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临绝境>23.我的母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3.我的母亲

小说:兵临绝境 作者:暮枫 更新时间:2019/4/8 21:39:38

  在飞机上她就很少说话,下飞机后更是一言不发,也不离开,难道她在等什么人?

  她在等什么与我无关。正要起身离开。数十辆军车浩浩荡荡的把我们包围起来。从车上下来一群身着E军迷彩服全副武装的大兵。

  “一级戒备!”

  “什么情况?”蓝蝎举枪靠在我旁边。

  我哪知道什么情况。难道那只老狐狸已经发现我们了?来的是一群E国人,看这架势绝对不是小角色,不过从行为动作上更像……雇佣兵。

  “把枪放下吧,就你们现在的状态还想跟他们打不成。”这个和我们一起下来的东O女士兵压下我举起来的枪。,那眼神然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女的是当初Maybe安排留在M国驻地的小九,而男的是……,是乔纳森!他怎么会在这?

  小九一路小跑过来直接钻到Maybe的怀里。

  “我一直在卫星上看着你们,看你们被包围了,要不是切昆去的及时,要不然我真的以为你们回不来了。”说着两只眼睛泪汪汪的。

  Maybe没多说什么,一只手抚摸着小九的头,安抚小九的情绪,嘴上说着没事没事。

  后面的乔纳森缓缓走过来,我,牧羊犬,独狼,日炎,蓝蝎习惯性的敬军礼,齐声喝到:“牧羊犬/独狼/日炎/蓝蝎/疯子报到。”

  再一次见到乔纳森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喜悦,兴奋,忧愁各自参半吧。

  乔纳森回军礼。礼毕。看着我们:“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我的孩子们。”

  乔纳森苦笑:“看来是我这个队长不称职了,看你们这伤的。好了,上车吧。他们是我雇佣的哥克雇佣军。”

  “你雇佣的?”

  真是有意思,雇佣兵队长雇佣其他雇佣兵团。

  乔纳森说完,迈步走向站在我们身后的那个女士兵:“艾薇儿,好久不见。”

  那个叫艾薇儿的女兵没有说话,就端着自己手里的SG1狙击枪在那站着,睁眼也不看乔纳森一眼。

  乔纳森面对女兵的态度也不生气继续说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其实我是想……”

  没等乔纳森把话说完,那个女人举起手里的PSG—1一枪托直接砸在乔纳森的胸口,紧接着一个肘击打在乔纳森的脸上,把乔纳森直接撂倒在地。

  这个叫艾薇儿的女人手指着乔纳森的鼻子:“生气?我想杀了你,你明明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这么做,可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做了。你明明答应过的,为什么现在又反悔了,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月影狼的,你说呀!”

  那种气势让人感觉如果没人阻止,这艾薇儿下一秒真的要撕碎了乔纳森。

  乔纳森也任由艾薇儿又打又骂,不说话也不还手。我从来没见乔纳森像今天一样忍气吞声。我记忆里乔纳森就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有时虽然很好说话,但是从不容忍任何人对他不敬,无论是谁。

  乔纳森再怎么说也是个经验十足的雇佣兵,先不说什么人能近战打到他,就他那跟头熊差不多的体格就没几个人能一击打到他的。

  所以在雇佣兵的世界里才有“底火”的绰号。即一触即发,取人首级。

  乔纳森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硬生生的撂倒在地,我去!厉害!这个女人到底什么身份,竟然理都不理乔纳森。

  看到乔纳森被打,牧羊犬几个人也顾不得刚才救我们的还有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打了自家乔纳森那还得了?一群人一哄而上。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凶悍程度远超我的想象,三加五除二把几个大汉撂倒在地。即便几个人多多少少受了伤,让一个女人撂倒,太丢脸了。

  牧羊犬吃了一枪托,蓝蝎独狼一人让人踹了一脚,日炎被揍了一拳。我上去攻击艾薇儿的时候,她看见眼前的人是我,反击动作似乎是故意放慢了一拍。让我一拳揍在她的左面颊上,我也乘机拔出我的捕鲸叉架在她的脖子上。

  乔纳森从后面拉住我拿捕鲸叉的手:“查尔斯,住手,她是你母亲!”

  什么?我母亲?

