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相不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相不和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20/1/14 21:48:06

叶允武想趁着邓增的离去,带着那日苏偷偷溜走。

谁想到安盛赌气一般地拦着二人,不肯放行。

嘴上不干不净,“驴不日的哈怂,占了便宜想跑,不中。”

远远地看到邓增又跑回来,叶允武叹了口气,心知没有办法离去了。

果真,邓增说大帅有请。

叶允武臊眉耷眼地带着那日苏跟着邓增前去面见董福祥。

邓增倒是很开心,一路上跟着各色兵士打着招呼。

路过一个背着三弦的士兵,邓增喊道:“唐星垣,别闷葫芦似的,来一段,提提气。”

背着三弦的士兵闻言,笑着回话道:“邢白不在,没人打碟子。”

邓增前后左右看了一眼,对着后面高喊:“瓜怂的,邢白,你快跑两步。”

邢白快步跑了过来,举手作揖,问道:“邓大人,啥事儿?”

“来一段,提提气。”

“中。”

唐星垣摘下了三弦,邢白从包里掏出了个碟子。

一声裂帛,声冲云霄。

“奉王使命到秦邦,

蔺相如马上暗自思量。

列国中论强弱各不相让,

唯有我赵国地独挡西强。

怕的是那秦王狡诈伎俩,

怎知道蔺相如早有主张。

此一番护玉璧大胆前往,

闯龙潭入虎穴去奔咸阳。”

甘音秦调,高亢入云,雄浑凛冽,充满着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叶允武第一次听这种调子,不由得觉得大漠黄沙就在歌词之中,使人悠思。

再看队伍中其他的军士,一个个腰板更加挺直,脸上的肌肉也紧绷起来,肃杀之气迅速蔓延,路边看热闹的百姓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

不多时,来到了前面的一个茶水棚。

董福祥带着众将在此休息,军士们则继续赶路。

看见邓增带着人走了过来,董福祥招了招手。

“过来喝茶。”

路边的茶棚,卖的都是大碗茶。

粗粝的茶根,配上从永定河里汲取上来的水,虽然也有茶味,但是也只是能解渴而已。

长者赐,不敢辞。

叶允武捧着大碗,仰头一口气灌了进去,喝一半,撒一半,有不少水都撒到了衣襟上,倒是显得豪迈的一塌糊涂。

“呵呵,小娃娃,你锦衣玉食惯了,喝不惯这种乡野粗茶,就不喝;不要因为礼貌而委屈自己。”董福祥倒是大口大口喝的惬意,“老夫征战西北边陲,冬日苦寒,夏日酷热,且水源奇缺,彼时若是有这样一碗热茶,不啻于琼浆玉液。”

“我倒是听说,大帅有气运相助,飞禽走兽都可以成为臂助。”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叶允武这种身份低微之人,见到这类位高权重的军中大佬,虽然占了年纪幼小的便宜,但是拍马屁这种事情,总是不会错的。

“呵呵,小娃娃,你从哪里听来的?”董福祥用手擦了一下胡子上的水珠,笑着问道。

“家中长辈言及大帅在西北的英勇事迹,曾有提及。”叶允武含糊其辞。

董福祥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光绪初年,某家率领湘军穿越沙漠进军和阗。一路行军,将士疲惫不堪,便在鸽子麻扎附近休整。但挖了十几口井,都没能见到水。几天过去了,全军的备用水眼看就要用完了,突然有一鸽群飞过,盘旋在大军上空,迟迟不愿离去。塔吉古丽寻来的向导就对我说说道:“这里要是有鸽子,就必然有水源,应派人尾随,寻找水源。”于是,我就派人前去,果然找到了水源,从而士气倍增,一举平定南疆。”

“左文襄公接到您的呈文,还将此事上报了朝廷,晚辈也因此得闻此事。”叶允武继续吹捧道,“大帅保家卫国,遇难成祥,如有神助。”。

董福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孩子,年不过七、八岁的样子,面容白皙,颧平眼细,唇红齿白,一身的绫罗,满脸的贵气。

按照邓增的说法,这孩子说让邓增去僧王府找他,他身后的卫士明显也是蒙古族的好手,连安盛这样的身手都在这卫士手里吃了大亏。

京师之地藏龙卧虎,打听对方的家世也落了下乘,更何况,对方是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无论何等身份,自当以礼相待。

董福祥笑了笑,接着叶允武的话说道:“一直以来,我所做之事,无非是保护桑梓而已。不说别人,即便是文襄公,我也不及其万一,所做之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已经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大帅光明磊落,晚辈敬佩万分。只是京中现在变法,人心惶惶,所以请大帅前来弹压。若变法成功,大帅的护持之功齐天,估计朝廷必有封赏。”小小的人儿,偏要老气横秋地说话。

“哈哈哈,小娃娃,自古以来,这变法就是各派之间争权夺利,如同争家产者必同父之子,争权利者必同朝之官,官场相疑倾轧,愈出愈奇,伏肘腋之间为心腹大患,水乳之契而藏构距之深谋,言稍不慎,飞章告变,莫谓功之首,且为罪之魁矣。功名之事,还是听其自然的好。”

叶允武心中不禁感叹,所有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都不可小觑。董福祥此人读书不多,常以“吾是武夫,无所知识”自诩,但对各种阴谋阳谋明察秋毫,没有上当,其见解看似平易,实则高深,数十年官场寒暑感悟体会,谙熟为官之道,确实老谋深算。

“大帅高见。只是这城中流言蜚语,还望大人提高警惕。”叶允武说道。

“哦,说来听听。”

“青青千里草,隐隐独家村。日暮客投宿,山深虎守门。”

董福祥脸色一变,不禁呵呵冷笑,说道:“少年人,我不论你是何人,须知乱世之中,以实力为先。且不说我忠君体国,即便我有想法,你和你身后的人,又能如何?”

