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那仁花开>1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6

小说:那仁花开 作者:老雪 更新时间:2019/5/8 12:04:34

  陆奈撇撇嘴,按照传说,这是乌登住过的房子,这朵所谓的月亮花可不就是传说中的花吗?

  然而他看到西日阿洪仍然激动不堪,不由地纳闷儿:“有那么激动吗?月亮花是乌登的花怎么了?”

  西日阿洪不理他,却在自己的身上摸摸索索,不一会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展开来。陆奈将手电照过去,发现上面写了几行维吾尔语,中间用蓝色的笔绘着一朵和月亮花一模一样的图案。

  “这是?”

  “这是我父亲留下的巡边日记,其中的一页被我撕下来带在身上。”

  西日阿洪的父亲阿克阿洪曾是一名义务护边员。那时候边防刚刚勘界立桩,从部队退伍的很多边境牧民都义务承担起了巡边的义务,不拿一分钱工资,一边放牧一边巡边,有的一守就是几十年,阿克阿洪就是其中一位。

  西日阿洪入伍前父亲便已因病离世,正是看了父亲留下的巡边日记,他才报名参军,因为新疆的兵员分配政策,好巧不巧的来到了父亲曾经守卫的边防线。

  “这篇日记里,阿开(爸爸)说他见过最美的花便是月亮花,而且那天他迷了路,意外走到了一个山谷,那个山谷里到处都是月亮花,天上地上都是,漂亮极了……”

  陆奈有点像听天方夜谭,盯着他那页日记看了会儿,忽然说:“这个数字,是写日记的时间吗?”

  西日阿洪顺着他的手指去看,然后点了点头。

  “1月22日,呵,那时候阿尔泰山正大雪封山呢吧,怎么会有花还开着?”

  陆奈的话让西日阿洪一愣,他倒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陆奈拍了拍他的肩头:“我想,叔叔当年可能也是一位乌登。”

  乌登的传说深入人心,后来人曾打着乌登的名义去帮助人,阿克阿洪知道这朵花,如果说他也曾仿效过乌登的善举,完全有可能。

  西日阿洪收起那张纸:“其实我入伍后一直有个想法,就想找到阿开说的那个月亮花谷,看看那是多美的一个地方。”

  陆奈宽慰了他几句,两人又在山洞里寻摸了一会儿,再无所获。便带着木匣出了山洞,策马向哨所赶去。

  褚斯山捡了小半袋松塔回来,说是半袋,其实也就二十多个,这还是他钻了几片红松林子的成绩,其中还包括从松鼠的洞穴里挖出来的。

  那仁四面环山,山坡上青松林立,但只有少量的红松,其他多是松籽细小的马尾松,能找到这么多,已经不易。

  野味儿压根没打着。倒是薛小高采了些刚发芽的灰灰菜和蒲公英回来,嫩嫩的叶片一掐就变成了水,拾掇了半天还不到一盘菜。除了这些,薛小高忍着心疼挖了些那仁草原上的“拇指人参”,这时候的拇指人参,根茎才和牙签一般粗细。

  “暴殄天物啊!”褚斯山啧啧:“你再等它们长几天,到时候歹歹地炒上一盆,你这会儿挖回来的就是参须啊!”

  “参须也有参须的吃法。”薛小高嘿嘿笑着,指着那一地松塔壳不无嘲笑:“连长,您费了半天劲弄出的松籽还不够我一口呢!”

