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指尖苍穹>第025章 耍猴的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25章 耍猴的人

小说:指尖苍穹 作者:乌丸校尉 更新时间:2019/4/23 9:18:58

驿站众人用过饭点,天色渐晚,二层楼的那帮人自然有上等客房留着好好的,唯独杨胖子、阴弘智这群人没什么来头,根本不被重视,被安置驿站西边单独一栋屋内。

屋内屋外条件很差,没有单间,最好的才是大床房,皆是通铺。

屋前场基上杂草丛生,后面还有个大池塘,即使深秋的天气,也没有清理淤泥,黑洞洞的,也不知贮存了多少年的水了,不断经过腐烂物质的发酵,隐隐散发着一阵刺鼻的味道。

阴弘智叽叽歪歪叫骂着,杨胖子无奈,只得安排人将屋内和四周适当清理,反正能将就着住一晚就走!

剑门驿站吸收北方建筑的风格,是座典型四合院建筑,中间有处巨大的场地,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也显得很热闹。

傍晚时分,那个耍猴的人倒挺会寻找商机,居然在场地上耍起猴来。**敲着小锣,身上挂着小旗,看上去很逗,生活本来就很无聊单调,不一会,陆陆续续围上来不少人。

那靓丽清纯的少女也围了进来,看得不亦乐乎。临结束,还极为慷慨得赏了耍猴的十两银子。

耍猴人自然千恩万谢,连连声称回去后要在佛前祈祷,保佑少女将来风华绝代,一定会嫁个如意郎君,夫妻百年好合,多子多孙,人生喜事全包了,之后便将银两揣进了腰包。

望着耍猴人鼓鼓的钱袋,杨胖子不禁摇头,自古出门在外,没什么大本事的人最好不要露财,别看现在国家没了战事,南北统一,可是一些深山大泽中仍有不少江湖悍匪啸聚,大江大河之上仍有水匪为患。剑门驿站连接关中与西南之地,本来就是龙蛇混杂之地,一不小心,遇上窃贼或者别有用心之人,往往会鸡飞蛋打,财去人空。

晚上。

杨胖子睡在客栈一层,是个大床铺,众人白天都走累了,倒下便睡,什么情况都有,鼾声雷雷。磨牙的、说梦话的,很闹心。许久睡不着,便想着出去走走,本来从小一个人夜里在外面呆习惯了,现在过上集体生活,反而有点不适应。

推开门走出去,今夜夜色昏沉,月亮悬挂山岭间随着腾腾升起的雾气忽隐忽现,行不至两里,除了远处山涧中隐约传来的风声,四周一片寂静。

突然间,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杨胖子感到背脊有点发凉,许久未曾有过的通灵之感涌上脑壳,冷不禁凝神望去,四周空荡荡的,难免心生疑窦。

又走数步,发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牵扯着自己的裤腿,心中便知定有蹊跷,转身低头一看,隐约见一个不高的人影子嗖地一声冲进草丛中,瞬间隐没,令人奇怪的是竟然没听见草丛晃动的声音。

杨胖子立马快步跟进草丛中,入夜后,天意外地下了点小雨,或许是雨水沾湿露草,消弭了声响。

远处似乎仍有人影晃动,似在等着杨胖子,一股强烈的探寻欲望支撑着他,想一路走去看看前方究竟有什么?

湿漉漉的草丛中,有些草叶上竟然残存着淡淡的血迹,混合着泥土的味道,散发着一股腥气进入鼻子中,格外难闻。

越过一小片草丛,一座巨大的池塘显现,暮色下,它比白天见到的更广,也更加幽深。

黑影在池塘边不见了!

杨胖子凝神警觉起来,细查之下,池塘边一块大石头上发现已经死去的一只大马猴。**死的很惨,脑部破碎,脑浆、血迹在石头上清晰可见,应是被石头之类硬物所伤,身体开始僵硬,死亡时间应是刚刚入夜不久。

杨胖子总觉得刚才那道黑影应该就是一只**,否则人哪有这么点点高,或者如此之快的速度。可这**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刚刚又来牵扯自己的裤腿?

另外这**一只腿上还扎着红绳,看样子,应该是傍晚时分场地中上蹿下跳的那只大马猴。

**死了,耍猴人呢?

耍猴人靠耍猴吃饭,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还干个屁啊!

不祥预感笼罩在杨胖子心头,眼前除了幽深泛着黑绿的池塘,其他的便难觅踪迹。强烈的直觉告诉杨胖子,池塘里或许有秘密。

凝神片刻,杨胖子深吸一口气,也不顾得刺鼻的味道,慢慢贴近池塘,半匐身体,屏住呼吸睁开眼睛,将一张脸渐渐贴近没入水中。

那一刻说来也怪,月亮从云层中闪现,清光洒下,格外在意这座池塘,隐见池塘底部有具尸体,怒目圆睁,犹如活人,一支手臂竟然缓缓拾起,仿佛向自己招手。

“扑!”

杨胖子甩甩脸上的黑水,看清了,那具尸体应该是下午见到的耍猴人,人和**都死了,不出意外的话被人杀了。

返回驿站时,天开始蒙蒙亮。

杨胖子来到驿丞住处,叫醒了驿站那位年轻的驿丞。

得知驿站突发命案,驿丞自然不敢懈怠,一面急忙命人去县衙报案,一面开始召集人手打捞尸体。

**************

驿站凌晨时发现一具尸体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池塘边就围满了人,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剑门驿站所在的广元县三班衙役很快就赶来,在驿站官员指引下,首先找到的自然是命案发现者杨胖子。

“本官乃广元县丞杜如晦,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如何发现这具尸体,老实说来?”

