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红包记>第十回:鞋山立烟波,三姑穿花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回:鞋山立烟波,三姑穿花海

小说:红包记 作者:立文早页 更新时间:2019/5/9 23:11:47

“大哥,由你这一说,他和高家丁就更得瑟了,一心血来潮,非把这涧底石头摸个遍不可。嗯哼,在某人眼里,俺俗了。向妹妹,我们去林子里寻菇子吧。”翠鱼儿喊道。

“我说过么?”彭庄主嘿嘿一笑。

“还用说么?先声夺人,行动已证明,我感到威压,夫君是文化人,俺有点不配啰。”翠鱼儿苦笑。

“我也去,娘亲。”琪儿欲跟。

“跟什么?小累赘,山上有狼叼了你!”翠鱼儿烦。

“小琪儿,乖!随老舅,带你进洞寻宝贝。”黄老舅叫。

“是么?老舅,洞里有蛇精?”琪儿迟疑。

“不怕,老舅啥也不怕。”

“嗯,老舅不怕蛇,好汉!”琪儿张嘴笑。

此时,午后。日已斜西,光照洞囗。黄岛主在前,持杖探路,贴身狭壁,擦过隘口,进得洞来,伸手小呼:“琪儿,抓住我手,小心头,脚走稳,一步一步过。”

借着夹缝一丝亮光,有冰凉水滴在颈窝。小琪儿警目探视,一手拉紧老舅手,一手摸着湿漉漉的岩壁,小心翼翼,终于过来。眼前是一个穹洞,头顶怪石嶙峋,脚下石砾,一条暗溪脉脉而过!

黄老舅牵着小琪儿,沿着溪流走。溪水愈浅,光照愈亮。琪儿眼尖,大呼:“舅舅,快看,有鱼!”

黄老舅蹲下身,定眼搜寻,眼前溪流,有鱼一群。鱼跃水面,细如花针!琪儿挽裤踢鞋,怱怱下水,大呼小叫:“呀!舅舅,冰凉刺骨,身打寒颤!”说着,抱手缩脚跑上来。

“傻丫头,看我。”黄老舅挽裤脱鞋,站在溪头,先用手掬几把水掸到小腿上,在周围拍打,尔后下水。

小琪儿照样,果然不冷。黄老舅点头微笑,站在溪里,低头勾腰,掌作莲花瓣状,静静儿等,瞅准鱼儿来,掌如勺舀,左右合捧。水漏指缝,一条寸余长的鱼儿,活蹦乱跳于掌心。

俩人上沿,借光细瞧。一条鱼儿,嘴扁,头圆,尾长,背生两鳍,黑白花纹,无鳞,透明鱼身。黄老舅哈哈一笑:“外甥女,看着么?此鱼名‘石鱼’,又名‘砾鲤’, 嘴有吸盘,喜居幽岩,峡涧。细小到花针,长七、八年,才寸余许。”

“老舅,给我看,拿家养着,慢慢戏得。”

“好,出去,找个筒子盛着。”黄老舅乐呵,俩人原路出洞。

到洞外, 黄岛主解下佩刀,砍竹做筒,盛水养鱼,左右又抠个眼子,割来细藤穿了个挽。小琪儿提在手里端详,爱不释手。

一柱香的工夫,翠夫人与向姑娘回来,寻遍沟谷,把彭庄主和高家丁找到。翠夫人当着黄岛主面,笑道:“两只穿山甲,不去找,不知归,钻夭打洞有本事。”

高家丁一抹泥脸,嘻笑应道:“许多石刻,年代久远,柴遮草掩,苔衣丛生,找到是个奇迹。”

向姑娘玉手一指,“看你,一只黑脸猫,登台唱戏,脏脸妙极!”

“妆脸妙极?”高家丁憨笑。

“哈哈!此有何难,幽潭碧水,天然宝鉴,方便,来来来,高家丁,我们洗洗清楚,待见美人!”彭庄主喊。

翠夫人眨眼,“美人?是向姝妹,还是我?”

向姑娘笑接:“说哪里话来,姐姐不知么?玉潭美人鱼,庄主一见之(痴)!”

彭庄主一听,临潭俯身,伸长脖颈,佯装找寻,“喏喏,美人哪里?”

众人看着哄笑,不约而同。

二人洗漱,众人下山。黄岛主弯腰蹲身,让琪儿坐其肩上,打马颈。

琪儿高兴,小手挥舞。

到得湖边,雇船。彭庄主,翠夫人船蓬饮茶,高家丁与向姑娘船头聊天。 琪儿偎依黄岛主怀里戏耍。

“舅舅,听娘亲讲,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历史典故,民间传说,一肚皮!”

“是么?你娘小时顽劣,为哄她,我没少动心思,亏她还记着。哈哈,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我就讲个鄱湖传说吧。”黄岛主轻咳两声,信口讲来:

相传很早时候,有一年青渔郎,姓胡名春,在鄱阳湖以打鱼为生。一日,网到一只盒子,内装明珠一颗,便高兴回家。路上遇见一绿衣少女啼哭,问其故,说是丢失明珠,胡春二话不说,当即奉还,少女拜谢而去。

又一日,渔郎在湖心,忽遇狂风暴雨,刹时天昏地暗,波澜汹涌。正在危急之时,绿衣少女出现,手执明珠,为渔郎导航,胡春才转危为安。

原来此绿衣少女为瑶池玉女,名叫大姑,因触犯天规,被王母贬到鄱湖。后来,俩人因爱生情,结为夫妻。玉皇大帝闻之,十分恼怒,派天兵天将下界捉拿。又有渔霸盛泰馋羡大姑美色,趁机加害胡春。当大姑被劫持到空中,见胡春被盛泰打成重伤,生死未卜,情急之下,踢掉一只绣鞋。此鞋落下,瞬间化作峭壁,正好把盛泰压于湖底。风平浪息过后,湖中耸立一山。

琪儿眼睛眨巴,仰头问:“舅,后来呢?”

