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指尖苍穹>第006章 清正廉洁的杨胖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6章 清正廉洁的杨胖子

小说:指尖苍穹 作者:乌丸校尉 更新时间:2019/3/25 11:20:46

杨肥特瞧不起这样的人,街边的小混混,整日无所事事,干坏事专门捡老好人软柿子捏,欺软怕硬的货色,你要对他下手狠点,他能连自家祖宗八代都给卖了!

瞧着那人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杨胖子收起纯洁的笑脸,一脸严肃沉声骂道,“现在知道怕了,当初耍小伎俩要钱时倒是得意的很啦,规矩点,捡重要的说,我可没空听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

那人连忙点头,“那是,那是。不敢欺瞒官差,小的名叫吴宝四,家住扬州城外柳林村,和前边隔壁一条街的临江酒楼掌柜熟识,事情起因是临江酒楼掌柜嫉恨运来酒肆生意兴隆,而且利用卑劣手段抢了他请来的大厨,致使自家生意一落千丈,便心生怨恨,让我故意来借机找茬,认为只要这么一折腾,让小的在外面添油加醋编上一番说辞,街坊邻居的都喜欢传小道消息,越是零言碎语传得越快,运来酒肆口碑坏了,看谁还去他家,生意也就没法子做了!官差,说到底我就是受人指使,一个跑腿的,背后全都是临江酒楼掌柜的干的!”

杨肥冷笑道,“说得轻松,一见有事,你倒是推脱的轻松,你受人指使,行敲诈勒索之实,在本朝罪可不轻啊,轻则缴纳罚银打板子,重则牢狱里呆几年流放蛮夷!别以为你巧言令色一番说辞,我就相信你的鬼话,你将责任都推给临江酒楼就算完了?我会去查证,如果查证不实,那就是罪加一等。”

那人一听可傻眼了,他只是一时穷困,财迷心窍,想借机赚个几十两银子使使,没想到一次就撞到刀口上去了!“差爷,您饶了小的吧,小人的母亲是真病了,小的确实也有几个未成年的孩子,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艰辛,我一时鬼迷心窍,不知天高地厚,您就饶了这一次吧!”

杨胖子板着脸,心中却无比嘚瑟地回道,“少给老子啰嗦,和老子打感情牌,几滴眼泪都没挤出来,装什么蒜!饶你可以,先把惩罚银子给交了,看看你的态度,回头再看我的心情!”

“我,我······”

那人无法,知道今个估计很难善了,急忙将钱袋中本来就有的数十两银子放在桌上,“差官,纹银五十两,小的孝敬您的,小的一贫如洗,请您发发慈悲!”

杨胖子嘿嘿一笑,“一贫如洗,你身上有五十两纹银,这银子估计临江酒楼掌柜交给你的吧?回头我得去找他算账!不好好做生意,居然敢行如此卑劣手段,当今圣上一直仁义治国,要你们服从王化,你等所作所为简直拆圣上的台,我看你们是身上骨头、皮肉痒痒了,朝廷衙门地牢中有的是治疗浑身难耐的法子!”

杨胖子也有点口无遮拦,些许小事和圣上能占个什么边!不过他毕竟京城官衙的人,一通骂,把这些人给吓得个个静声敛气唯唯诺诺!

恰时,曹捕头酒也醒了,摇摇晃晃下楼,瞧杨肥正在训斥,很惊讶,说道,“杨兄弟,这是为何?”

曹捕头下来了,杨胖子一脸正气凛然,便将此事前因后果又复述了一遍,无奈痛惜地回道,“真搞不懂,临江酒楼的掌柜不好好做事,厨子被人撬走,总归自己无能,不思己过,却尽想着歪门邪道,曹捕头,人我都交给你了,你可以好好管管嘛!”

曹捕头听完,表情奇怪尴尬地笑了笑,“杨兄,借一步说话!”

“额,杨兄,老曹以为此事要不点到为止?”

“怎么?”杨胖子一瞧有戏,沉吟道,“难道此事当中还有隐情?”

曹捕头咧嘴笑道,“这个嘛,哎,实不相瞒,运来酒肆大掌柜与我熟识,关系不错,每月缴纳不少保护费,从不拖欠。前段时间,隔壁临街临江酒楼请来洛阳城中一位大厨,年纪轻轻,厨艺又好,人们吃喝都涌到那里去了,导致运来酒肆生意逐渐惨淡。运来大掌柜急得没法,问我有何主意?我便回道,将那个大厨撬过来便是。大掌柜地直摇头,说要能多花钱那还不容易,大不了花双倍价钱,可那位大厨不干啦!”

