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八十七章 庆氏公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七章 庆氏公司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19/12/4 11:51:52

爱新觉罗·奕劻,晚清宗室重臣,清朝首任内阁总理大臣,满洲镶蓝旗人。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曾孙,庆僖亲王爱新觉罗·永璘之孙,真正的宗亲皇室。

奕劻的发迹,始于1884年,也就是甲申易枢之后。彼时他因缘得接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主持外交事务,并进封庆郡王。

光绪十一年(1885年)九月,清廷设立海军衙门,他受命会同醇亲王奕譞办理海军事务。权位渐崇的奕劻因才能平平而庸碌无为,常为时人所暗讥。光绪十二年(1886年)二月,命在内廷行走。

光绪十五年(1889年)正月,奕劻被授为右宗正。这一年光绪帝大婚,赐给他四团正龙补服,其子载振头品顶带。

光绪二十年(1894年),慈禧太后六十大寿,奕劻被封为庆亲王,权位渐崇,而庸碌无为。

奕劻虽然做官庸碌无为,但是却生财有道。

而他这个生财的路子,跟珍妃一样,大家都卖官。

但是,他是亲王,又是总理衙门领班王大臣,实权派人物,他要卖官肯定是实打实的真货,以致于官场上有一条不成文的准则————想做官就去“庆记公司”,想升官就去“庆记公司”,这个人们口中的“庆记公司”总经理就是大名鼎鼎的庆亲王奕劻,奕劻的家里每日门庭若市,庆亲王奕劻与其子载振每日忙着收钱卖官,一手交钱一手授官,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这位铁帽子王,最终贪污了一亿两白银之巨,要知道清朝的年收入也才只有8000万两。

据莫理循的爆料,这位庆记公司的大老板,光在英国银行的存款就高达712。5万英镑;而我们知道,简·爱小姐在桑菲尔德庄园做家庭教师,年薪30英镑,生活就比较体面了;达尔文买了一幢带花园的豪宅,不过2000英镑。

===============================

袁世凯这位13岁就可以写出“大野龙方蛰,中原鹿正肥”的天生野心家,准确地把握住了清王朝权力更迭的脉络,他知道谁会在日后更发达,所以,很早就抱上了奕劻这条大腿。

而袁世凯的首席幕僚徐世昌,在京中交游广阔,人缘甚佳,更使袁世凯借助着关系网,在清政府之内如鱼得水。

毕竟,袁世凯是花着清政府的钱,养着袁世凯的兵,同时,构筑着他袁世凯的权力架构。

张勋在袁世凯麾下,耳濡目染,自然有一番见地,说的许振袆目瞪口呆。

他不由得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带多少钱上门合适?”

张勋哈哈一笑,说道:“家主多虑了。庆亲王此人出了名的“细大不捐”,大钱不怕多,小钱不嫌少。家主可以先试探着走走他的路子,如果行,不妨多送一些,毕竟大帅不会看错人。”言语之间,透露着对袁世凯的崇敬。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礼物。”许振袆兴冲冲地说道。

“家主可以少备礼金。”张勋说道。

“为何?”许振袆有些疑惑,送礼不是要多送么?

张勋说道:“近日送礼金的人太多了。我的意思是,家主若是有些什么市面上不常见的宝物,可以一并写入礼单,这样,才可以与众不同。”

“少轩高见。”许振袆高兴地说道。

===================

庆王府,就是和珅的旧宅。

合着这宅子的风水不好,一辈辈地净出贪官。

门房很有眼色,直接把许振袆引入了客厅,把茶上来,对许振袆说道:“大人稍待片刻,王爷一会儿就来。”

许振袆坐在位子上,四下打量,庆王府的陈设极尽奢华。

上好的紫檀桌椅,入手滑腻冰凉,大夏天的沁人心脾。

墙上挂着的,硕大的“福”字,据说是老佛爷手书,不过据志錡讲,老佛爷已经很少亲笔写字了,这些福寿禄喜的单字,其实都是珍妃娘娘代笔的,说珍妃娘娘很讨老佛爷欢心。

即便不是老佛爷手书,也说明奕劻这位王爷在老佛爷心中的地位。

自己准备的礼物,是不是少了点呢?

“仙屏兄,别来无恙啊?”

许振袆闻声抬头,只见面容清苦瘦瞿的庆王爷奕劻,缓步而来。

“托王爷的福,一向还好。”许振袆说道,不过,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身体其实每况愈下,最近忧心弹劾,思虑加重,健康更差了。

“呵呵,坐、坐,”奕劻一边招呼许振袆落座,一边寒暄道:“来就来,带那么多东西干嘛?”

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礼单,仔细观瞧。

“本来早就该来府上拜见,只是路上来的时候耽搁了,也来的仓促,没有备下多少礼物。”许振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自己在广东为官多年,已经不知道京中的深浅了,会不会备的礼物太少了呢。

奕劻打了个哈哈,把礼单放下,嘴里说道:“哪里,哪里。仙屏兄,你是不知道啊,最近皇上搞什么新政,人心惶惶,我这个生日,也过的门前冷落车马稀,这几日,也就你和袁项城来看过我,其他人连鬼影都没见一个。”

“怎会如此?”许振袆有些疑惑,维新变法归维新变法,庆记公司是庆记公司,两回事儿怎么变一回儿事儿了呢?

