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红包记>第十五回:有豆必逗,无计可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回:有豆必逗,无计可诗

小说:红包记 作者:立文早页 更新时间:2019/11/8 20:40:48

众人正等唱腔出。樟树旁,山岩边上却有人持竹笛先响。见此人,体态修长,面貌俊美绝伦。一身靛蓝色的长袍,领边袖口镶绣银丝流云仙鹤图样。乌黑头发束起,戴嵌白玉小银冠。银冠白玉晶莹透亮。

“萦梦师妹,你且唱来,我与你伴奏!”持竹笛人喊。

“鹤晓师哥,如此甚好!我唱《打渔郎》首段。”萦梦朝鹤晓略施一礼,玉唇轻启,唱:“绿衣飘飘,出波房,驾红船腾细浪,铺张鲜荷于船仓,去把紫玉菱摘。今宵月圆天上,天上姐妹来天心岛取鲜菱角,送去王母寿诞装果盘。”

向姑娘听得真切,萦梦唱腔优美,如娇莺恰啼。鹤晓竹笛婉约,如春燕呢喃。向姑娘不禁趋前看:眼前萦梦,裙带若舞。上身淡黄衣衫,绣喜鹊报梅图案。外罩一件紧身夹袄妥贴排场。

“三百年前,大姑我也是,位列仙箓,锦衣玉食,七彩衣裳,穿梭瑶池玉庭华堂。只因那次替天王斟酒敬王母,心记戏台上《连目救母》,感动泪眶。走神打碎玉樽,泼污天后金丝鞋。受责罚,幸太白金星讨保,留小命一条,贬到鄱阳湖上守菱房!”萦梦又唱,莲步盈来。

向姑娘正眼对看,萦梦巧目明眸,如蝶在花间,蜓点新荷,一脸活泼相!

萦梦唱罢,向众人一抱拳:“各位,献丑了!刚才唱的是本姑娘根据《鄱阳湖传说》心裁一折弋阳腔小戏,名《打渔郎》。可惜啊!有剧本,无班底,望大家支持!”话音落末。

鹤晓快步下来接言道:“师妹才华出众,相貌倾城,本公子不才,愿追随其鞍前马后!”

“还有我。梦为知音,亦为偶像!”平儿扬眉道。

“萦梦果然才艺出众,招招式式有模有样。”向姑娘称赞。

“是么。哈哈!你就是琪儿之姨,那个大名顶顶的文艺范吧?琪儿跟我学戏,咋样?”萦梦调皮问。

“要细问琪儿,我们要有些商量!”向姑娘答。

“还是早些答应她吧,向姑娘。不然,师妹的脾气,要讨伐上门!”鹤晓笑。

众人散去。向姑娘领琪儿,鹅黄归。有说有笑进房来,食罢,小歇。向姑娘坐椅上。鹅黄,琪儿坐小凳,翻花绳。

向姑娘道:“琪儿,明儿个正式上课了,我与你说些事情。这个书院是官督民办,选科较自由,学生可以看老师选科目。你年小,入蒙学馆,上初级班。诗文是功底课,必须有。另主要有音律基础,绘画基础。至于舞蹈,戏曲暂只可涉猎,不可投太多精力。”

琪儿仰头答应:“听向姨的,剪纸唱戏我去,也只当是玩耍。”

“好!鹅黄,我俩上课以后,衣食诸多事情,烦你劳神!有空我也帮些忙。趁闲时,我也教你些诗文,音律,不能让日子白白过了。”

