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八十六章 珍妃卖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六章 珍妃卖官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12/3 12:57:48

要不要现在就弄死康有为,叶允武一边跟踪志錡的时候一边思考这个问题。

一般来说,时代的佼佼者都有大气运傍身,自己贸然动手,会不会引来气运反噬?

随着变法的深入,戊戌政变的脚步也越来越近的,还有不到九十天的时间,躲在颐和园里的老太太就要大开杀戒了。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导致戊戌政变的导火索可能是两条:

一、康有为派康广仁深入宫禁,和光绪进行私下的信息沟通,这一点被慈禧察觉,所以大怒,先行拘捕康广仁;

二、康梁决意武力政变,围园锢后,谭嗣同则以武力威胁袁世凯就范,而袁世凯在得知慈禧拘捕康广仁之后,才向荣禄汇报了康党企图政变的消息,从而导致了政变的扩大化。

但是,这两条线索,只能说明六君子中,康广仁的罪名是里通宫禁;而谭嗣同则是罪大恶极的武力政变主使者之一。

康广仁里通宫禁的事情很好阻止,只消在他入宫之前在门禁处搞些小动作就可以让他无法进入紫禁城。

谭嗣同只要看住他,不要让他秘密接触袁世凯就行。

可是,就算自己看住了谭嗣同,康梁再派李嗣同,王嗣同前去游说袁世凯,又该如何?

六人的不教而诛,在整个清王朝历史上都是罕见的。连大搞血滴子这种特务统治的雍正一朝,都没有违背大清律例不经审判而随便杀人。

可是,杨深秀,林旭,杨锐和刘光第又都是什么罪名呢?

===========================

志錡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走了没多远,拐到了一座院门前,敲门而入。

叶允武盯着,那日苏跟边上的人打听得来,此处是原广东巡抚许振袆的宅第。

许振祎(?—-1899),江西奉新(今奉新县位高安县北)人,字仙屏。拔贡生,清同治二年(1863年)进士。他与曾国藩为师生关系。

此次许振袆是因为被杨深秀参劾“贪酷”而进京听参的,正是上下活动打点的时候。

珍妃让自己的哥哥志錡,还有手下的太监,收钱跑官的事情,整个北京人尽皆知,看来,许振袆是搭上珍妃这条线了。

=========================

许振袆最近度日如年。

恩出于上,他这次能否逃过一劫,全看皇上的心情。

所以,他通过了自己老乡,同为江西人的文廷式,搭上了珍妃的这条线。

不过许振袆对文廷式这个人,崇敬其学问,鄙薄其人品。

文廷式(1856—1904),字道希、芸阁,号纯常子、罗霄山人等,江西省萍乡市城花庙前(今属安源区八一街)人。

文廷式榜眼出身,官至翰林院编修,侍读大学士,署大理寺正卿等。

由于他是瑾妃,珍妃的老师,并且和珍妃一家是世交,所以,颇得光绪看中,一时圣眷正隆。

1895年,被杨崇伊所参劾,革职出京。

虽然被革职出京,但是因为他的学生珍妃是光绪的宠妃,所有人都认为若光绪能独掌大宝,文廷式随时会被起复,所以,文廷式归乡之后,依然往来无白丁。

康有为,许振袆等人北上北京之时,都曾专门到江西去拜谒过文廷式。

而许振袆鄙薄文廷式的为人,则是文廷式此人品行不端,朋友之妻不可欺,他却拐了朋友梁鼎芬的老婆龚氏跑了。

当年梁鼎芬仕途一帆风顺的时候,24岁的他在其舅舅翰林院编修张鼎华的操办下,迎娶了湖南才女龚氏为妻,婚后夫妻十分恩爱,龚氏文学造诣很高,是个知识女性,这在晚清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氛围下,龚氏显得出类拔萃。

夫妻二人闲暇时吟诗作对,梁鼎芬还把他过去的书屋改名为“藏凤阁”,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话说1884年,中法战争期间,清政府本来战胜了法国侵略者,然而北洋大臣李鸿章一味主和,使法国军队不胜而胜,并和法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

梁鼎芬一怒之下,弹劾李鸿章“六可杀”之罪。此举触怒了卖国求荣的慈禧太后,梁鼎芬以“妄劾”罪,被连降五级,到太常寺去做司乐小官,梁自刻一方“年二十七罢官”小印,愤而辞官。

梁鼎芬觉得在北京呆不下去了,想回老家广东发展,好多年没回老家了,他想自己先探探路,等稳定了再把妻子接过去。

然而把娇妻一个人留在京城他又不放心,于是想到把妻子托付给好朋友文廷式。

文廷式当时比梁小3岁,二人虽然不是同乡,但文廷式是梁鼎芬的师弟。梁在举目无亲的时候,首先想到文廷式,可见二人平时关系匪浅。

文廷式和梁既是同僚又是师兄弟,梁把妻子托付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然而文廷式没有遵守“朋友妻不可欺”的古训,在梁鼎芬过了3年安置好老家一切之后,梁回到京城想把老婆接走时,他发现老婆和文廷式私奔了。

