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三十九章 恭王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 恭王奕?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5/16 9:01:28

  李慈铭去找王照商量如何弹劾李莲英。

  魏老夫子则在府内督促叶允武的功课。

  叶允武一边写心得,一边跟夫子聊天。

  “师父,我们要在北京住多久?”叶允武问道。

  “为何有此一问?”魏老夫子说道。

  “京师居,大不易啊。”叶允武说道,把白乐天的旧事拿出来说事儿。

  “为师已经跟你越缦伯父租下了这几间屋,我们要待科考之事尘埃落定,才会离开。”魏老夫子对科考这件事情还是非常上心的。

  叶允武不禁很开心,因为可以在京城里浪很久。

  师徒二人正在诵读《诗经》,门房来报,有人找叶少爷。

  叶允武出门一看,是常三爷。

  常三爷跟魏老夫子见了个礼,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想买人参。

  “买参,寻红衣姑娘去,莫要打扰老夫授课。”魏老夫子不喜欢常三爷这种人,有些逐客令的味道。

  “老夫子差矣,我这是帮公子寻个出身。”常三爷说道。

  “胡说,买参跟出身怎么混为一谈?”听常三爷这么说,魏老夫子也来了兴趣,说道:“你说说,什么法儿帮允武寻个出身?”

  “恭亲王最近身子不大爽利,宫里的御医给瞧过了,说得调养,前两天我听萧姑娘说她带了参来,这不就是个机会嘛?”常三爷说道。

  “笑话,堂堂王府,居然连参都没有?”萧红衣走了进来,听见常三爷这么说,不由得说道。

  “您还别不信,自打去年冬天,罗刹人占了旅顺口,关内的参就断了货,本来高丽参也是极好的,这不是高丽被小日本占了去,两头都靠不着,整个北京城的参,断了都小半年了。”常三爷不亏是混街面上的,消息是真灵。

  俄罗斯强占了旅顺口之后,商船什么的都不敢出海了。

  “那,各大药铺就没点存货么?”魏老夫子也奇怪。

  “唉呦,老夫子,都跟您说了,整个北京城,断了小半年,谁家的存货能存半年的货啊。要不是我一哥们儿在王府里听差,我也不知道这事儿,他正满世界急赤白脸地找参呢?”常三爷说道。

  “王爷既然生病,肯定不能见人,更何况我们这种外人?”叶允武也觉得出身什么的不靠谱。

  “我的公子诶,您是不懂这里的弯弯绕。那天,咱在玉壶春,您还记得那个五德子么?”常三爷问道。

  “嗯,记得。想找萧姐姐麻烦的那个。”叶允武点点头。

  “那就是个泥坑里的王八,逮到谁都想往死里咬一口。咱把参往王府里一送,不管怎么地,王府总会念您的好,我在让我那兄弟运作一下,咱就算见不到王爷,福晋,郡王,国公什么的咱总能见到,您只要和福晋、郡王聊过那么几句天,整个四九城里的地痞流氓都得绕着您走了。”常三爷说道。

  “既然如此,红衣,把参都带上,我们去恭王府走一遭。”魏老夫子立起身,对常三爷说道,“参你就不用买了。去跟恭王府的管事通报一声,就说奉天举人魏昌泰,携弟子叶允武,义女萧红衣登门献参。”

  “啧。。。。。。高,实在是高。没想到您老居然是举人。您是有身份的人了,这献上去的参和卖出去的参,可就不一样了。我这就跟您去张罗去,您老擎好吧。”常三爷抱拳离去。

  “红衣,老夫替你做主将参送人,你没怨言吧?”老夫子问道。

  萧红衣说道:“哪里的话,这种事情,想送礼都不知道王府的门朝哪里开,再说,我这种民间女子,就算是献了参,人家也不敢要啊。”

  “如此甚好,收拾一下,随老夫进一趟内城。”魏老夫子准备去一趟内城。就是进宣武门内,清王朝定都北京,北京城实施满汉分居政策,内城住的都是满八旗,而汉人,尤其是汉臣,都住在城南,更多地聚集在宣武门外这一带,也因此,琉璃厂这种卖文房四宝,古玩奇珍,孤本书籍的店就都聚集在了宣武门外这里。

