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四十七章 罢翁同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七章 罢翁同龢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6/4 16:55:06

  翁同龢(1830—1904),字叔平,号松禅,别署均斋、瓶笙、瓶庐居士、并眉居士等,别号天放闲人,晚号瓶庵居士,江苏常熟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书法艺术家。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第三子,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历任户部、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卒后追谥文恭。

叶允武脑海中浮现出了翁同龢的形象,两任帝师,中枢宰执,与李鸿章相爱相杀数十年。

可是这个人在叶允武的印象中,确实异常苍白的,因为叶允武对翁同龢并无研究。

所以,他对为何罢免翁同龢异常感兴趣。

要知道戊戌变法,是光绪极力主导的,而作为帝师,光绪的思想倾向很大程度上也就是翁同龢自己的倾向。而变法中坚康有为,还是翁同龢在其离京之前,亲自挽留的;颇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之故智。

而罢免翁同龢,则使光绪失去了自己最忠诚的支持者。

光绪如何说服他自己?

“翁常熟贵为帝师,若要罢免他,恐大有周折。”这声音不熟,不过听起来年纪较大,可能为李端棻。

“不然,翁常熟忝为帝师,怂恿今上擅开边衅,且战败之后极力推脱其克扣北洋水师之责;为筹《马关条约》之款,发行昭信股票”,流弊甚多,民怨四起。此等老旧人物,若还在新政推行之时忝居高位,必然会对新政的顺利推进形成阻挠。”这广东普通话,应该就是梁启超了。

“翁常熟在总理衙门之时,具体事务多迁就已经失势的李中堂,说明翁常熟并不擅长处置突发情况,因为外交事务困难,常出意外。由此推之,若果真变法,朝廷更是多事之秋,翁常熟此类人物,此时把持中枢,确实多有不便。”这是李慈铭的声音。

“越缦言之有理,不如你我联名起奏一本。”依然是年纪较大的声音。

“谨从之。”李慈铭说道。

“越缦先生果真如世人所言,慈铭在言路,不劾李鸿章,现在是为李合肥赤膊上阵么?”广东普通话,梁启超说道。

“学生以为,纵观历史,历朝历代之变法,无论是秦之公孙鞅,还是宋之王安石,均有拿自己亲朋好友乃至亲人去祭旗的惯例,此次若要罢免翁常熟,估计从为了新政顺利推行,朝廷需要震慑力的角度考虑,罢免翁同龢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今上会如何认为?”这是魏昌泰魏老夫子的声音。

“圣上早已对翁常熟心有不满,再过几天德国亲王亨利会来华访问,礼节安排上,皇上已经和翁常熟有了冲突,皇上想按照新式礼仪,和德国亲王行握手礼,可是翁同龢执意反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习惯,他翁同龢做的很舒服啊。”李端棻说道。

“圣上有意从小事改革做起,积跬步而致千里。但是这种礼仪方面的小变动跟翁同龢的习惯相违背,据说为此恼怒异常,溢于言表,皇上对此非常不满。”梁启超说道。

“叔平你要持中而论。不能因为翁同龢不认同你老师康氏的“孔子改制”,“新学伪经”的学说,就党同伐异。学问归学问,政治归政治。”李端棻说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翁常熟在圣上面前已经多次诋毁恩师,所以师尊有事,弟子服其劳。”梁启超说道。

“此事皇上自有论断。帝王心术之要务即是用人,所谓因人成事。圣上当然清楚用人不当会给大清带来何等危害,何况是变法这种本就该慎之又慎之事?所以,你当持平常心,人急失智,怒中有失。”李端棻说道。

“叔平谨记之。”梁启超还是很能听人劝的。

“安徽布政使于荫霖也给朝廷上了个折子,弹劾翁常熟两件事,其一,胶州湾处置失措,此翁同龢和张荫桓二人之错。其二,《马关条约》之赔款,本易于筹措,但是翁同龢惑于张荫桓之蛊惑,匆忙给列强借贷,且以苏赣浙鄂四省厘金做抵,而四省却全然不知此事。导致四省民怨沸腾。有鉴于此,于荫霖也建言罢免翁同龢,并召张之洞,陈宝箴等人入阁。所以,吾道不孤。”李慈铭说道。