“后来我思之良久,不得已采取了一些手段。我命人盯着大厨,有次,趁着大厨休息上街时,我借故让人去寻大厨的晦气,两人动起手来,后越打越凶,连周边几间铺子都遭了秧,我赶忙带人将大厨和闹事的都抓了起来,关押地牢中。”

“一开始,那大厨以为自己在理,认为临江酒楼掌柜的一定会花钱将他捞出来,可他哪知道此事本就是我故意为之,半个月后,大厨察觉情形不妙,根本没人能帮他,无奈之下趁我巡查地牢时,数次求我。”

“直到半月前,我答应放他出来,不过却说道,若不是有运来酒肆的大掌柜为你说情,你被关上一年还说不定,这天牢里什么人都有,身负数条人命的也不在少数,你被关在此地,保不住哪天一不留神就命丧他们手上了,他们这些人反正都是死,也不在乎多背负一条人命!”

“那大厨虽感激涕零,可也不明所以,照理说,应该是临江酒楼掌柜为他运作,怎么现在却成了运来酒肆的掌柜?我编个谎回道,你年纪轻轻,又有一手好厨艺,人长得也不错,运来酒肆掌柜家的千金某次见到你后,竟然看中你了,心生爱慕,得知你入狱后,苦求其父为你在衙门里上下运作一番,恰巧我与运来酒肆掌柜从小熟识,这才答应帮助你!否则以你闹市斗殴伤人之罪,流放是少不了的!那大厨得知后,自然感恩戴德,这才满口答应来到运来酒肆做事!”

杨胖子摇头,“谎言很拙劣,时间久了,难保他不知道!这个事情得要往深处查,查的越清晰越好,那个临江楼的掌柜,不但不诚信经营,已经涉嫌敲诈勒索,实在不行,看来我刑部衙门都要介入了!”

“别,别!杨兄弟,杨大捕头,有话好好说嘛?”曹捕头连忙将杨胖子拉到一边,“临江楼的掌柜和我也算是老交情了,拐弯抹角还沾了点亲戚,为人也挺讲义气,要不这样,呆会我让他来拜见拜见您,说实话,像您这样官府一等一的捕快,他可是仰慕的很啦!”

杨胖子很深沉地瞧了瞧曹捕头,这小子都厉害呀,对这两家准备两头讨好,两头都要吃好处啊!

“好吧,曹捕头,你都开口了,我若不答应见见,岂不太不尽人情。不过,我可话说在前头,我们刑部管得紧,尤其是青衣衙门,袁主事一再要求我们廉洁奉公,决不能给刑部大人们丢脸,见面礼可千万别带了!知道了吧?”

曹捕头嘿嘿一笑,心想糊弄谁了,外面都传开了,朝廷六部,虽说也有贪腐,可大都是私下里,唯独刑部,贪得无厌,一旦逮着了什么人,能敲就敲,巴不得把人扒得就剩裤衩子。

“好的,好的。我明白,像杨兄这样的干吏,前途远大,自然清廉无比。杨兄,此事后续我处理还不错。运来掌柜确实有几个女儿,也想将一女许配给他,他因祸得福,何乐而不为呢?现在在运来酒肆干得可带劲了。说实话,我其实也不太愿意干这个事,毕竟这事有点损,可收了人钱财,不替人消灾,往后扬州巡捕衙门的名声坏了,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这个事还请杨兄多多见谅啊!”

杨胖子打了几个哈欠,回道,“好吧,曹捕头,我困了,你的地盘你做主,明天我回大兴城了。你那亲戚,临江楼的掌柜这么崇拜我,就让他晚上来拜访我一下吧!有些事情我得给他提提醒,万一哪天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最后还连累了曹捕头,我这心里可过意不去啊!”

“诶呀!”曹捕头弯着腰笑道,“杨兄弟,遇上你可是我扬州巡捕衙门修来的福份嘞,晚上我会亲自领着临江楼掌柜的来拜访您!哦,对了,押送卢明月到大兴城后,您可得要为我多多美言几句啦!”

“放心,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刚才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朝廷的赏银该是你扬州巡捕衙门的,我一个子都不会拿!还有记住了,一个月后,卢明月必须押解到,我会请刑部主事袁铁衣大人安排人手去接应你!”

曹捕头连连点头,“杨兄弟放心,保证将事情办得妥妥的,我会带上弟兄们亲自押送,绝不误事。”

*********

翌日。

洛阳的官道。

一辆新式四轮马车快速前行着,与官道上三三两两的牛车相比格外注目。

赶车的车夫是个年近不惑之年的中年大叔,衣着朴素,身形强壮,像个习武之人,他满脸是汗,面色焦急,正不断挥舞中手中的马鞭。

那马儿瞧着也是一匹千里良驹,虽累得够呛,跑得吐白沫,却仍在奋蹄疾驰,丝毫没有减慢的迹象。

马车中,杨独自沉思,昨夜收到传书,义父让自己速回大兴城。

如今,开皇二十年,四海升平,南北三百年分裂的乱世终于结束!

