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诡秘之湖>第一章 雪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雪落

小说:诡秘之湖 作者:池北 更新时间:2019/3/18 13:44:20

除夕之夜,冰冷的空气裹挟着漫天的烟火,黑沉沉的夜幕,随时有落雪的征兆。

萧城的除夕夜,每年都是这般热闹又清冷。

白沉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穿过人群,世人皆是处在热闹的氛围之中,唯有他形单影只。

这是他二十六年来第二次进局子,轻轻吐了口气,温暖的气息融于冰冷的空气中,瞬间凝结成白雾,如烟似尘。

视线中闪过一张张挂着笑容的脸,他们的眼睛里映照着夜幕中的烟花,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

白沉的眼底有一抹暗淡与苦涩悄然掠过,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突然深邃起来,因为他看到人山人海中的每一副面孔,都慢慢失去了笑容,变得冰冷、无情,皮肤慢慢的变得白皙,是那种被冻僵的苍白。

白中透着黑色。

烟花湮灭在漆黑的夜空之中,偌大的萧城,没人再为其续航,整座城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声音。

红绿灯定格了。

汽车变成了沙盘里的模型。

电视画面静止了,还停在大型晚会的表演中。

老式的收音机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尖锐声,随之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夜幕。

冰冷、无情,甚至是嗜血的目光。

同样,白沉在脊背生寒的惊恐之中,顺着他们的目光缓缓抬起头,他看到了夜幕中的一个白点,白点很小,却在发光,在缓缓的落下。

是飘落,不是坠落。

萧城是一座传承很久的文化古城,底蕴深厚,到了现代,更是闻名于世,截止去年年底,在册常住人口已达百万,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天幕苍穹中缓缓落下的那一个白点上。

大街上的人抬着头望着那一个极小的光点;

原本窝在家里看着电视晚会的人,打开了窗户,也望着那个光点;

还在值夜加班的奋进一族停止了手头的工作,走到了落地窗前,向上望去;

就连沉醉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享受中的年轻男女们也安静了下来,被那个白点所吸引着……

那是一片未央花,这个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人们更习惯称之为雪花。

“下雪了啊……”

白沉喃喃自语,目光中的惊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古井无波般的深不可测。

他穿着黑色皮夹克,似乎是感觉到了冷意,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又收了收领口,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片即将落入萧城的雪花,目光又扫过木讷无情的人群,轻轻的呵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沿着街道远去,他的速度越来越快,直至融于夜色,消失在萧城的繁华之中。

白沉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离去之后,那些欢娱的人们变了样,他们冰冷、无情、嗜血的目光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他们的脸皮,慢慢褪去,或者说是融入骨髓。

可以想象,除夕夜中,繁华的萧城,无数肉体凡胎顶着一个个苍白的骷髅头,是何等诡异的场景。

夜幕中的烟花彻底湮灭,那一片雪花落到了地面上,并且迅速的融化。

******

******

萧城开始下雪了,起初徐徐落下的雪花,在几分钟之后,忽而骤降,没过多久地面上便覆盖了一层白色。

冷风簌簌,灌进白沉的脖颈,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一条年代久远的街道,零星几个路灯,灯光忽闪忽暗,只有一个孤独的黑影。

黑色皮夹克,黑色牛仔裤,黑色的短筒皮靴,与这个无星无月的除夕夜倒是相辅相成。

白沉极为普通的装束,若是有人注意到他的皮靴,便会产生莫名的情绪,一般都是先惊讶,而后嗤笑一声,在这个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几乎没有人穿着上个世纪的毛毡皮靴了,破旧,没有光泽,但很是结实,看起来穿了很长时间了。

古老的街道上只有白沉一人,在忽闪忽暗的路灯下,他缓步走着,阴森恐怖的环境倒是不如凄冷的寒风,会让他身体微微颤抖。

在街道的尽头拐角处,有一个更加让人肝颤的地方,那是白沉的家,他在那里已经住了整整两年。

两年前的那一天,也是除夕夜,白沉搬到了这个小区,那一年七月,他从学校毕业,在社会上混迹了大半年,在临近年关的时候,用父母留下的存款,按揭买了套房子。

街道的尽头,白沉的身影从光明中进入了黑暗,又从黑暗中探出头来,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团微光,脚步一顿,然后苦涩的笑了笑,走了过去。

