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六十二章 不辞而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二章 不辞而别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11/8 14:40:48

6月21日变法第十一天

朝堂无事,江湖激荡。

许应骙紧锣密鼓地按照光绪的上谕,准备着逐条回应弹劾的奏章。

整个北京城都笼罩在诡异的安静气氛中。

叶允武躲在书房中练字,黄庭坚的《松风阁》,正写到得意处“老松魁梧数百年”,那日苏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

“少。。。少爷,”那日苏连喘了两口气,缓了一下,说道:“萧姑娘,走。。。走了!”

叶允武心里一惊,不辞而别,这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了么?

“我不是一直让你跟着她么?”叶允武问道。

萧红衣的身世对于叶允武来说,一直是个谜。

这个谜在遇到王五之后解开了一部分,但是仍然有一部分雾里看花。

虽然萧红衣对自己绝无恶意,甚至像对待亲弟弟一样对待自己,叶允武也明白这是萧红衣找寻不到亲人的移情,但是,不明底细的人跟在身边,终究心里不踏实。

北京这种龙蛇混杂之地,叶允武更是加倍小心,自己深居简出不说,萧红衣若要出行,自己必然让那日苏同去,一来为了萧红衣的安全,二来,是担心萧红衣有什么异动。

今天,异动来了。

“知道去哪儿了么?”叶允武问道。

“不知道。”那日苏还在喘着气。

“怎么了这是?慌慌张张的,你慢慢说。”老杨头听到了那日苏的叫喊声,也来到了书房,劝那日苏慢慢来。

那日苏喝了一口老杨头递给他的水,又缓了两口气,才慢慢道出原委。

萧红衣又去了源顺镖局,自打大刀王五王正谊回了镖局之后,萧大姑娘三天两头就要去镖局一趟。

今儿晌午,萧红衣和那日苏刚到镖局,就看到王正谊收拾行囊马匹,准备出发。

那日苏见萧红衣上去跟王正谊聊了两句,之后就越来越激动,甚至动起了手,俩人战圈很大,自己只能远远地站着。

萧红衣居然还动了暗器,王五用刀将暗器磕飞之后,两人停手,又聊了两句。

王正谊让手下又备了一匹马,萧红衣上马就和王正谊一同离去,远远地甩给自己一句话,让自己告诉少爷说她先出去几天,马上回来。

叶允武听那日苏说完,眉头刚想拧起来,看了眼边上的夫子,把自己的思索的表情也省略了,问魏老夫子道:“私奔?”

魏老夫子本来还在拈须沉吟,听到叶允武说的话,举起手中的书,照着叶允武的头上就是一记暴击,“胡说。”

打完叶允武,老夫子问那日苏:“镖局的人有何说法?”

“镖局的人说王正谊早上接到一个口信,就拾掇着准备出门了。正好赶上萧姑娘来了,东家让备马,就备一匹马呗,萧姑娘也不是外人。”

叶允武问道:“你问没问那个口信是谁带来的?”

那日苏答道:“问了,说是烂面胡同来的人。”

烂面胡同,叶允武思忖道,应该是懒眠胡同,是谭家派人给王五的口信。

算算日子,该是谭嗣同要入京的日子到了,通知王五,大概是让王五去接这只人身镖。

只是王五是去护卫谭嗣同入京,萧红衣跟去干嘛?她跟谭嗣同很熟么?

===========================

巨轮的船头穿过扑面而来的海浪,将它破碎成飞溅的浪花,而海浪似乎永不停歇,继续冲击着巨轮,似乎想要让它停下来。

两侧飞溅的浪花之上,则是随着轮船飞舞的海鸥。

猎猎的风吹动着衣襟,谭嗣同却不为所动,如同桅杆一般屹立在船头,深邃的目光遥望着海天深处。

谭嗣同是孤独的。

除了和他关系冷漠的父亲,他已经失去所有亲人。

虽然夫人李润和他感情很好。

可是,他的内心依然是当年那个天涯飘零,仗剑独行的少年。

母亲徐伍缘一直用不安全感来激励他尽早独立,虽然使他心智早熟,可是也造成了他性格上的缺陷,他总有一种置身于绝地,必欲死而后生的凛冽感。

而这种凛冽感使他自带生人勿近的气质,虽然任侠多年,但是朋友却只有寥寥几人。

这次入京,手书《戊戌入都别友人》,

家国两愁绝,人天一粲然。

只余心独在,看汝更千年。

世界几痕梦,微尘万座莲。

后来凭吊意,分付此山川。

其中孤廖愁绝情绪跃然纸上。

然而,人,总是有感情的。

他无儿无女,习惯只身飘零,但这并不等于,在他心中,没有死水微澜。

一片云彩略过,遮住了太阳,投下的巨大阴影笼盖了船身,随着海风,又倏忽飘走。

烈日刺激下,谭嗣同微眯双眼,伴随着轮船的摇晃,内心微动,思绪回到了几年前的燕山脚下。

================================

那时的谭嗣同,一边在北京结交朋友,一边正在跟大刀王五学习剑术。

王五正好有一趟镖,要去唐山,谭嗣同随行。

把镖交接给华威镖局,源顺镖局众人回转出了唐山城之后,王五却拉着谭嗣同二人悄悄回转至华威镖局附近。

“五爷为何如此?”谭嗣同问道。

“若我那故友萧凤华还在,我自然放心。只是现在镖局都是他女儿萧红衣负责,我担心这趟银镖会出事情。”