  ==============================

  恭王府,坐落于内城什刹海西边的月牙河畔。

  “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恭王府在北京城的位置可以说仅次于紫禁城。恭王府的前身是和府,和珅和大人的宅第,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后,被嘉庆皇帝赏赐给了自己的弟弟永璘的做府邸。

  王府的管事,松二爷,常三爷的发小,把几人迎进了府内。

  来的路上,魏老夫子把这位帝国仅次于老佛爷慈禧和光绪帝的第三人的经历给叶允武讲了一遍。

  这位,是曾经离九五至尊的宝座,只有半步之遥的的人。

  道光帝当年最中意的两位人选,一为奕?,另一则为奕詝(音朱),也就是咸丰帝。

  六皇子奕?因为自己在众皇子中的才华横溢,精明能干而失去皇位,而其哥哥四皇子奕詝则因为他的好师傅杜受田的仁孝之策(其实是木讷无为,说白了就是没什么主见)而得到皇位,当然,奕詝的嫡出身份是最重要的原因(咸丰是皇后所生,却由奕?的生母静妃养大,两人为同父异母的兄弟)。

  奕?是被道光帝写进立储诏谕的亲王,血统纯正,且能力卓越。

  咸丰北狩,奕?被留在北京和洋人周旋,得了“鬼子六”的称号,然而,这也是奕?政治能力的体现,毕竟他处理的相当不错,虽然被烧了圆明园。

  也正是这次议和的过程中所受的屈辱,让奕?意识到若大清再不有改变,就会灭亡,他简单的认为,大清只要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引入西方的科学技术就可以自强,这就为他后来成为洋务派的领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也借着这次议和,奕?于咸丰十年(1860年),建议并创办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正式的外交机关—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专办同外国交涉事务。奕?和桂良(奕?岳父)、文祥任总理事务大臣。凭借总理衙门这一机构,奕?最初掌握清朝外交大权,以后又逐渐经管通商、关税等事务,把握了清廷的财税大权。

  这是近代史上总理一词的最早来源。也是后来共和国的primeminister还身兼外交部长,并且一直是外交部的灵魂的历史延续。

  然而,这也是个文字游戏,其实它就是外交部,却起了个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称号,就是为了迎合愚民之天朝上国的大国心态,对国内解释为,你看,为什么要设这么个机构?就是为了总理洋鬼子们的事务,洋鬼子都归我们管嘛。对内对外两套口径,一如内外有别的收费制度,外宾要加钱。

  奕?凭借着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在北京形成了自己的权力中心,和此时在热河的另一个以肃顺、载垣等人为首的权力中心勾心斗角,而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的咸丰帝已经无力应对这种状况,为了让自己的血脉能够继续延续对帝国权力的占有,防止帝国权力被本来就有资格继承的奕?夺去,留下来的顾命八大臣辅佐自己的幼子,那拉氏的亲生儿子载淳。母以子贵,懿贵妃也得以跟皇后钮钴禄氏一般,被尊为皇太后。

  咸丰留下的政治格局是顾命八大臣赞襄政务,但是要由皇太后加盖玺印之后方能生效。这样,在顾命大臣,自己的儿子和皇后之间就是三角的政治平衡,完美的设计。

  可惜,他忘了自己的儿子太小。

  顾命八大臣不几日就要专政,和权力欲望同样旺盛的慈禧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八大臣咆哮公堂,吓尿小皇帝。两宫太后,慈禧和慈安都感受到了威胁,为了共同的儿子,俩人达成妥协,谋求外援,推翻顾命八大臣。

  然而,顾命八大臣在当时的热河的政治势力中占绝对的优势,两宫太后不敢轻举妄动。

  并且肃顺觉得自己保举的曾国藩、左宗棠这类汉人督抚,属于己方势力,手握重兵,哪怕在兵力比拼上,自己顾命八大臣一边,也丝毫不弱于各方势力,于是掉以轻心,浑忘了他的势力中的汉人督抚正远在长江流域跟太平天国苦战,远水不解近渴。更不料,有人不玩兵棋比拼,而是直接帅兵擒王杀驾,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给他留。