“谢向姑娘,我还想跟英子姑娘学刺绣。萦梦姑娘那边缺人,图个开心,我也想扮个角色。”鹅黄快活语道。

“好!知道要东西!兴趣不光是玩玩,培养也要用心思!”向姑娘道。

三人正在言语,英子姑娘同莲儿姑娘过门来。“向妹妹,刚看了一场好戏吧?”英子问。

“还真是!那个鹤晓也不逊色,笛子吹得出神入化。”向姑娘答。

“他么?公众情人,女人缘特好!”英子姑娘笑应。

“在说谁呢?我也会吹竹笛!”石头笑盈盈门边接应,领着一帮子人进来,有平儿,朋鸟,萦梦,鹤晓。

“向姑娘,琪儿的事商量好了么?师妹等不及,硬要我们帮着上门逼徒!”鹤晓言。

“说哪里话来?师哥,我特把石头请来当说客,没有那意思!”萦梦白了一眼鹤晓。

“不用石头敲打!不光琪儿,鹅黄我也答应跟你学戏。”向姑娘朝萦梦说道。

“真的么?”平儿跳起来。

“昨儿个鹅黄上镇,特买了些沙炒蚕豆。英子姐,莲儿,萦梦,石头,鹤晓,平儿,朋鸟,你们都尝些。”向姑娘指着桌上碟盘道。

“我牙齿咬不动,吃个南瓜籽还行!”英子笑回。

“几多岁?就说如此话来!多练练!”萦梦笑说。

“练个鬼!牙齿会崩成两半!”英子应。

“英子,侬的牙是舍不得用吧?留到老慢慢用?活到九十九,满口牙还有。”莲儿取笑。

“累不?光我一个人活着,没啥滋味,希望我们能永远开开心心,如南山不老松。”英子说道。

“那时,我们许都走了,留下师哥与你白头到老吧。”萦梦笑。

“嗯,想长寿,磨牙齿。好牙,好胃,好身体。我过年就喜欢吃蚕豆,沙炒,香脆!感觉就没吃厌过。我牙齿好效,不晓得是用多了,还是用少了!”鹤晓狡黠道。

“侬不光牙齿效,嘴巴也好效,吹个笛好听,说个话来甜言蜜语,惹人喜欢!”英子瞟着鹤晓说。

“是吗?今儿个才听说。师哥这招厉害!”萦梦开怀畅笑。

“莲儿,门关紧了么?这么些人闹着,声音远播,要是把曹院监引了来,后面还跟着个刘院长,麻烦就大了!”石头直乐。

“当真怕了,一群莽子,嘴不关风,声音又大,还是夜里,男男女女一窝子,让他们逮着,如何是好?”英子正色道。

“嗯,曹院监严肃相,看他笑时,鱼尾纹都是绷直的,让人不放松。那位刘院长更是神领,常挂在嘴边的话,如道道箍咒,让你甩不开:考试莫要东张西望,听讲莫要交头接耳,走路莫要摇头晃脑,答问莫要吞吞吐吐,男女交往不要眉来眼去……”莲儿笑说。

“眉来眼去?”向姑娘问。

“刚才现实版咧,就英子同师哥说话那神情!”萦梦笑。

“英子,你感觉到了么?萦梦师妹可是感性动物。”鹤晓笑。

“院规这么严,也是怕了。”向姑娘旁道。

“严!更有怪异的。呵呵,总算临着我说话了,这是我的菜。我顽劣,受罚多,有发言权。说到罚规,有打手心,打屁股,面壁,蹲马桩,站鸟步……”平儿抢在萦梦前面说。

“平儿,什么是‘蹲马桩’,‘站鸟步'?”向姑娘又问。

朋鸟抢着回话:“这个你也不懂?也难怪,你们是女生,又是刚来。这些是专用来对付我们这班行武男生的。‘蹲马桩’,手平举,脚前弓,目视前方不动窝。‘站鸟步’有点损,单脚立,左手叉腰,右手抚头颈,无依无靠……”

“可不是?我们给‘站鸟步’换了个名,名字还挺雅,叫‘金鸡独立’,‘仙人探路’,滋味可不好受,站累了,脚发麻,稍不留神人仰马翻。”平儿快活道。

“朋鸟,平儿,别顾嘴利索,画个老虎头,说得吓人,无意中镇住了琪儿,向姑娘,不敢见老师。”英子打趣。

“想多了吧?不会的,向姑娘文文静静,恐怕是罚不着。老师虽不是凶神恶煞,发起威来,还是有怕的。不过恰时,你同他们玩个猫捉老鼠,老鼠戏猫的游戏蛮有趣。”鹤晓插话说。

“照此说来,鹤晓你有故事?”石头惊讶。

“故事?说难听一点,叫前科。三年前,有个老老师,教我算术。做错了题,打手心。戒尺打断了好几根,同学们忌恨戒尺。我们几个顽劣的,偷偷地藏过它,折过它,没用!被他发现,受到的是更大的折磨……”

“师哥,‘尿桶板事件’,你说个来,有趣!”萦梦调笑。

“萦梦,黄狗得记得千年屎,就你鬼精,好!我不怕丢人现眼,这就讲些来, 一次分数运算,我错了五道,每道挨三下戒尺,老师打了七八下,我招架不住。

老师,让我自已打吧。

行, 老师笑笑,递尺于我。我高高举起戒尺,朝桌角狠狠一敲,戒尺‘卡嚓”两断。

老师,不小心打偏了,没得家伙了,算了吧?

老师不语,说,他去找替补。我心生好笑,角角落落,都收拾了,没有棍棍条条,我暗自庆幸。老师回来,拎了块尿桶板。

老师,此污物打我,玷污了我身体。老师又笑笑,你‘站鸟步’吧?我头一嗡,乖乖接板打向手心!”

“妙!我就喜欢你心不藏污,襟怀坦白!”英子直赞。

“是吗?师哥还有什么被喜欢的,让我们也学习学习。”萦梦催促。

“有么?我是花枝招展,还是溢彩流光,这个旁观者清,自已说不来。”鹤晓无奈。

“有是肯定的,英子的品位与眼光错不了,说吧。”石头也催。

“这黄婆婆卖花,自戴自夸的事还真说不来。”鹤晓搔头。

“说吧!”平儿跟朋鸟也起哄。

“我无计可施啰!”鹤晓无助。

“对,无计可诗呀!师哥的情诗不是一流么!”萦梦一下语活。

“写吧,念吧,鹤公子,我也十分想饱耳福!”向姑娘开了腔。

“好,我这就吟诵一首旧作,《雨桐》暮春雨,歇黄昏,南国古镇晚归人。长街梧桐树,秀色露三分,莹莹光,朗朗风,我想侬眼好自然,一份纯,一份静,一份灵动在心境。”鹤晓吟来。

“南国古镇是指景德镇么?”英子满目柔情。

“嗯,一首旧作,写在心里很久了。”鹤晓回。

0

第十五回:有豆必逗,无计可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