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 第二十九章 二次还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二次还政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4/13 7:15:54

  魏老夫子说,其实,慈禧太后之前已经还政过,还是两次。

  第一次还政,是给亲儿子同治帝载淳,同治十二年(1873年)正月二十六,两宫皇太后因为载淳将要亲政,下懿旨要求同治帝“祇承家法,讲求用人行政,毋荒典学”。下旨要内外臣工“公忠尽职,宏济艰难”。载淳正式亲政,下诏“恪遵慈训,敬天法祖,勤政爱民”。

  第二次还政,则是给养子光绪帝载湉,光绪十三年(1887年)正月,光绪亲政,慈禧垂帘训政,光绪十五年(1889年),光绪帝大婚,册慈禧胞弟桂祥之女叶赫纳拉氏为皇后。

  光绪大婚之后,慈禧就已归政,,再加徽号“孝钦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配天兴圣显皇后”,不再问政事。

去了哪儿了呢?去颐和园娱养天年。

  叶允武知道颐和园是挪用了海军军费造的,这颐和园原名清漪园,本被英法联军破坏过,重修好了之后,改名颐和园。

  “你知不知道,到底这园子是太后自己要修的,还是醇王主张修的?”萧红衣问叶允武。

  “这,有区别么?”叶允武说道。

  萧红衣看着老夫子的脸色不佳,哼了一声,继续跟叶允武说道,“不言君父之过,是你师父的教条。有些道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说出来。我说给你听,他也不高兴。”

  叶允武看着老夫子铁青的脸,拿起一块糖耳朵,放到夫子面前的碟子里,说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弟子会自己判断的。”

  夫子哼了一声,拿起糖耳朵,咬的嘎嘣作响,大约是表示自己对萧红衣的大逆不道之言充耳不闻便是。

  萧红衣冲夫子做了个鬼脸,对叶允武说道:“其实,园子是醇亲王奕譞和光绪帝修的。”

  “不是慈禧太后要修的么?”叶允武问道。

  “不是。是奕譞建议光绪帝修的,目的是给慈禧提供一个娱游之园,且要远离紫禁城,这样,可以让慈禧太后耽于玩乐从而远离朝堂中心,继而彻底归政给光绪。否则,北海,西苑都可以,为什么去颐和园那么远的地方修个园子?”萧红衣说道。

  远么?叶允武不禁心里想到,颐和园也算远?不对,是远的,他想了想自己这几天来走的路程,一天从早到晚,也就走个六七十里路,这还是好的,稍微出点状况,能走个四五十里就不错了。

  颐和园到故宫,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刚好三十里。这个距离,确实有隔离朝政的功效,进个城就要半天时间。想想魏公村那些参天古树,最后却被姓贾的给砍了,叶允武心里直骂娘。

  “而且,李鸿章察觉到了小日本鬼子的野心,提请筹建北洋水师。几次三番,慈禧太后终于准了。”萧红衣又不知从哪儿抓了一把瓜子在吃,说道:“但是,筹划海军这件事情,慈禧太后一边让李鸿章筹划,一边让醇亲王奕譞总理海军事务来牵制李鸿章,不让他实力坐大,又设海军衙门在京师(李鸿章驻地在天津),让奕邼,善庆和曾纪泽会同办理。”

  “这几个人,俱不谙水师,醇亲王奕譞自幼是天潢贵胄,深居简出,何曾去过海上,遑论奕邼和善庆,倒是曾纪泽,有几分见识,曾任驻俄公使,坐过船,晓得几分水事。”老夫子只要不涉及皇室,还是肯说几句的。

  叶允武倒是在惋惜,按照他的记忆,曾纪泽是曾国潘的次子,因曾国潘长子曾纪第早殇,次子习爵,坊间称为曾袭候。曾纪泽是个干吏,跟郭嵩焘这位近代史第一位公使并称‘’郭曾‘,是当时清王朝两大外交干臣,中国近代史上第二位驻外公使。

