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那年我们在军营>第二十一章(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一)

小说:那年我们在军营 作者:奇夸克 更新时间:2019/4/12 13:30:23

  岳西北从济南回到部队。

  师医院挖药队已经完成挖药任务,回师部医院了。

  B团的军事集训队本期训练已经结束,集训队战士们分别回到各自的连队。

  在集训队成立之初,团长张文友承诺,集训结束后,团部留下十来个军事技术最好的士兵,组建一个军事技术示范班。在龙大江的催促下,这个口头协议也落到了实处。

  军事技术示范班成立了,刘小蒙是唯一留在示范班的新兵。

  接下来,B团用几个月的时间,对全团各连班排长轮训了一遍。各班排长轮训回去后又带动整个部队的军事训练,全团军事技术水平普遍有了较大的提高。

  龙大江给岳西北出了个主意,让作训股出面向团里建议,趁着各营连互不服气暗自较劲,组织一次全团范围的班规模实兵射击对抗比赛。

  这是个激发各营连练兵热潮的好主意。岳西北由衷地为自己的大哥赞叹,按照干部转业正常走的时间,龙大江在部队干不了多久了,他还在为部队操着心。

  团里批准了作训股的工作意见,入冬之前,进行一场班规模实兵射击对抗比赛。

  对抗赛的条件是,对抗双方各出一个班,十一个人;所用武器是两支五六式自动步枪、七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一挺五六式班用机枪;代表每个班的靶子是八个胸环靶、一个机枪靶和一个人头靶;射击距离200米,无依托。八个胸环靶分别代表一个建制班里的班长、副班长和六名士兵,机枪靶代表两名配属的机枪兵,人头靶代表班里的特等射手。

  对抗演练的预想是,假定两个敌对的班突然遭遇,看谁能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小的代价消灭对方。对抗赛时,每名参赛士兵的身后都有一名裁判跟着,只要代表选手的靶子被打掉了,裁判就会把选手的枪压在地上,宣布该士兵已阵亡,停止其射击。

  为了体现相对的公平,团里给各营一定的准备时间,允许从全营范围抽选参赛人员,组成能代表全营最高水平的比赛阵容,不拘干部战士。

  除了三个步兵营外,团直属队也组织了一个班参加对抗赛。

  各营组成参赛队伍后开始突击训练。很快发现,对抗中最难打掉的是人头靶。在射击地线,200米距离的胸环靶宽度是准星宽度的1/2,而人头靶弹着面最大的头部宽度仅为准星宽度的1/4。所以打人头靶主要靠的是射击感觉,非常难打。于是,各营参赛队伍在确定特等射手的人选上,都选了尖子中的尖子。

  团直属队的参赛选手,最终确定的是特务连王南岳连长亲自上阵,担任团直属队的特等射手。王南岳是侦察兵出身,射击技术相当高,其他三个步兵营的特等射手的水平和他没得比。

  这次射击对抗赛采用种子队规制,也就是说,先由三个步兵营和团直属队的四个参赛班大循环对抗,决出比赛名次,再由第一名与示范班队对决。这样,既检验了团建制部队和示范班的射击水平,又展示了各部队射击水平的差距和提高空间,有利于激发各营的练兵热情。

  团领导这样考虑,是担心如果让各营直接与示范班打对抗,可能会把各营代表队打得稀里哗啦,情绪反而会一蹶不振。

  示范班的人也很有压力,如果被人家建制部队的第一名打败了,那这个示范班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于是,示范班也做着充足的准备工作。

  在示范班队,龙大江是领队,岳西北是教官,他们都不能直接参加比赛,只能在技术和战术上指导。

  龙大江为示范班预定了三套打法:一如果对手的特等射手强一些、机枪手稍弱,我方的射击优先顺序就是先打特等射手靶,再打机枪靶;二如果对手的机枪手强一些、特等射手稍弱,射击优先顺序就是先打机枪靶,再打特等射手;三如果对手特等射手和机枪手都比较强,那就只能和对方拼速度和精度。

  示范班内部也搞了几次对抗选拔。在选拔赛中,刘小蒙每次都能保证首发命中,且出枪射击速度也最快,按照内部对抗比赛结果,刘小蒙担任了示范班队的特等射手。

  这次对抗比赛对示范班意义重大,打不好每个人都无颜见江东父老。所以启用新兵担任特等射手这么重要的位置,老兵们都很质疑,龙大江和岳西北倒是一致的笃定。觉得刘小蒙心里素质好,不怯场,每次考核临场发挥往往都优于平时训练。

  对抗赛那天,全团官兵集合到靶场观摩。

  比赛按照大循环互相对抗打。各建制部队之间打得极为惨烈,即便是获胜的代表队,最后也仅能剩下一两个人,几乎算是被打残了,赢得并不漂亮。

  经过六场激烈的角逐,团直属队代表队以微弱优势获得第一名。他们在与位列第二的二营对抗时,只剩下特务连长王南岳一人,玄玄乎乎地取得了挑战示范班队的资格。

  刘小蒙和示范班全体成员仔细观摩了每一场对抗赛,他发现,团直属队的特等射手王南岳连长是绝对主力。他的速度看似并不够快,但他的射击很有节奏感,基本能保证首发命中,对其他靶子更是枪枪命中。因为代表特等射手的是人头靶,200米距离非常不好打,对手们乱枪齐射都打不中,让他在对抗比赛中总是抢得先机。所以,对抗团直属队的关键就是,要在特务连长开枪之前打掉他。这就要求,速度更快,精度更高。

  示范班一共就十多个人,不单独起伙,平时一日三餐都在特务连入伙,对特务连王连长非常熟悉。这是个军事技术非常过硬的军事干部,要想胜他,除了军事技术上不能逊色,还要拿出年轻人的充沛精力和速度和他拼一拼。

