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天地苍茫论英雄>第十五章 小夜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小夜曲

小说:天地苍茫论英雄 作者:周七律 更新时间:2019/3/23 0:19:00

一阵沉默之后,老墨者忽然一拍大腿,道:“哎呀,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无情的生日!为师的家底都让你掏空了,没啥好送的,就提前给你念一段往生经,为你超度吧!”

真墨者四大皆空,是不过生日的,但是假墨者会过,不过让老墨者为小墨者准备礼物,实在是难为老墨者,以至于老墨者送出了这么不论不论的礼物。

小墨者却笑嘻嘻的接受了,恭敬道:“老墨者有心了。”

小书生僵住了,伸出去拍小墨者的手并没有小墨者的离开而收回,就像一棵光秃秃的树伸出的树干,一如她的主人那般尴尬——天呐,今天竟然也是小墨者的生日!我还抢了属于他的长寿面!

小墨者回头笑道:“真是巧了,今天也是我的结拜兄弟小书生的生日,老墨者,你就多念一份吧!”

老墨者微笑,道:“不妨事的,我是得道高僧,一份能当两份用。”

好吧,老墨者牛哔。

老道士道:“前些年,我行走于小鸡炖蘑菇的时候,意外得一九十九须人参!”

众人皆惊,纵然不通药理,也知道人参越大价值越高,老道士找到的那株人参,竟然多大九十九须,那人参的个头,就算往大了想,恐怕还是超乎想象的。但老道士突然说这个干吗?

老道士并没有太吊人胃口,接着道:“那人参单独服用,绝对是暴殄天物。为此,我先后采集过桥米线十八朵花的天门冬、麻婆豆腐大雪压过的黄柏,煲仔饭赤如鲜血的砂仁、哈尼木巳年巳月巳时的蜜甘,再加上这糊涂山上磨盘大的熟地,昨夜一夜未眠,方才炼制成这‘三才封髓丹’。就算垂暮之人人吃了,也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平添三年阳寿,更不要说年轻人了!

我本来是打算全留给我的小徒弟的,偏偏出炉之日,适逢你俩生日,合该你们得此机缘!”

老道士把手摊开,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药匣,药香四溢。小道士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咕嘟声清晰可闻。

小书生则就淡定多了,让老书生颇为满意,心想:我家的教养还是不错的。

小书生道:“老道士,你真的去过那么多的地方?我听说过桥米线山高险阻,麻婆豆腐山道攀登难于上青天,煲仔饭热得地上冒火,小鸡炖蘑菇又滴水成冰,也就糊涂山矮不愣等……”

老道士笑而不语,他不屑于回答这种白痴问题;老墨者老僧入定,仿佛被看轻的不是他家的山似的;老书生头上则有些黑线,说好的家教呢?

老道士正笑得开心的时候,冷不防手里的药匣被小墨者取走。

老道士心里一惊,竟然让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这么轻易的从他手里拿走东西,大意了!惊讶归惊讶,老道士笑意不减,道:“怎么,等不及想要尝一尝仙丹的滋味了?”

小墨者随意的将珍贵的药匣打开,里面的仙丹不多不少正好三枚。丹药不大,通体黝黑,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折射出五彩斑斓的霓虹。药香扑鼻而来郁,小道士的下颌骨动来动去,小书生的注意力也到了丹药上。

小墨者却皱紧了眉头,道:“这玩意,不会吃死人吧?”

道士炼的金丹,有不少都是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就算当时吃不死人,也没的好处。

老道士大怒,伸手就要来夺丹药,道:“不吃还我!”

老墨者和老书生急忙拉住老道士,道:“你送出的东西,还好意思要回来?也太小气了!我就从来没想过别人给我念往生经!”

老道士气咻咻的哼了一声,道:“这是你们徒弟过生日,可不是我徒弟,哎,老书生,你学生过生日,你什么都没表示啊!”

老道士看似无心的说完之后,老墨者也不挣扎了,全部看着老书生,显然,老书生被算计了。

老书生的脸色有些发青,严肃道:“世上哪有当老师的给学生过生日的道理!”

小书生似乎早就预料到老书生会这么说,并没有太多的失落,但老书生把话直白的说出来,她还是闷闷不乐。

老道士呵呵一笑,道:“老师自然不必为学生过生日,但是当父亲的,就不关心子女?”