  曾纪泽配合左宗棠,采取强硬外交姿态,讹诈俄国人成功,收回了部分伊犁土地,是清末难得的一次外交成功。但是,正是这种强硬外交态度,被李鸿章所忌,还未入海军衙门,就被李鸿章给运作到总理外国事务衙门,之后在同文馆之类地方蹉跎。

  要是有这么个强硬派在海军衙门里,奕譞想要挪用海军购舰款修颐和园,也不会那么容易吧。

  奕譞因为总理海军衙门,挪用海军购舰款给慈禧修园子,即便是他想让慈禧赶紧归政的小心思天下人皆知,可是李鸿章也不敢真说不让,就这么着,每年四百万辆的协理海军的银两,十停里挪去了五停,修了颐和园。

  要知道定远、镇远两舰一共也就二百八十万两白银,修园子据说是一千万两的预算,结果后来,花了两千万两。不用多,留个四分之一给海军,北洋水师再多四艘镇远、定远级威慑周边国家,甲午战争就不会发生在甲午年,而时间越推后,对日本越不利。当然,对中国也不利,因为清王朝不灭,中国的近代化就无法开始。

  一个民族的命运就是如此,当国运开始衰退时,若没有全民觉醒,则所有的事情都有着这样和那样的惋惜和遗憾,似乎,当时如果这样做,就可以扭转一点局面;或者那样做,结局会好很多。

  但事与愿违。

  “奕譞花了海军的银子修了园子,总算讨得慈禧太后欢心。”萧红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慈禧去园子转了一圈,很满意,决定归政,并且归政得非常彻底。”

  也就是说,颐和园修好之日,就是二次归政之时。

  只是,夫子为何又说道议还政?

  叶允武不解,问魏昌泰魏老夫子。

  “天家威严,在于乾纲独断。”魏老夫子说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天子即位,自当老臣离开,给王朝以新气象。奈何太后归政之后,因诸臣工请求而训政数年,留下祸患。”

  “这有啥祸患,不是蛮好的,训政以保持平稳过渡啊?”叶允武不解地问道。

  “幼稚。”魏老夫子的评语毫不客气,叶允武倒不觉得,我六岁啊,就幼稚,你奈我何。

  “新主树威,不外乎对内杀伐果断,对外开疆拓土。”老夫子说道,“抓捕抄家和珅是杀伐果断,翦除顾命八大臣也是英明神武。可当今圣上,面对一班太后时期的老臣重臣,如何下得去手?”

  “那只能对外开疆拓土了。。。。。。”叶允武又对自己这个答案产生了怀疑,不会吧,难道甲午战争是这么来的?

  按照这个思路,过去几十年洋务运动留给光绪比较雄厚的家底,使帝党的中坚力量觉得可以不必韬光养晦,去收复那些丢掉了的领土和藩属国,才是政治正确。

  然后,沙雕的新皇帝接手政权后,没过几年,就引爆了中日甲午战争,确切来说,是争夺朝鲜宗藩权的战争。

  而甲午战争,以清王朝当时的表现来看,它只是把这场战争当做争霸战争,而不是兼并战争。

  如同春秋一般,是争霸战争。而战国时期,则是兼并战争。

  换句话说,这还不涉及领土争端,仅仅是比谁拳头大的游戏。

  一场日本举国之力,而清王朝视为游戏的一场战争。

  清王朝认为这是一场属国争夺战,如同10年前的中法之战一般,仅仅是为了属国的前途而战。而10年前,中国以宗主国的身份履行职责,和法国打了一场,虽然在战场上取得了优势,苏元春,冯子材凭锐气夺取谅山,岑毓英围攻河内。法国将领孤拔本已占据澎湖,进袭浙海之时,被浙江提督欧阳利大炮轰走,后病死于澎湖。

