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白山黑水叶飘零>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态不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态不明

小说:白山黑水叶飘零 作者:若耶里 更新时间:2020/1/18 8:57:09

叶允武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的后果。

历史的巨轮,并没有因为他这只小蝴蝶的翅膀挥舞而改变方向,只是原有的轨迹又多了一重含义。

董福祥因为惧怕自己的甘军过于强大而引起清政府及慈禧的猜忌,而不愿装备洋枪洋炮。为了掩人耳目,对外宣称自己憎恶一切洋鬼子的东西。

甘军虽然人数较重,多达两万,但是实际战力可能还不如袁世凯的七千新建陆军。

而这,也引发了后面的一场闹剧,就是,装备最为精良的荣禄直属的武卫中军,在攻打东交民巷使馆的时候并为出手,反而是装备最为落后的董福祥上阵,并且久攻不下。

屁股决定脑袋一事,历朝历代均是如此。

然而,叶允武与董福祥见面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却在朝廷之上引起了暗流汹涌。

董福祥对李鸿章极其不礼貌,甚至恶语相向。

这种行为,落在有心人眼中,不啻于董福祥在向外界表明他的政治立场。

董福祥的入京拱卫,各方势力均明白,这是朝廷的无奈之举。

帝国在甲午之后,仅存的武装力量,能打的连一个巴掌都凑不齐了,只有聂士成之武毅军,宋庆之毅军,董福祥之甘军,袁世凯之新建陆军因为没有见过血,还不能算形成战力。

朝廷将仅存的四支武装力量布置在京城的周围,用心昭然若揭。

一、因为列强瓜分之风大起,朝廷担心列强的军事讹诈突然兑现,所以,需要在京城周围加强安保警戒力量。

二、则是防备汉族封疆大吏的暴起发难,说白了,怕藩镇起兵,届时地方军队勤王不及,再被人直入京师,取了天下。

防备的目标大家心知肚明,就是张之洞于甲午战败之后创立的自强军,其后在1896年2月被刘坤一接管。

1897年5月1日,自强军在吴淞举行阅操,邀请了驻沪各国领事、水陆团练各将弁共170余人观看。阅毕,上海的西文报刊评论说:“此军人人体气强壮,枪械整洁”,步队“听其扳机作势之声则千人一律,及装药放响则初次不齐,二、三次较佳”;炮队钢炮“皆精利之器,光洁绝伦,……炮手之技洵称敏捷”;马队“操亦甚精,进退徐疾,皆如人意”。连当时江苏巡抚赵舒翘视察自强军时,对其“行军阵法”,也发出“江南诸军无如自强军”的感叹。国内舆论更对自强军“士躯之精壮,戎衣之整洁,枪械之新炼,手足之灵捷,步伐之敏肃,纪律之严谨”,赞叹不已。大阅操的成功,使自强军名声大振,令中外人士有耳目一新之感。

这也是康有为在他的上清帝第五书中所说:下策,任由疆臣自行变法。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为什么光绪会赌气一般地对慈禧说,要是不让变法,就不做这个亡国皇帝了?

光绪说的亡国,究竟是指大清会亡于列强?还是大清亡于内部势力的争夺?比如张之洞、刘坤一等藩镇一旦举事,则天下糜烂?要知道席卷了江南的太平天国也不过才被镇压了三十年。

对于光绪的忧心忡忡,慈禧其实并不以为然。

然而,祖宗社稷之事,防微杜渐总是不错的。

既然年轻人有冲劲,有干劲,则不妨让他闯一闯,万一成了呢?

圣母皇太后自然功德无量。

若是不成,再换一个皇帝而已。

反正无论换谁,都不是亲生的。

而变法这件事情,极其容易引起朝廷内部各派权力集团之间的互相倾轧,这种倾轧会导致帝国的统治基础变得更加脆弱,为了维系王权的权威以及长治久安,慈禧被迫宣调甘军入京。

无他,就是因为董福祥是回人将领的身份。

董福祥在镇压西北回汉起义的时候,手段血腥,已经为两族所不容。

这就决定了董福祥即便有任何野心,也没有牢固的基础。

同时,董福祥只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并无特殊的行政能力和揽财能力,只能依靠清政府生存。

所以,高官厚禄对待董福祥,慈禧有把握将董福祥拿捏在手心里。

而这场名义上是以光绪为领导的变法,实际上都是汉族势力集团在背后推动。

慈禧对这一点认知很清楚,所以,才会将回族将领董福祥调入京师,以策安全。毕竟,其他几只军队的汉族主将,名义上是朝臣,若变法之中,有了什么变故,就不知道摇身一变会成为什么角色。

朝中各方势力都在关注着这只虎狼之师的一举一动。

董福祥对李鸿章的态度,迅速在京师官场内流传,每个势力集团都有着自己的解读。

满清皇族及八旗子弟,自然认为董福祥是来帮助朝廷弹压不法的。

汉族官员一边,则分裂为两大派系。

一大派系自然是以李鸿章为首的老旧官僚,认为董福祥此人品性恶劣,恃宠生娇,嚣张跋扈。

维新派系内部也态度不一。

杨深秀试探过董福祥,自然知晓董福祥对李鸿章的态度仅仅是出于个人好恶,并不代表董福祥本人在变法派和守旧派之间的站队。

杨锐,刘光第乃至康有为等人,均认为董福祥对李鸿章的态度,就表明董福祥可以争取,毕竟,当初康有为也是极力排斥李鸿章的,那句老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而真正觉得董福祥可用的人,却是远在天津的林旭。

因为,荣禄收到了董福祥的信后,和自己的幕僚们,讨论了董福祥军的安置问题。

荣禄安坐在总督衙门的后院书房之中,招呼林旭和严复入座,“来来来,暾谷,几道,坐坐坐,有好东西一同分享。”

严复大喇喇地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不知何物让中堂大人如此见猎心喜?”

