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九千岁>五十三 无耻的死太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三 无耻的死太监

小说:大明九千岁 作者:流光飞舞 更新时间:2019/5/4 20:07:36

阿鲁贺一夹马腹,战马奋力一跃从一根横过路面的绊马索上跃了过去,紧接着再跃,又跳过了一根,这匹战马反应之快,弹跳能力之强,着实让人开了眼界。

然而,弹跳能力再强也没用,那帮卑鄙无比的农民在这条路上拉了一道又一道的绊马索,整个路段给拉得跟古筝似的,再能跳也没有办法一一跳过去。跳过两根绊马索之后,这匹战马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拉绊马索者的目的达到了:能不能把马绊倒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让骑兵的速度慢下来甚至停止冲锋,战术就成功了,失去速度的骑兵跟靶子有什么区别?

这不,刚躲过这两根绊马索,两支标枪便呼啸而来。阿鲁贺缩头躲过一支,扬刀磕飞一支,用鞑靼语放声大吼:“下马!下马!”

这道命令完全是多余的,因为现在除了他,已经没有人还能留在马背上了————并不是每一匹马都像他那匹那么能跳的。这些倒霉的鞑靼骑兵要么被冷箭射倒,要么被绊马索绊倒,摔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被箭射倒的倒无话可说,那些被绊倒的则气得七窍生烟,两眼喷火。他们虽是小部出身,却也是没少上战场跟大明边军干仗的,败仗肯定打过,但还从来没有被一帮农民整得这么狼狈过!他们咆哮着跳起来,挺刀朝路边的民房猛撞过去,他们要杀人,杀光整个村庄的人,以解心头之恨!

埋伏在屋顶上的弓箭手以最快的速度放箭,尤其是张七,弓弦震颤间箭若联珠,接连射倒了三名鞑靼骑兵,看到一个正发了狂一样用肩膀撞一扇门,他正要给他一箭,却见刘老七挺着长矛从屋后绕了出来,大喝一声照着那名发狂的鞑靼士兵胸腹要害处猛捅过去,一矛就将这家伙给捅翻了。张七马上转移目标,一箭射向不远处一个同样在撞门的家伙,可惜没射中。他还想再放箭,刘老七那帮人已经各自挺着长矛,挥舞长刀冲了出来与鞑靼人短兵相接,搅作一团了,哪里还分得清敌我?无奈,他只好放下弓,叫:“别放箭了,拔刀,给我杀!”率先拔出腰刀从屋顶上滑下去加入战团。那些只能对着混战成一团的人群干瞪眼的弓箭手有样学样,纷纷扔下弓箭,拔出腰刀跳下去,加入战团。顿时,数十号人在小小的村庄里绞作一团,短兵相接,兵器交击声、利刃斩断骨骼的闷响,惨叫声,咒骂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耸然。

龙岩峰怒吼:“刘老七,我日你先人啊!”

这句话绝对是诚心诚意的,他确实很想日刘老七先人。事先布置的绊马索已经成功迫停了鞑靼骑兵,这个时候他们应该玩命地开枪、放箭,甚至丢板砖,以非接触的手段尽最大限度杀伤敌军,等把敌军磨得差不多了再冲上去收人头,然而刘老七这家伙却不管不顾带着一帮弟兄冲上去肉搏,搞得弓箭手都没法放箭了,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要知道,肉搏战可是很残酷的,除非有一方还没打就怂了,否则基本上都是一命换一命,拿那么多人的命去换这帮已经成了落水狗的鞑靼骑兵的烂命,那不是脑残吗!?可恶的刘老七,回头真的得狠狠收拾他一顿!

刘老七丝毫没有半点把事情搞砸了的愧疚,这家伙昔日的憨厚、木讷都全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凶狠和嗜血,如同一头见了血的雄狮。他大步向前,一支长矛连挑带刺,以一敌二居然逼得两名鞑靼士兵左支右绌,连连后退……他的长矛长达四米,那两个货的弯刀长一米不到,这便宜占得太大了。一名鞑靼士兵一连格开几记凶狠的刺杀,猱身而进,挥刀刺向他的胸口,然而刀子刚刚递出去,刘老七手中的长矛便收短了五尺,然后一吐,噗的一声,矛头刺穿了这个倒霉蛋的胸膛,看上去就像是他自己撞上来让刘老七捅的一样。这家伙惨叫一声,扔下弯刀死命攥住矛杆,刘老七毫不犹豫地撒手,手往后背一抹,长刀出鞘,一记斜劈便将趁机跃进的那名鞑靼士兵给逼退,这刀玩得可真好。

龙岩峰注意到,以刘老七为代表的这些北方汉子杀法凶悍,勇猛无畏,跟鞑靼士兵一对一甚至以一敌二也不落下风,而以吴家荣为代表的南方兵(过去式的)则组成一个小型鸳鸯阵,长矛、长刀、腰刀、标枪等诸般兵器组合起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跟他们交战的鞑靼士兵纷纷倒下,不是被刀砍翻就是被长矛捅翻,或者正在跟长矛手对刺的时候被迎面飞来的标枪击倒,这个不鸳鸯阵就像一台小型割草机,以惊人的效率收割着鞑靼士兵的生命。由此可见,北兵喜欢单打独斗,一对一的砍翻对手,南兵则喜欢集团作战,以多欺少,各具特色吧。

他还发现,这些鞑靼士兵的战斗力其实并不怎么强,他们似乎很不适应步战,在打斗中步法变换并不流畅,跟刘老七这些从边军逃回来做农民的家伙比没有明显的优势,天知道他们凭什么像块大石一样压在大明王朝头顶,跟大明打了两百多年始终不败,最后与大明王朝同时衰亡。他看到一个用腰刀的庄户被砍翻了,怒从心起,也从屋顶滑了下去,冲那名准备补刀的鞑靼士兵怒吼:“住手!有本事冲老子来!”