  肃顺这种重用汉大臣的政策,更增加了慈禧这一派帝后派的疑虑,因为,这跟满汉大臣分治,并且以满大臣为主的祖制有悖。

  慈禧秘派自己的心腹,安德海,前往北京联络当时可以同顾命八大臣抗衡的政治势力奕?,双方一拍即合,奕?则联合了直隶最大兵权掌控者胜保,发动了辛酉政变,又称祺祥政变,改元同治,两宫垂帘听政,奕?做了议政王,其实就是摄政王。

  慈禧为了防止有实力的奕?也搞篡权的一套,故意只将顾命八大臣其中载垣,端华,肃顺处死,但是其余五人均留的性命,只发配出去其中一人,兵部尚书穆荫,其余四人免其发遣。没有发配其中四人,是为了防备若奕?有朝一日动了谋夺皇位的歪心思,慈禧依然可以搬出来顾命大臣一说,对抗奕?的不臣野心。

  并且随后以行动迟缓,讳败为胜的理由褫职逮问胜保,于1863年8月处死胜保,使奕?失去最大的军事臂助。

  在这之后,又于1865年,因为看不惯奕?重用汉大臣,“阴行肃顺之事”,找借口摘去奕?“议政王”的头衔。

  可见慈禧在政治上的成熟,行事沉着泠静,成就果敢刚毅,是相当厉害的政治人才,时人比之武瞾,吕雉,当得一时之选。

  而奕?,在经历着祺祥政变和这次“议政王”头衔丢失之后,对自己的嫂子的政治手腕有了深刻的认识,行事愈加谨慎,原本恭亲王执掌内廷外朝大权,外省督抚尽用汉人,满人所占比例日益减少。到同治四年五月,全国十名总督,除湖广总督官文一人外,其余九人都为汉人;至于十五省巡抚,均为清一色汉人。且九名总督中,湖南人占有五名,即直隶总督刘长佑、两江总督曾国藩、云贵总督劳崇光、闽浙总督左宗棠、陕甘总督杨岳斌。各省巡抚中,湘淮军将领也占大半。

  对慈禧来说,更令她忧虑的是,那些被提拔重用的汉族大员,却对奕?感恩戴德,过从甚密,奕?本来就是皇位的有力争夺者,万一他要仿效肃顺,甚至黄袍加身岂不易如反掌?

  慈禧对恭亲王与洋人打得火热也极为反感,认为他是挟洋自重,以便揽权。总理衙门建立后,随着奕?权力的扩张,逐渐成为与军机处平行的军国大政决策和执行机构。总理衙门起初是专门的外交机构,后来又经管通商、海防、关税等许多事项,后来连建筑铁路、矿山、轮船、军火等也都归它管辖,逐渐成为了类似政务院的机构。同时,设立总署,奕?将“夷务”改为“洋务”,并且把这一词由单纯的“外交事务”延伸成近代中国引进先进技术、贸易、改良等多重含义的新词。

  奕?利用总理衙门的政治影响,主张开办近代教育,引进西方技术,开办近代企业、走自强之路,收回失去的国权。自强、练兵、制器及御侮结合在一起,是奕?洋务思想,也是政治维新的完整体现。以后,洋务运动以其为总方针,从同治四年(1865)开始,大规模兴建近代军事工业。至光绪十三年(1887年)以奕祈为首,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等大员为骨干的洋务派先后建立了近代军事工业二十余家、分布十二个省区。

