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指尖苍穹>第032章 一场人生理想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2章 一场人生理想课

小说:指尖苍穹 作者:乌丸校尉 更新时间:2019/4/30 13:55:27

将纯洁宁大小姐安然无恙回去后,杨胖子像苍蝇遇上臭鸡蛋土狗看见了老鼠,职业本能又在蠢蠢欲动,想着从衙门随从队伍中安排几个人准备来挖土,于是选了几个人,一开始大家还跃跃欲试,抢着拍杨胖子的马屁,纷纷心里暗想,跟着杨胖子去了成都,能从蜀王杨秀那里分到些好处,现在不能把平时抠门铁公鸡杨胖子给得罪死了,可一听杨胖子细说,下面可能有腐烂的尸体,又觉得实在晦气,好处一点没见到,都不太愿意干,支支吾吾,你推我让,真可谓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兔子不撒鹰。

杨胖子气不过,骂道,“苍天大地,你开开眼,这年头究竟什么风气,怎么所有人都他妈的见好处就上,见困难就让,我和大家来到蜀中相处已久,又在一个衙门里出入,难道凭咱们之间的感情,办点此等小事都这么难吗?”

“杨头领,小人昨夜得了风寒,一夜都没睡好,哎呦,今个浑身酸痛,简直痛不欲生啦!”

“杨头领,大家晚饭还没吃,我去大家准备吃的去!”

“哎呦,小的今早吃了个馍,随便在山里小沟里喝了几口水,哎呦,小人又要去拉肚子了,大冬天喝凉水真他妈的不是滋味,这一趟来益州,可真是遭了罪啰!”

“······”

此刻,杨胖子诧异、无奈、甚至悲催,但他有悟性,也懂得反思己身,他猛然发现身处青衣衙门,表面上是袁铁衣的义子,但和孤家寡人差不多,没有官职,只是顶了个义子的头衔,还不是亲儿子,半道上捡来的,至于乱世孤儿那么多,义父半道上为何捡到了他,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以前也问了一次,可义父怪自己多事瞎问,根本没说原因。

这些年,自己和义父全是单线联系,除了受义父交待,单独办案子外,基本上根本不和别人接触,没有像别人一样,为了当官营生,适当经营一下人脉,和上下级,左右之间拉一拉关系。

在青衣衙门,除了孙狼,很多人也只是知道袁铁衣有这么一个义子,听人讲为人还有点尖酸刻薄,喜好独来独往,杨胖子以前就从孙狼口中听过这样的话,可他根本不在意,从不放在心上。

因为杨胖子从小流浪大江南北多年,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他看得见,知道天下穷人太多了,可每次半死不活的时候,都是最贫穷最卑贱的人救活了他,所以他心里发誓,富人、官员、官差们他不用去感激的,他要做的,是帮助那些最卑贱、最让权贵们瞧不起的穷人。

不过眼下,杨胖子算是明白了,眼前这帮跟随自己去成都的人其实压根和自己没隶属关系,他们大部分皆衙门里效力多年的老人,归青衣衙门副管事袁天铭管着,之所以来到益州,也是不敢违反义父之令,衙门里的人都得听袁主事的,这是规矩,也是制度,更是一种深入人心不可点破的道理。

相反,自己无职又无权,既无法通过手中权力呵斥、问责、命令他们,也无法给他们实实在在的利益。

哎,人啦,怎么这么现实,难怪自古有人感慨,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话还真不假。失去权力,你就什么都不是,即使最普通的衙门差役都懒得搭理你!

杨胖子心中无限感触,看来以后可得慢慢改变一生信条,做人准则,处事方法,以及那些看似乖张孤僻令人无法捉摸的个性了,否则这么下去,恐怕今后寸步难行了。想到这一层,杨胖子也不好对那些人再过多苛责。

“麦柯,义父交待过,出门你得听我的!”杨胖子又想到麦柯,出门前,麦柯当着义父袁主事的面,说要以自己马首是瞻。

麦柯一脸苦笑,“杨头领,自从听了你那半年看着一条咸鱼吃馍馍的故事后,我惆怅万千,震惊了好几天。袁主事是说让我出门听您的,可是没一点好处,我怎么带着一帮人为您分忧嘞。我若为您无私奉献,分文不取,流泪流汗,忙里忙外,披肝沥胆,那可是把衙门里一大帮老人得罪到姥姥家了,他们会以为我故意出风头,且脑子有病讨好你,等到我锻炼结束回去的时候,说不定他们会偷偷给我一个差评嘞,那我可怎么向我的族长麦铁杖将军交待。杨头领,您想想,倘若您处在我的位置上,我该怎么做?况且您不知道,我临来青衣衙门锻炼的时候,我的族长麦铁杖将军就语重心长告诉我,他年轻的时候就是太过耿直,行事孤僻,不懂得拉关系,以利益结识别人,最后得罪了朝廷一大票人,搞得现在临到晚年,要不是祖宗显灵,祖坟上发热冒青烟,遇上杨素大人赏识,还不知在哪个穷山沟沟里混日子嘞!”