原来文廷式和龚氏长期接触中,二人逐渐产生了感情,文廷式比龚氏大一岁,龚氏喜欢文的才情,他不计较当时已有妻室的文廷式,毅然和他同居了,次年为文廷式生了一个男孩。

当时京城人议论纷纷,文廷式为了避开流言蜚语,于是带着龚氏和儿子回到了老家江西萍乡市。

最为可笑的是,梁鼎芬追去江西,也没有把老婆龚氏追回,还和文廷式把酒言诗,之后空手而回。

虽然风流事在文人之间算是美谈,可是这件事情却极大的败坏了文廷式的人品及声誉。

许振袆虽然鄙薄文廷式的为人,但是形势所迫,无奈之下也走了文廷式的门路。

可是,这文廷式的学生珍妃,似乎得了老师的真传,人品也不怎么地。

上次送去的一万两银票,说是上下打点,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好话,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消息,让许振袆不禁忧心忡忡。

许振袆正焦躁间,门人来报,珍妃的哥哥志錡来了。

许振袆不由得大喜过望,赶紧请了进来。

“志大人,所托之事如何?”许振袆也不客套,直奔主题。志錡只是个笔帖式,和他这个巡抚之间的品级相差何止以道里计,但是架不住志錡上面有人啊,所以许振袆还是以礼相待。

“什么痣大人,痘大人的,叫我志錡。”志錡因为自己这个名字,被人取笑过很多次,每次别人这么一叫自己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志錡大人,那件事,到底如何了?”许振袆耐下性子,问道。

“珍主子说了,最近皇上正在气头上,让您再多等几天。”志錡说道。

许振袆不由得一滞,自己已经等了快一个月了,再等下去,恐怕自己就前途不保了,不由得急道:“这怎么成,若再等下去,恐怕。。。。。。”

“恐怕什么?恐怕你那一万两银子打了水漂儿?我跟你说,姓许的,爷也就是敬你曾经做过巡抚,要不是这个,爷今儿就点了你家的房子,你信么?”志錡被人质疑,当即就炸了庙。

“岂敢,岂敢,只是没了职务差遣,没了俸禄,我这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风了。”许振袆赔笑道,“所以心急了些。”

“咳,你就别哭穷了。谁不知道您许大巡抚之前做过河道总督,着实捞了一把,喝西北风,骗谁呢!”志錡半是揶揄,半是嘲笑道。

“。。。。。。”许振袆话都没法往下接,这天没法聊下去了。

“我呢,就是过来知会您一声。”志錡慢条斯理地说道:“别着急,慢慢等着,珍主子已经说了,这几天皇上脾气很大,你那事儿,就算真的跟皇上说了,皇上也未必理会得,所以,让你稍安勿躁。”

说罢,也不等许振袆接话,直接告辞走人。

许振袆坐在椅子上苦笑,所托非人啊。

再走走谁的门路呢?

皇上这边,珍妃的路子都走不通,那就只能走太后那边了。

二品以上的大员任免,都要去太后那里谢恩才行。

自己这个巡抚。。。。。许振袆心里有了计较,可又犯了难。

走谁的路子呢?准备多少礼金呢?

正烦恼间,门子来报,又有事情。

他不禁有些恼怒,说道:“又有何事?”

“禀老爷,新建陆军工程营管带(营长),行营中军张勋求见。”

张勋?许振袆纳了闷了,自家这个门童,现在也在行伍中混出了头脸,今儿怎么有空跑京里来,还拜访自己这个戴罪之身?

“有请。”许振袆说道。

不一刻,青衣小帽的张勋就被引进了书房。

“末将少轩,拜见家主。”张勋见了许振袆就是大礼参拜。

“使不得,使不得。”许振袆赶紧把张勋扶了起来。

虽然张勋只是个新建路军的营长,可是帝国内部的明眼人都知道,袁世凯那只新军,已经是帝国最后的希望。

若是不出意外,帝国日后大部分的领兵大将都将是从新军中走出,此时的营长,日后就是镇抚一方的将军。

所以,许振袆不敢怠慢自家昔日的门童,以礼待之。

“少轩不在天津小站处公干,来北京作甚?”许振袆问道。

“回禀家主,此次是陪徐世昌徐菊人进京,来给庆亲王祝寿的。”张勋是个武人,说话直来直去。

“庆王寿辰?”许振袆一愣,这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么。

张勋说道:“咳,只是个说法而已。这不是大帅有事情求庆王爷要办,就特意让徐菊人带着厚礼,来走庆王爷的路子。”

这大帅,应该就是指袁世凯咯。许振袆心里有数,这个时候的袁世凯圣眷正隆,刚刚做了直隶按察使,而且还把持着新建陆军的军权。

他正思忖间,张勋问道:“家主此次为何进京?”

许振袆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张勋不由大笑。

许振袆奇道:“少轩为何发笑?”

张勋笑道:“家主寻错了门路,现在的北京,还是老佛爷说了算。您真要解决这件事情,说不得也要学大帅,庆氏公司走一遭。”

“庆氏公司,是为何物?”许振袆大惑不解。

张勋一笑,对许振袆娓娓道来。

2

第八十六章 珍妃卖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