“后来,大姑上了天,她与胡春的儿女,长大成人,世代繁衍,生活在鄱阳湖。人们为了纪念大姑,把此山取名为鞋山,又名大孤山,实则为大姑山也!”

船老大频频点头,“客官,讲得极是。鞋山虽不及石钟山有名,但烟波浩淼,突兀一峻,恰似蓬莱仙岛,颇为壮观!”

正说着船老大右手一指,但见千米之外的湖面上,一只巨鞋惟妙惟肖,凌波屹立。此鞋,前低后高,四面临水,三面削壁,石骨嶙峋,虎踞龙盘,似芙蓉出水,又似玉笋拔天。

“妻兄,上去看看么?”彭庄主从船蓬探出头来问。

黄岛主兴致勃勃, “好哇!听说山腰有个大姑庙,顶上有个禹王台,崖上还有米芾手书‘眠云’哩。”

翠夫人阻拦,“不啰!天色已晚,湖面风雨不定,夜宿山上,怕着风寒,算了吧!”

船老大也附和说:“最好风和日丽,清早登山,于高处,极目四望,天高云淡,远水近波,千帆点点,万鸟翔集,更有钟声悠扬,梵音回壁。东看都昌秀岭,西望庐山烟云,南观豫章楼台,北目江流壮阔。更别说治腰疾的‘训腰石’,知晴预雨的‘吸水石’,发音律的‘乐磐石’,栩栩如生的‘蛤蟆跳水石',彩云追月的‘玉兔东奔石’了。”

“好吧!船老大,绕着鞋山转一圈,大致看看,下次再来。”翠夫人吩咐。

此时, 船绕到鞋山之西,一股风流气旋挟壁而下,眼见五只苍鹭,长嘴利爪,挺身亮翅,翅翼伸展二米余。旁侧有商舟,甲板数船夫,拋食呼叫:“红枣,红枣,乞食鸟,见风使舵,一帆风顺!”苍鹭盘旋而下,搏击如电,掠水衔枣,一叼一个准,扑楞楞,旋即腾空而去。

彭庄主兴起,挟起碟里一块点心,向上一拋,几近落水,一只苍鹭箭般飞来,张嘴一挟,没入口中。

琪儿鼓捣手中鱼筒,不停欢呼:“厉害,厉害,乞食鸟好样儿!”不觉筒儿斜侧,‘滋溜’一下,小鱼儿蹦入水中。“呜呜……我的小鱼儿,我的小宝贝。”船又行数里,依洲而上,琪儿仍哭不止。

大家轮番哄劝,未果。此时,夕阳依依,秋风扑面,湖边芦荻此起彼伏,洲上蓼子花开,火红一片,蔚然成海。

忽然,银铃声传来,花海中跑来三位女孩。前面一位白衣素裙,风姿绰约,额前一点朱砂,十分抢眼。身后一位蓝衣少女,身材窈窕,楚楚动人。还有一位紫衣少女,玉颜娇羞,秀发如云。女孩都十一,二岁样子,追逐,嬉戏,裙带若舞,欢歌一路。

近得舟前,白衣少女甜美问道:“小妹妹,因何啼哭?”琪儿拂试泪目,娇声应道:“小姐姐不知,我的小鱼儿掉到水里,不见了!”

“呵!鱼儿入水,才有生命。鄱湖广阔,更有天地。莫哭,莫悲,应喜才对!小妹妹,送你一只海螺吧,美妙的声音让你开心,忘却忧愁。”说着,解下脖颈一只海螺,送到舟边。

琪儿止哭,笑脸接过,“小姐姐叫什么名字呀?谢谢安慰,还有你的海螺!”

“我叫小鱼儿,这是兰衣姑娘冷羽,紫衣姑娘燕子。”白衣姑娘笑盈盈道。说完,三人飘然而去。

三位姑娘去远,船“咯吱,咯吱”向前,琪儿跟黄岛主进船蓬。

高家丁欣喜看着眼前的向姑娘,“难得出来游山玩水,向姑娘,也该有些记载吧!”

“是么,我的头脑尽被俗事占据,一时不入诗情画意!说到感触,倒有一点,蓼子花开,寂寞如人!”

“怎讲?”高家丁追问。

“蓼子花,花比凡人,坚毅!春天水浸,秋开湖洲。度一季寂寥,开一季寂寥,历来文人墨客,写其甚少。记忆中仅有唐司空图诗‘河堤往往人相送,一曲晴川隔蓼花!’写的也是离别!”向姑娘淡淡说。

“寂寞如人!这层意不是很能开篇么?写首诗吧?”高家丁说。

“不,词妥贴些!只是无适合词牌!”向姑娘扬眉。

“何必拘泥古人,词牌不也是人创的么?你随意写来,创个词牌,许更鲜活些!”

“嗯,容我思谋!”向姑娘低目。

转瞬,向姑娘眉宇舒展,轻念道:

蓼子花.鄱湖洲上

满目春光,独少卿。一场雨水湖茫然。花失色,叶无痕,游鱼啄香根。所谓伊人不可见,秋梦境。

鸿雁南征,游人织。枯水一线岸头绿。天低处,芦杆轻,老荷折残茎。几回香闺梦里人,蓼子红。

0

第十回:鞋山立烟波,三姑穿花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