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指尖苍穹>第020章 夜飞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0章 夜飞沙

小说:指尖苍穹 作者:乌丸校尉 更新时间:2019/4/18 9:47:11

阴弘智说得信誓旦旦,稳操胜券,杨胖子也不好再说,再抵触下去,确实伤了阴弘智的面子,只是心里有点不舍,四百两,很多穷人小半辈子都挣不来,阴弘智眼都没眨一下就全押了。

钱来得不痛,去得不疼,等以后阴弘智再大点还怎么得了。阴世师就算在有家底,钟鸣鼎食,阴弘智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多少都能给败光了。

一声鸣锣,各家千里良驹纷纷上场。

众人品头话足,有人更是热血沸腾,吹起口哨,挥舞着手臂积极其兴奋,仿佛今日一切便决定一生的运命,大好前程荣华富贵都在等着他了。

阴弘智却突然有点出乎意外,原本热情饱满的脸渐渐充满了一丝疑惑,表情淡了下来,表情古怪,很快又抓耳挠腮,额头开始慢慢渗出冷汗来。

杨胖子一看架势不对,急忙询问道,“怎么,阴兄难道哪里不舒服,突发隐疾吗?有什么情况不对?”

阴弘智一脸茫然,甚至有点魂不守舍,摇头叹道,“真是奇了怪了,今个燎原火在场,怎么麴文泰没有上场?”

“是吗?”

杨胖子凝神瞧了一会,“不是吧,你看那人不是穿着西域胡人的服饰吗?看上去很年轻,不是麴文泰吗?”

阴弘智又瞪大着眼珠子,仔细看了一会,摇头道,“麴文泰我见过很多次,年龄都三十好几了,身材健硕魁梧,一脸络腮胡子。你看此人年纪最多二十,面容清秀,十有八九是麴文泰手下的马夫或者是仆人。惨了,惨了,今个麴文泰不亲自上场,再好的马也得配上好骑手啊,老子今个不会真得阴沟里翻船吧!”

杨胖子耻笑道,“我就说嘛,刚才不能一把给赌了,凡事哪有那么绝对。不过现在也好,反正你也姓阴,阴沟里翻船也是翻在自家的地里。”

阴弘智没心情在乎杨胖子的讥笑,紧张之余喃喃道,“什么情况,真是见鬼了,麴文泰竟然没有上场,这么重大消息,事先竟然一点没透露,里面有黑幕,绝对有黑幕!”

坐在前面一位仁兄回头道,“哎,兄弟,别提了。我也和你一样,买了燎原火之后,才刚刚收到下人们回报,说麴文泰昨天竟然去了大兴城韩神医医馆中,今个根本就没出门,我看十有八九生病了,看来今个我的一千两纹银有点悬啦!”

另一人也急忙叹道,“我估计比你们更惨,我买了五千两燎原火,他妈的,这要是输了,老子连棺材本都输光了,死了都没处盖啊!”

“去、去、去!你们有完没完!”

客栈中那位衣着最为华丽的土豪仍不住咒骂起来,“比赛尚未开始,你们就灭自己威风!老子买了一万两燎原火,今个话就撂在这,燎原火必须火起来,否则我找他拼命去,先杀麴文泰,再砍死那匹马,让老子没日子过,老子和他们没玩。”

“是,是!”众人连忙点头称是,一看这家伙已经是赌博输红了眼的主,可不敢惹他。况且比赛还没开始,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能妄下评论。

唯独那个戴着墨绿翡翠扳指的默不作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杨胖子不禁有点奇怪,半伸出身体,笑问道,“怎么?仁兄一直不做声,莫非买了几万两燎原火,心里感到特悬吗?”

那位土豪看了看周边的人,往杨胖子这边靠了靠,满脸的莫测高深,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兴奋,低声道,“我没买燎原火,我有独家内幕一直没说嘞,刚才也不过是随便糊弄别人一下。现在马上比赛,赌注不能更改,告诉你也无妨。我昨夜便得知麴文泰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消息千真万确,是麴府中传出来的。原来前几年高昌国军事政变,高昌国一位将军篡夺了王位,数次遣使来隋,希望能得到圣上的册封,但是圣上一直没有答应。这两年,西边的吐谷浑逐渐强大起来,圣上为了拉拢西域小国,便同意册封为高昌国主,如此一来,麴文泰复国的最后一丝梦想也就破灭了。听他府中下人讲,麴文泰吐血数口,连呼天要绝他,幸亏家人送得及时,否则,连妙手回春的韩神医都不一定能救得了他!”