  然而,随着慈禧对奕?以及汉人大臣集团的整体打压,洋务运动的蓬勃发展势头被遏制,并于1884年,代表恭亲王正式下岗的甲申易枢之后,洋务运动整体进入萎缩期。

  甲申易枢源于日讲起居注官、左庶子盛昱在4月3日上的一道奏折,从题目就能看出其鲜明的立场:《疆事败坏请将军机大臣交部严议》。此时,中法战争已经爆发,清军在越南北部丧师失地,朝野震惊。盛昱奏折中的攻击目标是军机大臣兼吏部尚书李鸿藻,正是他推荐任命了前敌将领,但是,恭亲王作为首席军机大臣,不能不承担领导责任。盛昱的本意,在于敲打敲打军机处,推动善意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然而慈禧太后的批复令众人大吃一惊:军机处全体下岗。

  这一天,慈禧太后反常地没有召见军机大臣,而只是召见了军机处的领班军机章京,按照她的思路拟定了圣旨,指责恭亲王等军机大臣“委蛇保荣”,地位越来越高,却越来越不思进取(“爵禄日崇,因循日甚”)。处理结果是,恭亲王奕?开去一切差使,家居养疾;宝鋆原品休致;李鸿藻、景廉降二级调用;翁同龢革职留任,退出军机处,仍在毓庆宫行走。恭亲王奕?的核心班子成员被一网打尽。

  其实,此时的奕?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超级键盘侠,清流党的乱入军机处和总理衙门,已经让洋务派的政治势力大受影响。

  1876年,奕?最得力的助手文祥死后,慈禧把李鸿藻这位清流党领袖掺沙子一般送进了总理衙门,清流么,键盘侠,挑刺可以,干事不行,任何事情都可以找理由拖卡,驳诘,建设性意见或者实操能力,压根没有。

  也从此,任何经济,军事,人才建设上的改革,都举步维艰,奕?也因此很早就变得心灰意冷。1882年奕?病休,中法战争时,奕?重新起复,但是超级键盘侠,清流领袖李鸿藻是主战派,叫嚣着与法一战,但是怎么战,屁都不懂。然后,就是中法战争之后,奕?引咎辞职,光绪帝载湉之父奕譞全面接手奕?的政治资源的时刻。

  甲申易枢之后,又过了10年,1894年,超级键盘侠们,又携裹着民意圣意,打了甲午战争。

  而甲午战争,则宣布了由奕?主导的洋务运动终于破产,也让有识之士认清,在清政府的原有政治框架下,进行经济,军事层面的缝缝补补是不能救中国的。

  也是甲午之后,奕?再次被起复,起用为总理衙门大臣,并总理海军,会办军务,内廷行走。

  从1895年开始,在奕?的主持下,旧有的洋务运动依然进行,诸如兴办学堂、修筑铁路、振兴工商、改革武科等措施都在具体推进,但是,廉颇老矣,面对着日新月异的国际环境的变化,希望进行温和改良的奕?,开始感到力不从心,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这位年岁渐长的老者,已不再是年富力强时的鬼子六。

  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个世界会对大清温柔以待,如同他当年刚当上议政王的时候,给大清以时间,哪怕接受屈辱的条约,也要给大清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韬光养晦,埋头发展,以期在有朝一日,全面接受了西方科学技术的大清王朝可以脱胎换骨,重新崛起,成为亚洲强国,并成为世界的重要一极。

  可外部环境变化的太快,奕?又是接手了1894年甲午战争后的烂摊子,他期望和平发展的环境还不到3年,1897年德国借口巨野教案,强占青岛,租借胶州湾。

  而俄罗斯又依据《中俄密约》修订版的内容,借口共同防御外敌,派出舰队占领旅顺口。中俄密约本来是共同抗日,结果,被罗拔诺甫私下改动,变成了共同御敌,也就是说,变成了中俄合作,抵抗全球势力,所以俄罗斯借此出兵旅顺,声称帮助大清对付德意志,然后,赖在旅顺口不走。

  列强借着大清被日本削弱的机会,掀起了一波瓜分狂潮。

  奕?的应对手法还是一如既往,忍辱负重,接受条约体制,以时间换空间。

  可惜天不假年,天上掉下来一个康有为。

  帝国的政治改革的最关键的时间点上,奕?却生病了。

  ======

  常三爷办事还算靠谱,一行人刚到王府东门,就有人迎了上来。

  “来了您哪。”来人说道。

  常三爷招呼了一声,回身给魏老夫子介绍:“王府东院管事,松二爷。”