“这个?”

看着杜如晦不太友善的神色,杨胖子一时间真不知怎么回答。

这年头,青衣衙门的人反倒成了被呵斥询问的人?该不会是这个年纪轻轻的县丞认为自己贼喊捉贼杀了人,故意报案的吧?

“某姓杨名肥,家住大兴城。杜县丞,我昨夜睡不着,就起来走走,不曾想在池塘边先发现了马猴的尸体,后来想到昨天傍晚还见过着耍猴之人,便感到惊诧,有种不详的预感,于是又在池塘边搜寻了一番,谁料还真地发现耍猴人的尸体,趁着天微亮,便将此事告诉了驿站官员!”

“哦?”杜如晦一脸鄙夷,看着杨胖子贼眉鼠眼猥琐的样子,总觉得杨胖子有所隐瞒,或者更是先入为主,对杨胖子有了怀疑。

“半夜睡不着,即便想出来走走,也应该在这场院之中,你怎么走到这一多里之外的池塘边?这四周并无路径,你怎么走到这里?”

杨胖子嘿嘿一笑,“杜县丞,路本就是人走出来的,我半夜出来走走就是这个习惯!”

杜如晦眉头紧锁,对杨胖子误解更深,哈哈大笑,“真会狡辩,我看人八成是你杀的?”

杨胖子微微一耸肩,两手一摊,“杜县丞,我可是报案人,怎么将杀人的罪名强加我身上。”

本在一旁的阴弘智听见,怒从心头起,骂道,“你,你一个小小的县丞,竟然敢······”

杨胖子一把抓住阴弘智,止住他的话,“好了,阴兄弟,就让杜县丞说下去,我如何成了杀人犯了!”

杜如晦厉声说道,“我刚才询问了驿站中人,有人肯定昨日傍晚,耍猴之人在驿站场院中卖艺,当时还有人十分好心赏了十两纹银。更有人说,耍猴人自称本是广元县人,因为年轻时家穷,出门卖艺,后积攒些钱财,年纪大了,便准备带着猴儿回乡养老。本官认为定是你无意中发现耍猴人身上带有不少银两,见财起意,有了贪心,等着夜深人静之时将耍猴之人从驿站中骗出,带到此地杀之,夺取钱财。刚刚处理好尸体后,忽然发现天已微亮,驿站中有人已经早起,你认为此时回去,可能被人察觉,反而坏事,于是将计就计,自编自导这一出报案的戏,混淆视听,转移众人的视线!”

杨胖子淡淡地回道,“很精彩,不过漏洞百出!首先即便是我杀人,我和这耍猴人非亲非故,该如何将人骗到此处?其次,我既然决定杀人,必然事先安排好线路,怎么可能回来时轻易让人发现?最后一点也是最可笑的,假如真是我杀人,我大可装做一概不知,甚至可以一走了之,此地偏僻,沉尸池塘中,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会被人发现,我何苦贼喊捉贼,让你们将嫌疑引到我的身上呢?杜县丞,不知你作为解释?”

“这?”

杜如晦给难住了,他原本以为斗升小民见到官府中人,必然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自己一番呵斥,对方必然原形毕露,露出狐狸尾巴,到时还不跪地求饶。未曾想此人心急沉稳,一字一字辩驳,句句切中要害,令自己一时间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远处,那位身着锦衣的中年人笑问身边的大汉,“神符,你觉着会是他杀人吗?”

“不会!此人看上去平庸,但我觉得并非如此。昨日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换做一般人必然大吃一惊,可他却表现十分从容淡定。当时我仔细观察了他一下,目光清澈,呼吸极其均匀,手指修长有力,应该具有内力的人,而且他的手指与其身材极不相称,应该是少年时练武注重指力,过多食用药材导致肥胖,这使我有一种迫切与其切磋武艺之感,像这样的人怎么会为了几十两银子杀人。除非······”

“除非什么?”

那个叫神符的大汉回道,“除非昨夜他在此地做了一件极为隐秘或者十分重要的事情,恰好被耍猴之人发现,无奈之下只能杀人灭口,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为何?”

中年人笑问,“神符,既然是极为隐秘的事情,那又怎么让耍猴人发现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越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往往越会被人忽视,他们也才有可能成为一件重要事情的目击者。”

中年人微微点头,“神符,看来你不光武艺好,连心思都极为缜密,将来李氏族人中,你独当一面的日子不远了!”

“文静,此事你怎么看?”

中年人又转身询问起身边一位风度翩翩的一位青年人。

“是不是凶手,得要证据说话,胡乱猜测没用!只要仵作验尸有了结果,得到大致死亡时间,那个叫杨肥的人有不在场的证据,身上嫌疑自然就洗脱掉了。我反而觉得那个县丞太过年轻不够沉稳,即便怀疑对方杀人,也该慢慢暗中调查,岂能贸然言语呵斥,岂不打草惊蛇。”

“是啊,看来还需历练!”

锦衣中年人回道,“文静,杜县丞我还是知晓的,今年只有十七岁,但博闻强记,通晓历史,他的父亲曾经是昌州长史,他现在任广元县丞,也是我李家向朝廷举荐。”

“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说完,便带着一帮人走上前去。

2

第025章 耍猴的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