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七十五章 毫无头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五章 毫无头绪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11/22 10:23:29

6月22日变法第十二天

叶允武在书房里无所事事,心乱如麻。

他并不担心萧红衣的不辞而别,这位萧姐姐,一身武艺不说,还花容月貌,又会在必须的时候放低身段,为了讨生活,连跳大神这种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这种生存能力,他作为一个穿越者都望尘莫及。

他现在忧心的是京中的局势。

身为一个穿越者的宿命,就是改变历史的走势。

每一个历史的重要节点前,如果能够找到症结所在,四两拨千斤,那么历史就会全然走向不同的结局。

但是,症结在哪里呢?

为什么好好的变法维新,最终的结局却是一个死局?

叶允武试图抽丝剥茧,但是毫无头绪。

面前的思维导图已经被他画的乱七八糟,人名几不可辨,不过也好,省去了还要费心收拾纸张的功夫。

慈禧,(后党,及满族官僚)

荣禄,(后党,硕果仅存的满族优秀领导者)

奕劻,(后党,庆氏公司总经理,满族官僚庸碌无为的典型代表)

杨崇伊,(后党,往返京津之间,慈禧与荣禄沟通的中介)

光绪,(帝党,珍妃,及汉族激进派官僚)

康有为,(张荫桓等粤系势力)

梁启超,(康之弟子,李端棻内弟,李提摩太之秘书(英国势力代言人?))

康广仁(康有为之弟,戊戌六君子之一,在官方公布的名单里排名第一,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是康有为的弟弟?)

杨深秀(戊戌六君子之一,官方公布的名单里排第二,又为什么?)

谭嗣同,(戊戌六君子之一,军机四章京之一,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时代骄子)

林旭(戊戌六君子之一,军机四章京之一,康有为死党)

杨锐(戊戌六君子之一,军机四章京之一,张之洞坐京)

刘光第(戊戌六君子之一,军机四章京之一,张之洞坐京)

中国人,尤其官场,最讲究“座次”。

而在宣判的时候,也是首犯从重,从犯从轻。

戊戌六君子的官方(官犯)排名,很有问题。

9月21日(八月初六),慈禧发动政变,再出训政,只下令捉拿康有为、康广仁,罪名只是“结党营私”,未涉及其他人。

同日,杨崇伊到津谒见荣禄;袁世凯同见。

9月22日(八月初七日)下午两点,杨崇伊坐火车回京。

9月23日,(八月初八日)晨,杨锐、刘光第、谭嗣同被捕。

9月24日,(八月初九日)林旭被捕;徐致靖闻讯“自投狱中”。

按照这个时间线,袁世凯所谓的告密,康梁谭密谋的“围园锢后”只是加大了政变的剧烈程度,并不能解释为何慈禧在八月初六日发动政变。

戊戌六君子,是慈禧政变后的附属产物,而不是慈禧政变的主因。

戊戌六君子,在9月28日(八月十三日)未经审判,“其情节较重之康广仁、杨深秀、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六犯,均著即行处斩。”

这六君子究竟所犯何事?连大清律例都不顾了,即行处斩。

不经审判,这说明所犯之罪不能告知天下,抑或杀人灭口;即行处斩说明罪大恶极,也有毁灭证据之嫌。

那这六个人当中,究竟是谁,他又究竟做了什么,从而让慈禧在这个时间点发动政变呢?

若要找到症结所在,谁才真正是那只蝴蝶的翅膀?

叶允武按捺下让常三爷发出英雄帖,遍邀四九城的包打听来打探消息的冲动。这种行为,只会给自己和老师招惹来无穷的麻烦。而那日苏不适合打探此类消息,最合适刺探消息的萧红衣又音信皆无。

看着思维导图上被自己连线连到黑成一团的慈禧的名字,叶允武脑海中闪过了一张白白胖胖的的脸。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若想要了解慈禧的真正想法,当然是要从慈禧本人下手。

而最好的渠道,莫过于直接走慈禧身边人,太监的路子。

================

6月22日,许应骙按照明发的上谕要求,上《明白回奏折》。针对杨深秀,宋伯鲁奏折中的各个节点进行了全面的驳斥。

许应骙的此封奏折,是在一肚子怨气中写就的。

6月21日,他去颐和园给老佛爷请安。

殊不知马上接到上谕,要让他迅速回复。

彼时他刚刚赶到颐和园,人疲马乏,连热茶都没有喝上一口,因为时间紧迫,匆匆给老佛爷请了个安,就要回转。

出门之前,被李鸿章和荣禄叫住了。

李鸿章面色憔悴,看上去身体就不好,声音很低,但是位高权重久了,说出来自带威严:“德昌,为何如此匆匆,留下来一同吃个便饭嘛,园门外的仁福居,松鼠桂鱼很不错的。”

虽然李鸿章职务都没了,只有一个文华殿大学士的头衔,但是许应骙也不敢怠慢,拱手道:“多谢仪叟美意。只是上命难违,时间紧迫,还是早些回转才好。”

“什么事情,还差一顿饭的时间?”荣禄的嗓门比较大,丝毫不顾及这里是皇家园林,边上的太监也仿佛没听见,跟没事人一般地站着。

“杨深秀,宋伯鲁上折弹劾我庸妄狂悖,腹诽朝旨,皇上已经明发上谕,著我明白回奏。”许应骙颌下的胡须无风自动,显然气的不轻。

“腹诽朝旨?”李鸿章老而为贼,一下子就抓到了纰漏,不禁笑道:“夫诽存于腹,奚从知之?”