老书生竟然是小书生的父亲!明明是父女俩,平常却以师生相称,小墨者表示大开眼界。

老道士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仿佛把一切都看透了,道:“昨晚我熬夜炼丹,发现你房间的灯,到半夜才熄,总不会是洁癖作祟,为了打扫房间吧?”

老书生继续死鸭子嘴硬,道:“不错!”

老道士怪笑道:“那你藏怀里的书可以送给我吗?”

“你!”老书生有种心事被看透的羞愧感,有些愤恨的从怀里把一本册子拿出来,正想丢给老道士,忽的一笑,转而递给小书生,道:“嘿,想激我?我偏不上当!”

说完之后,老书生得意的神色一闪而逝,似乎对最后的反转颇为得意。

老道士呵呵直笑,指着老书生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老实人都不好骗了!”

小书生恭敬的对老道士作了个揖,道:“前辈,还请不要再难为我老师……我父亲了。”

老师叫习惯了,小书生都有些不太习惯“父亲”这个称呼了。老书生也不笑了,有一刹那的恍惚。

小墨者凑到小书生身边,想偷瞧一眼老书生给小书生写了什么,但是小书生机警的把书藏到了袖子里。

小墨者愕然道:“有福同享?”

小书生的呼吸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回头再给你看。”

小墨者笑而不语,其实他刚才只是想逗一下小书生,对于一个父亲写给女儿的书,就算不看也能猜到大致的内容,没啥好看的。

老道士动作颇为夸张并伴随一声怪叫的伸了一个懒腰,道:“吃饱喝足,老道我也该去补觉了。”

随后,老书生也回到了属于他的客房,不知道捣鼓什么去了,几乎没有声音传出来。

老墨者则去了没有佛像的小机关城里,一下没一下的玩着积木,仿佛他是一个真正的墨者。

小道士仿佛受到老道士传染似的,也打了一个哈欠,不过与老道士相比,他的动作就显得轻巧多了,只哈了一口气还急忙用手捂住,生怕被别人发现似的,看到小墨者和小书生都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才无声的笑了。如果有人注意到,一定会以为这儿有一只成功偷到鱼儿的小猫咪。

小道士收敛起笑意,故意咳了一下,道:“今天上午在山上挺累的,我去休息一下。”

小墨者欲言又止,想要告诉小道士温泉的位置,却被身旁的小书生拉了一下,小墨者就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小书生的身份已经看破,让她跟自己分享温泉算是艳遇,而且是小墨者打定主意要泡的妞,但小道士看起来像个正儿八经的男人,再让他去小书生用过的温泉,总觉得心里挺膈应的。罢了罢了,温泉的水经过十二个时辰就会被自动替换成新的,以后再告诉小道士,今天就委屈一下小道士,让他用木桶沐浴吧!

小墨者和小书生对视一眼,似乎看到对方眼中有着同样的想法,于是各怀鬼胎的笑了——就算是结拜兄弟,有些事也不好挑明了说。

小墨者觉得既然你喜欢玩扮演游戏,那我就陪着你演,但不能让别人参与进来。

小书生则天真的认为自己的装扮天衣无缝,小墨者那个傻子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他的兄弟,哈哈,你见过女兄弟吗?但这不能怪我瞒着你,是你自己没问!你要是问我,我肯定会告诉你呀!

小墨者指着小道士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却又恰好能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听到,道:“你看小道士,是不是特别的‘娘’,穿个衣服都要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也不怕捂出痱子,一点都不像我们男子汉豪迈!”

小书生点头道:“嗯,不像我们男子汉!”

快要走到自己房间的小道士脚步一顿,有些无奈的回过头,道:“大哥,现在已经是十月天了,还是在山上,再长袖飘飘衣带当风,很容易生病的,我们行走江湖的人,需要格外的爱惜自己的身体!”

说完之后,小道士就不再搭理二人,进去房间就把门锁死。

小墨者挠挠头,道:“是这样的?我以为你们习武之人,都是不怕冷的!”

小书生哼了一声,道:“不错,我一点都不冷!”

农历十月初三,霜降已过,再有三天便是立冬。山上风大,再加上小机关城的位置是在山北,一天之中难得见到阳光,气温更低。小书生穿着宽大的僧袍,颇有一番飘飘乎遗世独立的气质。

小墨者哈哈一笑,道:“这可是我的兄弟啊,我怎么能让她冻着?我床上可暖和了,要不……”

小墨者内心:这可是我未来媳妇啊,我怎么能让她冻着!

0

第十五章 小夜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