“大帅言重了,古有张良之博浪沙,晚辈不想让张子房专美于前。”叶允武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

看着董福祥略带笑意的表情。

叶允武招手让那日苏走了过来。

董福祥笑道:“你这仆人也算好身手了,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你觉得他能闯营?”

“晚辈不敢,也不愿他的性命就这样被浪费了。”叶允武笑了笑,示意那日苏将背上的包裹拿下来,放到了茶棚低矮的木桌上。

包裹既长且大,放到桌上的时候,磕了一下,发出了咚的一声响声。

松散的木桌居然发出了咯吱声。

董福祥扫了叶允武和那日苏一眼,示意安盛打开包裹。

安盛打开一看,不由得大怒,骂道:“我就说这厮不安好心。”转身就要抽刀。

董福祥沉声喝道:“放肆。”

安盛怒视了叶允武一眼,按刀退了一步,站在了董福祥的身侧。

董福祥伸手,把包裹里的枪,莫辛纳甘1891拿了起来。

久经沙场的老将对这种杀人利器自然眼光独到,拿起来,无师自通地拉了一下枪栓,发现枪膛是空的。

笑了笑,将枪往桌子上一扔,没理会巨大的咚的声音,看向叶允武,问道:“就凭此物么?”

“大帅枪法如神,我早有耳闻。”叶允武说道,“只是此枪可以四百步之外百发百中,恐怕您就不知了。”

叶允武此话一出,边上站着的诸将和亲兵哄然大笑。

安盛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说道:“小兄弟,吹牛也要看天上有没有牛在飞,这青天白日的,你看那朵云彩里有牛?”

安盛的话,更加引得众人大笑。

董福祥把枪掷给那日苏,说道:“既然你家少爷说了,就试试看,不要给你家少爷丢脸。”

那日苏接过枪,不声不响地压上了五发子弹。

拎着枪走出了茶棚。

四下望去,前面的河上有一群野鸭,大概在300步左右的距离。

那日苏举起枪,开始瞄准。

董福祥背着手,和叶允武走到了那日苏的身后。

枪响,鸭群惊飞,河面上却没有半根毛。

安盛等人大声哄笑,“弹无虚发,是没虚发,就是毛都没沾着。”

董福祥微笑着看了叶允武一眼,叶允武笑着指了指还在瞄准的那日苏。

董福祥的视线移向那日苏,目光渐凝。

他在等什么?

那日苏在等野鸭飞远!!!

鸭群飞到差不多400步的距离的时候,枪再响。

飞翔的鸭群之中,一只野鸭突然翻滚坠落。

安盛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像是一只鸹噪的老鸭突然被捏住了脖子。

枪再响,又一只野鸭自空中坠落。

鸭群飞出了400步外的距离。

那日苏收枪,侧身肃立。

董福祥半晌无语,走到那日苏身边,在他肩上捶了一拳,说道:“好汉子,好枪法。”

回身对叶允武说道:“两千两,连人带枪,让给我,如何?”

在董福祥的印象里,蒙古汉子对于王族来说都是奴隶身份,自己出这个价钱,不由得这小娃娃不动心。

本来安静的安盛等人,不由得唏嘘声再起,大帅是真的看得起这个蒙古汉子。

不过,安盛自己清楚,身手超绝,还有一手好枪法,以大帅的御兵有术,不可能不见才起意。

叶允武笑了一下,对董福祥说道:“钱不钱的无所谓,大帅最好直接问他,若他肯投军报国,我自然不会阻拦。”

董福祥闻听此言,不由得热切地望向那日苏,说道:“两千两,外加安家费,如何?”

那日苏嘿嘿地笑了笑,冲着董福祥摇了摇头,说道:“自打我家少爷把我从博王手下救出,我这条命就是少爷的。除非他赶我走,不然我不会背叛少爷。”

董福祥闻听此言,看向叶允武的眼光不由得一变,年纪轻轻就能如此御下,前途未可限量啊。

同时也确认,这位少年必定同博王阿穆尔灵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少年是蒙古王族派来,向自己示威及警告,让自己不得过于耀武扬威,不然将自己视为董卓,否则,千里青青草这句三国演义里的谶语就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

目送叶允武和那日苏二人离去,董福祥心里不由得暗中计较,既然如此暗示自己,也必然是让自己过于彰显武力。

那少年的随从使用的洋枪甚为犀利,若是能全军装备,确实有一争天下的资本。

只是,既然这少年时代表王族来示威,则必然说明朝中有人对自己十分忌惮,若是真的装备了这等利器,必定会弹劾自己心有异志。

也罢,反正自己的甘军也穷,若真是购入这等犀利洋枪,下面分配不公反倒引起内讧,还不如就土枪土炮先让自己手下用着,一来省钱,二来避嫌,两全其美。

正思索间,斥候来报,说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等代表朝廷出迎董福祥,要在南苑劳军。

董福祥想起了叶允武的面容,这少年,来警告自己不要做董卓,若是自己与汉人大臣走的太近,依然会被怀疑心有二志。

想到此,不由得牙关暗咬,也罢,所幸一不做二不休。

是日,董福祥以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及附属岛屿,视其为汉奸卖国贼,故意给李鸿章以脸色。

董福祥用固原土话大声呵斥李鸿章,嫌其礼仪繁琐,颇不耐烦,口出责言,不理之,将中堂大人凉在一边,率队策马而去。

0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相不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