  但是,彼时李鸿章和法国特使巴持纳在天津议和,通知各部队停战。

  李鸿章也因此背上骂名,盖此行径绝类秦桧主和定议,岳飞被十三道金牌奉诏班师。

  中法之战因越南而起,虽然中国胜了,却失去了越南宗主国的地位。

  而年轻的光绪帝大概以为,这场中日甲午战争,即便再如何,最多无非是失去高丽的宗主国地位。

  更何况,大清的GDP5倍于日本,北洋水师的吨位排名第八,比日本联合舰队排名第十一总强上许多。

  结果却是庙算必胜之战,打成必输之战。

  海战就不说了,七年没新船,武器代差已经有了,虽然吨位占优,但是打起来劣势太大。

  海战失利,原来一心想借战争立威的光绪皇帝,派自己的师傅,管理财政的户部尚书翁同龢到天津,质询李鸿章。

胡国敬《国闻备乘》里,对二人的见面过程描写的异常生动。

  “同龢见鸿章,即询北洋兵舰。鸿章怒目而视,半晌无一语。徐掉头曰:师傅总理度支,平时请款动辄驳诘,临事而问兵舰,兵舰果可恃乎?同龢曰:“计臣以撙节为尽职,事诚急,何不复请?鸿章曰:“政府以我跋扈,台谏参我贪婪,我再哓哓不已,今日尚有李鸿章乎?”

  这段话写的太生动,李鸿章打了败仗也可以咄咄逼人,但是却是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翁同龢见面就问,你那北洋水师为什么打的跟屎一样?

  李鸿章怒视翁同龢,半天不说话。然后扭过头去,眼睛看着别处,对翁同龢说道:“你是皇帝师傅,管理户部,我平日里向户部申请的各类款项,动辄被批驳或者诘问用处,现在出事儿了,来找我问北洋水师怎么打的跟屎一样,现在知道北洋水师有用了?”

  翁同龢也知道自己理亏,但是,输人不输阵,嘴上却说:“我们干财务的,本来就要细细审核账目,这是财务的本职工作,用不着你来插嘴,我只问你,你明知道日本鬼子狼子野心,你为什么不几次三番地申请款项,加强水师?”

  李鸿章冷笑着说道:“国家认为我李鸿章飞扬跋扈,御史言官认为我贪污腐化,我要是再敢在朝堂上咆哮不已,我李鸿章还能活到今天么?”

  陆战:

  日本陆军前线运用了178,294人部队,后方还有留守部队68,819人。另外动员了152,365人军夫进行后勤运输。

  而清军,则是只有估计,没有准确数字的12万人。(1)

  再加上清军战术停留在剿发匪时代排枪战术(当年常胜军教的),比起日本师法法,德,建立起近代教育制度培育出的兵员,有散兵线,步炮协同的战术来说,已经差了很远了。从战斗意志来说,清是当兵吃粮,就算当老的兵也不过打了几十年低强度战争,而日本人已经是国民教育,知道为国而战,入伍就接受系统的近代化军事教育,打起来差距就给放大了!

  单纯从步枪射击来说,清军还是排枪齐射战术,不讲求射击命中率,只讲求射击速度,而日本已经讲求精确射击了。

  最后就是后勤,清只有自己营里面编制几十到一百来人的长夫人背肩扛的。除此就要地方官员组织民间运输了。

  战斗结果,12万不到的清军对阵17万日军,排枪战术对阵近代化步炮协同,这一战,清军败了。

  海战败了,

  陆战也败了。

  大清国失败了。

  光绪帝被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为他在政治上的幼稚付出了脸面的代价。而中华民族,却因为他的幼稚,几乎差点万劫不复。

  慈禧也丧失了对他的信任,虽然没有再次垂帘,但是加强了对政务的掌控,不再像之前让光绪放手施为。

  而这,也影响了光绪帝的政治权威。

  而魏老夫子的意思,就是皇太后必须退出政治舞台,将权力彻底交给光绪,实现一元化领导。

  ================================

  注:(1)甲午战争,辽河平原战役,清军编制及总人数之统计:

  清军的编制没有番号,部队识别通常依据旌旗上将军姓氏判断其所属。

  陆军分步兵,骑兵两种,建制里没有独立炮兵,工兵,通讯,辎重运输等专业性兵种。

  炮兵混编在步兵营内,炮手在步兵营内调用,战时步兵营临时募集民夫,担负野战部队架桥,炮具,行李搬运等任务。

  清军建制以营为基础单位的编制,正规步兵营定员505人,下设四个哨队和一个营部。每哨定员108人,营官包括参将,游击,哨官包括都司,守备,千总。

  正规骑兵营内设五哨,兵员263人。马276匹。一哨52人,马54匹。指挥部3人,马6匹。数个步兵营和骑兵营组成一个军,军分前军,后军,左军,右军,中军。

  由总兵和副将担任指挥。各营内配置文官,担任账房,弹药补充,军粮给养等后勤职能。

  清军步兵营实际编制数大多为350人(虚报505人,吃空饷之惯例),骑兵营250人。

  辽河平原战役清军军力分布

  营口统领宋庆(宋庆在营口期间,亲卫队里有一员小兵,姓张名作霖,彼时张作霖因胆大心细而积功至哨长,被袁世凯之叔祖袁甲山赏识而提拔为戈什哈(高级将领之弁卫),所以,张作霖算是袁系)

  总兵刘世俊嵩武军步队6营马队2营3哨

  总兵张光前新庆军步队5营

  总兵姜桂题铭字军步队11营2哨马队1哨

  总兵李永芳新毅字军步队5营

  总兵李家昌新毅字军步队5营

  总兵龙殿扬新毅字军步队5营

  总兵程允和新毅字军步队4营

  总兵刘凤清新毅字军步队5营马队1营

  总兵马玉昆毅字右军步队9营

  总兵宋得胜毅字左军步队5营

  总兵蒋希夷希字军步队7营马队1营

  总兵徐邦道拱卫军步队11营

  营口道台乔干臣道标步勇步队2营

  田各庄巡抚吴大澂

  巡抚直属吴大澂抚标步队2营

  副将吴元憕憕字军步队4营

  副将吴凤桂凤字军步队1营马队6营

  牛庄城巡抚吴大澂

  道台李光久老湘军步队5营

  布政使魏光焘新湘军步队8营2哨

  总兵梁光福凤字军步队5营

  总兵刘树元吴大澂抚标步队7营

  锦州巡抚吴大澂

  翰林院曾广均吴大澂抚标步队5营

  道台左孝同忠信军步队5营

  总兵王连三山东练军步队4营

  长顺所属

  佐领恩喜吉字军步队8营

  裕禄所属

  佐领丰升阿盛字练军步队4营

  鞍山站

  腾鳖堡间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

  敌忾军步队4营

  镇边军步队4营马队9营

  齐字练军步队4营马队2营

  镇远新军步队5营马队4营

  齐字新军马队3营

  豫军精锐营步队3营2哨马队3哨

  韩边外民营步队3营

  吉林将军长顺

  吉林靖边军步队16营4哨马队2营3哨

  热河马队马队5营

  把会寨辽阳知州徐庆璋

  丰军步队3营

  镇东军步队10营

  摩天岭

  樊家寨台间按察使陈湜

  新丰军步队3营

  盛字军步队12营1哨马队5营2哨

  福寿军步队10营

  提督唐仁廉

  丰军步队2营

  奉天镇边军步队4营4哨马队1营

  宽甸道台张锡銮定边军步队7营

  通化怀仁侍卫倭恒额齐字练军步队4营马队2营

  姜福天吕寿山民团步队10营

  兴京地方副都统奕澍兴安军步队3营2哨马队3营2哨

  侍卫富布林吉字营马队5营

  城厂副都统奕澍边防步队3营

  高丽城文禄盛字练军步队1营马队1营

  辽阳奉天将军裕禄

  丰军步队5营

  景字丰军马队5营

  盛字练军步队3营马队1营

  铁字军步队24哨(合计4营)

  奉天奉天将军裕禄

  盛仁军步队8营马队4营

  长胜军步队4营马队1营

  捷胜军步队1营马队1营

  丰军步队3营

  新丰军步队3营

  一线清军兵力总数约361营4哨(内含炮队)

计:361X350=126,350人

0

第二十九章 二次还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