荣禄一听,对啊,也大声地说道:“既然诽谤都藏在肚皮里,那他们怎么知道的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许应骙不禁恨恨地说道。

“这也太嚣张了。”荣禄觉得有些气不过,说道:“区区御史,弹劾德昌你这礼部尚书,还尽是诬告诽谤之言,不能轻轻放过他们。”

“仲华此言何意?”李鸿章手捻着颌下稀疏斑白的胡须,人还是那副憔悴的模样,但是两眼开合之间的精光,依然带着帝国第一人的气势。

“不能便宜了这帮兔崽子。”荣禄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许应骙,知道这位老臣行为严谨,遂开言指导他:“明显,杨宋二人上此折是受人指使,具体是谁,不用我说了吧。”

“除了康南海,还有谁?”许应骙能做到礼部尚书,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

“这等人品恶劣的小人,德昌你就不能放过他。”荣禄阴恻恻地说道。

“这。。。。。。”许应骙这种读书人,谦谦君子,虽然官场多年,但是终究还是书生气了一些,有些毫无头绪。

荣禄说道:“他们不是弹劾你“接见门生后辈,辄痛诋西学;遇有通达时务之士,则疾之如仇”嘛,你反正要明白回奏,逐条反驳,所以,你可以在这里,公然反击康南海,这种品德低下,居心叵测的小人,就应该驱逐回籍。”

得了荣禄和李鸿章的心法,许应骙匆匆告罪离开,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康有为一派的反击。

作为同乡,背后给一枪的依据就是,你年轻时在家乡的劣迹我都一清二楚;不要看你现在人模狗样,当初你在家乡犯下的事情,我随时可以揭露出来,让大家知道你的丑恶嘴脸。

据许应骙《明白回奏折》称:“盖康有为与臣同乡,稔知其少即无行,迨通籍旋里,屡次构讼,为众论所不容。”

许应骙所说的“屡次构讼”,就是指因老家广东南海县的“同人团练局”的事情,康有为与回籍知府张乔芬之间的冲突。

光绪十九年,康有为联合乡绅攻击负责局务的张乔芬,迫其交出管理权,由康氏大弟子陈千秋管理,双方由此结怨。

张乔芬托御史余联沅弹劾康有为,康有为又托御史王鹏运弹劾张乔芬,后来又牵连到“庇护”张乔芬的两广总督谭锺麟。

对于“结怨甚深”的张乔芬,康有为更是痛下杀手。“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广东近年盗风猖獗。南海局报案,自光绪十四年起,至十八年止,共报盗案一千三百余起,省城西关……群盗以劣绅为窝主。……如南海县之张乔芬、番禺县之韩昌晋,皆劣迹彰著。张乔芬有弥缝窝贼手书石印传观。地方官隐忍坐视以致盗案愈酿愈多……著谭钟麟督饬该地方官设法严拏。务获渠魁张乔芬等,如有窝盗情事,即著从严惩办。

康有为这招确实是阴招,更是想置张乔芬于死地的绝招。好在两广总督谭钟麟秉公而断,为张乔芬洗脱了“群盗主脑”的罪名,否则,一项“罪魁祸首”的帽子,张乔芬即使有十个脑袋也会搬家。只是查出了他“捐案”中的“候补道员”身份是假冒的。也就是说,张乔芬的“三品衔浙江即补道”的官衔是流料也。

包揽词讼,是许应骙对康有为的论断,这也是地方乡绅影响地方的主要手段。

而许应骙对康有为的恶感,则主要来源于此。

要知道康有为连续弹劾了三人,知府张乔芬,御史余联沅,以及两广总督谭锺麟。

谭钟麟,1875年时实授陕西巡抚,此前则是陕西布政使,深耕陕西多年,关系遍布陕甘。

而1876年,许应骙则刚刚成为甘肃学政。

在此之前,陕甘一体,甘肃的考生,要迢迢千里,赶到西安参加科举考试,若是命不好,生在敦煌,那是要走三千里路才能到西安,沿途还都是致命的沙漠戈壁。

所以,自清光绪元年(1875年),陕甘总督左宗棠奏准清廷,始分闱举行。翌年五月,清政府简派许应骙为甘肃首任学政。

万事开头难,许应骙去往甘肃筚路蓝缕,创建,自然要借重原来陕西的资源,必然要和陕西巡抚谭钟麟打交道。

由此,那时候,谭钟麟和许应骙的官场友谊就已结下。

而康有为乡居孝廉之徒,动辄诽谤朝廷命官甚至封疆大吏谭钟麟,作为许应骙这种朝廷命官,于情于理,自然耻与为伍,更鄙薄其为人。

所以,康有为在北京的活动,只要需要利用粤系资源的时候,身为粤系的重要领头人,许应骙都会掣肘,二人从此交恶。

许应骙从颐和园狼狈而回,一肚子怨气都发泄到了康有为身上,在奏折中队康有为进行了猛烈攻击,希望光绪帝将其罢斥,驱逐回籍。

结果,哑炮。

光绪帝没有把康有为驱逐回籍,也没有后续任何的处置。

6月22日当天,内阁明发谕旨,称许应骙已然逐一说明问题,还了许应骙一个清白。

让他不要计较被弹劾的这件事情。

许应骙为此极为不满,告个御状还必须滚钉板呢,堂堂礼部尚书被弹劾,却如此不了了之。

但是恩出于上,也只能灰头土脸的认了。

光绪帝对康有为极其党羽的偏袒,引起了许应骙以及很多朝中人士的不满。

这种不满,在新政推行的过程中逐渐反应出来,最终酿成了冲突。

1

第七十五章 毫无头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