飞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吧地上的其他人丢进车门。她不会喝酒,所以从来不喝,当是枢妤鸢她们碰杯子干杯时,白芮盛满饮料附和着逃过一劫。

枢妤鸢醉倒的最后一刻,眸子望着晴都皎洁的月亮,市长所在的绥楼耸立在月光下,她想着,那是栋漂亮的大楼啊!

0

序幕 晴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