  对松二爷说道:“上眼了您呐,这位是奉天来的魏昌泰魏举人。”

  “魏老爷好。”松二爷抱拳作揖。

  “不敢当,宰相门人七品官,何况是恭亲王府的管事,在下只是布衣。”魏老夫子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

  “魏老爷言重了,还请客厅看茶。”松二爷前面带路,几人径直来到多福轩,恭王府东院见客的地方。

  魏夫子落座,叶允武和萧红衣站在老夫子的身后。松二爷吩咐人送上茶水。然后跟魏夫子道歉道:“其实,今儿正主应该是郡王爷来收您的东西,可是今儿府上来了重要的客人,正主们都忙着,就只能我伺候您了。”

  光绪帝来了,这是叶允武的第一反应。让福晋和郡王都忙着的客人,只能是这位帝国第一人;当然,也可能是自己这拨献参人的身份过于低微,人家推阻不见的借口。

  他走到老夫子身后,在老夫子的耳边轻声说:“师父,应该是当今圣上来了。”

  “什么意思?”老夫子一下子没明白。

  “正主们都忙着,应该是圣上来了。”叶允武说道。

  老夫子明白了,能让福晋郡王都忙起来的主儿,只能是当今圣上,他点点头,说道:“红衣,把参拿过来。”

  萧红衣把背在身后的包袱转到身前,打开,里面是一个红漆的盒子。她把盒子递给了叶允武,叶允武捧着盒子,转到老夫子面前,放在了夫子手边的茶几上。

  魏老夫子把红漆盒推给松二爷,说道:“这是上好的长白参,还请松总管查验一下。”

  松二爷接过盒子,打开来看了一下,赞叹道:“参这东西,七两为参,八两为宝;您这株参,了不得。”

  常三爷看了一眼,说道,:“就看出来个头大了,还真不明白这参好在哪儿?”

  松二爷笑了一下,说道:“我要不是最近同仁堂跑多了,对这东西也不了解。您掌眼了,这参长得漂亮,最关键的是它五行俱全,身形灵秀,三个芦头均有三节芦,须似皮条,珍珠点明显,锦皮细纹,我估摸着,这参得有三百年了,堪称野山参中极品。”

  “哟,那得值不少银子吧?”常三爷问道。

  “啧,怎么说话呢?”松二爷白了常三爷一眼,说道:“堂堂恭王府还不差一根参钱。”

  说完,站起来朝魏夫子拱了拱手,说道:“魏先生慢坐,我去去就来。”

  抱着参盒出了多福轩的门儿,直奔西边而去。

  魏老夫子看着松二爷远去,对常三爷说道:“王爷貌似病的厉害啊。”

  常三爷觉得纳闷,问道:“王爷是病了,可没人说王爷病的厉害啊?”

  “松二爷满世界的找参,刚把参拿到手,他急急忙忙地把参拿走,就说明这参有急用。”叶允武对常三爷说道,“再加上他刚才说有重要的客人来,估计王爷需要用参汤来吊精神才能见客,说明王爷病的厉害。”

  “王爷何时生的病?”魏老夫子问常三爷。

  “人这年纪一大,三头两晌地有个头疼脑热,不是很正常。”常三爷这么说道,但是发现魏夫子和叶允武都目光有些凛冽,讪讪地改口道:“应该是元月里,就有了毛病。据松二爷讲,是王爷在辅政大臣们在西花厅见了康有为之后,王爷回了府,就自己一个人在独乐峰下面生闷气,然后就着凉了。本以为小毛病,谁成想,大发了。”

  “王爷为啥生那么大的气?”叶允武觉得纳闷,西花厅应该是奕?安排其他人去见的康有为,他奕?自己压根儿就没见过康有为,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

  魏老夫子点点头,表示同样有兴趣。

  “因为康有为祸国殃民。”松二爷在门外说道。

0

第三十九章 恭王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