“原来如此,想不到赛马场的背后还有这些曲折的故事。”杨胖子恍然大悟一般,旋即笑问道,“既如此,仁兄,那你买的哪匹?”

土豪得意地回道,“我啊,昨晚思来想去,买了宇文述家的一匹,此马名叫夜飞沙,听闻从河套寻来的良马。关键我比较相信此马的主人,听闻他刚刚出道,但宇文兄弟俩十分器重他,甚至在私下场合称他为宇文述家第一家臣,不仅武艺一流,御马的技术也堪称一绝,这次比赛,我觉得此人要大出风头!”

“哦,此人如此厉害?”

“是啊!我从宇文兄弟家奴口中花十两银子打听到的,此人名叫宇文成都,乃宇文述从左武卫大军中千挑万选,此人才刚刚二十出头,这样年纪的青年军官能够得到宇文述的赏识,可见他的能力有多强,想必也着实有些本事。”

杨胖子连连点头,“哎呀,还是仁兄有见地。我们拭目以待,看看究竟夜飞沙厉害,还是燎原火技高一筹啊!”

************

一声鸣锣,比赛开始。

与人相处久了,那些马儿颇通人性,自然知道今个比赛日,是为自家主人争光卖命的时刻,往日的辛苦全在今日,顿时十匹良驹从栏中奔出,瞬时,尘土飞扬,如离弦之箭奔向前方,不时间,嘶吼之声鸣鸣,无不显示出自身的奋勇强悍。

整个赛马场由巨大的木栅栏围成,每匹马都需要围着既定的跑道跑完三圈,既能体现出马的速度与爆发力,又能展现出良马的耐力持久力。两圈跑完,一些马匹渐渐落后,可燎原火依然劲头十足,紧随其后的夜飞沙也表现十分抢眼,可惜仍距离燎原火半个身长,别小看这小半个身长,只剩最后一圈,如果一切发挥正常的话,燎原火应该会赢。

阴弘智尖叫了起来,场中有一大半人开始沸腾了,看来燎原火依旧强悍如斯,很多人已经开始幻想着无数的银两向自己招手,怎么能不令人热血上涌。

就在最后临近目的地的时候,突然间,燎原火不知马蹄上踩到什么东西?马的身体明显有一个晃动,马上那名胡人虽然想拼命向控制马前进的方向,但依旧出了岔子,使得马匹只得贴着木栅栏疾驰,人不得已只能握紧马辔头,减缓了马的速度,否则一旦挤到木栅栏边就容易人马侧翻,这么快的速度,可是危险极了。

正是这短短数秒钟,夜飞沙上的骑手双腿勒紧马腹,一声大吼,那马放佛受到刺激更加卖力,迎头赶上,超出燎原火一多半个身躯,越过终点线,一条异样耀眼的绸布紧紧贴在马的胸前飞扬着,虽然那只是短短一瞬间,场中人都知道这场明显是夜飞沙赢了。

阴弘智有气无力坐了下来,黯然道,“怎么会是这样!”

杨胖子上前,心不在焉地宽慰道,“如果赌博的结果人人都能猜得到,那就不叫赌博了。”

其实话又说回来,刚才杨胖子也比较惊疑,在剩下的最后半圈,他应该看到夜飞沙上的骑手手中作出了一个明显的动作,应该是一种极为隐秘的抛掷动作,可能极其准确地扔了某种东西在前方路段,导致燎原火马蹄踩了上去,引发前进方向改变。

可惜杨胖子也不能确认,因为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在那么快速行进中,能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眼力、速度、力量、准头,更需极强的内力,传闻只有内力极高的人才能达到某种境界,就是别人的动作在自己眼中看上去都会慢一些,甚至慢半拍。可这仅仅是一种传闻,究竟是不是,杨胖子知道反正自己没到这样的境界,搞不清楚。

宇文成都才不过二十来岁,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内力,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宇文成都就有些令人可怕了。

*************

比赛结束了,赢的人欢天喜地,输的人垂头丧气。

阴弘智耷拉着脑袋往回走着,杨胖子嬉笑着说道,“好了,阴大公子,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几百两银子吗?我都没在意,你怎么那么在意。”

阴弘智转身回道,“杨兄,我其实根本不在乎那几百两,主要是心里憋屈,和你在一起才两天,我居然什么都没算准,看来这辈子和你在一起,你是要吃定我了!”