“何以见得?”谭嗣同问道。

“呵呵,七爷,江湖上的道道太多,不比你读的四书五经简单。”王五笑着说道,“你要是愿意,这些春点(唇典)尽数学了去,以后,你就是武林盟主了。”王五一边说,一边热切地盯着谭嗣同。

谭嗣同还有一个武术老师名叫胡致延,人称胡七,他精“通臂拳”,绰号“通臂猿胡七”。谭嗣同少年时即结识通臂猿胡七,跟着他学习刀锏和拳术。胡七本同于谭的父辈,然而两人情谊深厚,谭嗣同每以“七哥”称呼他。胡七尚习武,喜交友,经年在外走镖,威名赫赫,也是河北省人,与大刀王五皆为北五路镖客,一样重江湖义气。

谭嗣同入京参知新政之时,向胡七学锏法、太极拳、形意拳和双刀。而他认为舞双刀不及单刀好,谭嗣同也认可他的看法。单刀是王五的绝技,胡七便让王五负责传授谭嗣同单刀与剑术。

当时胡七他们组织了十八名兄弟(秘密组织),立志行侠仗义,打尽天下之不平。他们各人有各人的一套绝技,只是缺少一位大哥。他们因而追随谭嗣同,想把各人的绝技轮流传授给他。可谭嗣同是做官的人,不便结纳江湖,所以让胡七和王五先出面,其余十六名兄弟暗暗相随。

若是谭嗣同肯结纳他们,以谭嗣同四品候补知府的身份,加上王五胡七等人的江湖势力,黑白两道通吃,日后谭嗣同成为封疆大吏,或者入朝廷为枢臣,他王五,还有胡七等人,跟着谭嗣同,未尝不可以学习刘坤一跟着李鸿章能混到两江总督,就算总督级别不敢想,淮军系的宋庆,董福祥等人的地位总还是能做到的。

没有理会王五热切的目光,谭嗣同淡然说道:“五爷,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会担心吧?”

“银镖交接给华威镖局的时候,我看到负责接手的镖局执事盛伯铸眼光闪烁,恐怕其中有变。故人之女,我这个做叔叔的能帮衬自然要帮衬一下。”王五说的豪气干云。

“难道送君千里?”谭嗣同问道,他可没那么多时间耗在路上。

“不用。唐山东北一百里的地方,有座半劈山,边上有座天齐庙,华威镖局每次路过都要在这里驻镖。如果要下手,这里最合适,得手之后可以迅速转移,否则,就是辽西走廊了,左边是海,右边是山,被堵在中间,插翅难逃。我打听过了,老绺子的关系还是比较硬的,就是有很多溃兵凑成的散绺子,很难对付。”王五说道。

“这么说,五爷您老早知道有人惦记这趟镖了?”谭嗣同问道。

“这趟镖路,以后越来越难走了。甲午战败之后,溃兵散勇无数,这些本就是湘鄂淮楚之地亡命之徒,现在散落在辽西之地,都是有家归不得的孤魂野鬼,过得了今天,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两说。这种饿虎,走镖之人最忌讳碰上,因一不讲江湖道义,二不收过路钱,是要连皮带骨都要吞下去的悍匪。”王五叹了口气,说道:“萧凤华若是还在,这条镖路上还算太平,可惜萧师兄为国捐躯,只留下我这侄女,镖局内部也有异心,内外交困,我看着华威镖局是保不住了。”

“所以?”谭嗣同大概明白了王五的意思。

“趁着这次走银镖,牛鬼蛇神都会出来的当口,给他们当头一棒,震慑住这条路上的散绺子。”王五指了指身后,谭嗣同才注意到源顺镖局这次走镖的人都在身后,还多了几个。

“一网打尽?”谭嗣同有些震惊于王五的想法。

“割了一茬,还会又另外一茬的。只要世道不太平,土匪路霸就不会绝。”王五对身后找了找手,那些源顺镖局的人陆续向前开拔,然后继续说道:“我是打算趁着这次机会,把最有胆气的一波散绺子全部打服,这样,以后这条镖路才会太平。”

谭嗣同没说话,在大刀王五的武力和威名震慑下,源顺镖局的旗号是在这条路上打响了,可是华威镖局的生路就算断了。

“我会给萧侄女出个好价钱的,再说,她现在只着急找到她那个生死未卜的弟弟,其他事情,已经不再放在心上了。”王五知道自己的想法瞒不住眼前这位聪明人,说道:“你是生脸,正好安排些事情给你做。”

1

第六十二章 不辞而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