  “去!”褚斯山笑骂:“你那么能吃,松林砍了都不够你吃的。”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趁薛小高张罗着伙食的功夫,褚斯山把瞿广顺提溜出来,准备参详那只木匣子。

  “政府!我真不知道是啥样的木匣子,他只让我们想办法去取回,也没告诉我们怎么打开呀!”看着面前三道锁的匣子,瞿广顺欲哭无泪。

  上次审问后,褚斯山又追问了一些细节,越问越感到莫名其妙。据瞿广顺所言,那带他们进山的铁定是海豹子张天海无疑,但事实上,张天海被击毙,尸骨也被官兵发现的事又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着实让人费解。这个张天海直到进山,都没向瞿广顺他们透露半点消息,只让他们安心等着发财,每天就和一个叫“阿卓”的女人窃窃商量,神神秘秘。也正是听了阿卓的话,这才派瞿昌和瞿广顺探路去取木匣子,至于取了干什么,却啥都没说。

  “阿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褚斯山问。

  瞿广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几个都是第一次见她,和海爷……张天海汇合时她已经在了,不过我看她似乎对张天海并不友好,两个人说话更像是在做生意。”

  “哦?怎么讲?”

  “就有一回吧!我们是分组进的山,她和张天海一组,出发时我听她说什么这一趟她只做一件事,但报酬却要拿一半。然后张天海也没答应,只是说了什么确定是什么了再说。”

  “确定是什么?难道他自己进山的目的自己都不知道?”

  “啊?这我也不知道啊!”

  陆奈一直在摆弄着那个木匣,并且已经用匕首将两侧的明锁撬开了,只有那个密码锁还在那儿苦苦研究。

  罗雪生在数字密码上不断地哈气,然后观察着几个数字的不同,试着找出密码,正沉浸在其中时,褚斯山一把夺过木匣,看了看便将密码锁朝上放到了床上,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了把铁锤,对着密码锁就是一锤。

  劈里啪啦……

  一阵响动,木匣锁子立破,上下盖分开,掉落出一件物事来。

  看到褚连长粗暴的动作,罗雪生禁不住咧了咧嘴角,眼神却被掉落下来的那件物事吸引。

  “是块儿骨头。”陆奈拿了起来,瞅了瞅:”上面还写有字。不过看不懂。“

  褚斯山接过来看了看,冲外面喊了一句:“西日阿洪!”

  “他在站哨!”是何原的声音。

  “去把他给我换下来,跑步!”

  “是!”

  西日阿洪很快跑了回来,气没喘定就被褚斯山按到床上,白色的骨头摆到了眼前。

  那块骨头只有巴掌大小,像是某种野兽身上的,正反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文字,只是这种文字不是汉字也不是维语,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西日阿洪凝神看了一会儿,仰起脸说:”这是蒙文,我不认识。“

  “蒙文?”

  “嗯,确实是蒙文,这得找专业翻译来看。”西日阿洪说。

  褚斯山泄了气:“这会儿我上哪儿找专业翻译去!算了,先放着吧,等开山了再说,带下去翻译。”

  几人忙活一阵,薛小高那边喊开饭,实在没什么食材,只有野菜、别克、松籽熬得稀汤,他不知道哪儿扒出来小袋淀粉,将汤调得看着稠了一些,大家凑和着喝了,西日阿洪保证明天一定打些野味儿回来。

  当天晚上,褚斯山用电台联系了连队,将情况逐一作了陈述,许啸转达了团里领导的意见,已经和驻地联防单位取得联系,准备开春后进行一次大清山,同时他们调取了当年张天海的档案,确认击毙无疑,推测这帮人应该是打着张天海的旗号进山,一方面震慑其他盗山分子,另一方面好拉拢人员。当褚斯山告知抓获了一名山盗,并亲口说带队的是张天海时,许啸当时就傻眼了。

  “牵扯到当年的案件,公安机关也会介入。当年人在眼皮子底下死掉,怎么会突然复活?”

  罗雪生说:“这么说,过几天公安部门也要进山巡查了?”

  “暂时应该不会。他们应该会先把那具尸骨带回去法检,如果确定了是张天海,再协同我们一起清山。”

  褚斯山顿了顿说:“我想了想,咱们不能干守着,明天我就带几个人向山口方向巡逻,看能不能发现他们的踪迹。你留守,保持警惕。”

  罗雪生点了点头。

  陆奈提醒说:“明天把无人机带上吧,之前来的路上电池冻坏了,李方酬修好了。”

  褚斯山应了一声,说:“早点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伴随着他这句话,几个人的肚子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0

1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