杨胖子咧着嘴,“呸,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吃定你,别以为你长得眉清目秀,就会人人喜欢,老子可不好这一口!”

阴弘智旋即领悟杨肥话中之意,也是哈哈大笑,心中愁云散开不少,倒是陆婷婷,半大孩子,不明所以,瞪着眼睛不知怎么跟腔。

突然间,人群中一阵骚动,众人纷纷四散而逃。

杨胖子伸着脖子惊望,原来有一人披头散发提着一把菜刀,脸色乌麻焦弓,到处胡乱比划着,看架势在寻人。

“麴文泰,老子要杀了你!”

“我擦,不就是刚刚那个衣着最为华丽的土豪吗?怎么?难道输了一万两,直接疯了?”

提着菜刀的土豪看见人群中那名胡人,越过赛马选手退场的专用通道,飞身上去,准备干死麴文泰!“

人群中一见有人似乎疯了,要杀麴文泰,纷纷定下神来,毕竟疯子要杀的不是自己。刚才一开始都不明所以,以为疯子要砍死自己,换做是谁,哪个都要跑。

现在既然疯子要杀的人明确了,众人好奇心又给勾起来了,纷纷保持一定距离,马上准备看热闹!

有好事之人已经在暗自揣摩了,一定是此人这一场赛马全部身家都押在麴文泰身上,现在输了个倾家荡产,疯了,来找麴文泰晦气。

“好大胆子,敢在宇文家的地盘上闹事!“

数名宇文家奴上前准备喝止,赛马场是宇文家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每年起码收入上百万两银子,其他的额外收入还不算,现在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不是摆明要断了宇文家的财路吗?

家丁们反映迅速围住疯子,可惜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输了钱已经彻底疯了的人。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疯子!

“哎呦,**!“

一名家奴手臂上立马被砍出一道血口,疼得直叫唤溜到一边,余下家丁只是围着,纷纷叫嚷着,让别人先上自己却不敢动。

那疯子见血,人更是抓狂,又一脚踹开倒在地上的家奴,冲出包围上来又是一刀,这下来得准,劈上了麴文泰的脸。

“啊“麴文泰发出一声惊呼,不是不想躲,而四周都是人,也不知往哪跑,以为宇文家奴会制住他,谁知一帮废物,平时作威作福,关键时刻连个疯子都搞不定。

慌乱中只得低头躲避,哪知头顶皮帽被菜刀掀了下来,顿时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开!

“噢·····”

“诶要,我去,是个女人!”

“我靠,还是混血妹子!”

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呼,原来今天麴文泰没来,来了个胡人美女充场子的!

杨胖子顿时瞧着有些痴了,猛然感觉喉咙中有股气血上涌,口干,甚至开始忍不住砸砸嘴,心里骤然感到砰砰乱跳,又揉了揉鼻子,发现一丝血,赶紧用袖子擦了擦。那女子面貌长得极为动人,长发披肩,前凸后翘,充满异域风情,尤其那双眼,细细一瞧,淡淡中还泛着一丝湛蓝!

瞧着杨胖子的神色,阴弘智一把将杨胖子推上前,“肥哥快上,这不就是你喜欢的类型吗?英雄救美啊!

杨胖子一愣,“靠,兄弟阴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既然如此,也不好缩头回去,像杨胖子这么充满着正义感的人,乌龟缩头功肯定是练不到家的,旋即顺水推舟,袖中短剑已出,不偏不倚划向那疯子的手腕。

“额···”疯子一声冷哼,菜刀脱手。

杨胖子瞬即又是一拳击,对准了疯子下颚,已经算得妥妥的,这一拳下去,疯子不掉下几颗牙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2

第020章 夜飞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