林旭抱拳告罪了一下,也在下首坐了下来。

“九龙窠的大红袍。”荣禄也不卖关子了,急不可耐地说道。

“此等神物,确实难得。”严复一改谦谦君子的模样,大喜过望道。

冲泡成功,冲泡后汤色橙黄明亮,叶片红绿相间。品质最突出之处是香气馥郁有兰花香,香高而持久,“岩韵”明显。

“翘望半壑茗丛居,

琼露圣土古窠育。

颂传皇赐红袍披,

岩骨茶香醉万里。”

林旭品茶之后,感慨之余赋诗一首,荣禄和严复具抚掌称妙。

严复问道:“不知大人如何能得此神物,莫非来自御赐?”

荣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御赐是御赐,却不是赐给我的,此物来自我的一位故人。”

林旭和严复对视了一眼,圣眷如此之隆,尚在荣中堂之上,却不知此人是何人。

二人正在沉吟是否有此一问的时候,荣禄自己把谜底解开。

“董福祥董星五,想必二位有所耳闻?”

“如雷贯耳。”“久仰大名。”林旭和严复二人说道。

毕竟董福祥随左宗棠浴血西北,在士林当中博得了好大的名声。

同时,董福祥又一直远在边陲,并未和中原的各方势力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各方势力对董福祥的评价一直很高。

“我这位义兄,今日蒙朝廷相召,入京护卫,如今屯兵南苑。他不是初入京师,但是,因为性情耿直,不愿与朝中各方势力周旋,又不愿意得罪京中各位大臣,所以来信问我可有良策。”荣禄一边品茶,一边将缘由说出。

林旭说道:“崖岸高峻,自是纯臣。董星五此举,也颇得为臣之道的精髓。”

严复沉浮宦海多年,自然对此不敢苟同,说道:“京中势力盘根错节,以荣中堂之位高权重尚要和光同尘,何况董星五只是一个边帅。必要的几个权臣,还是需要走动的。”

林旭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列强环伺,瓜分之潮风起云涌,作为朝廷有数的几只能打的队伍,董星五的地位自然非同一般。而此时,若是与朝中大臣交往过密,未免有勾结串联之嫌,所以,暾谷以为,董星五可以不用搭理朝中大臣,每日只要勤加操练,做好本分即可。”

荣禄和严复相视一笑,林旭毕竟年资太浅,政治上幼稚的可以。

“暾谷,这拉一派,打一派永远是官场的规则,并不会时移世易。”荣禄对林旭比较喜欢,当然更多地是喜欢林旭背后的闽系资源,他希望林旭能够更快地成长起来,这样,他荣禄自己也就可以更多地通过林旭,来操控闽系,进而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和助力。

严复问道:“大人既然与董星五是八拜之交,那是否可以将其视为大人一脉?

荣禄摇了摇头,说道:“意气相投而已。当年我就任西安将军,因地处西北咽喉,所以,多有同西北官场的诸多将领有过往来,我这位义兄,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后来,为给太后祝寿,朝廷钦点了很多将领要同时入京,我与董星五一路入京,路上多有交流,就此结拜。但是,若要说他是我派系中人,肯定不妥。要知道董星五虽然以前曾是叛匪,但被左宗棠收服之后,为国尽忠,那也是尸山血海,用鲜血染红的顶子。”

几人正说话间,门房来报,京城北衙门有人来送文件。

荣禄并没有避讳林旭与严复二人。

当着二人的面打开了文件的漆封。

林旭和严复看的分明,这赫然是步兵统领衙门的密件。

严复不由问道:“大人已然高升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还要兼差这步兵统领衙门么?”

荣禄苦笑了一下,说道:“迫不得已啊。”

粗粗浏览了两页,用手指探了探密件,笑着对林严二人说道:“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我们还要帮董星五商议一个对策,如今,他自己已经将此事解决了?”

严复不由大感兴趣,“如何解决的?”要知道京中势力,毕竟都不好得罪。

“董星五在南苑,将前来劳军的李合肥痛骂了一顿。要知道李合肥虽然官职皆无,但是依然德高望重。如此一来,他董星五只要在南苑闭门练兵,就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敢上门去叨扰他,毕竟,这京中,能跟李鸿章比身份地位的,就算现在的恭亲王和庆亲王,也是差点意思。”

严复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一来,董福祥就可以不用卷入京中那巨大难明的变法旋涡中去了。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旭别的没听进去,董福祥是悍匪出身,素有反志一事倒是记在了心上。

1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态不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