“不错,张荫桓出身低贱,一朝得势之后贪腐败坏,尚情有可原;然翁氏本身出身豪门,累世受恩,本应该精忠勤勉,宵衣旰食以报君恩,结果,总理外交事务衙门几乎一团糟。”李端棻有些愤愤道。

y叶允武听着几人在议论,自己却神游天外。

翁同龢此时正如日中天,是最当红的掌权者。

在恭亲王奕?重病之后,翁同龢的权力版图更加急剧扩张。也正是因为翁同龢的势力不断膨胀,引起了其他权力版图之内的其他人的不安,所以,心照不宣之下,感觉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胁的人,不约而同地把矛头对准了翁同龢。

看似不经意,但是,带给最高统治者,光绪和慈禧的震动是巨大的。

这么多人一起弹劾翁同龢,说明翁同龢的权力的尾大不掉,以及众多势力对翁同龢势力急剧扩张的不满和恐惧。

翁同龢此人并不像李鸿章那么会做人。

李鸿章起于江湖之间,周旋于曾国藩幕府之中多年,对人情世故有着清醒的认识。所以无论是己方人的安抚还是他方人的延揽方面,李鸿章都可以做到面面俱到,所以,宦海浮沉多年,李鸿章树敌很少,承担甲午战败却还保留大学士的头衔,可见其做人的过人之处。

而翁同龢则不太会做人。“好延揽,而必求为己用,广结纳,而不能容异己”,这是清末官场对翁同龢的评价。身居高位之人,自然要和光同尘,换句更简单的说法,就是尽可能地扩大统一战线的基础。党同伐异,虽远必诛,倒是似市井之人快意恩仇了,可是要达到的政治目标呢?而翁同龢对权力的痴迷和把持,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最关键的是,恭亲王奕?在临终遗言中,对光绪将整个王朝的政治人物进行梳理的过程中,给翁同龢下了很不好的结论。奕?这种年轻时就是鬼子六的人精,老而弥辣,更何况是临终遗言,他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奕?对翁同龢的评价极其简单:“居心叵测,并及怙权。”

此乃诛心之论。

缘起奕?病休荣养。

翁同龢和康有为折腾着要搞内廷制度局。这个基本跟王安石当年的三司是一个套路,也跟“XX”小组是一个套路,在原有的政治架构之外,另起炉灶。恭亲王对这个制度局非常不满,认为它是“废我军机”。军机处是内阁制的成熟制度,也是满清王朝对汉族官僚妥协并实行牵制的产物。军机大臣中满汉比例的变更,以及权力构成的变更,更涉及大清帝国各个权力版块之间的倾轧斗争。

擅自搞制度局,并且,在奕?自己将死,圣母皇太后已老,光绪帝政治先天幼稚的情况下,假以时日,光绪一定会沦为翁同龢以及康有为的傀儡,危及大清王朝的统治,并绝了奕?这类皇族进入权力核心的可能。

并且,甲午之战可以说是清流之类的愤青一力主战导致的,而翁同龢此人,就是清流派的中流砥柱。为了争权夺利,克扣北洋军费在先;其后裹挟民意,力主对日宣战;战败之后在外交方面进退失据,一错再错,引发瓜分之祸。可谓聚九州之铁铸此大错。

所以,奕?对光绪讲,要防———制翁同龢。

这番谈话,作为军机大臣,帝师,在北京这片满处是窟窿的土地上,翁同龢自然知晓了其内容。

所以,出现了异常戏剧性的一幕。

5月的某天,光绪向翁同龢索要康有为的著作,打算御览。

翁同龢几乎不假思索地对光绪表白,自己从来不与康有为来往。

光绪的心里会如何想?翁师傅你当初向我推荐的人才,说此人堪当变法大任,这才几个月不到,就说不与此人来往?

奕?对翁同龢的评价应该在此时回响在光绪的耳边,此人居心叵测。

光绪应该知道了翁同龢了解到了自己和奕?的谈话内容,所以,当自己向他索要康有为的著作的时候,敏感的翁同龢迅速地撇清与康有为的关系。

可能觉得态度转变太快,引起了光绪的反感,翁同龢又解释说:康有为此人居心叵测。

光绪听了又做何想?

翁同龢不得不继续解释:之前没有仔细了解过康有为的政治主张及其思想,在研读了康有为的《孔子改制考》之后,认为康有为此人学术不端,并且心术不正,所以,才要撇清与此人的关系,并且,向光绪申明,康氏居心叵测。

光绪此时已经对翁同龢非常失望了。

但是念在多年师生情分上,光绪依然给自己的老师留了机会,希望他能协助自己励精图治,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可惜,翁师傅辜负了光绪的期待,导致了他自己被开缺罢免,在政府改组,重构运行体制进行实质性操作之前,出局。

0

第四十七章 罢翁同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