这或许是萧城最破最旧的一个小区了,但是位置却是不差,距离市中心也仅是隔了几条街道。

那团微光是保安亭,里面有一个执勤的保安大爷,年过半百,头发已经花白,脸上沟壑纵横,一对凹陷的眼瞳深邃骇人,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生气,如死灰一般。

保安大爷是白沉在这里最为熟悉之人,两年前他刚刚般到这个地方来的时候,保安大爷便在这里工作了。

西子小区,很普通却又不普通的名字。

昔年西子湖,很多人都知道的圣地。

今日西子狱,很多人都记得却都不愿意提及甚至畏惧的地方。

在当今社会体制下,任何一个小区都有物业,西子小区也不例外,但是无论是白沉还是其他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没有见过物业的人影,只有破旧保安亭内的一个中老年大叔。

小区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找这个保安大爷,当然,这个小区内也的确发生了很多诡异莫测的事情,但是,从未有人请求保安大爷的帮助。

因为凡是住在这里的人,都比小区内的诡异环境更加的诡异,包括白沉,他知道关于西子小区的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

但是白沉有一个与其他住在这里的人完全不一样的特点,就是他看起来是个正常人,保安大爷与其他住户,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怪异。

黑暗中的一团光芒,白沉走到了光芒处,看到了那个在保安亭中执勤、仿佛永远不知疲倦的保安大爷,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寒冬还是炎夏,他一直偏安一隅,不足一平米的保安亭便是他的天地。

就像今天是除夕夜一般,他自然守在这里执勤,守护着这个只有两栋楼的小区,看起来有些荒凉却也不荒凉。

就像今日白沉一样,莫名其妙的进了警察局,虽说他的大脑思维敏捷、逻辑推理极强,却也没有算出那盆脏水为何泼到了自己的身上。

保安亭中亮着一盏灯,在周边的黑暗中显得很是晃眼,但其实光线却是昏暗带一点阴沉的,就像萤火虫游荡在黑夜里一般,看似明亮,其实微弱,配上簌簌落下的雪花,在灯光的反射下,别有一番美感。

只是在这雪景下,在这灯景中,却没有热恋中的男女相拥取暖,而是一个男人面对着保安亭中另一个诡异的中老年男人。

保安大爷察觉到了白沉的出现,抬起了头,仿佛数十年都是这般的死灰色脸皮,没有任何表情,在这个除夕夜里,看不出是喜是忧,有一点恐怖。

他的眼睛比例有些失调,眼白很多,眼珠却只有绿豆般大小,漆黑骇人,就像是无星无月的夜空一般。

保安大爷知道今天是除夕之夜,也知道白沉一直是一个人过着除夕之夜,似乎是想给他一个祝福,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一个有些难看,又有些恐怖的笑容,就像是小时候电视上放的僵尸片里面的僵尸一样,被林大师的黄符封印之后所露出的表情。

看似畏惧,却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白沉却如往常一般,冲着保安大爷笑了笑,笑容有些慵懒,却很温暖。

“新年快乐!”

白沉轻声说了一句,有寒风夹杂着雪花灌进领口,他打了个哆嗦。

保安大爷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眨了一下眼睛,绿豆般大小的黑眼珠死气沉沉。

白沉司空见惯,转过身就朝着前方走去,小区里没有路灯,仅有两三家的窗户亮着灯,却不足以照明,好在白沉在黑暗里行走惯了,这点小阻碍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就在他刚刚步入黑暗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他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了保安亭。

保安大爷又低下了头,只见他微微张着嘴,牵扯着脸上的皲裂皱纹,有声音随着空气与黑暗传进了白沉的耳朵里。

“新来了一个邻居,就住在你对面,挺漂亮的。”

白沉愣了一下,微微一笑,然后收回目光,一步踏了出去,踩了一片柔软。

原来不知不觉间,雪已经很厚了。

若是往年雪地,白沉一定会在上面行走滑行一般,踩上几百个脚印,或者踩出一些美丽的图案。

男人的内心总是有幼稚的一面,无论多大年龄。

但是这一刻,白沉没有停留,脚步甚至有些急促,因为他很想知道,新来的邻居究竟是谁?

1

第一章 雪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