奕劻一拍大腿,说道:“咳,自打皇上变法,大开言路,下面的言官,全都变成了疯狗,有见地的呢,上书言事还言之有物,说点利国利民的好事儿;没见地的呢,就见天介看着别人过好日子的眼红,变成了疯狗,一个赛一个的嘴贱,四处弹劾官员贪腐。”

“没错啊,没错。王爷可怜见,下官就是这样被参劾丢了官啊。”许振袆差点哭出声来,奕劻说的他感同身受。

“这帮人,好日子没几天过了,老佛爷说过了,让他们再蹦跶几天。”奕劻恨恨地说道,然后对许振袆说道:“你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是,皇上的谕旨已经下了,恐怕,难以挽回。”

“劳烦王爷挂心,仙屏实在过意不去。”许振袆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说道:“既然圣上谕旨已下,仙屏这就回去收拾收拾,回乡种田去了。只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王爷,不免有些难过。”一副汯然欲泣的模样。

“你好歹也是一省巡抚,”奕劻拈须说道,“并无大错之下,被免职回乡确实有失公允。这样,你在京中再多待几天,我呢,再给你想想办法。”

“如此,多谢王爷。”许振袆起身,就要给奕劻叩头。

“使不得,使不得。”奕劻赶紧扶住许振袆,“仙屏,你也是封疆大吏,这如何使得。”

许振袆坚持叩了三个头,起身说道:“王爷,仙屏现在已被去职,草民一个,给王爷祝寿,自然要大礼参拜。”

说完,拱手道:“王爷公务繁忙,不敢久扰,仙屏告辞了。”

奕劻拈着胡须看着许振袆走远,正沉思间,儿子载振从后面转了过来,拿起礼单看了起来。

“蟋蟀玉米?”载振看着礼单惊呼,说道:“这是何物?管家,管家,把礼箱抬过来。”

奕劻回头看了载振一眼,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肚量太浅,什么都藏不住。

也罢,看看这许振袆到底送了什么宝贝过来。

吩咐管家将礼箱送到书房,奕劻和载振二人亲自动手整理礼箱。

除了一万两的银票,就是箱底好几个珠宝首饰的小盒子。

拿掉了这些小盒子,最底层,有个紫檀做的木盒,异常显眼。

父子二人对视了一眼,这应该就是礼单上写的“蟋蟀玉米”了。

载振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捧了出来,放在了书桌的煤气灯下,打开了盖子。

盒子里有一株玉米,奕劻把玉米捧了出来,放在煤气灯下仔细观瞧

“噝”,父子二人都抽了一口长气。

这株玉米取材考究,通体是翠玉碾琢而成,翠玉被雕成玉米的重瓣叶子,玉米的头部是黄澄澄的玉米粒,也是通体黄色,玲珑剔透的暖玉,最可喜的是玉米的墨玉胡须之上,还有一只惟妙惟肖的黑色蟋蟀。

“巧夺天工。”载振看着这株玉米,不禁目眩神驰,“这株玉米,比得上宫里的翠玉白菜了吧?”

“多子多福,返璞归真。”奕劻有些不舍地将玉米放回了盒子里,“和翠玉白菜比,雕工和心思更胜一筹。”

载振兴奋地搓了搓手,就想拿起来再看一眼。

“啪嗒,”盒子被奕劻扣上了。

载振不解地看了奕劻一眼,说道:“爹,我就看一眼。”

“一眼也不行,”奕劻知道自己话重了,指着盒子对载振说道:“你先拿去,找荣古斋的工匠配个底座之后,你再天天看。”

载振捧着盒子欢天喜地地去了。

奕劻看着载振的背影,陷入了沉思,这“蟋蟀玉米”价值连城,也不知许振袆如何在广东任上得到的。

不过,收了他这么重的礼,自己总要有所作为,不然,不是砸了自己庆记公司的招牌。

想想也有些日子没去见过太后了。

自己的小老婆这几天跟自己报告说,太后这几天连打麻将都不是很有心思,搞得她输钱都输的慢了。

自己这个小老婆,不太聪明,但是呢,很会来事儿。所以,很讨老佛爷的欢心。

老佛爷就喜欢不聪明但是忠心的属下,奕劻笑了笑,自己也就是秉持这一点,老佛爷说喜欢,自己就喜欢;老佛爷说不行,那就是皇上来说,也不成。

靠着对慈禧的言听计从,奕劻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地位。

想着要去园子里拜见太后,奕劻在许振袆的礼物里又翻了翻。

既然替许振袆办事,那就用他送的东西。

若是能讨太后欢心,那就是他有命。

若是太后不喜欢,就说明许振袆送的东西不够分量,活该他倒霉。

想到这里,他没在挑拣,随手挑了一个盒子拿在手里。

打开来一看,居然是个手镯,也是黄色暖玉做的。

这东西不值钱啊,奕劻心里纳闷,举起镯子在灯下瞧了一瞧,看出来了门道,这黄色的暖玉里有一条翠色的龙。

哼哼,也是有心了,奕劻暗想,这镯子,就当是送太后的礼物了。我就说是许振袆被去职回籍,临行之前,想来拜见太后,但是去职之人,没有资格来叩见太后,只好由我转交。。。。。。

至于自己的礼物们,他又在礼物的箱子里挑了挑,找出了几幅唐宋名家的字画,太后喜欢送字给诸大臣,比如丁宝桢就收到过太后的“国之宝祯”,其他人“福”“寿”也多少都收到过。这种风雅之物,太后当喜欢的紧。

奕劻把要说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不由得暗自得意,准备出发去颐和园,面见太后。

1

第八十七章 庆氏公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