  这天发生了很多事,先是在战场上让人救了死里逃生,紧接着和许久不见的乔纳森叔叔相见。到现在见到了没有一点印象的母亲。

  这天晚上我和许久不见的乔纳森,这个突然出现叫做艾薇儿的女人,也就是我的母亲。消失不见了20多年的母亲。

  一晚上我们3个人什么都没说。乔纳森握着他送给我的士兵牌。我母亲一直拿着手里的SG1和MK23不停地抚摸。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俩。

  乔纳森是我从小到大唯一一个去孤儿院看望我的人,后来把我带到F国外籍军团参军,再到后来强迫我参加狼穴的选拔。又到现在,我从来没问过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相信他,虽然他不是我的父亲,但是在我心里却和我的父亲没什么区别。甚至我无数次多么期望他就是我的父亲。

  而这个母亲,与其说是陌生,不如说是害怕。十几年的孤儿院生活让我对母亲几乎没有任何概念。如果我有母亲,为什么十几年不来找我,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孤儿院做一个有亲人的孤儿。

  现在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是我的母亲,让我如何接受?即便得到乔纳森的确定。我害怕,害怕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大兵进入我们三个人所在的行军帐篷:“上校,发现赤尾狐的坐标了。”

  “继续说,还有什么信息?”

  “对不起,目前只是跟踪到赤尾狐的无线电信号的坐标,其他情况到目前我们还是一无所知。”

  听到赤尾狐的消息,不只是我和乔纳森。艾薇儿反应更加激烈。拿起枪背上背包就要冲出去。

  乔纳森一把拉住艾薇儿:“艾薇儿,冷静。我们只是找到了坐标,什么情况我们一无所知,不要冲动。”

  “你说什么?冲动?”艾薇儿一把甩开乔纳森的手:“我找他找了20年,为了报仇,我把我儿子交给你,我不想让他走上我和他父亲一样的路,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对不起当年阵亡的所有人,对不起查尔斯,更对不起月影狼。”

  说着两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现在不跟你计较这些,我要去找那只老狐狸报仇,来不来随你,戴维乔纳森上校。”说完艾薇儿冲出帐篷。丢下乔纳森一个人愣在原地。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乔纳森叫住我:“你干嘛?”

  我:“拿武器,我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去。”

  “不要傻了,你觉得凭你现在的状态能上战场吗?”

  我没有搭理乔纳森,径直走出了营房。

  实际上他说的对,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继续军事作战。先是腰上的伤,后来又中弹到现在伤口还火辣辣的疼。我想休息,现实却不给我休息的时间。

  当我走到我们休息的屋子的时候,牧羊犬独狼蓝蝎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秃鹫也已经在飞机上待命了。看到我进来,指指我床位上已经打包好的装备。

  “我们知道你肯定会去的,所以我们不打算拦着你,要去就一起去。”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众人相视一笑,看来这帮家伙脑门真的被门挤了。

  我能怎么说呢,我还能说什么。也许这就是我在以前的部队体验不到专属于雇佣兵的队友情吧。

  我们根据情报到达赤尾狐藏身地点的5公里外,这次哥克雇佣军,艾薇儿和乔纳森跟我们一起轻装上阵。

  秃鹫:“兄弟们,准备伞降。”

  支奴干后舱门打开。

  最后一次检查装备,戴上护目镜。这不是我第一次伞降,却比第一次伞降更加紧张和兴奋。

  两分钟以后,等待已久的信号灯终于从红色变成了绿色。哥克雇佣兵团,艾薇儿,乔纳森带领的狼穴依次跳伞。

  一个小时以后,到达赤尾狐的所在地。哥克雇佣兵团的尖兵待会情报。确定赤尾狐就躲在这里。蓝蝎、独狼、我还有哥克的两个人准备找合适的狙击点。

  本来我和蓝蝎是一组的,独狼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搞定。不过我想到艾薇儿拿的也是狙击枪。我决定和我这位母亲一起行动。蓝蝎和独狼也表示理解。点点头,跟上了艾薇儿。

  等我找到艾薇儿的时候她已经子狙击阵地准备好了。甚至连观察手的位置也准备出来了。难道她还有队友?或者说,她知道我会跟过来?

  艾薇儿拿着望远镜趴到观察手的位置,调整好姿势开始观测赤尾狐的驻扎地。把狙击手的位置给我腾了出来。

  “别傻愣着了,你还想让那老狐狸跑了不成?”

  没有迟疑,我趴在狙击阵地上,头盔摘下来放在一旁,把狙击枪架好。拿出自己的装备,开始我自己的侦查。艾薇儿看看我已经架在一旁的M2010,突然问我:“你喜欢这把枪?”

  我本来就害怕和艾薇儿对话,一名合格的狙击手第一个就是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习惯性的就很冷冰冰的回答:“不算喜欢,就是顺手,质量轻,精准度高,声音小。”

  “一点都不像你父亲。”艾薇儿看来我一眼,眼神中虽然有一丝嫌弃的味道。但是我从余光中很清楚的看到她在笑。

  

0

23.我的母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