杨胖子连连摇头,他聪明的很,否则怎么会办理那么多疑难案子,可唯独就是缺少长时间在官面上混,不太会来事,解决事情,或者说情商差了点,分析事情可以,干专业的事情也行,就是人际关系处的可不咋地,不懂怎样驱使别人,借助别人的力量来为自己办事。

不过,杨胖子也听出麦柯是在点拨自己,想到人家不会白白为你干事,他们说到底又不归你管,你能提拔他们吗?给好处吗?什么都得不到,凭什么为你干事,更别说为你起坟挖尸了,这可是一件缺德事情,将已经埋好的人又挖出来,弄不好触动亡灵,被枉死的恶鬼缠上,怕是全家都不得安宁,而且万一被死者后代知晓,告上官府,也是罪责难逃。

杨胖子心下一动,将麦柯招呼到身边,将刚才遇见黄鼠狼那件奇怪的事情说了一遍。

麦柯也惊讶,“靠,这年头,连小畜生都和人一样精明了!莫不是天下有变,什么古灵精怪都出来赶场子,露露脸了。”

杨胖子低声道,“麦柯,这样,不来虚的。你找几个关系铁的人咱们偷偷挖,万一真有财宝,你们几个私下分了,怎么样?我刚才细想一下,若土下真有尸体,且人是被杀,就更好办了。首先家属得感谢咱们发现此事,不能让死者不明不白死去,其次就算家属问起银子财宝的事,咱们可以一口否定被杀人者抢去,就算杀人者被抓,咱们不说,抵死不认,杀人者这个杀人劫财的罪那个铁定跑不掉的,有什么好顾虑?”

麦柯听完,嘿嘿直笑,“成,反正袁主事说了,出门听您的,有什么事情,我说就是按照您的意思办的!我马上去找人,趁着黄昏还有点亮的时候,咱们就干!咱们是什么人,青衣衙门,就不能放过一点蛛丝马迹,要发现案源,为那些枉死的人平冤昭雪,好让宫中二圣仁义的光辉照亮大隋每一寸疆土。”

麦柯说得唾沫星子飞溅,杨胖子顿时有了将他当做苍蝇一巴掌拍死的心,“快去吧,黄昏时分,我在树林中等着你们,记住了,找几个可靠人来。”

麦柯嘿嘿直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世上事情,能用钱能解决的估计都不是事,你可说好了,挖到钱,必须给分了。”

***********

黄昏时分,麦柯才磨磨蹭蹭带来三个人,一看皆饱**装,精心准备,也不知从哪弄来了铁锹、铲子、鹤嘴锄、运土车,还有人说大家畏惧鬼神,带来香烛、糯米、墨线、鸡血、狗血等物,其中一人为了逮一只狗还被狗咬了一口,一路骂骂咧咧,说出门晦气,这一趟莫不是要出事。

杨胖子一瞧简直按照盗墓的来呀,心里咒骂,咱们目的是挖坟查案子,不是来发丘摸金,干起倒斗,这么看,衙门里有人偷偷倒斗可能确有其事,但杨胖子也只是心里念叨下,嘴上懒得在啰嗦,“抓紧干吧,再不干,天就要黑了。”

众人很快动起手来,事情果然不出杨胖子所料,挖了数尺深,数丈见方后,下面确有一具腐烂的尸体,旋即一股恶臭翻了上来,冲进鼻子里,众人慌忙捂着口鼻,脸色发白,纷纷跑到远处,几乎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杨胖子也给臭的不轻,好在事先有准备,取出两三片香叶放在鼻中,顺手用湿巾轻轻捂住口鼻,又寻来一根扎实点的棍子,稍稍拨弄着尸体,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死者穿着比较普通,衣服尚未完全烂掉,既非官宦之家,也不像极为贫寒之人,只是面目全非,不知被认为毁掉,还是被土里一些爱打洞的动物刨得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相貌。

从身材看,个头中等,人比较偏瘦,身前双手竟然还捂着一个小包裹,用棍子小心翼翼地拨开,赫然见里面尚有几个银锭子。

死者脚上没有穿一般人出门穿的布鞋,却是出远门长靴,看情形应该是死者准备带着钱财出远门,最后死在了这里,不过一点比较奇怪,杨肥发现死者的腿可能一个长点一个短点,或许是崴了腿,或许是天生的跛子,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就不清楚了,不过这是个明显的排查线索。

此外,死者究竟怎么死的?意外死亡还是他杀?

人都腐烂了,不好查,也看不出,杨胖子不是仵作,也没系统地学习一套验尸方法,暂时无法判断。

目前只能先报官,将此事交给江油县衙办理,即便是一起凶杀案件,按照属地管辖的原则,也应当江油县衙查案。

杨胖子赶紧将好几锭银子分给众人,留下人看管尸体,命人再前往江油县报官,众人纷纷点头,暗道抠门的杨胖子似乎开窍了,尤其是分钱,最起码忙活一下没有白吃苦。

麦柯也连连点头,死胖子总算把钱分了,要不然,他都没法子交待,看来死胖子还有点悟性,时间久了,苦头挫折吃够了,应该会有所领悟,改变自己。

这年头,你改变不了世道,只能改变自己,否则只能一路前行,一路碰壁!当然这话不是麦柯想到了,还是他的族长麦铁杖将军语重心长的感慨,告诫他们年轻人的。

纯洁宁大小姐当夜就知道了此事,又将此事在李神符等人面前添油加醋说了一通,那一言一行,简直对死胖子神秘莫测的本事佩服得不得了。

听着纯洁宁大小姐离奇描述,李神符感到有点意外,暗自揣摩杨胖子难道属鬼的?不管到哪里,埋在土里死人都给翻了出来?难道鬼神之事真不是一种荒诞不经的想象?

李渊听说此事,则表现极为平常,天下能人异士极多,像杨胖子善于发现蛛丝马迹的人多如牛毛,到现在,杨胖子还没真正做出一件令人惊叹折服的事情来,能入他的法眼,纯洁宁说完,他只是一笑了之罢了。

2

第032章 一场人生理想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