圣上北击突厥,采取分化瓦解之策略,将突厥势力分成东西两大部分,互不相容,北方之患基本平息。

南方,十年前灭亡陈国,即使后来偶有高慧智等人割据动乱,也被大将军杨素很快平定。

西南爨氏势力,大将军史万岁三战三捷,爨荣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纳地称臣。

西域各国来朝,东部的倭国也派来遣隋使学习大隋文化。

义父星夜传书,未提任何实质内容。

字越少,

事越大!

这样的情形杨胖子以前从未遇到,难道大兴城发生大变故?

赶到大兴城城外,天完全黑了,朝廷律令,任何人没有持节或拥有圣上特赐腰牌无法叩开大兴城城门,律法森严,没人敢违背,即便青衣衙门的人也不能例外,否则以后如何服众。

车夫回身道,“杨头,赶了十来天路,吃喝都在车上,荒郊野岭睡了好几晚上,我这把老骨头要散架了,大约有二三十里就到京师,前面有个庄子,要不我们吃碗酒水,填饱肚子明个一早进城?”

“也好,前面寻一户人家住上一晚,来口酒热热身子!老孙叔,十来天辛苦你了,若不是义父催的紧,咱们叔侄二人也不至于这么火急火燎的赶路。”

杨胖子点点头,十来天把老孙头累得够呛。

老孙头算得上青衣衙门的老人了,全名孙狼,二十来岁时年少轻狂,自负一身武艺,不服朝廷管束,啸聚山林,有一次为了兄弟两面插刀,引起两拨江洋匪寇发生火并,孙狼身负重伤,万分危急时,斩鸡头烧黄纸的结义兄弟却头也不回地跑了!心灰意冷垂死之时却意外被义父所救,后被义父的学识能力折服,便自愿追谁义父身边,牵马执鞭,极为忠心。后来年纪大了被安排照顾杨胖子,杨胖子一直都当做自己的亲叔叔看待。

“看,前面有家茶馆,不如就在此歇息一晚!”

“好!”

二人下车,杨胖子眯着小眼睛,伸伸懒腰,喘口气,径直朝茶馆走去。

老孙头旋即将马车停好拴在路边树干上,顺着解下马辔头,把马儿牵进林子边吃些草料。

茶馆儿坐落在小庄子最东边,毗邻十字路口,白天人来人往,生意应该不错。

杨胖子敲了敲门,片刻,门半掩着开了点,店家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面色黝黑,身形壮实,五官端正,典型一副庄稼汉模样,瞧着令人不自觉感到质朴,敦厚。

他探出头来询问道,“客官,本店晚上可不做生意,打烊了!”

杨胖子急忙用手半拉着门扣,生怕这老实人反手将门给掩上了,陪着笑道,“店家,我知道这是茶馆,晚上不做生意,可庄子里本都是务农的人家,哪来什么客栈。我准备明日一早赶往城里,可是不巧天色已黑,城门已关,我叔侄二人不愿意露宿外面,想借您茶馆住上一晚,不知愿不愿意?”

“这?”店家显得有点犹豫。

杨胖子急忙回道,“店家,我们都是正经良民,行个方便,至于住店吃喝的费用,我付给你双倍,如何?”

话说完,从怀中掏出两小块碎银子交到店家手中,“店家放心便是,我们少不了你的银子,况且此处乃天子脚下,难道您还怕有打家劫舍的不成?”

瞧着杨胖子肥嘟嘟,长得还蛮可爱,相貌不像恶人,又舍不得瞧着雪花银子颇为暖人心,店家点头道,“那好,请进吧!但怕要委屈客官主仆二人,本店没有安排过客人住宿,我唤我婆娘出来,将几张茶桌子拼成一张大床铺,垫上被褥,也保管能睡得好!”

杨胖子笑道,“店家好心肠,好人有好报!通铺也不错,店家有没有酒水吃喝?我二人赶了一天的路,腹中饥饿,银两不会少给的!”

店家连连摆手,“小店小本经营,您这的碎银子够多了,可使不得再给银子,说来也巧,前日家中娶了儿媳,邻里间吃碗酒后尚留下一些肉食,我让婆娘蒸熟了给您端上来。”

杨胖子馋的咂咂嘴,微微一笑,摸摸肚皮,叹道,好几天没吃上肉了,只得拿烧饼充饥,今晚便好好犒劳一番。

4

第006章 清正廉洁的杨胖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