  刘小蒙既亢奋又压力山大,他把技术动作一遍遍详细研究,把半自动步枪的出枪,拉开枪机,从子弹袋内掏出子弹,向弹仓内压子弹,子弹上膛和据枪瞄准等射击前的六个准备动作,整合压缩成四个半动作。然后,就像魔障了一样,一有时间就趴在地上操练一阵,以求达到在速度上最快精度上最优。

  大家满怀期待的示范班队与团直属队的对抗终于开始了。

  都以为会有一场惨烈地厮杀,结果却出乎意料地简单明快,示范班迅速地以绝对优势获胜了。

  刘小蒙只用几秒钟就打响了第一枪。对方的特等射手王南岳连长应声毙命。

  其他示范班成员也一鼓作气,刘小蒙刚刚打出第三发子弹,对抗就结束了。

  对方全部阵亡,示范班包括机枪靶还有8个靶子好好的立着。

  从射击地线下来的时候,王南岳连长大步走到刘小蒙面前,左手掂弄着十发子弹一发不少的步枪弹夹,痛心疾首地说:“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好歹让我打一枪吧。你可倒好,我子弹还没压上膛,裁判就说我‘阵亡了’。老子平时好饭好菜地供着你们,怎么上了比赛场就六亲不认啦?”

  知道王南岳连长是在调侃,心中郁闷也是必然的。

  刘小蒙嬉皮笑脸地上话他:“王连长,对天发誓,我原来还真想让你把我打掉。可是一想,不行呀,以你的脾性,下来后肯定会冲我们发火,‘这么差的水平,老子平时供着你们的好饭好菜都白吃啦?’。”

  “那也是一定的”。王南岳哭笑不得地首肯了。

  看到示范班的战士们都憋着笑,王南岳恨恨地抬手指划着说:“你们就笑吧,今天晚上非让你们啃窝头吃咸菜不可!”

  当天晚饭,特务连炊事班在王南岳连长的指示下,还特意给示范班加了二个菜。用王南岳原话说:“他们还不是吃了咱们特务连的饭才拿了第一!”

  王南岳请了龙大江和岳西北一起来共进晚餐,他心里有个自己的小九九。

  席间,刘小蒙偏偏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王连长,你不是说让我们今晚啃窝头吃咸菜吗?”

  特务连长对这个不会说话的毛头小子也没啥办法:“你们这帮臭小子,这不是沾了二营长和岳参谋的光了吗。”

  大家一阵哄笑。

  特务连长对龙大江竖起拇指:“训练的好,没的说。一个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都能打败我,后生可畏。”

  龙大江谦虚的摆手:“不是这话,刘小蒙胜在年轻,精力旺盛,速度快。要是慢慢打六十发精度射,他可不是对手。姜还是老的辣。”

  特务连长呵呵笑着,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岳西北捅捅刘小蒙:“听着没,别骄傲。”

  刘小蒙非常认真地回答:“是,不骄傲。我知道王连长的水平,我还差得远呢。”

  王南岳也不假意装谦虚:“孺子可教,还能进步”。他又转向龙大江:“龙营长,你看你们示范班在我们连里起伙,虽然团里给了伙食费,可我们也跟着操了不少心不是。要不你看,呃,让我们连几个班长也跟着你们一起训练几天,你看行不?”

  “王连长,这事儿要是你早几天说,我也能答应你。可团里刚定了,这次比赛之后,示范班的战士暂时先回原连队,参加部队的冬季拉练,回来以后再集中。”龙大江转头看了看饭桌上的战士们:“他们很快也就都回各自的连队去了。”

  刘小蒙他们几个战士一直竖着耳朵听干部之间谈话,这时他听明白了。他悄悄问岳西北:“岳参谋,咱们示范班要散伙了?”

  岳西北也小声说:“没听见是暂时吗,你们的关系都在连里,回去参加连队的拉练,明年开春以后再回团部集中。”

  声音很小,但全桌的人都听到了。

  王南岳接着岳西北的话说:“这几个战士关系在连里,其实进步很吃亏。平时不在连里干活,入党提干都往后排。”

  龙大江看着岳西北:“这是个问题,你关注着点,经常和各连提提。”

  王南岳嗤地笑出来:“他一个副连职参谋,哪比得上你二营长亲自关注!”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着龙大江:“我最近听了一个荒信,说,说你要……,”

  岳西北打断王南岳的话:“等明年开春再集中的时候,可以让你们特务连侦察排和警卫排的几个班长来跟着训练几天,工兵排就算了,军事上差太多,来了也跟不上。”

  王南岳盯着龙大江:“莫不是你真的是要……”

  岳西北又一次打断了王南岳:“王连长,你们这庆功宴没准备酒吗?请客也不拿点诚意出来。”

  王南岳看着岳西北不断打岔,对龙大江小声说:“这么说是真的了”,他扬起嗓子喊了一声:“司务长,拿两瓶伊力特来。”

  刘小蒙听得影影绰绰:“我们龙营长……”

  岳西北没好气地怼了刘小蒙一句:“这么好的饭菜还堵不住你的嘴。”

  王南岳给龙大江倒了一杯酒:“龙营长,来一杯。”

  龙大江赶紧挡了一下:“不了,我今晚不能喝酒,晚饭后团长要找我谈话,喝了酒不好。”看王南岳尴尬地停住手,赶紧说:“王连长,你们喝。”

  王南岳翻了岳西北一眼:“那你张罗着要酒干嘛!”

  岳西北心说,我不是给你打岔一下子找不到话头嘛。

0

第二十一章(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