再次强调,这小子颇有狮子吼的潜质,这么一嗓子吼出去,硬是压下了几十人的杀声。那名扬起弯刀准备砍下负伤倒地的庄户首级的鞑靼士兵给吓了一跳,扭过头一看,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太监端着一支火铳朝自己冲过来,那支火铳枪管上还套了一根细长的、磨得很尖的四棱形铁条,看样子是要用来捅人的。当然,鞑靼士兵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

向他挑战的竟然是一个太监!!!

一个没有卵子的家伙居然跳出来向他发出了挑战!!!

鞑靼勇士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他不算什么以一当十的猛士,但也是上过战场斗过虎狼的,在自己的部落里小有名气,颇受族长器重,在战场上没少立功。现在倒好,跟着阿鲁贺这个扫把星一翻山越岭,吃尽了苦头,想给明军来个侧击,结果撞上了山洪爆发,一个千人队给冲了个一干二净,就剩下他们这几苗人!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危机,他们被迫下山攻打这个村庄,又被一帮农民给坑了,现在更离谱,一个太监跳出来向他挑战了!

这真的没法忍,鞑靼勇士暴跳如雷,哇哇怪叫着朝龙岩峰冲过去,他要砍下这个死太监的头,把他的尸体丢到山上喂狼,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龙岩峰平端着火铳,嘴唇哆嗦着,瞪着冲过来的敌人一动不动,就像吓傻了似的。刘老七看得清楚,大急:“公公,快闪开!”

龙岩峰还是不动。鞑靼勇士一个虎跃,扑到了他面前。他根本就没有把龙岩峰手中的武器放在眼里,一支火铳加一根安装在枪口的铁条而已,这玩意能上战场?别斗了!他有一百种办法磕开龙岩峰捅过来的枪刺然后一刀划开他的咽喉!

他扬起了弯刀,只要跃进一丈,就能斩下这个太监的脑袋了。而那个太监还傻傻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傻傻的用枪口指着他……这摆明就是送人头,这份大礼他收下了!

这位鞑靼勇士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脸庞扭曲。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鲁密铳的火绳一直在燃烧着,龙岩峰的手指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板机……

鞑靼通士斜斜挥出一刀,磕向枪刺。

砰!

他眼前闪过一团火光,硝烟和火药燃烧的残渣直直喷到他的脸上,他的胸口像是被雷神重锤击中,筋骨尽碎,重达二三十克的弹丸从前胸打进去,捣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然后从后背穿出来,带出一蓬血雨,强劲在冲击力撞得他连连向后倒退,残忍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眼睛瞪得极大,不敢置信地瞪着龙岩峰,嘴唇颤抖着,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骂,反正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了,不过他想说的话都写在了脸上:

无耻!!!

龙岩峰一脸同情的看着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我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明知道人家枪里有子弹随时可能开枪还直直的往枪口撞,这得多想不开啊……”

在过去几天里他又改进了自己的套筒式刺刀,不用粗铁丝穿过枪管将其固定,而是在套筒上打孔用粗铁丝将它与准星相连,这样就算上了刺刀也能开火。早在滑下来之前他便以最快的速度给鲁密铳装填了一发子弹,那个倒霉蛋算是撞到了枪口了。

那名鞑靼勇士噗地喷出一大口带着脏器碎片的鲜血,仰面栽倒,带着满腔悲愤闭上了眼睛。

龙岩峰定了定神,又向一名鞑靼士兵冲了过去。

那名鞑靼士兵神情凶怒,扔下对手迎上来,挥刀就砍。龙岩峰一扣板机,龙头钩着火绳压入药室,发出咔嚓一声,那家伙浑身一哆嗦,明知道他刚刚开了枪,枪里不可能有子弹的,但刚才那位仁兄那憋屈无比的死法还是让他本能地后退一步,作出闪避动作以躲开并不存在的铅弹,这都是条件反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

他躲开了并不存在的铅弹,却没有躲开枪刺。龙岩峰在他后退的同时发出一声大吼,使出吃奶的劲就是一记突刺!

噗!

枪刺刺中这名鞑靼士兵的胸口,前胸入后胸出,鞑靼士兵的身体顿时蜷曲成个虾米,一道血线从创口处喷出,直直的喷到龙岩峰脸上,滚烫黏腻,腥气扑鼻。

龙岩峰脑海一片空白,只觉得下体一热,一股滚烫的液体涌了出来,裤子顿时就湿了。从小到大他没少打架,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种事情还是头一遭,亲手将军刺捅进一个陌生人的胸口,那一声刺破水囊般的闷响,还有那直直喷出来的鲜血,都让他心脏急剧收缩,当场就尿了!

7

五十三 无耻的死太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